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TSN社交网络] Never Marry for Money(aka闪婚文)Mark/Eduardo 8/8

Never Marry for Money (You Can Borrow it Cheaper), 8/8

全文完




“文件?”Eduardo问道,现在完全摸不着头脑了。“Mark,你在说什么啊?”

“我都看到了,Wardo,你不用担心会*冒犯*我,”Mark说。

“Mark,*你在说什么*?”Eduardo责问道。

“Wardo,Chris告诉我他把文件给你了,”Mark说,他的声音紧绷。“他说你想要脱身。”

“离婚文件?”Eduardo问道,逐渐明白过来。Mark点点头,Eduardo恼火地叹了口气。“我*一个月前*跟他那么说的。”

“显然情况没变。Wardo,我想签了它们。”

Eduardo咬着腮帮子,好让自己别说出什么傻话来。一等到他认为自己能控制住自己了,他说,“我不能——我扔了那些文件,Mark。”

Mark皱起眉头。“你扔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应该是个天才,但你居然没法搞明白为啥你*丈夫*要扔掉离婚协议书?”Eduardo诘问道,猛的觉得非常生气非常受伤。“显然我高估了你的智商。你知道Lena是*弯的*,对吧?”

“那又不意味着你对她不感兴趣,”Mark说。

“Mark,这太可笑了,”Eduardo说。“我对其他人都没兴趣,你个笨蛋!”

“我不明白——”Mark皱着眉开口说。

“我爱你,你个傻瓜!”Eduardo脱口而出,向上举起双手。“天晓得为什么,但和你结了婚又和你睡觉之后,我*爱上了*你,没错,我可能会蠢到陷入——”

Mark打断道,说“你爱上我了?”

“我就是这么*说的*,Mark,”Eduardo恼火的说。“你之前说这只是性,但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只是*那么简单,而且性对我有更多的意义,好吧?我不是你,我不能就这么把自己和那回事儿,和你,剥离开来。”

“我那么说,是因为我以为那样会让你开心,”Mark说。“并不是——我指,这个,我从没想过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对我来说也不仅仅是性。”

Eduardo僵住了,他握紧了手里的叉子。“Mark?”

“我,这是,”Mark垂下眼。“你。我也爱你。我以为这点是昭然若揭的了。”

Eduardo惊讶的眨眨眼,同时突然明白了Mark最近奇怪的举止,他有点恍惚,“噢,”他大大的微笑起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觉得浑身这么轻松这么快乐了。“真的?”

如果可能的话,Mark看起来甚至比平时更加笨拙,同时他说道,“是啊,”然后他迅速朝自己嘴巴里猛塞意粉。

“你还饿吗?”Eduardo问道,视线胶着在Mark的嘴上,Mark抬起眼,坏笑了一下。

“有可能,”他说。Eduardo站起来,朝Mark伸出手。Mark立刻就起身,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在Eduardo身上,好像想跟他合二为一似的,然后转过脸祈求一个吻。Eduardo顺从了他,用手掌抚摸着Mark的大腿后侧。Mark用手臂环上Eduardo的脖子,他的手指凉凉的贴在Eduardo的颈窝处。

Eduardo领着Mark走回到柜台旁,把他压在台子边上,Mark最终坐在台面上。Eduardo对Mark露齿而笑,Mark也终于回以笑容,露出他的两个酒窝。

“我不敢相信你准备要签那些文件,”Eduardo说。“你是个傻瓜。”

“我以为你想那样,”Mark防备的说。

“Mark,天啊,”Eduardo说,手指勾勒着Mark下巴的轮廓。“我不会——我至少会先跟你*谈谈*。”

“我很感激,”Mark说,垂眼看着Eduardo。

Eduardo把Mark拉下来吻住,因为他没法*不*这么做,接着Mark变得放松而柔软,他的嘴湿热而迫切的贴在Eduardo的嘴上。Mark紧紧用手攥着Eduardo衬衫的领子,把Eduardo拉得更近,最后让Eduardo站在他的两腿之间。

但是,Eduardo是有计划的,所以他把Mark从柜台上拉下来,让他转过身。Mark皱着眉半是转过身,说,“Wardo,你在干嘛?”

“帮我把你的裤子脱了,”Eduardo说,他在Mark的耳下印了一个吻。

Mark战栗着,向下伸手去解开牛仔裤的扣子。Eduardo把他的裤子拉下Mark的髋,然后扯下Mark的内裤。

“Wardo,”Mark喘息着,同时Eduardo对着Mark的下身吐着气息。“你真的不——”

Eduardo分开Mark的臀瓣,舔开他,同时很喜欢Mark呻吟着向后推的样子。Eduardo把他固定在那儿,用舌头和指头戏弄他,一直让他处在崩溃的边缘,直到Mark气息不稳,说,“操,*Wardo*。”

Eduardo把Mark拉去客厅,把他们周三时用的润滑剂翻了出来。Mark看看润滑剂,然后抬眼看向Eduardo。“安全套?”

“我们用完了,”Eduardo说,指着空盒子。“除非你想等等,我会上楼去拿一些——”

“不,”Mark迅速的说,Eduardo满意的笑起来。他示意Mark动动,Mark双手双脚撑地,他的喘息声很迫切。

Eduardo的双手颤抖着,他扭开润滑剂的盖子,把润滑剂挤到手上。Eduardo探进第一根手指时,Mark抽了口冷气,他全身都绷紧了。Eduardo亲吻着Mark的脊柱末端处,直到让他放松并向后推送。

“上帝,你太夺目了。”Eduardo喘着粗气。“你知道吗?”

“你真的——嗯——真的看得是我,对吧?”Mark问道。

“只是因为你不觉得自己吸引人,并不意味着我也这么想,”Eduardo说着,同时向Mark体内再摊进一根手指。

Mark呻吟并迫切地向后推送时,Eduardo把他翻过来,说,“Mark,看着我。”

Mark睁开眼,和Eduardo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什么?”

