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CSI] Stokes, Sanders and the Lost Tribe of Samartia(Nick/Greg) by kennedy Chapter 1(未完)

Stokes, Sanders and the Lost Tribe of Samartia(Nick/Greg) by kennedy

配对:NICK/GREG

类别:AU

等级:NC17

授权:已获得


part 1
序幕

至少这次不再是那该死的俾格米人了(pygmy:非洲中部林区的矮小种族),当Nick Stokes的脚踝被吊在热带雨林地面之上时,他想,但这依旧是Greg Sanders的错!

该死的Greg Sanders。

他希望时间能够在他闭上眼睛回想他最后见到的那个男人的面庞时停止,他卡其色的衬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没有扣起,他曝露在外的肌肤——Nick贪婪的想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发出一种令人想去偷窥但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邀请。

他棕色的眼睛闪过的满满的是狂躁和焦虑,Nick知道那是一种持续在增加的恐惧感,这是他一直想在那眼睛看到的,当那双眼睛看向他,很快地被蛮力扭向另一边。

然后Greg就从Nick身边被带走了,带到一个有着布满了苔藓作为掩蔽物的洞穴里,等于被带到了一个几乎确凿无疑的灭亡之路。

在Nick有机会叫出Greg的名字之前,绑着他的柱子被砍断,他砰的一声撞到了地面上。然后他的手和腿再度被捆绑起来,新的绳索再度撕裂了他之前得到的伤口,沾上了血污。

Nick剧烈的挣扎着,翻来覆去,试图挣脱,但他的手臂很快的被牢牢地缚住,好防止他继续这么做下去。Nick被捆好,为接下来的屠杀做好准备。

当他被向上吊起,像作为什么奇异的装饰品挂在树上时,Nick所能看到的一切——只有如地毯般厚重的苔藓,以及他身下的土壤。

仅此而已。

现在没有任何人能救他了。

他闭上眼睛,希望他们的末日快点来临。


新的冒险


一切的一切,都从于一个看似无辜的事情开始。

当他的老板,Gil Grissom,敲了敲他的办公室的门,然后没有获得邀请便进入了Nick的办公室时,Nick才结束教授一个班的课。他往桌子上扔了一个用马尼拉纸做成的文件夹,几乎差点砸到了Nick正舒舒服服的放在桌子上的脚。
Nick叹了口气,将脚放了下来,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这么快就有任务?’他问。

‘我知道你刚从婆罗洲(Borneo)回来。’Gil说,‘我们需要最好的人来做这份工作。’

Nick研究着文件夹里面的材料,‘撒玛利亚人的皇冠?’他挑了挑眉毛,‘我确定撒玛利亚人绝对不仅仅有一个皇冠。’
Gil转了转眼珠子,‘虽然寻找撒玛利亚人的皇冠会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旅途,但你不想了解在这个皇冠背后的传奇的浪漫情事吗?’

一个极微的微笑在Nick唇边绽开,‘我的工作是不允许我有时间去寻找浪漫的,Grissom。’Nick在说谎,他知道他自己和Grissom都明白,他是一个对宝藏背后埋藏着的传说无比着迷的人。‘我会把这个留给能胜任的大学教师们的。’

‘需要我提醒你,你已经是一个大学教师吗?’Gil温和的指出。

‘只是业余时间做罢了。’Nick强调。

‘你不是还在跟我说你要找份新工作?’

‘我只是想试试我的魅力罢了。’

‘收起你的魅力,但接下来你可要用到它了。’Gil坏心眼地说,‘Greg Sanders被自然历史博物馆雇佣,去寻找这批宝藏,然后把它们运回来。’

Nick的脸变得僵硬起来。

Grissom微笑——‘没错,你的老对头。’

‘他要变得更强才能成为我的对手’,Nick冷酷地说。

‘他可是从你的鼻子底下成功地得到了斯巴达人的长矛。’

‘他有帮手!’Nick抗议。

‘没错。’Grissom轻轻敲着下巴,好掩盖他的笑容,‘他的老祖母,是不是?’

