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超人与蝙蝠侠同人] earth & sky by Jen in Japan 2/27

2 Broken Wings/断翼 (AU, PG)

Disclaimer: DC owns all the pretty boys
Pairing: Clark/Bruce
Rating: PG-13
Summary: Set in the Superman/Batman alternate universe from "Absolute Power"; Bruce's relationship with the alternate form of Dick Grayson
Warnings: 角色死亡!(duh! It's from "Absolute Power"! Does this community really need warnings about character death, anyway? Isn't it pretty much a staple?)

...Dick.
什么事?
早些年的时候。我忘了他们是否……他们有
好好待你吧,对吗?
最好的
--Infinite Crisis 4

Bruce Wayne在他睡觉的时候翻了翻身。他在做梦——梦见了另一个生活,蝙蝠侠和超人用高压政策统治着美国的生活。在睡梦里,他的眉毛皱了起来,身子缩了缩,并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这梦把故事从起因到结尾都完整的演了一遍……

*

Bruce心情很不好。他怀疑这是因为他母亲说了一些当Clark还是个呀呀学语的孩子的时候可笑的事情,一些无害的关于他有多难掌控的评论。Bruce知道他的心理学学的足够好到了解自己会对这些评论气愤原因是,他们提醒了他那九年里Clark都是和他父母在一起,而他没有。为什么他们一直等到他的双亲被杀害了之后才把他纳入这个家庭,才让他和他的兄弟在一起呢?Bruce明白自己有时会担忧他的父母和Clark会比和他自己更亲密。他也明白这些担忧都是毫无逻辑可言并且毫无根据的。难道Clark不是他的兄弟,不是他的另一半灵魂吗?难道他父母的温暖的赞许不够明显并让他安心吗?对于这些阴暗情绪打败了他,他没有合理的原因,一个也没有。

除去所有的这些,他有一些时候依旧会感到自己被冰冷的没来由的愤怒填满。在那些时候,和超人一起出去狩猎可不太好。他需要冒险——即便只有一点点——去独自巡逻New York的街道,或许有一个片刻会有一只羊羔陷入险境。只有那样,杀戮才会变的真正让人满足。

蝙蝠侠安静的穿过他的城市。

他听到一个小巷子传来争执声,然后悄声无息的在附近着陆。这个镇的这块地方因为卖淫臭名昭著,就算许许多多的老鸨都被处死了。人类永远是虚弱的。在巷子里,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在毒打着一个年轻的男孩。那男孩试着躲开拳头,侥幸成功了几次,但另一个男人在体重上占了绝对优势。那男人喘息着,哼哼的说着一些猥亵的话语;那男孩保持着可怕的安静。

有些时候蝙蝠侠会享受看着犯法者在意识到他们已经被判决前死去,但今晚他想要一些私人的接触,所以他安静但是清晰的说,“放开那男孩。”那男人转过身,眼睛没有睁大而是眯了起来;显然他嗑了药或者同类的什么东西。他踏前一步,向蝙蝠侠大大的挥拳过去,然后瘫了下来,他的脖子断了。无需延长杀戮时间,他也不想冒着那男孩会逃走的险。

那男孩一点想要逃跑的迹象也没有,他的背紧贴着粗糙的砖墙,他的眼睛盯着暗黑的人影,他刚刚处决了折磨他的人。他穿着童妓常见的浮夸而廉价的衣服。一头乌黑的头发下,蓝眼睛用混合着恐惧以及挑衅的目光盯着蝙蝠侠。

“你。你叫什么名字?”

他露出了牙齿,那表情和微笑丝毫扯不上边。“他们叫我Robin。”

Bruce一直认为小说家们写的“他的心纠了起来”是一种多愁善感的比喻,但看着这个被虐待了的恼怒的男孩子,他确实被动摇了。他伸出手,抓住男孩的一只瘦骨嶙峋的手臂。“你和我一起回去。”

自称Robin的男孩以让人惊讶的力量和敏捷挣脱了,发出一个介于怒吼和呜咽之间的声音。“我不想你给我暖床,孩子,”蝙蝠侠粗率的说,只有在他说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这么想的。“我只是想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不像你杀了他那样杀了我?”

