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花滑同人.雷花] Snakes by romanshoes

标题:Snakes
作者:romanshoes
衍生类别:奥林匹克同人
配对:Evan Lysacek/Johnny Weir
等级:NC-17. 这是我[加粗]有史以来[/加粗]写的最下牛的东西!
摘要:Johnny坚决不要输,而Evan根本没意识到这点。
弃权声明:I know nothing about skating. Or the Olympics. Or these peoples' personalities. And for this to have happened, I must've been in the room with them, reporting as it went down. Which I totally wasn't. Unfortunately.
警告:大量粗口。粗暴的性。一堆冗句。杂乱不堪。没有beta。
附注:larouxvixen,我用一千个太阳那么强烈的热情讨厌你。为毛你要逼我写这个![划掉]为毛我还乐在其中。[/划掉]
Johnny在他的推特页面上有自己的Q版图。顺说,我喜欢他,他是个犀利的小婊子。


授权:Could I translate your fic Snakes ?
Absolutely! I'm flattered, thank you for liking it so much! :3


感谢研究的beta,大力赞美!


icon


~

晚间训练后,Johnny和Galina离开冰场的时候,发现Lysacek和他的教练正走过来。Lysacek穿着一套新演出服,有些黑黑的鼓鼓囊囊的东西在上面,Johnny眯起眼睛看,他意识到那些块状物是蛇。



好吧,公平的说,这是套好衣服。设计很不错。(他的屁股看起来很棒)它在这家伙身上看起来不错,挺有用。只是——伙计。啊。亮闪闪的蛇啊。在Evan Lysacek身上的亮闪闪的蛇啊。Evan Lysacek正穿着亮闪闪的蛇咧。

耶稣基督在上,Johnny觉得自己快笑得尿自己一身了。

“嗨,天鹅,”他们在溜冰场旁的走道上擦肩而过时,Lysacek说,他的声音是这么的温和友好,以至于Johnny几乎相信他是真的在表示善意了。可是Lysacek眼里根本没笑意,以及,喂,这可是Lysacek啊,那个宪法都要求他是个自鸣得意的混蛋的Lysacek。这是第二修正法案或者别的什么条款规定的啊。

于是Johnny只是微笑一下,用他自个儿知道的特别恶毒的方式,然后说,“嗨,猫鼬,我喜欢你给自己携带零食的法子。[1]”

[1] 雷队外号是猫鼬,猫鼬是吃蛇的呀*捶地大笑*

Lysacek的教练有点暴走,而Galina发出的奇怪声音,似乎她正试着压下自己对此嗤之以鼻的声音,但Lysacek看起来很迷糊,Johnny想起来,这家伙可算是个蠢蛋,所以他再次的把刻薄的微笑挂在嘴角,祝他训练愉快。

他确定自己走出他们的听力范围之外以后,然后大笑起来,Galina对他摇摇头(但她也在微笑),祝他好梦,这意味着她说“如果你晚上不好好睡一觉,我会狠狠的收拾你那翘屁股。现在回屋去。”

他回到自己的屋子,刷牙,然后拿着本书躺到床上,这时那个Evan "操他的猫鼬" Lysacek穿着穿着活见鬼的缀蛇演出服的样子跑进他脑海里。他在枕头里半是欢喜的呜咽着,直到Tanith开始锤门,吼着她能在自己屋子里听到他打飞机。然后他吼回去Lady Gaga在看着他,他才没有自慰呢,然后她喊着他一定把海报拿下来了因为他TMD一定一直在她睡觉的时候这么做。

“谎言!诽谤!”(只是这并不是谎言也不是诽谤,他知道这不是)

“你连着三天晚上都吵得我睡不着!”她喊道。“你需要找个人上床,Weir!”