‘Olaf奶奶教会了我所知的任何一件事。’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说。

Nick站了起来,发现Greg Sanders的脸在Grissom的肩膀处出现,他不快的抿了抿唇。

‘她依旧是我忠诚的的同伴,’Greg继续说,‘如果医生们愿意给她开一个能出国旅行的证明的话。’

‘你来这里干什么!’Nick咬着牙问。

‘我是为了一个提议来的,’Greg在Nick的对面坐下,即使Nick的立场无比明确的显示,他不希望Greg在屋子里待的时间长到他能够让自己在椅子里坐得舒舒服服的。

Nick看向Gil,Gil耸了耸肩。

‘那是什么见鬼的提议?’Nick加重了他嗓音中鄙视的分量,然后重重的座回椅子上。

‘我们都在寻找同样的东西。’

Nick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泄露只言片语。

Greg叹了口气:‘别只是因为我比你更年轻、长得更好看而跟对待傻子一样对我,Stokes,撒玛利亚人的皇冠,是吗?’

‘你对它知道多少?’Gil问。

Greg把他的注意力放到年长的男人身上,‘只是知道一些颇为奇怪的流言——关于一个古代的欧洲部落的许多手工艺品宝藏在亚马逊盆地浮出水面(surfacing)。’

‘撒玛利亚人是游牧民族。’Nick指出。

‘那要游一段他妈颇为长的距离,如果你问我的话。’Greg耸肩。

‘很有趣,’Nick的脸因为怒气有些微红,‘但我不记得我问过你。’

‘好了,好了,孩子们,’Gil打断了他们,‘Sanders先生,如果你的BOSSES知道你在这里他们会怎么说?’

‘他们不会知道的,不知道就没事。’Greg轻松的挥了挥手,‘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建议——我们平摊去亚马逊这趟旅途的费用,一旦我们抵达了亚马逊丛林,就是公平的游戏了。’

‘究竟你为什么想要参与这次旅行的筹划?’Nick狐疑的问。‘我打赌博物馆会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这个皇冠(也就是说Greg是来刺探情报的)。’

‘经由我,’Greg咧着嘴笑了笑,‘这样子我能拿到更多的利润。’

Gil和Nick几乎同时发出了叹息。

‘金钱,’Gil厌恶的说道,‘我们谈论的是无法用价钱衡量的宝藏,而你却想为了节省几美元的车船费。’

‘但是从你的财产搭成的架子上掉下来可是要花好长一段时间呢,’Greg回击道,‘但与在场的Stokes先生不同,我可没有一个轻松的教学工作可以依靠。我可是要确保我的温饱没问题。’

如果Nick伸出手能狠狠的扼去Greg脸上那幅沾沾自喜的表情的话,他会当场、立刻就那么做的。但那男人脸上得意的笑容显示没有比这件事(指激怒Nick)更让他觉得享受了。

‘你的意思呢?Stockes先生?’Greg嘲弄着说,看起来在椅子里坐得舒服得不得了,‘或者你不愿意进行一个小小的、健康的比赛?’

‘我当然很乐意参加。’Nick不示弱的还击。

Greg连上得意洋洋的笑容更大了,‘我打赌你是这样没错。’
Nick的脸微微得有些发烫,但他的窘迫被另一个男人对他的放肆而产生的怒气压了过去。‘所以,如果你今天是为了这个提案而来的话,你有准备好更详细的计划?’

Greg点头,依旧笑着,把手伸进他的大衣口袋,拿出了一个有垫料夹层的封套,包租的飞机,周二早上七点起飞。‘它会将我们送到马瑙斯(Manaus,巴西亚马逊河流域的一个城市),我们在那里搭乘汽船,从那里开始我们就不用一个桨沿着亚马逊河北上了。’

‘很有意思。’Nick说,但他的语调显示出他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

Greg站起身,知道他的应该走了,‘别迟到,我讨厌等人。’他向Nick眨眨眼,这个动作使得Nick再度僵硬;然后他转向Gil的方向,给了他一个微微的,令人意外的含有敬意的鞠躬,‘Grissom先生。’

‘Sanders先生,’Gil说,有些惊讶。他等到Greg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后,转向了他的手下,Nick脸上依旧是一幅目瞪口呆的表情,‘嗯,生活真得满满的是惊奇啊。’

‘你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吗?’Nick问,他最终发现他还有声音。虽然他依旧因为那个眨眼而心不在焉。

‘没什么,’Gil耸了耸肩,‘但你忘了我还有个身份是管理者,尽管我很乐意告诉Sanders先生你们要寻找的财宝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但最终我还是要使账簿收支平衡。’

