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NCIS] Two Masters Part One (Gibbs/DiNozzo) by Xanthe

Title: Two Masters
Author: Xanthe
Fandom: NCIS
Pairing: Gibbs/DiNozzo
Genre: Slash
Categories: BDSM, angst, hurt/comfort, romance.
Rating: NC17/FRAO
Status: Complete
Wordcount: 197,000
Spoilers: Judgement Day, Agent Afloat
Disclaimer: These characters belong to DPB, CBS, Paramount, et al.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Warning: Graphic scenes of loving, consensual, lifestyle BDSM sex, including spanking, bondage, sensory deprivation, orgasm denial, sex toys, dom/sub dynamic and pain play. "Lifestyle" means the dom/sub roles are lived rather than played at in sex game sessions.

Summary: Tony decides that he wants more from Gibbs than headslaps. But can Gibbs be persuaded to love again, and is Tony prepared to confront the demons from his past and learn how to trust?
Extract: "You can belong to me, or to the past - but not both. You can't serve two masters."

Dedication: This story is for Nikita, with love.
Thank you to:nikitariddick for daily comments, whip-cracking, brow-soothing, and beta.
liresius for amazingly fast beta, chat and great insights.
flyingnorth, for audiencing, chat and squee.
haggitha, for audiencing and for the care parcels.
taylorgibbs for audiencing and cheerleading.
bluespirit_star for audiencing, squee, and for providing such wonderful graphics.

You have all been wonderful - thank you so much. Any mistakes are mine.

This story is a somewhat bonkers, kinky soap opera with lots of sex and angst. It’s clearly a fantasy, and is intentionally "big" in tone, style and characterisation.

This story is NOT a "how-to" guide to BDSM. I do not enter into discussions about why people enjoy BDSM activities. If you want to know more, please visit sites like www.bondage.com.

If you don't like lifestyle BDSM stories, or you don't like the way *I* write lifestyle BDSM stories, then don’t read it. If you do like them, then slip into your leather harness and let's get started :-).

前言好长,我就偷懒不翻了……趴

如作者所言,本文的BDSM不仅仅指的是在床上,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对此内容不喜勿入,如果有兴趣的话,那就开始读吧!

授权:

Hi Jynelle!

I'm delighted you're obsessed with "Two Masters"!

I would love you to do a translation :-). All I ask is that you send me the link when it's posted so I can put it on my site :-)

Xanthe

>
Two Masters
By Xanthe
Part One

Tony盯着他手里的玻璃杯。他醉了——毫无疑问。令人愉悦的醉酒。没有醉到让他连路也无法走,也没有清醒到让他制止自己去做接下来的事。

他放下杯子,站起身,然后走出酒吧。已经很晚了,但是该死的,今天是周五,所以他能在外头晃悠一整晚而不必冒着收到Gibbs火力全开的死亡瞪视以及在第二天蹒跚着带着宿醉工作的危险。基督啊,如果在过去的几个月里Gibbs没有表现的那么混蛋,那么或许他一点也不需要做这个。

“所以这全是他的错,”Tony跟自己说,有力的点点头,并试着不去注意他实际上走到了街道的尽头,现在正站在一个又小又不起眼的,门上写着“Murray's”的小酒吧外头。

“Murray's。”Tony在门口犹豫着,“Murray……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但我进来(come in)了哦。或许这算是出柜(come out,我不太会把这两个对比翻出来)吧。”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小小的门厅墙上都是镜子,一个男人坐在桌子旁边。

“晚上好,先生,”那男人彬彬有礼的说。“我是Gary。你知道这是间仅限成员进入的酒吧,对吧?”

