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24] Reconnection(Tony/Jack)by topaz_eyes

译者的话:看完了Jack审讯Tony那段,我对他们的爱重新燃了起来~~~~!

授权:
[info]topaz_eyes wrote:
Feb. 12th, 2009 07:56 pm (UTC)
Re: Wonderful fic!
Thank you so much! I'm thrilled that you want to translate this story into Chinese. Yes, you may translate it. If you intend to put the translation on a web site, please include a link to this page. Thanks!

Reconnection by topaz_eyes

Pairing: Jack/Tony
Rating: NC-17
Summary: At the end of Day 7, Jack and Tony reconnect.
Disclaimer: Owned by Joel Surnow et al. Sadly I am neither et nor al.
Word Count: 2176 中文3500+
Notes: This was supposed to be written for Porn Battle VII, but clearly I have no concept of "comment!fic."

Jack和Tony跟着Bill Buchanan上了楼梯,沿着二楼的一条长长的过道,走向Bill的家。“抱歉你们两个得一起住在客房里,这是我所能提供的全部了。”Bill回头说。

“没关系,”Jack说。“这已经很好了。”

“只要那有张床,我就满足了,”Tony补充。

三个人走到过道尽头,在一扇关着的门前停下。Bill疲惫的看着Jack和Tony。“你们俩休息休息,我会让联邦探员和法庭的人离这远远的。在他们开始你们的任务报告前可以等上几个小时。”

“多谢了Bill,谢谢你让我们留宿,”Jack说。“希望这不会造成不便。”

“完全不会;你太客气了。浴室在那边。”说完,Bill就离开了。

Jack和Tony看着Bill从走道离开,然后转身看着对方。Tony就像Jack感觉到的一样垂头丧气。过去的24个小时该死的难熬。Jack想要做的事情只有倒下去并停工一阵子——他忍耐了太多,太快,太脏,太多血腥,太多伤痛了。他们两个都是。

Jack先进入卧室,Tony跟在后面。两人都踢掉了鞋子,把外套丢到门边的椅子上。在Jack说出任何话之前,Tony走过他身边,直直的走向浴室。

“我去洗个澡。”

被一个人留在屋子中间,Jack疲倦的揉揉脸,环顾四周。他看着角落里King-sized的床,床上有厚厚的枕头还有柔软羽绒被,安静的邀请着。他本立刻可以趴上去在那瘫上另外24个小时。他已经差不多打算去这个做了。

但是,他也不能拒绝Tony声音里没有明说的邀请。来和我一起。Jack在他的衣服上能闻到泥土、枪用润滑脂还有汗水的味道,能感觉到细石子擦着他的皮肤、劳损的肌肉的疼痛。

有热水供应听起来很不错。Jack的精疲力竭深入骨髓,但睡眠还是可以在等上一个小时。他现在真的不想独自一人,只有他自己的思绪做伴。

更别提他现在对于Tony Almeida,不再是死人一个,而是活着并且牢靠的并且真实的这件事仍感到有些震惊。

Tony,在Jack打开门的时候,背朝着他,已经脱得只剩下袜子了。就算是弯着身子,Jack也看到了Tony在过去的这几年里变了多少,结实的肩膀和腿,更加结实的身体轮廓。这么的不同,即使他像Jack记得的一样,从容的用如猫般的优雅直起身子然后转向他。

Tony脸上是疲惫不堪的需要,而他已然硬起来的阴茎正对着他。

Jack毫不避讳的盯着,依旧站在门槛上。看着Tony的分身直起来,引发了之前那段时间他们在漫长而痛苦的日子结束后,转向对方,绝望的想要安慰、解脱、释放的记忆——这些Jack已经在很久之前出于自我保护而把它们封闭了起来。

该死,好像他自己的下半身没有反应似的。

上帝,他想要——

但是。他看进Tony深色的内敛的目光。“或许我们该等等,Tony,”Jack说。“我们都精疲力尽了。我们能先睡一会儿——”

Tony的眼睛向下看看Jack牛仔裤里的凸起,然后目光上移。“这可能是我们惟一一次了,”他轻柔的说。“我不想等。”

“听着,我明白,但——”