“我不知道。”

这平平的陈述似乎下了Robin一跳。然后有些东西轻轻的缓和了他脸上尖锐的棱角。“不可能更坏了,对吧?”他上前,走进了蝙蝠侠的影子里。

*

“Robin?”

“他的真名是Dick,但他说他更喜欢被用代号称呼。他是个孤儿,他的双亲是马戏团的表演者,他们在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很机灵,格斗反射神经不错。”

“清理干净后样子也很不错。”

停了一下,然后Bruce拽着他爱人的臂膀让他转过身面向他。“你这个笨蛋。”他伸出手轻轻地拉拉Clark额头前的那一缕卷发,然后用手掌覆上另一个男人面部的曲线。“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不是吗?我很难责备你。他年轻,英俊,不那么外星人……”Clark嗓音里故作的不在乎完全的无法说服人。

“你是我的兄弟。我的灵魂。”Bruce靠向前,用一个吻似乎最终说服了另一个男人。“或许我只是想要一个徒弟,一个我能把知识授予他的人,继承我衣钵的人。我不会永生不死,你知道的。”

“别这么说。永远也别说这个。”能打破Clark平静的面具的几个极少的话题之一就是Bruce终究难免一死。“我永远不会让你死去。永不。”Clark把Bruce拉近,脸埋在Bruce的头发里含糊不清的说。Bruce只是大笑。

“除此之外,在你和Selina之间,我怎么还会有时间和精力去让他当我的爱人?”

Clark退回去,对着Bruce假笑。“那么我想我最好让你一直保持疲惫状态。”

“哦,你最好试试看。”

*

Bruce决定给Robin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在他们能俯瞰New York City的公寓里安顿下来。然后,是时候把他介绍给他的父母了。

Saturn Queen(土星女王),他的母亲,当他决定开启这个话题的时候正独自一人。说实话,Bruce对于做介绍是有点紧张的。让他先单独和Saturn Queen见面会比较好。他的父亲们可能会有些让人畏惧。

Eve Aries正小口啜着一杯酒,欣赏着地平线上的景色,然后她在窗户折射出的影像里看到了罗宾。Bruce惊愕的看着他的母亲飞快的转过身,脸色苍白的看着男孩。“你!——”她哽住,然后恢复了镇静。“你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她甜甜的笑着,揉了揉Robin的头发。“我猜这就是你一直暗示的惊喜,儿子?”

“是的。母亲。我在街上发现了他,现在我正在训练他。他大有前途。”Bruce对Robin微笑着,Robin回瞪他,对伟大的Saturn Queen在场大感敬畏。“他自称Robin。”

优雅的双手在Robin深色的卷发里短短的紧了紧。“绝对是个讨人喜欢的名字。”

*

“这怎么会发生?这怎么能发生呢?”

“这都是你的错,Mekt!你说了我们能把对付Grayson的事情延后,而且——”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时间线里他的父母会提前三年去世并且他会彻底的消失呢?你可能还记得那段时间我们因为要对付Ra’s al-Ghul和Justice Society的残余力量而有点忙碌。那时我们要同时对付这两个。”

“争吵谁对谁错已经无济于事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建议我们只是留意这个男孩,看看事情怎么发展。我颇为的了解我们的Bruce,并且我怀疑潜在的问题只会是……暂时的。我相信,现在结果了这男孩风险会更大。”

“非常好,Eve。我们暂时听你的。”

*

Robin从垫子上爬起来,恢复战斗的姿势。当Bruce再度向他袭击时,他灵敏的躲了过去,通过一个跟斗闪到了他对手的身后。然后他向Bruce似乎毫无防备的后背抬脚踢去——发现自己被反扭着摔在地上。这次他停了久一点才起来,只是微微的龇牙咧嘴。短暂的犹豫后,他抓住了Bruce伸出的手并让自己站起来。

“Sir,我能否加入和您以及超人一起巡逻街道,就算,只是一个常规巡逻?我现在几乎被训练了两年了,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派上用场?”