“我只是想看着你,”Eduardo说,他慢慢地推进去。Mark喘着气弓起身。

Mark的手伸了出去,抓着沙发的一个抱枕,指节发白。Eduardo露齿而笑,朝Mark身体内推送进去。他的膝盖因为跪在木地板上而发疼,但能看见Mark四肢急切的伸展开,双颊因为性奋而泛红,真是完全值得的。

Mark现在开始喘息了,声音很大,Eduardo把手伸到两人中间,环起Mark正在吐着前液的分身,Mark说,“上帝,Wardo,*拜托*,”然后Eduardo微笑起来。

“既然你这么好声好气的要求了,”Eduardo说,他套弄着Mark的分身,一直到让Mark眼睛紧闭着高潮了,精液喷了自己一肚子。

Eduardo对这话完全没有抵抗力,他能觉得自己快高潮了,所以他开始把分身抽出来。Mark的眼睛马上睁开,他伸手拽住Eduardo一直没有机会脱下来的衬衫下摆。

“不,不,”他说着,声音很粗哑。“别——我想你在——”他含糊的示意,Eduardo睁大了眼睛。

“该死,”他说,然后拉起Mark,让自己在高潮的时候能重重的吻上他。Mark也用一样的渴望回吻着,他的双手在Eduardo的皮肤上四处游移,好像他没法控制自己一样。

“Mark,*天啊*,”Eduardo退出来后说。“我们要怎么办?”

“你是什么意思?”Mark问道。

“Chris——他在等,我不知道,他觉得这件事会在年底了结。我们要做啥?”Mark没有回答,Eduardo用手掌抚摸着Mark的脖子,思考着。

“如果我们把这个婚姻状态一直维持下去?”Eduardo慢慢的问。“我们不需要在一年结束之后离婚。又没有什么东西要求我们必须离婚。”

“你指,”Mark慢慢的说。“这个——你没问题?你全都接受了?”

“除非还有什么事情我该知道但还没被告知,”Eduardo开玩笑的说。

Mark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说,“好。好,我们的婚姻维持不变。”

Eduardo咧嘴笑笑,拉下Mark再次吻上去。

他们最终确实成功的上了楼。Mark洗了个澡,然后抱着电脑坐在床上。Eduardo发现Mark每隔几分钟就会偷瞄他一眼,他得意的笑笑,对此觉得很满意。

“你想要什么吗?”Eduardo在这情况发生第四次的时候问道。Mark移开眼睛,他的嘴巴微微勾起。

“为什么?”他问。

“什么为什么?”Eduardo转过身,抬眼看着Mark。

“为什么你会爱上我?”

Eduardo花了片刻时间才吸收了这个问题。“因为你棒极了。你很有趣,即使在你不是故意要变得有趣的时候也很有趣,而且有时候你很甜蜜。你——你不介意我父亲的想法,但你给我妈买花,因为你希望她喜欢你。”

“那些都是真的理由吗?”Mark问道。

“干嘛,你为啥爱我?”Eduardo问,翻翻白眼。

“因为你是你,”Mark简单的说,好像这是唯一的答案。或许对他来说,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你问我要理由的,”Eduardo说。他把脸埋在Mark的手臂里,吻着Mark胳膊肘内的皮肤。“我能想出就是这些。”

“好吧,”Mark片刻之后说的。他关上电脑,把它放到一旁。“这些理由可以接受,”

“可以接受,”Eduardo嗤之以鼻,接着拉下Mark吻上去。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伙计
你对Marky Mark都做了神马??他一直在微笑,快把实习生都吓史了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你真是包打听
我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就酱。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记得我是谁
Eduardo,你需要跟我通报一下事情吗?因为如果出事了,你需要立刻给我发邮件。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我记得你是谁
我把文件扔了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
额滴神啊你俩终于看到这么这么多年来一直摊在你们面前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了
开心的嚎啕大哭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Dustin
我很抱歉,他在我背后看到邮件了,我没来得及制止他。
但他说的没错,这棒极了!我真是为你俩开心!说实在的,也该是时候了。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多谢啦
伙计们,我们对你俩的支持表示感激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wardooooo
把所有没廉耻的细节都告诉我吧!其实,还是别了,因为Mark的有些方面我真心不想知道。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真的?
Dustin,拜托。


******

Eduardo感觉自己没法停止微笑。连Hamid都对此评论了一番,说什么“你一直在微笑——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周末过得很不错,”Eduardo说,然后转身朝着键盘,避免看进Hamid的眼睛里。他很开心听到Mark跟他感觉一样;他想知道Mark是不是对这件事也感到同样开心。

每天结束之后,他回家跟Mark共处一段时间,晚上就蜷在Mark身边,通常Mark一直在工作,而Eduardo则在旁边会半睡半醒。他永远不像Mark那样不需要睡眠,他可得睡足了八小时。

他们一起躺在床上时,Eduardo抬起Mark的左手,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上的戒指。“我妈觉得我们的戒指很廉价。”

“有区别吗?”Mark问道。“戒指就是戒指。”

“对她来说有区别,”Eduardo把Mark的手抬至唇边,轻轻地在Mark的指关节上印一个吻。“但我无所谓。”

“这还挺幸运的,”Mark说。他朝Eduardo微笑,表情温柔。

“你很幸运能拥有我,”Eduardo告诉他,他一直吻上Mark的手臂,让Mark颤栗不已。

几天之后,Eduardo打电话给母亲问好,她说,“*心肝*,你听起来很幸福。”

“我确实是,”他告诉她,抬眼看向正在电脑前敲键盘的Mark。“有点奇怪哈。”

“你和Mark在这儿的时候,你俩之间感觉有点诡异,但我估计是因为他很紧张。”她莞尔。“他绝对很紧张。”

“他当时是,”Eduardo向她保证说。“他想要给你留个好印象。”

“这可是真爱啊,”她说。“婆婆什么的永远是最棘手的。”

Eduardo大笑起来,本来想说她当时可喜欢成为棘手的问题了,但这时Mark抬起眼朝他微笑,Eduardo完全忘了自己原本想说的话。

迟些时候,Eduardo把Mark摁在卧室里的墙上,他的双手探进Mark的帽衫,Mark的脑袋向后仰着,靠在墙上。Mark比平时微笑得更频繁了,他的酒窝威力全开。Eduardo挨个亲着酒窝,然后把Mark带上床。

后来,他们都躺在床上时,Eduardo把头枕在Mark胸膛上,Eduardo模糊的说,“我希望我能记得我俩结婚那晚。我打赌我们一定做得很爽。”

“我们那天晚上没有上床,”Mark心不在焉地说。

Eduardo僵住了,他浑身发冷,说,“什么?”