Nick凝视着他桌面上一个烧焦了的疤痕,好像它能告诉他如何应付这个前所未有的、令人警觉的情况的答案。

‘但我依旧期待一旦你抵达了亚马逊河流域,撒玛利亚人的皇冠是属于我们学院的。’Grissom继续说,对于他的同僚心中的混乱感到意外。

‘别担心。’Nick坚定地说,‘Greg Sanders不会比我更厉害。’

他可是大错特错了。


冒险开始


在Nick预定前往巴西的前一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了整晚。最终,凌晨四点的时候,他放弃了任何试图使自己入睡的尝试,他起了床,然后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真正的澡——这很可能他在完成这次旅途回家前最后的一次淋浴了。

他一直有一个自己专门在外出任务时穿的制服。厚厚的袜子能承受他的徒步旅行的靴子的‘折磨’,卡其色的长裤——这裤子上有许多口袋能够隐藏并容纳在野外必须的物品,一件白色、两端有钮扣扣在住的衣领的衬衫,他可靠的帽子,以及更加可靠的手枪和手枪的皮套。如果当地的土著人并不是那么的危险,他会和Greg Sanders分出胜负的。他应该再带一些额外的子弹,以防万一。

将他无足轻重的包甩过肩膀,他草草的看了看舒适的房子,把屋子里的东西深深的印在脑海里,直到他再次回家,然后锁上了他身后的前门。

在机场,他把车开进了Sanders租下的私人车道。Greg已经在楼梯底下等着了,楼梯一直延伸到有双螺旋桨的飞机内。‘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别迟到,’在Nick走向他时,他不满的发着牢骚。

‘早上好啊。’Nick高兴的看到似乎自己占了上风。无疑,现在的Greg看起来是萎靡不振的,好像他才起床并碰巧穿上了他第一时间从地板上捡起来的衣服。

‘我只要喝一些咖啡就会好了。’Greg回答,注意到Nick新鲜出炉的服饰,并对当他们进入雨林,开始徒步艰辛的旅程后这个look能保持多久而觉得疑惑。但他也相信Nick穿任何衣服都是好看的。什么不穿也是。

尤其是什么也不穿的时候。

他摇摇脑袋,好让自己摆脱脑袋里越来越多的下流思想,并试着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刚才自己对咖啡的期望中。

Greg向Nick打手势让他先登机,当Nick走过他面前,踏上第一级台阶时,Greg战栗着。这男人闻起来也很好闻:清新的肥皂香,以及须后水微微的刺激的香味再度让Greg的思想变得好色起来。Greg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开始跟着Nick走上台阶,很不舒服的感到自己的下身膨胀起来,紧紧地抵着他裤子的拉链。他将手放进了短上衣的口袋里,使衣服盖住他的腹股沟,这样他下身的状况看起来就没那么明显了。

Nick重重的在椅子里坐下,他把包当作了一个歇脚板。他拉下帽子遮住脸,将手放在肚子上。Greg在他对面坐下,玩弄着拇指。当Nick没有任何迹象要开始一个友善的谈话时,Greg清了清嗓子,当作一个很明显的开始谈话的引子。

‘So,你打算在整个航程中一句话也不跟我说?’

Nick在帽子地下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呻吟,然后稍稍抬起帽子,从帽子下瞥了他一眼。‘我可不觉得我是机舱里的娱乐设施。’

感谢他的自制力,他终于能将注意放在嘲弄的对话上了,沸腾的血液终于从他的腹股沟离开,Greg给了Nick一个大胆无礼的笑。‘我不知道,我打赌你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Nick整个人站起来,飞机刚好开始驶离停机坪。‘为什么我在这里,Sanders?最后一次我见到你,是在安第斯山脉,你试图杀了我!’

‘我是在虚张声势!’

‘你拿着枪指着我!’

Greg看起来很害羞。‘这房间是空的。’

现在到Nick看起来忸怩了。‘我怎么知道?’

‘不管怎么说,你把枪打掉了。然后把它丢进一个岩缝。’Greg抱怨。‘那可是我的幸运枪!’

Nick控制不了自己,他爆发出一阵大笑,这是飞机在跑道上开始滑行。‘没有比这个更幸运的了。’

‘它的确是一把幸运枪,直到那时。’Greg提醒他。‘手枪是Olaf爷爷的。奶奶为了手枪丢了这件事大发了一顿脾气。’

他脸上的愁容很真实,Nick不由自主地感到对他有些歉意。

‘如果你没玩得那么过火,或许你不会失去它。’

‘我?’Greg短促而尖锐的说。‘我,玩的过火?是谁雇了那个向导把我带进了去Falankir的墓碑的错误方向,于是你就能在我意识到走错路之前到达那里,取得生命之匙?’