“不我才不用!”(他完全需要,这样会好些)

咔嗒的一声,她打开门,探进头,一条完美的眉毛向上挑着。“你需要的。如果你能跟我说说你喜欢哪种口味的骨肉皮——”

“哪种口味?”他爱Tan,他真的爱她。(猫鼬属于哪一种口味呢)

她翻翻白眼。“你知道我的意思,你个细条儿小贱人。如果你没自慰的话你TMD在干嘛呢。”

“狂笑到快尿了啊。”

“噁。”

“猫鼬的自由滑演出服是有史以来最煞笔的。”

Tanith耍坏心眼的样子看起来很辣。“来说说。”

“他衣服上有蛇。”

她盯着他。

“闪——闪发亮的蛇啊,”他说道,咯咯笑着。“刚读了矫情之王《暮光之城》的蛇。”

“你说笑吧。”

“才没。”

她真真切切的开始笑着尖叫起来,这足以让他又开始这么做了。

“踢他的猫鼬屁股,”她说,大概十分钟之后,他俩都笑的喘不过气了。

“好梦,公主。”

“你也是,宝贝。”

她微笑着关上门,脚步声渐渐走远。

Johnny把书放到床头柜上,关掉灯。他还在小声笑着。好吧,他不成熟,而且是个名声糟糕的运动员,他没资格谈这个——他自己还穿假皮草呢,但是……伙计。诶。

他允许自己去想猫鼬(的屁股)在那蠢到家的演出服里的确看起来不错,然后他让自己去回想,他不该这么做的。

(不过他该这么做,因为他要……)

第二天早晨,Tanith说他又吵得她没法睡了。


~


他名列第六,猫鼬拿了金牌,他他娘的想亲手干掉点啥。干掉点啥的是指猫鼬,还有那些蛇,还有Plushenko,因为他没能把那混账东西踢下最高领奖台,加上裁判们,因为他们没有帮助Plushenko拿金牌,再一次地加上裁判们,因为一脸不可置信的Amodio应得更高的分,然后第三次加上裁判们,因为他自个儿也应该拿更高的分,以及他自己,因为没能做的更好,他本该做的更好的

但是他只玻璃心了二十分钟左右,当猫鼬保持着星星眼的德性站在领奖台上时,Johnny和美国队其他成员一起微笑着。他表演出了个人职业生涯的新高度,即便这是第六名,他知道他真的很努力,他家人都为他自豪。这算是最重要的了。还有,嘿,美国拿金牌了。他能把自己的亲俄主义,或者因为自己在有着烂到家金枪鱼发型的Plushenko上压错宝的恼怒放一边,在这一刻为美国欢呼,为Evan欢呼。

(性感)

(蠢货)

(猫鼬)

(Hugh Jackman的克隆体)

Lysacek



没错。

他想用细铲子把自己的脑子挖出来看看。

他也想庆贺,或者,最终,最好趁着酒劲儿,恰当的发发脾气,但现在他浑身酸痛,脑袋瓜也不灵活了(它在他耍贱的时候可灵光了)于是他要……他要去睡觉。睡到不省人事。至少一小时的让他重新精力充沛的睡眠。

他从人群里挤出去,基督啊,脚踝疼死了,疼到让他得停下脚步靠在最近的墙上,揉着脚踝,揉了好几分钟。然后他意识到自己转错了弯,从这儿他不知道怎么回到奥运村,所以只好原路折回空空的看台,他的脚踝疼得更厉害了,于是他很慢很慢的走着,等到他终于找到那操蛋的奥运村,天已经黑透了。

Tanith不在。有一盒Timibits牌的甜甜圈在厨房桌子上,因为她就是这么讨人喜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敌视者致住在左边套间的人。要训练到很晚。爱你哟公主。”

他拿起盒子,正吃着一个巧克力味的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把另一个塞进嘴里,这让他看起来好像是一只松鼠,走回到门厅,Evan Lysacek站在那儿,双手抱于胸前,和气地微笑,穿着美国队的外套和黑色的裤子。