“我们没上床,”Mark重复道。

“我们没上床?”Eduardo坐起身,垂头看着Mark。“你怎么知道?我们结婚的那晚,你都*记得*?”

Mark似乎意识到他犯的错误,他变得像幽灵一样苍白,眼睛大睁。“Wardo——不是那样的。”

“Mark,跟我说实话,如果你跟我撒谎的话——”

“是,”Mark说,咬着嘴唇。

“是什么?”

“是,我记得所有事情。我差不多一直都记得的。”Mark乞求地看着Eduardo。“Wardo,并不是——我不是想要——”

“Mark,这他妈一切是怎么回事?”Eduardo诘问道,退开身子。他的胃因为恶心而翻滚着,他几乎都没法呼吸了。他的胸口觉得紧绷绷的,让他喘不过气。“这都是什么——你在跟我闹着玩吗?”

“不,Wardo,我*爱*你,”Mark绝望地说,坐起身来。“那是——”

“是什么,你设计让我跟你结的婚?”Eduardo爬下床。“Mark你骗了我*两个月*,现在事情居然是——整件事都是*你的*点子?”

“Wardo,我以为——我以为现在没事了,”Mark说,他伸手想抓住Eduardo,Eduardo移到一边。“*Wardo*。”

“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Eduardo问。他开始从地板上捡衣服,怒气冲天,几乎没法看清楚东西。“你每一步举动都是在骗我。”

“只有这一件事情,Wardo,我保证,”Mark说。他从床上爬下来。如果他是其他人,他看起来像是快要把手扭断了,但Eduardo没法对他感到同情。他把视线从Mark身上移开,这样他就不会再被骗了。

“Mark,因为这件事我把整个*生活*都抛弃了,”Eduardo冷冷的说。“我搬了家,我找到了一个新生活,我做了这些事,因为我以为我们的处境都是一样的。结果到头来你原本可以*制止*这一切?你为什么什么都没*说*?”

“Wardo,拜托,”Mark说,“平静下来,听我说——”

“你是不是就*没打算过*跟我说实话?”Eduardo问道。“还是你希望我永远都被蒙在鼓里?”

“不,我知道我——Randi说我应该说实话,但是Wardo,我当时——”Mark看起来不知所措。“不要——别——”

“不要怎样,Mark?”Eduardo双手叉腰,怒视着。“Mark,你让我爱上了你,现在我发现这一切都是多亏了你的*谎话*。”他揉揉脸,说,“我得离开这。”

他打开衣柜,扯出几件衣服,然后过去拿起电脑和文件包。等到他下楼的时候,Mark已经穿上一条短裤和帽衫,站在门口等着他。Mark抓住他的手臂,手指紧紧地扣在Eduardo的胳膊上。

“Wardo,你不能——不能这么做,”Mark说,舌头都打结了。“我不能——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Wardo*。”

“Mark,别叫我留下来,”Eduardo说,很坚定的把视线从Mark的脸上移开。他的脸热辣辣的,眼睛里觉得有股可怕的刺痛感。“我做不到,现在做不到。我不能——我得想想。”

“请别走,”Mark说,他的声音有点破碎。Eduardo转头看Mark,倒抽了一口气,Mark看起来*不堪一击*,他的脸惨白而惊慌,眼圈红红的。“Wardo,我需要你留在这儿,拜托。”

“Mark,”Eduardo说,他的心碎了,“我做不到。我没法跟你待在这儿。”他把手臂从Mark手掌下拽走,打开门。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Mark站在门口,看起来吓坏了,而且非常、非常孤单。

Eduardo在自己失去勇气之前别开眼,然后上了车。他开出驾驶道,开了半个街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要去哪儿。Dustin和Chris会问很多问题,其他人则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想处理那些。

于是Eduardo朝办公室走去。他把东西放在桌子旁的地板上,然后慢慢的把婚戒从手指上取下来。他盯着戒指看了一会,然后把它*啪*地一声放在桌子上。他脱了鞋,在沙发上蜷起身子。他觉得很孤单,屋里非常安静,背景音里没有呼吸声,没有钥匙声。

Eduardo希望Mark没有说漏嘴;他本可以继续开心幸福下去,无视显然是Mark计划了整件事情的事实。他本来会幸福的。但他早就应该知道有这种结果;毕竟,这是Mark。

他合上眼,努力不去想自己走出门的时候,Mark崩溃的样子。于事无补。Eduardo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逐渐沉入焦虑不安的睡眠。

*****



Eduardo醒来的时候,他花了一阵子才记起来自己在哪儿。他记起来的那瞬间,他的胃就恶心的扭成一团,他坐起身,攥着头发。有人在敲门,Eduardo起身把门打开,发现Hamid正站在那儿。

“噢,”Eduardo说。“嗨。”

“Eduardo?”Hamid问道,关切的看着Eduardo。“你看起来一团糟。”他瞅瞅屋内。“你在这*睡*的?”

“是的,别问为什么。”Eduardo招手让Hamid进来。“我得去——”

“你没戴戒指了,”Hamid说,突然变得很担忧。“噢我的上帝,你们还好吗?你是跟Zuckerberg先生超级了?他做了啥?”