“知道。”Tony在他的口袋里摸索着,然后抽出一张让他心神不安了两个月的会员卡。他把卡递过去那个男的,那人仔细的看了看。

“Mr. Yates?您好久没来了,先生,”Gary让人愉快的说,盯着他的电脑屏幕。

“呃,当你死了你当然不会经常出来了,”Tony喃喃说道。

“您说什么,先生?”Gary挑起一根眉毛。

“没事……呃——听着,我有点摸不着路了?像你说的——有阵子没来了。”

“当然了,先生。沿着楼梯下到主吧区就好了。今晚是正常着装,但每周六只能穿情趣服装。如果您想预定任何私人房间,直说就好——那些房间每周六都不可预定,因为它们要被拿来做公开展示——此外任何一天都行。”

“OK。好。嗯……哪种情趣服装呢?”Tony被引起了兴趣,问道。

“这儿有张传单,先生,但大体上说怎么样都行。皮革,橡胶,戏服——每个月第一个周六我们举办主题之夜。明晚是海盗之夜。”

“海盗?”Tony盯着他,努力试着不要笑出来。“像Jack Sparrow船长那样?那种海盗?”

“没错。”Gary让人愉快的微笑着。“在旁边我们会搭起一个放九尾鞭的架子,提供给所有想试试好的、老式的、航海中的调教的人。”

Tony一脸空白的盯着他。可能他*真是*喝的非常醉了。“我知道一些和航海中的调教有关的东西。最近被罚到海上了几个月。在一个大船上。在海里,”他悲伤的补充说。

Gary露齿而笑。“那好啊——明晚过来吧,Mr. Yates。我确定会有些无固定伴侣的水手们想要一个很爽的鞭笞,而你看起来像是懂做这个的人。”他给了他一个卖弄风情的眨眼。

“呃……是吗?”Tony在身侧的镜子里看了看自己。他穿着自己上酒吧的衣服——黑色牛仔裤,深绿和黑色相间的宽松衬衫,以及一件昂贵的黑色皮夹克。他不确定他是那种看起来像能提供一个很爽的鞭笞的人。但到底那种人*究竟*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是的,先生。”Gary指着他的电脑屏幕。“您加入的时候填了一份意向调查表,Mr. Yates。”

“我的意向……?”Tony一片空白的问道。

“你是主(dominant)?”Gary扫了他一眼。“在上面的那个?这就是我们这里显示出来的。有问题么,先生?我可以改改……”

“没!呃……没问题。算了。”Tony耸耸肩。“主。对。”他想到Jeanne,赤裸的躺在他的床上,手腕上铐着一对粉色绒毛手铐,抬眼看着他,如此美妙的顺从。“是啊。主,”他喃喃的说。

“我们老大希望确定我们有相等的人群——太多从寻找主或者是相反,人们会失望的,”Gary解释道。

“正是。没错。当然了。还没这么想过呢,”Tony说。想着Jeanne把他放到床上去。他向Gary点点头,停了一会儿,鼓足勇气,然后沿着铺了红地毯的楼梯走到下面的酒吧。

他并不确定自己对此会有什么预想,但在刚刚那场关于鞭笞的谈话之后,他踏进这间温暖的、令人愉快的屋子不知怎么的看起来有点格格不入。屋内一角有一个大壁炉,里面火焰熊熊,还有结实的深色橡木家具以及其他装置。但身为一个调查者,Tony看到了屋内许多处横梁内牢牢固定的钩子——而且在墙边陈列交叉的鞭子也让人难以忽视。

有几个男人和个别女人在这里零散的站着,着装打扮很正常。里头并不是很嘈杂,但现在已经很晚了。Tony想知道如何开始。是直接找个人开门见山的问,还是按兵不动,守株待兔?这像普通的酒吧么,还是有些他不知道的奇怪的规定和礼节?或许他应该做更多研究。在各种各样的束缚网站上泡了几个月,也没能让他对目前有所准备。

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好,所以他走到吧台,坐下,然后点了一杯威士忌。酒保是个瘦而结实的有点年纪的家伙,深色憔悴。当Tony钱包从皮夹克里掏出来,付酒钱的时候,他探寻似的看着Tony。

“不觉得我记得你,”那酒保说道。“你之前来过我们这儿么?”

