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inception] 童话任务 from kink meme Eames/Arthur END

标题很挫,是俺瞎取的,大家领会精神就好……

for 皮皮,I LUV U=3=



FILL 1/4

(Anonymous)

2010-09-02 03:48 pm (local) ( link )Track This

17.

在“十二个跳舞的公主”这一出之后,Arthur已经从整整十七个童话里救出Eames了。他怀疑这其中是否有道德的上限,但它们是童话,不是寓言,所以他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

18.


Arthur在林地里醒来,他面前是一个洞穴的入口。他现在套上了全副盔甲,手持重剑。剑鞘耷拉在他腿边,同时他身上的小皮袋子里还装着一个七弦琴。所有的这些玩意儿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用。他熟悉武士刀,但和它相比,剑的重量感觉太不对了,他握着剑,觉得很笨拙。

他花了片刻修整铠甲,然后走入洞穴。大概深入山体四分之一英里,然后见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在洞中央,是一条巨龙。

Arthur又修整了下他的铠甲。“抱歉,”他大声地说道。“你能跟我说说现在发生了什么吗?”

“我是巨龙Fusuy,”那龙低沉的吼道。

“这是把Yusuf反过来写的,”Arthur说。“你确定你的名字不是Yusuf?”

这可不让人惊讶。Ariadne在三个童话之前已经蹦出来,递给了Eames一个闪亮亮的红苹果,而Eames蠢到真的吃了它[1]。Cobb,成了一位近视的巫师,在七个童话前,把Eames变成了庞大多毛的巨人[2]。

[1][2]分别是《白雪公主》和《美女变与野兽》,相信大家都猜到了XD

“我说了我的名字是Fusuy,为毛会是Yusuf呢?”那条龙问道。喷出一股炙热难闻的气。在用手捂住鼻子咳嗽之前,Arthur只来得及辨认出牛肉煎玉米卷的味道。

“对。那么,我想你是在看守着一位囚犯,我是来解救他的。”

他本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事,但那条龙真的看起来闪烁其词了。“这儿木有囚犯,”他说。“或许你进错了洞穴。”

“我在这儿就能看到那位囚犯,”Arthur说。

龙动了动右脚,挡住了Eames。“好吧,或许我的确有一个囚犯。但我只有一个弱点而你永远不会想出来,所以你现在最好乖乖放弃。”

从那一堆被烧毁的盔甲和角落里的武器来看,Fusuy说的是真话。烂肉、浆果树枝、还有其他食物片儿都是没法让这龙转移注意力的。Arthur发现自己想着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来过这儿要救Eames,还是这只是因为做梦的缘故。

那龙开口的时候Arthur猛的回过神,“今天洞门不开了。你可以明天回去,要么我现在就吃了你,给我俩都省点时间。”

“别担心,我会想出来的,”Arthur说,拽出七弦琴。他本以为它的声音会像是橡皮筋卡在碎纸机里一样,但在梦里,他显然是个七弦琴专家,能弹出“绿袖子[3]”这歌的复杂调子。

[3]Greensleeves,是个挺出名的英国民谣

Fusuy的眼帘在第二个音节响起之后就合上了,他没多久就昏睡过去,鼾声震天响。

“你就不能选首好点的曲子吗?”Eames问道,他正从Fusuy一动不动的脚边挤过去。

“能,我没能用七弦琴弹出‘生来奔波[4]’的真是太糟糕了。”Arthur说道。“对这个我很抱歉哈。”

[4]Born to Run,这歌讲的是对美国梦的追求

Eames微笑起来。他朝Arthur的护胸甲上捶了一拳,说道,“多谢。”

“闭嘴,”Arthur说。

然后他吻上他。因为在童话梦境里,这就是穿越的方式。

10.1更新2/4

24.


在这之前,Eames是只青蛙。现在再一次的,场景成了树林。

Arthur全身再一次被沉重的挂上了锁子甲和盔甲。他一直擅长速度而不是力道;他能在四分钟内跑完一英里(1609m),但眼下,这感觉像是他把整个钢铁工厂穿到了身上。

他一直走啊走,走到了一片空地。一栋孤塔伫立在那儿,直达苍穹。在接近顶端的地方,墙上有一小处开口。

Arthur叹了口气。“Eames,”他用正常音量说道,即使这音量无法传到高高的塔里。他朝天空眯起眼睛,徒然地希望只做这动作就够了。天空毫无感情的回看着他。

“Eames!”他喊道。“Eames!EAMES!”

Eames终于出现在窗口那儿了。他把胳膊肘撑在窗棂上,用拳头抵着下巴,露齿微笑着,好像在照学校照片一样。他们很早之前就对于从一个又一个的童话中逃出去感到疲倦了,但时不时的,Eames还是能找到娱乐自己的时刻。

“你到底要不要把你愚蠢的头发放下来,”Arthur大声说道。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你看起来对此并不是非常热情嘛,”Eames说。这是真的,Arthur沉下脸,甚至都没费那个力去像骑士一样举起剑。剑尖蹭着泥土,他的面罩也被称为头盔的东西不停地往下滑。

他恼火地呼出一口气,奋力把面罩尽可能地推上去,好让它不遮住他的视线,但到目前为止它一直往下掉。加上他还握着把剑,但——他最终意外的用把手打到了自个儿的脑袋,再一次地认识到为什么自己从未选择剑当武器。

然后,他望上塔顶,看到Eames盯着他但不再保持那个可笑的姿势了。取而代之,他的手抓着窗沿,面部表情难以辨认。

“Eames,噢Eames,你为什么不把头发放下来呢,”Arthur吼道。

“乐意之至!”Eames喊道。

一条长长的、打着结的绳子从窗户里被抛了出来。Arthur顿了顿,吸收了一下这是什么,然后把剑插回剑鞘里,接着沿着绳子爬了上去。等到他够到窗户的时候,那面罩又一次的挡住了他的脸。每个呼吸都像是洞穴里的回声一样,撞击着他的皮肤。他跌跌撞撞地爬进屋子,一把取下头盔,把它扔到地上,喘着粗气。

“挺快的嘛,”Eames说道。“你以为真的会是一束用头发做成的绳子,对吧?”