“Hamid,拜托,我们现在不谈这个,”Eduardo说,语气比他打算的更为剧烈。Hamid蔫了一点点,Eduardo叹了口气。“很抱歉,我——我只是真的不想谈这件事。”

他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他一直在想Mark脸上的表情,他被手指上戒指的痕迹分心。他再次看了看戒指,然后叹息。他把戒指拿起来,在指间翻看着。

Dustin大约在五点的时候出现在办公室,说,“Wardo,到我车子里去。”他看起来很不开心,他表情丰富的嘴角向下垂着,还皱着眉头。

“什么?”Eduardo问道,抬起眼。“Dustin?”

“我就猜到你会呆在这。”Dustin看向Eduardo。“听着,我不知道Mark做了啥,但一点很——事情看起来很不妙。Mark一天都没离开办公桌。我不想选边站,但我也不想你在办公室过夜,所以你跟我去我家。”

“Dustin——”Eduardo开口,尽管他也不确定自己要说什么。

“Eduardo,说真的。拜托你就跟我回去吧。”Dustin伸手拎起Eduardo的文件包。“你总需要洗个澡的。”

Eduardo叹气,投降了,他确实不想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好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很好,”Dustin说。他等着Eduardo收拾好,他的表情仍然不开心。他们朝车子走去时,Dustin说,“我真的很希望自己永远不需要再在你和Mark之间做出选择。”

“我不想逼着你选边站,”Eduardo愧疚地说。“Dustin,我可以去找家酒店什么的——”

“伙计,别逼我重复Chris大爆发时说的话,”Dustin说。“你真应该听听。他大概冲Mark吼了十分钟。”

“Mark还好吗?”Eduardo没能制止住自己,就脱口而出。

“大概在被吼了两分钟之后他就没再听了,所以我觉得他还好。”Dustin看向Eduardo。“说实在的,他究竟做了什么才把事情搞得那么糟糕?”

“Dustin,我不想谈这个,”Eduardo揉着脸。“我需要再多想想。”

“这个,别想太久了,Mark快疯了。”Dustin发动车子,开了出去。“我们迟些再回来拿你的车,好不?现在,你真的得冲个澡。”

Eduardo觉得被一把名为愧疚的刀捅了一下,他竭力反抗着这个感觉。他*不要*为Mark觉得难过。他靠在窗户上,叹了口气。

Dustin的家更像是Eduardo以为Mark会住的地方。这里有个游泳池,还有个家庭影院,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从没用过的厨房。Eduardo在客卧里安顿好,在Dustin打电话叫外卖的时候去洗了个澡。

Eduardo和Dustin安静的吃了晚餐,然后才开车回到Eduardo的办公室,让Eduardo取回他的车。“你要回去拿一些要用的东西吗?”

“我不能回去,”Eduardo说,摇着头。“现在——现在不行。”

“好吧,”Dustin说,“但你今晚要跟我一起看《迷离档案》。”

于是Eduardo最后变成听Dustin给他讲述电视剧的大致情节。他蜷在沙发上,努力不想念Mark尖刻的评论,以及钥匙相互碰击的声音。

“Eduardo,”几分钟之后,Dusin摇醒他说,“我不敢相信你居然睡着了。”

“我昨晚睡得一点也不好,”Eduardo干巴巴的说。

“别想让我同情你,”Dustin警告的说。“Mark会让我的日子变得惨兮兮的,虽然我很确定他应该被吼几声,他——伙计,他*爱*你。”

“Dustin,事情没那么简单,”Eduardo不耐烦的说。“我真的——我眼下没法处理他做的事。”

“你迟早都得告诉我,”Dustin实事求是的说。“所以你可以现在跟我说,或者迟些再说。”

Eduardo扭扭嘴唇,看向Dustin。“你真的想知道?”

“对,”Dustin说。

“他没醉,Dustin,”Eduardo说。“我们结婚那时。他没醉,Dustin,他记得所有事。”

Dustin僵住了。“噢,”他小声说。“我——好吧,我想我搞懂你为啥这么难过了。但——Wardo,你问了他吗?”

“Dustin,还有什么可说的吗?两个月来他一直在*骗*我。”Eduardo呼出一口气。“无论他原本的动机是什么,他还是骗了我,Dustin。”

“好吧,好吧,”Dustin揉着脸说。“你得知道。我很确定他那么做是有理由的。”

“他永远都有理由,”Eduardo阴沉地说。“但那不代表是*对的*理由。”

“是啊,”Dustin说。“我知道。”他久久地看着Eduardo,然后靠上前抱抱他。“有需要的话,你在这儿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多谢了,Dustin,”Eduardo说,然后上楼继续闷闷不乐。Mark永远都对他有所保留,好像他觉得Eduardo很蠢,或者他认为懒得花时间说明。Eduardo原本以为——原本希望——他们已经不会那样了。他当时*信任过*Mark。

“操,”Eduardo喃喃道,锤着枕头。“去你的,Mark。”他叹了口气,然后瘫倒下来。他盯着天花板,想理清头绪,但一直在想自己以前傻乎乎签下的合同,以及Mark当时一定是花言巧语地把Eduardo哄去结婚,他越想越生气。

Eduardo花了五年时间才能让自己不再去想Mark。他一直假装Mark不存在。或许他那时并不幸福——前两年他也确实很生气很伤心——但他本来会好起来的。可是,现在——现在他知道自己都失去什么。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你们俩是故意来这一出的吗?
Eduardo——
我本来希望你俩能不要再大喘气了,但显然大学时光并不如我所愿的离我们那么遥远。他不愿意告诉我自己做了什么;有什么我需要知道的事情吗?如果你们俩准备继续分居,我得做出一些声明。同时,请考虑一下这件事情会对你、对Mark造成的影响。我知道眼下这并不是你的头等大事,但一旦作出决定,就请让我知道你们的计划。
附言一条,不太和公事有关,请不要再次逼着我选择你和Mark之中的一个。我恨那么做,Eduardo,你们俩都是我的朋友。如果你需要谈谈的话请给我打电话。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我不是故意的
Chris,我对这一切真的很抱歉。我只需要一点时间来作出决定。