‘所以我们俩都欠了对方几笔,’Nick耸了耸肩,‘很可能不是最后一笔。’

紧张,在他们之间蔓延,但并没有爆发。

最终Greg开口,‘这是一桩奇怪的生意。’

‘没错。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Greg扬了扬眉毛。‘我忘了。’

Nick被打败了,他无精打采的坐回座位。‘那刚才你为什么一直问我?’

Greg也靠回椅背,这时飞机猛地冲上了天空,在地面上的舒适的感觉被带走了。他咬紧牙关,一直将手放在座位上。‘我之前告诉过你,省钱。’

Nick注意到另一个男人的指节变得惨白。‘这是唯一的原因?’

Greg有些许踌躇,然后又变得沉着了。‘会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

Nick没有回答。他只是将眼神从Greg身上扯开,然后盯着窗户,看着地面离他变得越来越远。

Greg肯定这恰恰不是他所要的安全的谈话。现在飞机已经开始水平飞行,他能够再度平稳有规律的呼吸了。不幸的是,Nick对于他提出这个计划的动机的疑问,以及他看他的方式,引起了他下身新的一轮冲动。他解开椅子上的安全带,逃向了洗手间,没有注意到Nick正看着他离开。

砰的一声关上门,并上了锁,Greg把头抵着镜子。几乎整个身子弓了起来。他不敢相信Nick对他的影响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然后开始慢慢的思考,这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主意。但或许,如果他……小心一点……在这个关头,他应该离难为情远远的。

他拉开拉链,握住下身。在自己轻柔的抚摸下,他的下身已经完全的勃起,他开始揉搓着自己坚硬的火热,希望能快些解决自己的欲望,这样他就能再度控制全局。 Greg Sanders讨厌事情无法控制,但遗憾的是Nick Stokes得在场使他的能力变得不堪一击,事情便成了现在这种情况。Greg冷淡的,机械的想让自己达到了高潮,顽固的拒绝思考使他产生欲望的对象…… 可能直到最后的那几秒,在他温暖的种子撒落子他的手上时,他的心,从他无法控制的那一刻变得无拘束,允许他脑袋里充满Nick的样子,然后一声轻轻的呻吟从他的嘴唇溢出。

满足的,但依旧不是心满意足的,他睁开眼睛回到了现实——一个绝望的男人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一个离地面几千米的马口铁罐头盒里,满手是自己的精液。

略感到不快,他擦干净下身,洗了手,然后在他试图用平时显露的傲慢伪装自己时,再次抵着镜子蜷缩了起来,

当他从小隔间出来,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那个他秘密的渴望着的男人已经入睡,发出微微的鼾声。

Greg微微的笑了,然后在心里自我厌恶,接着允许他将自己一向无动于衷的面具脱下,再度显示出真实的情感。


抵达马瑙斯


当Nick醒过来,他发现他的脸埋在Greg的肩膀上。接下来发生的事令他觉得更惊讶——当他彻底清醒过来,他依旧选择汲取Greg身上的温暖。他发现另一个男人身上散发的香味使他感到愉快,类似麝香味的气息,可能是煤焦油肥皂(倒塌,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听说这种肥皂)和檀木味的须后水的气味混合残留下来的。他几乎要因为舒适感而呻吟了,但他的理智更胜一筹的控制住他这个冲动,接着他意识到最好的办法是在他完全失控前离Greg远远的。

依依不舍的坐直了身体,而且他应该知道这对于Greg醒来时,用深褐色的高深莫测但友善的眼光毫不害羞的看着他时,是无比正确的举动。他没有注意到Greg的眼神是多么的温和,特别是在他们在比赛中试图比对方做得更好时进行的眼神较量。

‘呃,你好。’ Greg干巴巴地说。

‘抱歉,’Nick结巴地说,没意识到刚刚他的痴迷的表情。

‘没事,’Greg耸了耸肩,‘我很喜欢被人当成枕头的感觉,我能把你这个举动当成我比窗户更舒适么?’