“嗯……有。我是Bran Yates,”Tony回答,在那人眼前晃了晃会员卡。

酒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为Tony倒上酒。然后他走到后头,不见了。Tony一口喝完他的酒,然后环视着周围。旁边桌的其中一个小伙子对着他微笑。他惊惶的别过脸。或许这并不是个好主意。他该死的在这里干嘛?他能走出自己的舒适区这么远很罕见。Gibbs如果现在看到他会嘲笑死他的。想到Gibbs只让他更加恼火。酒保再度出现,于是Tony又点了杯威士忌。如果不做别的,至少他能喝的比现在更加烂醉。

他悲惨的边啜饮着威士忌,边再度环视周围。或许他该明晚再来,但是……海盗?他该死的要去哪儿弄一套海盗装,而且打扮成Jack Sparrow船长这个主意是多么的傻缺!Tony无法想象自己的头发弄成那种一条一条的小辫子。还有那个鞭笞的玩意儿。刚刚门口那里的家伙是不是提到了九尾鞭?这东西长什么样?腰部以上被脱得精光,然后被绑在鞭子架上,让人把自己的肩膀和背抽打的火辣辣的?只是用脑子想了想这个画面,Tony觉得自己下半身对此立刻有了反应,他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想压下这反应。他究竟哪根筋搭错了?

那小伙子又对他微笑了。Tony又要了一杯威士忌,然后拿着它蹒跚的走到屋子一角的小单间里,这样他就能坐在阴影里,谁都不会看他。或许他还没准备好。或许他全搞错了。

他心情不稳的盯着他的酒,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都自我挣扎着。他不想要这个。他不该想要这个的。基督啊,他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他有个模糊的、半形成了的想法和主意,但实际上……?谁他妈知道?

在一个阴影投在他桌子上之前,他又喝了好几杯威士忌。他抬头,看到一对深棕色的眼睛。

“这儿有人坐么?”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

Tony用力的吞咽了一下。站在他面前的男的大约和他同高,但更壮实,他昂贵的羊毛套衫上柔软的褶皱藏不住结实的肩膀。他宽阔的胸膛往下,是平坦的腹部,紧窄的臀部。他的腿很长,包裹在一条简单的黑色卡其裤里。他光滑的头顶以及他戴着的眼镜像是个官老爷,但他有种权威的气质不足以证明这个。他拥有的自信让Tony想到……

“你是个海军陆战队员?”他问,酒精让他变傻了。

那男的挑起一根眉毛。“有意思的问题。”

“能给个有意思的回答么?”Tony露齿而笑。

男人恼怒的哼哼。“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在部队了,但是没错,我是个海军陆战队员。”

“如我所料,”Tony点点头。“总能感觉到。当你和一个海军陆战队的工作的够久时……”他点点自己的鼻子。“而我们也一直会见到挂掉的陆战队员。所以我对海军陆战队员一清二楚。”

海军陆战队员先生摇摇头,在他对面坐下。

“没说你能坐这儿呢,”Tony说。那男的危险的看了他一眼,是那种Tony在跟了Gibbs八年之后所熟悉的眼神。“也没说你不能坐这,”Tony喃喃说道。他喝完威士忌然后喊着酒保再来一杯。

“你喝得够多了,”他的不速之客说道。

“是啊。我真的喝了不少,”Tony咧嘴笑笑。“有人跟你说过你看起来有点像电影‘Annie’里头的Daddy Warbucks?”

“只有那些活得不耐烦的,”海军陆战队员先生回答,面无表情。

Tony还是笑。“好吧。那我不会喊你‘Daddy’了。”

“识时务。在这种场所你这话会产生误解的。”

Tony大笑起来。“你是谁?”

“我是店主的一个朋友。他叫我——要求我过来跟你聊聊。”

“为什么?”Tony扫了一眼吧台,看到酒保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他又干掉几杯。

“那么,首先——因为你带着刀,”海军陆战队员先生亲切的说。

“他该死的怎么……?”Tony往下看,迷糊了。他的刀藏得很好,但很明显那酒保的观察力非比寻常。“听着——我带这个什么企图都没有——我没在找麻烦!”Tony抗议说。“这只是——这是个规定,你瞧。第九条规定:到哪儿也要带把刀。”

“你喜欢依靠一套规定生活么?”海军陆战队员先生问道。

Tony笑起来。“没得选。”那双棕色的眼睛继续看着他,眼睛深处是评估的神色。“对啊,”他喃喃的说。“我喜欢。他的规矩。我喜欢他的规矩。”

“那位什么你在这里呢,先生贵姓?”