To: Eduardo Saveir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Re: 您的东西
Saverin先生,Mark说了他今早会在家里工作,方便你去住处拿东西。他说你会需要衣服的。同时你也留了一些文件在办公室里。
我知道这根本不关我事,但你应该知道Mark快受不了了。我这么多年来都没见过他这么难受。你没事吧?我需不需要叫Lena送一些曲奇饼之类的过去?
Jamie

To: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您的东西
我没事,谢谢你。我叫我的助手Hamid去拿东西。

To: Hamid Nafisi (hon332@stanford.edu)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你今天的任务
嗨,Hamid,
能不能请你今天去我家拿点衣服,然后去办公室拿点文件?Mark在家,他能给你开门。
多谢,
Eduardo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Hamid Nafisi (hon332@stanford.edu)
Re: 今天的任务
Eduardo,请别逼我去跟Zuckerberg先生讲话。

To: Hamid Nafisi (hon332@stanford.edu)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拜托
我会额外给你奖金的。拜托了,Hamid,我真的需要你帮我做这事。

To: Hamid Nafisi (hon332@stanford.edu)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好吧
你得告诉我怎么去。你希望我把东西送到哪去?发短信给我。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Randi Zuckerberg (randiberg@gmail.com)
Re: 我弟弟
Eduardo——
我知道Mark终于跟你坦白了,虽然我很明白你的怒气,我得告诉你Mark没有恶意。这件事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但请给他一个机会解释。
Randi

*****



Hamid来到Dustin家,送来Eduardo的东西。他看起来有点震惊,眼睛大睁着,表情害怕。“唔,嗨。喏。”他递过一个盒子。“这是你的东西。”

“非常感谢,Hamid,”Eduardo说,从他手上接过盒子。“我真的很感激。”

“他问我你的情况,”Hamid说。

“好吧,”Eduardo不在意地说。

“五次,”Hamid补充道。“他似乎对我的回答不满意。”

“谢谢你,Hamid,”Eduardo再次说。“明天见。”

Hamid简短的点点头,就离开了。Eduardo抱着箱子上楼,拆封。他把衣服叠好放在橱柜里,然后取出一小沓文件,他把文件放到一旁,准备等等再看。他在家里堆了许多东西,他得把东西理清楚,决定留下哪些。

七点过一点的时候,Dustin回来了,看起来精疲力尽。“天啊,”他呻吟着说,从冰箱里抓了一支啤酒。“为毛我的银生这么糟糕?”

“我很确定绝大部分都是你自找的,”Eduardo漫不经心的说。

Dustin怒视他一眼,然后说,“伙计,你在这儿呆了四天了。你搞清楚自己要做神马没有?我是指,很欢迎你待在这儿,但你迟早得作出决定。”

Eduardo叹气。他在做决定这件事上毫无进展;每次他想到Mark他都会怒不可遏,没法做出理智的决定。他想知道Mark是怎么想的——但同时,他也害怕自己要听到的事情。如果听到Mark说他想再戏弄他一次,这一切本来只是个笑话,他会受不了。

他一直在奇怪的时刻想着Mark——他在路上看到一辆本田车时,或者是当他在Dustin的冰箱里找东西吃时——而且每次,他都没法不想念Mark,他只想念了一点点。这太让人生气了。

“我怎么能知道这是真的?”他在晚餐的时候询问Dustin,兴趣缺缺地戳着泰式外卖的剩菜。

“你为啥会对这件事感到这么焦虑?”Dustin问。“听着,或许你们俩是在一个……不太好的情况下结的婚,但你爱他,对吧?”

“是,”Eduardo顿了顿,说。“这太可笑了。我他妈发什么神经?我快被他*气死了*,但——我想他。”他扔下叉子,呻吟起来。“操。”

“你一直有点太过——你一直会原谅Mark的错误,其他人可不会这么做,”Dustin息事宁人的说。“我知道你很火大,而且你也有正当的理由生气,Wardo,但你还没跟他谈过。如果你没两个傻子在哈佛那会儿就好好听对方说了些啥,你知不知道事情能变得多简单?”

Eduardo描绘着尝试跟Mark谈话的画面,觉得有点想吐。“Dustin,我现在做不了这事儿。”Eduardo起身离开饭桌。“我上楼去把东西整一整。”

“是,是,随便。”Dustin漫不经心地朝Eduardo挥挥手。“我估计会在沙发上睡死过去。”

Eduardo上楼,朝客卧走去。他坐在客床上,把文件摊在被子上。快速的扫了一遍之后,他意识到Hamid不小心带了一些Mark的东西过来。他把那些东西推到一边,然后开始翻看起文件。大多数文件都是工作申请,所以他也把这些归好类放到一边,但他发现了几封之前忘记回复的信件。他把这些放成一沓,准备早上带回办公室处理。

这一摞文件的最下面是一个Eduardo不认得的文件夹。他只是想确定里面的文件不是他的,就打开来看看,然后他僵住了。

文件夹里有一份Mark的遗嘱复印件。Eduardo花了片刻才明白过来自己看的是啥,但他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不止一次,而是出现好多次。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浏览内容,把法律方面的用词转为日常用语。

他读完之后,把文件放到一边,然后用手撑着额头。“天啊,”他虚弱的说。无意识的,他铺好床单,心里乱糟糟的,想把Mark的遗嘱里说的事情理清。一旦他把东西整理好,他就下楼去客厅,Dustin在厅里的沙发上昏睡过去了。

Eduardo把他摇醒。“Dustin,”他说。“Dustin!”

“毛?”Dustin乖戾地问,睁开眼。“Wardo,搞毛啊?”

“如果我去跟Mark谈话,你会撑我吗?”Eduardo问道。

“等等,”Dustin说,睁着眼睛直起身。“你要跟他谈谈?啥时候?”