“你也不想。”他对着Jack的胯部点点头。“否则你就不会在这儿了。”

Jack抿了抿唇。“难住我了,”他半是微笑的说。无论如何,今天这一天把Tony给回了他,而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Tony后退一点,让Jack进来。Jack一关上门,Tony就把他压了上去,攫住他的头然后粗鲁的吻上他。Jack感到Tony脸上的胡茬刺着他的皮肤,但Tony的唇才是重要的,它们施与压力让Jack张开嘴,然后他的舌头窜了进来。

他们的舌头激烈的纠缠着,Jack抓住Tony的臀部,然后拉近,他们的髋部碰到一起。他在Tony两腿之间解着裤子,在他们俩身体紧贴在一起的时候,他在他的嘴里呻吟出声。他压着Tony的臀,他被感觉、他们嘴唇的碰撞,Tony嘴唇和皮肤的味道、Jack手掌下结实的肌肉——它们开始在Tony的背部,身侧游移——弄的头晕目眩。

Jack的头猛地撞到门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Tony打断了这个吻,上上下下的舔着他的喉咙,顺着他的下巴,然后是他的耳朵;凉凉的唾液感觉跟火一样,如果Jack没有再一次紧紧的抓住Tony的臀部,伸进两人身体之间开始抚弄他的阴茎,他可能会仔细的想这个看似矛盾而实际正确的说法。上帝,在他指间,这么重,这么热,这么熟悉,这么光滑,而Tony贴着他锁骨发出的低咆声,直直的向下冲去,让他的牛仔裤该死的让人无法忍受的紧。

到了现在,Jack才知道他们不会在洗澡的时候做。他不在乎。

Tony退回去,在他紧绷绷的裤子外按压着Jack的阴茎,然后Jack因为这触碰而呻吟起来。最后一个贪婪的吻,然后Tony慢慢的跪下,隔着他的T恤,伸手抚过Jack的肩膀,胸膛,腹部,透着棉布他捏了下Jack的乳头。当Tony抚到了下摆,他把衣服推上去,拉下牛仔裤的拉链,把牛仔裤和底裤拉到Jack的脚踝处;在他阴茎伸出时Jack解脱的叹了口气。Tony从他肚脐处向下用鼻尖轻蹭并用舌头舔着;Jack把T恤扯过头顶,用力的丢到房间的另一头,衣服被丢到了厕所后面。

然后Tony向上看,当他看到Jack的胸前银色的、纵横交错的伤疤时,他僵住了。“上帝啊,”他低语,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你该死的出了什么事?”

Jack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他抓着Tony的头,摁向他的阴茎。如果他说出任何关于这个的话,他会彻底的碎掉,而现在他只想去感觉。好像Tony听到了似的,他慢慢的,饥渴的把Jack吞进嘴里。

Tony贪婪的吮吸着Jack,Jack呻吟着仰起头,在门上胡乱摸索着任何可以支撑的东西。上帝啊,他都忘了这个了,忘了Tony的嘴用湿润的热度包裹着他,他的唇上上下下的吮吸着他的阴茎,他的舌头在顶部打转。他抓着Tony的头,开始前后动着臀部,感觉到快感从他脊椎底部慢慢堆积。Tony毫不费力的跟上他的节奏,而Jack很快意识到如果Tony继续这么做他不会持续很久——这太多,太快,太他妈了。

然后Tony伸出手抓住Jack的臀部,把他整个含了进去。Jack能感觉到他的睾丸为即将到来的高潮做准备。他想释放,上帝他真的想,但是——

“Tony,停下,”他喘息,硬是把自己从边缘拉回来。“不像这样。”

Tony抬起眼睛;他们的目光相遇了,然后随着一声‘啵’,Tony缓慢的放开他。“OK,”他粗嘎的说,然后退开,站起身。

Jack转身,然后抛弃自负,弯下身子,用手臂支撑着他自己,面对着镜子在期待中轻晃着臀部。他模糊的看到Tony盲目的把手伸到淋浴间门后面拿了一瓶什么,沐浴液或是洗发水或是无论什么,Tony匆忙间把其它的瓶瓶罐罐弄倒在浴缸里,Jack对此露齿而笑。他听到打开瓶子的咔嗒一声,以及润滑的液体被挤出的嘎吱声;一股柑桔味混入了早已围着他们的满是尘垢和汗水的还有需要味道里。

一根润滑过了的手指滑进他的括约肌,探索着他,Jack吸了一口气。Jack试着放松不去抵抗它,不习惯于它的宽度;它太唱了,一根手指在他体内已经几乎是太多了。Tony的阴茎很可能会把他分成两半。他一生内他从未这么严重的想要这个。

“上帝,你好紧,”Tony喃喃的说。“你对这个确定么——?”