“这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情,Robin。有时,我们面对的是危险分子。你必须彻底的做好准备,完全的严阵以待,在必要的时候熟练的给对方致命一击。”

Robin叹了口气,用手捋了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只是我有时候会感到自己毫无用处。”

Bruce的手放在男孩的肩膀上。“永远别这么想。如果你足够坚强足够优秀,你将继承我的一切,我所有的希望以及梦想。”他犹豫了片刻,然后继续。“事实上,Clark和我前几天讨论过你的训练进度。我们认为是时候让你观摩一些正式行动了。”实际上,Clark很激烈的争辩说Robin需要看看他所受了的训练的实际成果。Bruce觉得这个孩子还没准备好,但终究还是让步了。“下次我巡逻的时候你愿意加入我吗?”

Robin开心的即兴作了一个后空翻,所有的疲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您不会后悔的,sir!我发誓我会让您骄傲!”Bruce转过身藏住他的微笑,然后向门口走去。

“你最好去选一套制服,这样人们会一看到你就知道并畏惧你了。我比较喜欢深蓝色的那个。”

*

超人从确认Ra’s al-Ghul在尼泊尔被发现的流言的旅途回来,发现Bruce刚刚上了床。在他坐在床边并摩挲着Bruce颈背时,清晨的阳光穿过公寓照了进来。“那么Robin在外头做的如何?”
“他很能干。在我们拿下一些赌徒的时候他更是个得力助手。”

“换句话说,他出色的不得了。你太吝啬于你的赞赏了,Bruce。这孩子崇拜你,而他需要你的称赞。”

“而你太照顾他了。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他很讨人喜欢而不去折磨他。他太温和了。他必须要心狠起来。”

“在你的一些训练课程之后我看过他的手臂和背部。通常都会有大片的淤青。我不只是在这里多愁善感,Bruce。如果你把他逼垮了,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

Bruce的声音里注入了一股不是伪装的愤怒,这是Clark很少会从他身上直接感到的。“我被训练的时候也是青一块紫一块,而我从未期待过我们的父母会对我们宽松点。整个世界的未来都指望这个。”当Clark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Bruce不耐烦的说,“别教训我该如何训练那孩子,Clark。我比你更清楚人类身体以及意志能如何。”

让人感到不适的安静降临。最终Bruce叹着气翻过身,然后把另一个男人拉近,他的眼睛里说着他用不会大声道出的抱歉。Clark试着让这个变的足够。

过了一会,Clark轻柔的说,“你就从未担心过可能会发生什么吗,比如事实可能会被揭露?比如我们的父母可能会失败?”

Bruce为这想法感到一阵恐慌的刺痛。“我们永远不会让这些发生的。世界需要我们维护安全。我们不能失败。”

“但如果我们真的失败了……如果一切分崩离析而我们最终回到了旧的满是混乱以及战争的世界,所谓的‘英雄时代’……你会找我吗?”

“我很怀疑我们会分隔很远。像Mekt说的,‘真理与事实紧密相联。’而事实是没有别人能忍受我。”

“别开玩笑。给我承诺。”

长长的安静。“我发誓,Clark。”

*

蝙蝠侠和Robin穿过散发芬芳气味的松林,北上去一个政敌的国土上。在他们上方的某处超人在深色的天空上飞着。小巧的间谍眼摄像机在他们三个身边排成行,微微的嗡嗡作响,并准备着把审判并处决全世界的叛徒的视频传输出去。

突袭开始的相对来说很顺利。蝙蝠侠和Robin挨家挨户的结果叛徒,而超人自己则在战斗中被义不容辞的metahuman(拥有超能力的人和外星人)斗士缠住了,似乎这国家总是吸引这种人。他们的父母事先解决了大多数超级英雄,但总是有些随机的事情发生:一些蠢货被一个放射性的虫子咬了,于是你知道的下一件事情就是超人和Mosquitoman(蚊子人)在Minnesota的天空上大打出手。