“明天,”Eduardo说。他觉得战战兢兢的,他的胃因为紧张而扭动着。“我跟你一起去上班。”

“发生什么了?”Dustin问道,皱着眉头。“一小时之前,你说你想都不会想这事。”

“我找到了——一些东西,”Eduardo说。“我得跟他谈谈。”他的心跳得更快了,他的嘴唇变得很干。“我必须去。”光是这想法就让他紧张不已,但他得亲自去。他需要亲眼看着Mark的脸。

“好吧,”Dustin说,伸手拍拍Eduardo的手臂。“我撑你。管他什么意思呢。”

“谢谢你,”Eduardo说,宽慰的呼出一口气。“我很感激。”

“耶,”Dustin说,朝后靠回去,闭上眼睛。“《法律与秩序》开播了就叫醒我。”

*****



第二天的黎明灰沉而令人不快。Eduardo看向窗外,觉得这大概是个不好的预兆。他洗了澡,穿好衣服,然后从床头柜上抓起文件夹。他把婚戒装到口袋里,然后下楼和Dustin碰头。

“伙计,外头天气糟透了,”Dustin评论道,眯着眼看着外面。“有阵子没看到这么坏的天气了。”他放下咖啡,脑袋朝门的方向点了点。“准备好出发了吗?”

“嗯,”Eduardo说,他跟着Dustin走出去,上了车,他的心跳得快了些。

他们得小跑走进大楼才能不被淋得透湿。Dustin像一只狗那样甩着身体,接着朝接待处的人挥挥手,然后才走进办公室。Jamie看到他俩,便皱着眉走了过来。

“嗨,”她跟Eduardo说。“你是来见Mark的吗?”

“对,”Eduardo说,嘴巴很干。“他有空吗?”

“他在开会,”Jamie说。“但我会去告诉他你来了。”她拿出手机开始写短信,同时走回办公桌旁。

Eduardo在办公室中央笨拙地站着,全身都朝地上滴着水,他抓紧了手里的文件。他环视周围,眯着眼睛想看透每个不同的会议室玻璃,想搞清楚Mark在哪个屋子里。

他没等太久;他听到Mark的声音说,“Wardo?”他转身看过去。Mark正站在一间会议室的门口,表情很迷惑。

“嗨,”Eduardo说,向前踏了一步。“我得跟你谈谈。”

“Mark?”一个熟悉的让人不适的声音问道。“发生什么了?”Sean Parker看向门外,发现了Eduardo。“噢。”

Eduardo咬咬牙,朝Dustin看了一眼,Dustin无能为力地耸耸肩。“嗨,”他再次说。“我得跟Mark谈谈。”

“我们正在开会,”Sean说,声音里隐约含着幸灾乐祸的意味。“迟些他能跟谈。”

“什么事?”Mark问道,完全忽视了Sean。

“Mark——”Sean开口道。

“现在不行,Sean,”Mark尖锐的训斥道。“什么事,Wardo?”

Eduardo颤抖的吸了口气,说,“Hamid昨天带错了文件。”他把文件夹举起来当做证据。

Mark的脸顿时一片空白。他转向Sean,说,“我们迟些再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但我们应该回去继续跟他们——”Sean开口说。

“现在不行,”Mark不耐烦的说。“我会给你电话,Sean。”他走出门,等着Sean领悟他的意思。片刻之后,Sean烦躁的呼了口气,然后重重地走出来。他用很夸张的举动朝门示意一下,Eduardo走过他身边,嗓子提到了喉咙眼里。Mark关上门,他们俩都坐了下来。“你想谈什么?”

Eduardo把文件夹放下,说,“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Mark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个的意思是我想要你——Wardo,我想要你获得一切。”

“我看过了,”Eduardo说。他的声音有点不稳,但他没法让自己在意这点。他伸手抓住Mark的双手,他需要有东西能固定住自己。“Mark,就——你得解释给我听,你得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的是,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继承一切,”Mark说,嗓音非常干涩。

“不是这个,Mark,”Eduardo说。“我说的是结婚这事。我得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

Mark花了几秒钟才开口说话。最终他说,“一开始,其实是你的主意。”

“我的?”Eduardo惊讶的问道。

“你要不要让我跟你说发生的事情?”Mark问,瞪着Eduardo。Eduardo投降的举起双手。“我们都醉了,在Dustin带我俩去的那家酒吧外面争吵。你说你觉得我抛下了你,但是我——我不想你有那种感觉。我告诉你——我说我很抱歉。”

“Wardo,我发誓,我不知道你会不记得,”Mark绝望地说。“你看起来很好,你看起来就像——像你,像是我记忆中你在哈佛的样子。你一直说你多么希望事情能变得不一样。”

Eduardo快速的坐到椅子前端。“我确实那么希望,”他告诉Mark,Mark点了一下头,然后移开视线。

“是啊,”Mark说。“你看到街对面有一对新婚夫妇,你说如果我俩也去领证,会很好笑的。你当时在笑,我说好。”

Eduardo记得看到一对新婚夫妇,记得大笑;他记得和Mark争吵,虽然记不清吵了些什么。他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种玩笑话——但他想象不出为什么Mark当时会*同意*。他清清嗓子,问,“你为什么说好?”

“你那是很开心,”Mark说。“我应该拒绝吗?我以为——Wardo,我以为你是当真的。后来你表现得很明显对此一无所知时,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这事。然后Chris说我们应该假装,我——我不希望你离开。”

Eduardo把脸埋在手里,思考着整件事。从长期经验,他知道自己会在很醉的情况下变得很留恋以前的事。Mark的说法真的非常说得通。但有一件事除外。“Mark,”Eduardo慢慢的说,抬起头。“你爱上我多久了?”