‘我……我不知道,’Nick迟钝地说。

‘但是不要把你所有的重量都给我啊,Stokes,’Greg的脖子有些僵直,他温和的揉着。‘如果这使你感觉更舒服的话,我在你醒来之前的几秒就醒了,那时我打算把你推开。’

很奇怪,这讽刺的话没有让Nick觉得好过些。他试图远离一点,便尽可能的靠向窗户,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他们之间腾出更多的空间。

Greg注意到这个举动,感到被侮辱了,还有一点受伤。

Nick感到是机舱内增加的压力使他们醒了过来,飞机开始在马瑙斯下降。他试图在他们下方如魔水般的黑暗中找到里程碑,但下面没有任何可辨识的物体。他轻轻地颤抖,希望机师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你冷么?’Greg 问。

‘不。’Nick撒了谎。

‘我没有告诉你要放松吗?——这不是一个邀请拥抱的请柬。’

Nick的嘴抗议的张开,但Greg并不理睬他,他正在他的背包里忙乱的搜寻,然后拿出了一个保温瓶。‘我不知道在过了这么多小时后,里面的水还有多热,’他耸了耸肩,‘但至少会让我们暖和些。’

他一丝不苟的摇了摇保温瓶,然后将焦糖色的液体倒进保温瓶附带的杯子里。‘我希望你喜欢乳脂和糖,因为他们已经加进去了。’

Nick在闻到咖啡的味道时已经感到精神大振,他能感觉出咖啡因撞击着他的身体。‘我之前以为你喜欢和纯咖啡的。’

Greg直接就着保温瓶喝里面的咖啡,因为没有第二个杯子了。‘我认为加乳脂进去味道会更好。’有一点咖啡从Greg的唇溢了出来,他用手心擦了擦。当他淡粉色的舌尖伸出,轻轻地擦干净手时,Nick移开了目光,然后猛地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

Greg看着Nick的喉结上下移动着,然后迅速的咽下一口保温瓶里的咖啡,对它的触感是否和自己的一样而感到疑惑。

‘你觉得我们顺利着陆吗?’Nick问,凝视着外面的黑暗。

‘你该不会是在紧张吧,Nicky?’

在Greg意识到之前话已经说出口了,Nick转向他。

‘你刚才究竟叫我了什么?’

‘抱歉,’Greg说,他的脸变红了。他试着想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谎话。‘一个家族里的朋友也叫Nick,我们这么叫他的。只是口误。’

‘噢,’Nick看起来被说服了,然后他接着看向窗外。

Greg抵抗着因为如此大意而要给自己一下子的欲望,第一百次疑惑为什么自己要提出这个平摊费用的计划。呃,除了显而易见的原因。

‘顺便说一句,我不紧张。’Nick嘀咕着。

‘我紧张。’Greg承认。

Nick的目光再度转向他。‘你会?’

‘他妈的,没错!我讨厌坐飞机。’

一抹真心的笑在Nick嘴边浮现。‘我也是。’

‘意见相同!’Greg欢呼,‘我们还没干掉彼此。’

Nick大笑。‘别高兴得太早,老大。’

飞机因为遇上了气流有些摇晃,他们的指关节都因握着扶手而变白了。

‘没有伤害别人的意思,’Greg试图保持轻松。‘如果我要和某人一起赴死,我更希望是别人。’

Nick咬紧牙关,机舱另一次摇晃几乎是他的头撞上了窗户。‘现在你正在伤害我的感情。’

Greg用肩膀——Nick不久前才在上面熟睡——轻轻的推了推他,‘看。’

Nick再度扫了一眼窗外,这次他看到到的是马瑙斯的灯光,这不是繁荣的要地,但那些灯光提醒他——他回到了文明社会……至少,目前是,在他们乘船沿着亚马逊河而上之前是如此。

两个人都宽慰的呼了一口气,但在飞机的轮子撞上跑道又被弹开的时候倒抽冷气,当飞机再度撞击沥青路面时,他们都能感觉到飞机正在踩着刹车。

‘呃,我们飞机一次就成了。’Greg愉快地说。

‘纯粹幸运。’Nick把保温瓶杯子还给Greg。

Greg将它扭回去,Nick俯身拿起他的包。他的的衬衫不自然的贴着他背部的肌肉。 Greg不由自主地用赞赏的眼光看着,希望拿衣服能再向上拉一点,他就可以看到一些秘密的皮肤了。

飞机座舱的门打开了,驾驶员从椅子上看着他们。‘欢迎来到马瑙斯。’他简短的说,‘我们希望你们在这里过得愉快。’

Nick和Greg对看了一眼,他们为了生意而来。而这旅途只是刚刚开始。

TBC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2-5b14737d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