Tony努力回想着正确的名字。“Yates!”他最终胜利的说道。

“不——说你的真名。”海军陆战队员先生在宽阔的胸前环抱双臂,突然看起来非常危险。“你看,在几个月之前,Brad Yates是这儿的一个常客。”

“真的么?”Tony想着自己够不够清醒,跟这个男人打一架有没有胜算。妈的。现在打电话给Gibbs叫救兵会是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时间。在哪儿都好过在*这里*。或者接受一顿他认为无法避免的拳打脚踢比把Gibbs叫过来这儿并向他解释自己在这里做什么要好得多。

“对。Brad是个好人——海军的司令,多次因为英勇受到嘉奖——但他已经五十多岁了——而你不是。你不是Brad Yates。所以——问题是……”

“我是谁?”

“还有你从哪儿拿到他的会员卡的,”海军陆战队员同意,微微点了点头。

“好吧……我很抱歉。Brad Yates已经死了,”Tony解释道。海军陆战队员先生的表情变得阴暗。“嘿——那不是我的错!”Tony迅速说。“最后得出的结果是自然死亡,尽管起初我们并不知道——脑溢血。他躺到了我们的解剖台上,我们做了调查。他的会员卡在口袋里,而且,呃,我可能算是借了它……我承认这个。但我听过这地方,我很好奇,而他不再需要这该死的卡了,这也不算证物……这个,不是真的证据……我指的是……好吧,所以或许严格来说,但……”

海军陆战队员先生严厉的盯着他,看起来对他所听到的无动于衷,Tony畏缩一下。然后出乎他意料的,突然之间那男人开始大笑。

“我说了什么好笑的么?”Tony问道。

海军陆战队员先生摇摇头。“没——只是你让我想起了某人。”

“谁?”

“噢。是我的一个旧识——一个也让他的好奇心凌驾于所有感觉之上的家伙。一个因此老是陷入一堆麻烦的家伙。”

“我有麻烦了?”Tony充满希望的舔舔嘴。那男人符合一切条件。他是个海军陆战队员,就像Gibbs那样,而且他身周有种实在的权威感。他看起来比Gibbs更轻松,但他也有和Gibbs一样的“别惹我”的气质。他比Gibbs年级大,而天知道Tony根本不想去思考这一点多么的吸引他,因为他经历过的所有和父亲有关的狗屎事情、

“哦那可没错,”海军陆战队员先生说道。“该死的没错——但我猜到你很习惯这个了。现在,告诉我你是谁,还有你该死的在这里做什么——如果你对我撒谎,我发誓全城市的人都不会跟你玩——永不。听明白了么,小子?”

Tony喜欢他说那个词的方式。小子。Vance有时把他称为Gibbs的‘小子’,他喜欢那听起来的感觉。

“你有这个能力?不让全城的人跟我玩?”Tony惊讶的问。“我是说,除了这家酒吧之外外头还有成千上万家呢。”

“没错。我能让他们都对你下逐客令。”海军陆战队员先生坐回椅子,伸展着他的长腿。“所以开始说吧,小子。让我看看你让自己摆脱麻烦的能力是不是跟我家小子一样。”


意识到这个男人已经有主了,Tony感到一阵微微的失望。他意识到说谎对他一点用处都没,而且也看到了另一个男人眼里不妥协的神色。这就像搞砸了一件事之后面对Gibbs:你得接受事实并且承认它。Gibbs一直都知道他何时撒谎,而他一点也不怀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也有这样奇怪的天赋。

“我叫Tony DiNozzo,”他懊悔的笑着说。“我很抱歉偷了Mr. Yates的卡。如我所说,我很好奇……但我不想用自己的名字是因为……呃,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没做过类似的事情。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这里要做什么。我只是……那儿有个人……”

“对,我猜到了,”海军陆战队员先生评论道。

Tony低下头,愁眉苦脸的盯着自己的空杯子。“我搞砸了……然后作为惩罚,我被送到海上……而现在我回来了,他好像都不能忍受有我在他周围待着。他不再对那些我为了获得他注意力而做的蠢事笑了,也不再在我搞砸事情之后扇我后脑勺了。这好像他把自己彻底隔绝在我之外一样。还有,有个女孩儿……你也猜到了吧?”