“或许是,”Arthur喘着气说。他伸出手,说,“来吧,我们一起离开这儿。”

“我不知道,我真的很享受自己看起来像个冰上舞者一样,”Eames说道,扯扯他束腰外衣上的花纹。

“你正常的着装也没好到哪里去,”Arthur指出,然后踏前一步,吻了上去。

FILL 3/4

(Anonymous)

2010-09-02 03:49 pm (local) ( link )Track This

32.


Arthur从水里冒出头来,说,“我是条美人鱼。”

“我猜也是,”Eames说。他坐在一条简陋的小船上,看起来像是谚语里在海里迷失方向的渔民。水的颜色是蓝绿色的,Arthur只在油画里看过;周围除了太阳和天空什么都没有。

“这真可怕,”Arthur说,但他游了个大圈,然后翻过身子躺在水中,试着以最小的动作保持浮着的状态。水在他耳边拍打着,间歇性地将声音阻挡在外。

Eames 只说了句,“没那么糟糕,”尽管他唯一正在做的事情是坐在一条来自Ansel Adams的照片里的小船上,看着Arthur。

“并不是说我讨厌休息一下,”Arthur说,“但如果这是照原本的童话发展的话,我挺确定最后我是要死翘翘的。”

“那么,就在情节发展到那之前让我们俩穿越吧,”Eames说到,好像这是世界上最有逻辑的事,或许的确是。

Arthur用手抓着船舷,微微撑起身子,同时Eames靠上前一点。他们嘴唇碰上的那一刻,场景小时了。
*

46.


童话变得越来越短,有时持续的时间仅仅足够能让Arthur看到Eames被关在城堡里,或者骑在马上走远的身影,然后所有事情就化成烟雾,散去之后就有了新的场景。

但是,这次,故事持续的时间长了些。

玻璃鞋跟比Arthur想象中沉多了。他紧握玻璃鞋,把它举起来,然后看向已经坐在一张华丽的椅子上的Eames。除了几个很不满的女性站在墙边,所有人在他们周围翩翩起舞。

Eames微笑起来,和Arthur在同一时间明白过来。“你想什么时候开始都行。”当他看到Arthur怀疑地盯着他的脚,他说,“都是干净的,我上周刚洗了两个月一次的澡。”

“很有趣。”Arthur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拖延时间。他花了些时间才单膝跪下。

Eames再度微笑起来。“这不算我第一次穿高跟,你知道的。”

“我的脚趾头们知道,”Arthur说。

“那只是我对探戈没有经验,不要责怪高跟鞋嘛,”Eames反击道。

Arthur动动身子,好让自己另一条腿也跪下。他用手握住Eames的苍白柔软的脚后跟,然后套上鞋。毫无疑问,非常合脚。

“不错嘛,”Eames评论道,把脚左扭右扭前扭后扭,仔细打量着。“但我想,总体来说我更喜欢Lanvin的鞋子。”

“2007秋季的那款看起来最棒,”Arthur同意。当他抬起头侧开脸,Eames扶上Arthur的下巴。Arthur闭上眼睛。


FILL 4/4

(Anonymous)

2010-09-02 03:50 pm (local) ( link )Track This

50.


他在一座巨大的城堡里的走廊上。安静的可怕,但Arthur对砰地一声打开门然后检查环境没有一点内疚之情。他在到厨房之前什么也没发现,厨房里到处都是躺着的人:桌子上,地板上,木桶上。餐厅也是一样的景象。

Arthur的心脏开始怦怦直跳。并不是因为这些人;他看过足够多的死人,以至于很清楚那些人只是在睡觉罢了。他走上楼梯,一层,再一层。在三楼,他扔下剑,能脱多少盔甲就脱了多少盔甲,然后继续往上走。螺旋上升的楼梯越来越窄,最后通到了一座塔里。在这都结束之后,他很可能连着好几周都没法在梦里建除了塔以外的东西了。

终于,他到了顶层,走进一间有扇窗户,有张床,还有个睡着的Eames的屋子。

Eames毫不优美地手脚张开躺着,弯着腿,摊开手臂,所以他前臂下面苍白的肌肤露在外面。看起来好像有谁刚把他扔在这儿一样。还有,Arthur见过他喝多了之后也是用一模一样的姿势睡觉的,所以,谁知道呢。

他跪在床边,看着Eames柔和的呼吸着,心不在焉地吸收了Eames没有打呼噜的事实。Arthur试探性地碰碰他的手,尽最大力把他的手张开,但Eames的指尖保持弯着的姿势。日光从窗户里射进来,照在他的鼻梁上,他下唇的胡渣上。

Arthur把手覆上Eames的额头。这让人觉得太亲密了,以至于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想继续在这儿待上几个小时,还是站起身,回到楼下去,让一切事情保持原样。

“Eames,”他说着,手指划过Eames的手掌。Eames没有醒过来。

最终,Arthur倾下身。他犹疑了一小阵,和Eames一起呼吸了三四下,然后在最后那一下的呼气时温柔地吻上他。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Eames回吻他了,然后——

*

——

——Arthur睁开眼睛,感觉到血管里的Somnacin,他口袋里骰子的重量,还有Eames的指关节紧贴着他的。


END

Comment

[65]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98-5f03e3ba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