“我不知道,”Mark不情愿地说。“很长时间了。在——在诉讼之前。”

Eduardo环起手臂,考虑了一阵子。所有事情都清清楚楚摆在他面前了,从他们最初结婚时Mark的举止到Randi激烈的要保护她弟弟的态度,再到Mark在奥普拉秀上的那番讲话。

“这不是借口,”Mark过了一会儿说。“我早该明白的。你绝不会——随随便便就提出那种事。只是看起来——”他说不下去了,脸上满是痛苦。“我不是很擅长谈话,Wardo,”他说。“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知道,”Eduardo同情地说,“Mark,我知道。”

“Wardo,”Mark说,他的声音破裂了一点。“请回来,我们不需要把婚姻维持下去,我只是一直都希望你能在这儿。别去新加坡。你本来就应该在这跟我一起的。我——我需要你,”

“你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Eduardo说。这话听起来并不像他打算的那样刺人。

“除了你,”Mark说。他们越过会议桌凝视着对方,Eduardo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二十二岁,隔着谈判桌,坐在Mark对面。只是,现在的环境满满的是可能性,而不是当时的忿恨。

“如果你爱我,那为什么把我踢出来?”Eduardo温和的问。他现在是真的好奇,因为即使他不应该问这话,他还是想知道。他需要搞清楚原因。

“那是*公事*,”Mark说。“是——我问过你,我叫你跟我们一起来,但你说不。我以为你不想——你不想再跟我们一起了。你想分道扬镳。我很——嫉妒。”

“我从没那么想过,”Eduardo皱着眉说,但他觉得自己现在明白了。

“我*现在*知道了,”Mark恼火地说。“Wardo,重点是——我会签任何文件。跟我离婚,把我的一切都带走,我不再*在乎*了,只是——别再消失了。我想——我得知道你在哪儿。”

“我在这里,”Eduardo说,伸出手。Mark的视线看向Eduardo没有戒指的手,他的嘴角动了动。Eduardo看到Mark并没有把戒指取下来。他的嘴巴变得干涩,他突然希望自己能有预见性地在来之前把戒指带回去。没有戒指他觉得自己全身都赤裸裸的。

“没事的,Wardo,”Mark坚定的说。“我过了五年没有你的日子。我能应付得来。”

“Mark,”Eduardo说,对这话感到一股不合情理的喜爱之情,“你个彻头彻尾的傻瓜。我不想——把你的戒指给我。”

“什么?”Mark问。

“把你的戒指给我,”Eduardo伸出手。Mark一边把戒指取下来,一边看起来很怀疑。他把戒指放到Eduardo的掌心。Eduardo在Mark抽开手之前握上去,他说,“Mark,我想你保证,我现在非常清醒。我在第二天早上会记得这事,我也希望你能记住。”Mark's eyes go wide and he says, "Wardo, don't – only do this if you mean it."Mark的眼睛睁大了,他说,“Wardo,别——如果你是真心的,再这么做。”

“我是真心的,Mark,”Eduardo尽可能的坚定的说。他清清嗓子。“Mark Zuckerberg,你愿意跟我结婚吗?这次,正确的跟我结婚?”

Mark一言未发,直到Eduardo开始瞪他。Mark才开口,“我以为你是自问自答呢。我当然愿意了。”

Eduardo露齿而笑,把Mark的婚戒套回去。“很好,”他说,“这回我们要正确的来。办一场真正的婚礼,让我俩都能记住。”

Mark好像从未见过Eduardo一般,盯着他看。“你太不可思议了,”Mark最终说。“你知道我*妈妈*会有什么反应吗?”

“我们要*正确的*结一次婚,”Eduardo坚定的说。“因为这次我俩都是认真的。”

Mark从椅子里站起身,拖着步子绕过桌子走到Eduardo身边。“我爱你,”他以对Mark而言才算热烈的程度说,然后他吻上Eduardo,嘴唇像是羽毛一般亲了亲Eduardo。Eduardo抓住Mark,把他拉到腿上,完全不在乎他们俩还在办公室里。

门上被人敲了敲,然后Eduardo听到门被打开了。“只是想确认一下——哇哦,抱歉,”Dustin说,羞赧地笑着。“本来想确认一下你俩没杀了对方。继续。”门再度关上,Eduardo听到Dustin在门外大笑的声音。

Eduardo吃吃的笑起来,把脸埋在Mark的肩窝里。“基督啊。”

*****

To: Sandra Saverin (saverin312@aol.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好消息!

妈妈——
Mark和我决定,我俩想重办婚礼,这样亲朋好友都能来参加。我们还没定好日子,因为我们想确保在家里人都有空的时候办。什么时候比较好呢?
爱你的
Eduardo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Sandra Saverin (saverin312@aol.com)
Re: 好消息!

噢我的心肝,这消息太棒了!请在佛罗里达天气最漂亮的时候举办婚礼吧。但我估计在加州也有很多漂亮的地方,我只是觉得你来这儿办会让家里容易安排些。
这太激动人心了!你们要领养宝宝吗?我想要孙子孙女儿!
爱你的,
妈妈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Randi Zuckerberg (randiberg@gmail.com)
Re: 抱歉及恭喜
我很抱歉之前措辞严厉地斥责了你——听着,我弟弟是个傻子,我们都知道。我跟他说过,他老早之前就应该把事实告诉你,但他一直觉得自己知道怎么做是最好的。
不管怎么说,恭喜。:) 祝你俩幸福。
Randi
又及,Leah爱极了她的玩具套装。有时我们都没法让她不玩。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婚礼!!!
我是伴郎对吧?你知道我会办一个赞到爆的单身派对。;D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即将到来的婚礼
我和媒体说过了,确保我们不用对付太多的疯狂记者,举办一个美好宁静的婚礼不成问题。
但我跟《The Advocate》(著名同性恋杂志)保证说你们会接受一个小采访。
你们俩把事情都谈清楚了,我太开心了。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计划们
Chris,谢谢你搞定那事儿。Mark和我要正式的邀请你们俩在婚礼上给我们当伴郎,所以我们打算请你们吃晚餐。什么时候比较合适?