陆战队员先生用脑袋示意Tony继续。

“我知道,我喝醉了并且话也说不清楚,”Tony含糊的说着。“但我真的喜欢她。或者我甚至是爱她的……我不知道。但她曾经要求我把她绑起来然后对她做这些奇怪的事儿,我看向她的时候,我该死的只觉得全然的妒忌,知道么?我只是……我想要这个。但不是从她那……是从他那——从我告诉你的那个家伙那。但他为了Jenny的死责怪我,而我真的搞砸了,还有有时候我只希望他能一直扇我后脑勺直到他自己感觉好些,因为这样也会让我感觉好些,但他没有。他不知道我在海上待了几个月,酗酒,想着他,以及我是怎么把事情弄得一团糟的。现在我回来了,他连看着我几乎都不能忍受,加上距离我上次和人上床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是说真的有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不想和除了他以外的人睡,你完全不知道这该死的对我来说是个多么大的震撼。”

他精疲力尽,可怜巴巴的盯着陆战队员先生。另一个男人予以安静的回视。

“我甚至都不能向他道歉,”Tony叹气。“他厌恶那个。称之为一种虚弱的标志。顺便问下,这是陆战队员们的共识,还是只是他的?。靠。我想我说的太多了。我非常、非常的醉。”

“噢没错。的确如此,”陆战队员先生平静的说。

“我还有麻烦么?”Tony问道。

“哦,我怀疑你一直都是个麻烦精,”陆战队员先生说,眼里闪过一丝好笑的光芒。“我猜你喜欢你就喜欢这样。”

“你的男朋友……我没看到他在这附近啊。”Tony引人联想的对着他露齿而笑。

“他在外地。他是个写手。他眼下在外头做些研究。”

“他听起来有点乏味嘛。”Tony的额头露出皱纹。

陆战队员先生大笑。“哦,他可以有多种评价,但从没人说过他很乏味。”

“你爱上他了?”Tony凄惨的问。

“是。”陆战队员先生说起缺席的男友时,全部的举止都变了;他的表情柔和起来,整个身体放松下来。“是的。我爱他。”

“在一起很久了?”

陆战队员先生耸耸肩。“大概有十年了——但他依旧让我惊讶。我得时刻准备着。他在身边的时候没有一刻是无聊的。”

“真好。正是我想要听到的。听着……我该走了……”

Tony站起来——然后立刻摔倒了。如果陆战队员先生没有立马抓着他的手臂,他本来会和地面有亲密接触的。Tony懒洋洋的倚着另一个人坚实的胸膛,然后他弯腰,吐了一桌子。

“靠!”陆战队员先生咆哮起来。“你现在的状态是回不了家的。”

“抱歉,”Tony惨兮兮的打了个嗝。酒保很快冲了过来,脸上是恼火的表情。“抱歉,”Tony无力的又说了一次。屋子在他周围旋转着,他为造成的狼藉诅咒着自己。

“你清理完这个没问题吧,Hammer?”陆战队员先生问道。“我会搞定这一个——把他弄回家,让他赶紧睡一觉。”

“当然了,”酒保叹了口气。“把他弄走就好了。”

“他是店主么?”Tony问,与此同时陆战队员先生抬起他的胳膊,架起他,然后领着他往楼梯处走去。“你说你认识店主。那是他么?他是Murray?不……等等……你叫他别的什么。Hammer?那是他的真名?”

陆战队员先生停了一会儿,眼里闪过哀伤。“对,Hammer是他的真名。他也是店主。Murray他的男朋友——也是他的dom(注)——。Murray 几年前去世了,”他安静的说。“心脏病。他病了有段时间了。Hammer在他走后买下了这地方,好让自己有点事情做——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Murray 是我的好朋友。我很乐意来这帮些力所能及的忙。比如说今晚。”

(注:dom:指的是SM关系中主导的那方,个人认为用英文比中文好,因此保留原文。Sub则是相反,是从属一方。)