他扭动着帮助Tony打开他。“Yeah。”他感觉到了第二根手指进入带来的灼热的感觉,并也享受着,在手指上前后动着。“做就好了。”

Tony抽出他的手指;Jack几乎因为失去的压力而咒骂出声了,但是接下来是Tony润滑了的阴茎的头部压着他身后的入口,Jack垂下头,准备着自己——这次进入会痛的。Tony抓着他的臀部,顺利的进入他,这感觉像是被撕了一个大口子,同时他听到了Tony完全进入时长长的呻吟声。

Tony没有动,他的手掌抚上Jack的背。“你还好吧?”

“正在习惯这个,”他咬着牙回答,眼睛紧闭。“没事。继续做。”

Tony开始用缓慢的,不变的节奏开始抽插起来,起先是温和的动作。慢慢的,非常慢的,Jack体内的刺痛在他伸展的时候消失了,他开始期待被充满。看向镜子,Jack看着Tony干他,汗水流下他的脖子,红晕布满他的脸和胸膛,他的嘴唇分开,头像后仰,显示出汗珠闪闪的喉咙。

“干,Jack,”Tony在抽插间喘息着,“我真的——想念——这个。”

无法说话,Jack盲目的把手伸向身后,抓住Tony的一只手。徒劳的攥着它,在他拱起背迎合Tony的一次有一次插入时紧紧的握住它。他也想念这个,想念被这么样干,Tony这么粗这么硬这么毫无空隙的在他身体里。Tony变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他也变了。迟些会有时候去重新了解全部的;眼下,只有这种重接是重要的,他们节奏一致的喘息着,抚摸着皮肤。带着这个念头他持续燃烧的体内在Tony开始撞击着他前列腺上的敏感点时变成白热的快感。

Tony加速,他呻吟的更大声,而Jack终于让自己放松,在Tony进入他的感觉里,在肉体和肉体的碰撞声,在他们在潮湿的空气里混合一起强烈而麝香的气息里放松。没有等很久——Jack知道Tony快了,他压下身子,用紧绷的肌肉来增加压力。通过镜子,他看着Tony紧绷,然后颤抖着,喘息着,他射了,用他的释放淹没Jack。

现在快被生理需求弄倒神志不清,Jack伸手套弄着自己,但Tony已经在那儿这么做了。所以Jack覆上Tony的手指,让Tony帮他做,强硬,快速且正确,只需另外几下,Jack的思绪就变得彻底的空白,他在他们俩的手上射了出来。

当Jack的颤抖退去,Tony靠着他,喘息着,把额头靠在Jack的肩膀上。Jack尽力支撑着他们两个,低下身子,还不想失去Tony充满他的感觉。他曾经以为再也无法感受这个感觉了;今天事件的余波,他很明白这将会是他最后一次拥有这个。从Tony摩挲着他的手掌来看,他知道Tony也在想着同样的事情。

但不可避免的Jack感到Tony软下来,他不情愿放松让Tony退出去,尽管他并不想这么做。体内突如其来的空虚——Tony抽离他的时候体外失去的温暖——以另外一种方式疼痛着。Jack硬是压下去,不想去思考为什么。

他们面向对方;他伸出手搭着Tony肩膀时,精液流下Jack赤裸的腿。

“现在准备好洗澡了?”

Tony倦怠的短短的露齿而笑。“对。或许洗个冷水澡。”

Jack僵硬的弯腰拧开水。他有几天不能坐下来了,但这不适不算什么。造成这不适的原因才是重要的。只要这不适在持续,他们的重接能以某种形式存在着。

“跟在你后面。”

END

俺是烤甜饼的乖孩子~XD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31-7f3a6abd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