To: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嘿
能请你确保Mark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准备好出发吗?我们要去试衣服。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Re: 我记得的
我知道我们的预约是什么时候。我会在外面等你。我真不懂为啥我俩得穿无尾礼服,反正不会有人期待我穿的。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很好
我也爱你。十五分钟后见。



尾声


“我们本来应该私奔的,”Mark暴躁的说道,Eduardo正在给他拉直领带。“那就会少了很多麻烦事儿了。”

“如果我们那么做了,我真的不认为我们的妈妈会原谅我俩,”Eduardo直率的说。他靠上前轻轻吻了Mark一下。“会没事的。而且你什么都不需要忙活。”

“每次试衣服我都得去,”Mark说。“而且我妈一直在问我有什么意见。搞得好像我对花朵的颜色有偏好似的。”

Dustin把脑袋探进屋里,说,“还剩五分钟,伙计们。”他看看他们俩,摇着头微笑。“啊——你俩太有爱了。”

“出去,Dustin,”Mark怒视道。

“习俗里是丈夫不应该在婚礼前见新娘,并不是伴郎,”Dustin愤然说,但他还是退了出去。

“我觉得你把比喻都弄混了,”Eduardo冲他背后喊道。

“滚一边去!”Dustin回吼。Eduardo露齿而笑,把视线转回到Mark身上。他握住Mark的手,挨个吻着他的指节。

“你确定你想这么做?”Mark焦虑地问。“我们并不是一定要这么做。”

“Mark,我爱你,”Eduardo坚定的说。“我们要结婚了,这次得按照正确的方式来。别再问我确不确定了。”

“我一直在想你会不会改变主意,”Mark说。他坐立不安,但没多久就笑了笑。“抱歉。”

“你在除这以外的所有事情上都是那么的自信,”Eduardo安静的说,抬起手扶住Mark的下巴。

“除此以外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自己是最牛的,”Mark回嘴。

“我不会改变主意,”Eduardo向他保证道。“别犯傻了。没多久,我们就要走出去,再次发誓厮守终生。你觉得我会还没想好吗?”

“有时候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神智失常了,”Mark说。

Dustin再次急匆匆地敲敲门,说,“好了,两位爱侣,出来吧。Chris和我得去走道那头等你们了。”

“这太荒唐了,”Mark说。“我们俩都不是新娘。”

“怪我们的妈妈吧,”Eduardo说。他们俩走出更衣室。Chris紧紧地让人安心的抱了抱Eduardo。

“这会很棒的,”Chris保证的说道。“就是,你知道,别忘了誓词。”

Mark嗤之以鼻,Chris对他们露齿而笑,然后便和Dustin走了出去。Eduardo等了三十秒,然后拉着Mark朝主殿堂的门走去。Chris和Dustin在彩棚两边等着。

Eduardo握上Maek的手,温柔的捏了捏,然后一起沿着走道走过去,身旁是一排又一排的亲朋好友。他们走到彩棚里,手仍旧牵在一起。拉比开始祝福时,Eduardo收紧了手指,他的心跳太大声了,让他几乎听不清拉比的话。在被提示开口时他自动的张开嘴说话,仅仅在希伯来语那段磕巴了一会儿。轮到Mark说誓词时,他的嗓音有点紧绷。Chris和Dustin给他俩递过戒指,Eduardo用手抚过戒指内侧刻的祝福语,然后才抬起Mark的手掌。

Eduardo一边用口型说“我爱你”,一边把戒指套到Mark的左手上。Mark的嘴唇半是弯起,他的点头几乎让人看不出来。平时Mark的手都是那么的稳,但现在当他给Eduardo戴上戒指时,他的手有点颤抖。Eduardo捏捏他的手掌,然后微笑起来。

Dustin和Chris拉开地上铺的布料,下面是灯泡,Dustin咧开嘴大大的笑着。Mark和Eduardo一起踏上去,伴随着让人心满意足的声音,玻璃碎了。来宾全都鼓起掌来,Eduardo忍不住拉过Mark,不分场合地深深的吻下去。

*****



“那么,其实也不太糟糕嘛,”他们一到接待厅,Eduardo就说。Mark已经拿下了领带,或许在来的路上就把它扔到某处了。“而且现在我们正式结婚了。”

“我们之前就正式结婚了,”Mark说,但他仍然没有松开Eduardo的手。Eduardo用拇指摸摸Mark的戒指,情不自禁地笑容满面。Mark也回以小小的笑容,转过头要求一个吻。Eduardo顺从地吻下去,忽视客人们发出的起哄声。

Eduardo吃了很多蛋糕,然后和Lena、Jamie、Dustin跳舞,最后他终于成功的说服Mark走进舞池。DJ调了一首舒缓浪漫的歌时,Eduardo用手臂环住Mark的腰,把他拉进。

“你知道我不跳舞的,”Mark说,抬起双手,十指交叉地勾住Eduardo的脖子。

“动动身子就好,会没事的,”Eduardo向他保证,手掌沿着Mark的身体左侧抚摸着。

Mark点点头,顺从的晃动着身体,过了会儿才说,“这歌逊毙了。”

“闭上嘴,享受这一刻,”Eduardo说,把Mark拉得更近。Mark难以置信地嗤笑一声,但还是继续摇晃着身子,直到这首歌结束。Eduardo垂头漫长而缓慢地吻上Mark,在一吻终了之后说,“谢谢你。”

Mark耸耸肩,说,“我爱你。”

他们直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回到家里。Eduardo累的完全没有兴致做爱,所以他便在Mark身边蜷起身子,他的前胸贴着Mark的后背,用左手覆在Mark的左手上。等到他早上醒来的时候,Mark还睡在他的臂弯里。看到清晨的阳光照亮了他俩的戒指上时,Eduardo微笑着吻上Mark的嘴角,等到Mark睁眼才停下。

“早上好,”Eduardo微笑着说。

“嗨,”Mark说,他翻身坐到Eduard身上。“改变主意了吗?”

“永远不会,”Eduardo说,他把Mark拉下来,弥补昨晚的未竟之事。



全文完


作者还写了一些删除场景,还有续集,等俺考完来翻!

Comment

[41]

恭喜完结!可以看了耶(被殴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22-46c4e9fc

まとめ【[翻?][TSN社交网?] Ne】

Never Marry for Money (You Can Borrow it Cheaper), 8/8全文完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