“嗨,”他欢快的说。

Johnny真的希望他在应门之前吃完了嘴里的甜甜圈。他真的没法在不把面包屑喷得哪儿都是的前提下说话,而且如果他到处喷碎屑他会杀了自己的,所以他又嚼又咽并发出小小的意义不明的声音,他希望这声音不单恶毒而且有祝贺的意思。

Lysacek得意的笑从和气变得让人讨厌。他倾身,从盒子里拿了一个Timbit。“多谢啦。”

耶稣Gaga在上,Johnny想杀了他。

“你的分被压的太低了,伙计,”他边啃着甜甜圈边说,Johnny听了这个本该会开心些的,如果——如果——说正经的,眼下究竟发生了些什么?“Daisuke不该拿铜牌的。你本来至少该有第四名。”

他的眼睛像蛇一样闪着光。蛇一样的眼睛。闪闪发亮的蛇。这太令人分心了。并且很火辣

“我能进来么?”

唔,你TM做什么在Johnny的舌头上,但他张嘴跑出来的却是白色的小面团和“泥塔马赶砂”。

Lysacek似乎把这当成了一个特别热情的邀请。他把Johnny挤到一边,走进屋子,门在他身后啪的关上。

“嗨,”他又说了次。

Johnny终于成功的把嘴里剩下的甜甜圈全吞下去了。“呃,你干嘛——”

接着Lysacek抓着他的领子,双手都用上,然后吻上了他。

这家伙的舌头和电鳗一样,他尝起来像是薄荷味口香糖和微量的啤酒,他的手无处不在,那盒Timbits从Johnny手里掉到地上,甜甜圈滚得哪儿都是。Johnny半是尖叫着,然后他滑稽的扭动,因为他不确定是要踢Lysacek的蛋蛋还是只是单纯的抽身而去,Lysacek真的在他嘴里吼着,真TM见鬼,还把他的手伸进Johnny的裤子里,而Johnny忍不住地呻吟,因为,唔,对,再来点儿,拜托。

他让自己连抵带蹭着Lysacek,Lysacek身上有奇怪的鼓鼓囊囊的东西而且——

玛丽隔壁的

他退开,离Lysacek有多远就退多远,摸索着美国队外套的拉链,一把拉下去,是的,没错,那里面有蛇,闪闪发光还对他怒视着的蛇,他不确定是要大笑还是自慰还是两者都做。

“你真的完全没有搞懂,作为一只猫鼬意味着些什么。”他说。

Lysacek对他坏笑,用让人毛骨悚然的混账般的“我刚赢了奥运金牌”的方式。他把他推向最近的一面墙,让他脸贴在上面,手摸进Johnny的裤子里,让Johnny弄出了些让人极度困窘的声音。那些蛇压着他的背,这有点疼但也很TM火辣,当Lysacek用牙齿啃咬着他的后颈时,这变得更加火辣。

“对你来说,我看着象只猫鼬么,Weir?”他低语。“嗯?”

他用手指尖做了些奇怪的打转的动作,这让Johnny抵着墙瘫软下去。

“我演出服上有蛇,”他贴着Johnny的耳朵说着。“我没有小小的,我不清楚,小小的该死的耗子小把戏。”

“我讨厌你,”Johnny嘶嘶的说。嘶嘶的。蛇。哈。他的确讨厌他,真的。如果他再用手指尖做打转的动作,他会讨厌他少一点,但是——

“很好,”接着Lysacek——Evan——猫鼬,猫鼬再次用牙齿擦刮着他的后颈,然后咬了咬,耶稣啊,光是这样Johnny就能高潮了。

但是,娘的,他是Johnny Weir,他才不会不战而降。他咬着唇,用一种他希望是引诱的方式忸怩着,声音尽可能的平静,说,“你和Tanith做过这种事么,猫鼬?”

猫鼬把他压到墙上。这很疼。这很棒。“哪间屋子是你的?”

“右边的。”


TBC

Comment

[21]

哦漏~小强尼~~

[22]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哦漏~小强尼~~
我最近挺喜欢他的,雷队也是~

[66]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80-dec5de8b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