Robin——现在已经长的又高又瘦,深色的头发齐肩——打开了另一扇门,发现这个村舍里只有一个在角落里的小女孩,不会超过八岁,有着脏兮兮的脸庞和大大的、受惊来的的眼睛。他停了一会儿,放低他的枪,然后向前一步。她收到了一些他眼里安抚她的东西,因为恐惧从她的脸上消失,然后Robin身后一声枪响,她跌在血泊里。Robin猛的转身,发现蝙蝠侠站在门边,狂怒遍布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线条。他踏上前,重重的,反手给了Robin一巴掌。“如果刚刚我没有把摄像机关掉怎么办?”他咬牙切齿的说。“如果你的弱点被我们遍布全世界的敌人看到了怎么办?你怎么拿我们所有的工作去冒那样的险?”

Robin感到血从他的嘴唇流出。“她只是一个孩子,她没做错任何事。”

“她与叛徒和罪犯们有关联,她的命运和他们的一样。我不敢相信到现在你还会这么的愚蠢!”

Robin用颤抖的手擦了擦他的嘴。“如果你这么认为,当你在那个巷子里遇到我时你本该杀了我的!告诉我,我和她之间有什么不同,只要一个。”

“你还活着。她已经死了。”

长长的停顿,Robin怒视着蝙蝠侠。怒火和反抗似乎慢慢的从他身上流走,只在他骨子里留下疲惫和厌倦。“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低语,几乎是自说自话般。

超人在蝙蝠侠身后着陆,他的身形填满了门框。很明显他已经解决了其他的metahuman了。蝙蝠侠转身恼火的离开屋子。超人伸出手温和的握着男孩的手臂,带着他走出小屋。“那句话不适用于你,Robin,永远不。”一旦他们离开了建筑,他用热视线点燃它。他们周围,这个国家的建筑物全都在燃烧着,把他们脚下覆盖着大地的雪变成半融化的脏雪,并向天空迸出一股股火焰。超人升至空中,留下Robin看着那小屋在火中坍塌。

“是吗?”他低低的说,然后快速的追上蝙蝠侠。

*

结局来的很快并且——至少对Bruce如此——出乎意料。在和Selina寻欢作乐一晚后,他回到自己的顶层公寓,发现Robin站在阳台的扶手上,在离地面86层楼的高度上。那男孩微微的平衡着,不费力的站在球上,风把他的头发吹到眼里。他看起来好象他已经在那里等了整晚,并可以继续等上几个小时。

Bruce僵住了。经过一番努力,他让自己的嗓音轻快起来。“从那下来,别再试着用你的杂技来让我印象深刻,孩子。”

Robin的神情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安详了,“我只是想告别。再见,还有……还有我很抱歉。或许在别的什么世界里,在别的什么时间里,或许我能变成你想要的那样。但不是在这里。”他漠然的看着另一个男人。“我爱你。”

Bruce向前踏了一步。Robin向后踏了一步。

他在坠下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

Clark晚些时候在那里找到了Bruce,抓着阳台的栏杆并盯着下面的地面。他看起来也很低落,然后温和的把Bruce的双手从栏杆上掰开。这让他花了些力气。他抚平Bruce的双掌,试着让掌上深深的半月形痕迹淡去些。Bruce直直的盯着前方一阵子,重重的呼吸这。然后他慢慢地把注意力转到Cark的脸上。他整了整自己,挺直身子。

“他太虚弱了,”蝙蝠侠说。他离开阳台,一次也没有回头看。

I'm working on a series of vignettes from the "Absolute Power" alternate world; in this one Bruce and Clark meet for the first time. These fics are likely to be more sweet-natured than the story arc really justifies. I was oddly struck when I read the original stories that--well, aside from everyone else in the world being oppressed and miserable, Clark and Bruce actually seem to be pretty happy with their lives and their family. They've got a loving family and each other and...well, if I can just ignore for a moment the wretched masses huddled around the statue base, I feel like there's a lot of sweet stuff between our boys.

下一章:A Model Airplane and a Comic Book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24-2be1578c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