他把Tony拽上楼梯,然后走到大街上。Tony对于接下来被塞进一辆车然后去到别的地方这一部分没什么感觉。他知道的下一件事是他坐在一间装修得很漂亮的卧室里,然后陆战队员先生在他面前跪下,解着他的鞋带。他脱下Tony的鞋子,然后是袜子。

“浴室在那边,”他的施主说,指向一间独立卫生间。“如果你想要吐的话——在那里面吐吧。如果不成的话,我会在早上来清理的。”

“好的。”Tony庄重的点头。

陆战队员先生帮他脱下皮夹克,然后解开他的衬衫扣子,接着脱下它。他的手下移到Tony的皮带上。

“你要干我么,Boss?”Tony问。

“不,Tony。我不会干你,”陆战队员先生轻笑着回应。他解开Tony的裤子。

“喔。对了。”Tony感到一阵失望。他抬抬屁股,让另一个人能脱下他的裤子。

“还有我不是你Boss。”

“对。抱歉。”Tony傻傻的盯着他。

“有人干过你吗,Tony?”

“没有。”Tony摇头。“我想如果我追逐了足够多的女性我就能假装我不想要这个。这么做没用。”他抬眼看入一对同情的棕色眼睛。“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他喃喃说着。

“我们早上会谈谈的。到时告诉你。现在我跟你说了你无论如何都是记不得的。”陆战队员先生说,翻翻白眼。

他整齐的折好Tony的衣服,然后把它们放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Tony的徽章掉到地上,他的新朋友捡了起来。

“NCIS?想也如此。我本来怀疑你是个联邦探员呢。”

“是吗?”Tony盯着他,试着专注。“为什么?”

“呃,你所说的关于Yates的事情让我知道你是个条子。而至于联邦探员嘛——咱俩彼此彼此。”

“你也是个联邦探员?”Tony希望自己没那么醉。他有种感觉这事很重要。

陆战队员先生咧嘴一笑。“FBI。”

“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我受不了你们这帮混蛋,”Tony严肃的跟他说。陆战队员先生大笑起来,然后让他躺到床上。他给他盖了床毯子。“你认识一个叫Fornell的家伙吗?”Tony问。

“嗯。事实上他是我的手下之一。”

“噢。妈的。”Tony叹气。“你会跟他说这个么?我的事?”

“不。”陆战队员先生摇摇头。“他不是那个需要知道这事的人。睡会儿吧,Tony。我们早上会谈谈的。”

“听起来很可怕。”Tony做个鬼脸。

“对。现在睡吧。”

陆战队员先生对他微微一笑,Tony回以微笑,然后闭上双眼。他迷迷糊糊的感觉陆战队员先生在屋里走着。片刻之后,他感到一个手捋着他的头发,然后听到那壮实的男人大声的叹了口气。

“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个麻烦,孩子,”他低语。“问题是——我要怎么处理你?像你这样的迷失了的小子……我想你应该被还给你的主人,是吧?”

Tony咕哝出一些毫无意义的话,然后转向他那边侧身躺着。他的眼睑动了动,他模糊的看着陆战队员先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然后翻开盖子。他看了一会儿,好像在下决心似的,然后播出一个号码。

停了一会儿。陆战队员先生扫了一眼Tony,悔恨的摇摇头,然后在电话那头接通的时候移开视线。

“嘿——我是Walter Skinner,”他柔和的说。“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但我想我有一样属于你的东西,Jethro……”

End of Part One

Part Two

Comment

[7]

“嘿——我是Walter Skinner,”他柔和的说。“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但我想我有一样属于你的东西,Jethro……”
Skinner is always so so so so so so so so charming~~~~~~~~

I wanted to translate Two Masters.
Seems it's too late.
But you've done an excellent job.
I like your translation a lot.
Great work! :D

[9]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嘿——我是Walter Skinner,”他柔和的说。“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但我想我有一样属于你的东西,Jethro……”
> Skinner is always so so so so so so so so charming~~~~~~~~
>
> I wanted to translate Two Masters.
> Seems it's too late.
> But you've done an excellent job.
> I like your translation a lot.
> Great work! :D


Wow, thanks a lot for reading and the praise! *hugs*

I'll do my best to translate 'Two Masters' into Chinese,

Thanks, again.XD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54-6f211a15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