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TSN社交网络] Never Marry for Money(aka闪婚文)Mark/Eduardo 6/8

第六部分


之后他俩就下楼了。Mark的爸爸正坐在书房的皮沙发上,看着电视里重播的一集《星际迷航》。Mark和Eduardo进屋的时候他露齿而笑。

“Mark,”他站起身来,愉快地说道。他高得让人惊讶,Mark在他身边看起来个子和年纪都很小。

“嘿,老爸,”Mark说,简短地拥抱了一下他爸爸。“你记得Eduardo。”

“我们见过两次,”Eduardo说,礼貌地伸出手。

Edward看着Eduardo的手,怀疑地挑起眉毛。“噢,拜托,孩子,”他说。“别搞笑了。”接着他把Eduardo拉进一个紧到肋骨都要被压碎的拥抱。

Eduardo被这么明显展示出来的喜爱之情吓到了,他花了点儿时间才做出回应。Edward拍拍Eduardo的背,说,“我很高兴他和你结婚了。除了你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受得了他。我们原先很笃定他最后会跟一屋子机器人生活的。”

“爸,”Mark用平板、干巴巴的嗓音说道。“请不要继续碾压我的丈夫了。”

Eduardo听到“丈夫”这词时,有一股奇怪的战栗感蔓延全身。Edward高兴的大笑起来,松开Eduardo。Eduardo清清嗓子,突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接着笨拙地朝Edward微笑起来。

“能再见到您真好,”他礼貌地说,好掩盖住刚刚的慌乱。“你们家真好看。”

Edward嗤笑一声,像极了他的儿子,然后说,“来,坐下来看会儿电视。”他坐回沙发上,Eduardo在片刻犹豫之后也坐在沙发最靠边的位置上。Mark坐在他旁边,紧紧地挨着Eduwardo。Edward宠溺的朝他俩微笑,Eduardo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这集快播完的时候,Karen从厨房里出来,喊道,“Mark!来摆桌子!”

Eduardo歉疚地站起身,意识到自己之前应该去帮忙的。“我能帮上什么吗,夫人——我是说,Karen?”他问道。“我很乐意能帮点忙。”

“坐下好好看电视,Eduardo,”Karen温和的命令道。“你是客人。”

Eduardo顺从地坐回沙发上,Mark起身去帮他母亲干活儿。他的腿上下抖了一会儿,接着他强迫自己停下来。他在腿上交握双手,看完了这一集电视剧。演职员名单出来时,Edward把电视调成静音,转身看向Eduardo。

“我得告诉你,Eduardo,刚刚我不是开玩笑,”Edward用没那么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我们一直为Mark感到担忧。他一直是个……不寻常的孩子。在约会上,他从来不擅长。”

“对,”Eduardo说道,嘴巴变得很干。他努力不去想,最后Eduardo和Mark分开时,他们会多么难过。他的胃翻腾一下,他垂眼看着自己的手。“我是——他——”

“你是个好人,”当Eduardo没法找到合适的语句说出口时,Edward说。“他需要这个。他需要你。你们俩闹翻之后,我从没见到他那么不开心过。”

Eduardo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那段时间对我们俩来说都不好过,”他安静的说。

“对,”Edward赞成道。“但是不愉快已经过去了。欢迎成为家庭一员,Eduardo。我很荣幸能称你为儿子。”

Eduardo咬着腮帮子,防止突然出现在他眼睛里的泪水流下来。“你太好人了,”Eduardo说,他的声音有点粗哑。“谢谢你。”

Mark片刻之后走了进来,说着“妈妈说晚餐准备好了。”他看到Eduardo的脸,然后说,“Wardo?”

“我很好,”Eduardo说,站起身。“我们去吃晚饭吧。”

*****



“那么,”Karen递了一碗甘蓝菜给Eduardo,说道。“你父母还好吗?”

“他们很好,谢谢你的关心。”Eduardo礼貌地自动回答道,微笑着。他挖了一勺甘蓝,然后把碗递给Mark。Mark盯着蔬菜看了片刻,皱着眉。“你该吃点儿,”Eduardo说,有点怀疑Mark会直接把碗递走。

Mark给他一个有点被逗乐的表情,但顺从地挖了五六个甘蓝出来。“开心啦?”他干巴巴地问道。

“非常开心,”Eduardo说。过了会儿他碰巧抬头和Karen对视了一下,Karen笑笑,朝他举杯。

“很高兴知道你会注意他的健康,”Karen平静地说。“他小时候有个保姆,但不幸的是他已经过了可以要保姆的年纪了。”

“他现在有个私人助理,”Eduardo说。“看起来差不多和保姆是一样的。”

Karen大笑起来,把杯子放回去。“我也这么觉得,”她赞成道。

“我真高兴自己带你过来了,”Mark说。“我真的需要给我妈送一个间谍。”

“好了,Mark,”Karen说道,“如果你真的认为我没有让Dustin和Chris每隔几周就给我发邮件,我真的不知道你认得我是谁了。如果我可以逼着你/一个月/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就很幸运了。”

“我真的该炒了他们,”Mark沉下脸说。

Edward看看Eduardo,微笑着。“他们会吵一阵子,”他告诉Eduardo。“跟我说说,你最近在做啥?我听说你在找办公室。”

“我找到了,”Eduardo说。“我给人当顾问,差不多这样的。”

“棒极了,你一直很聪明。”Edward喝完杯子里的酒,然后拿着酒瓶示意Eduardo再来一杯。Eduardo犹豫了一下子,然后把酒杯递过去。“跟我说说,Eduardo。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最后跟我儿子捆在一起了?”

Eduardo偷偷瞄了一眼Mark,Mark还在和他母亲正直。虽然每个词里都满是讽刺,但Mark听起来很开心,他们对话里的节奏告诉Eduardo他们以前有过这种对话。

“我真的不知道,”Eduardo说,他啜一口酒,好藏起他正在发热的脸。Edward用让人不安的锐利眼神盯着他看,Mark是不是也会有这种眼神。然后他小声笑着,摇摇头。

“他把你当成一个秘密,”Edward有意挑起话头的说。“你们俩做的真厉害,连Karen都没能侦查到。”

“我们不想告诉任何人,”Eduardo戳着自己的食物,最后叉起一个甘蓝。“如果你之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

“我会很担心,”Edward的语调突然变得很严肃。Eduardo紧张的抬起头,发现Edward正看着Mark,脸上带着疼爱的笑容。“我知道他爱你,但你们俩太会让对方心碎了。”

Eduardo完全不知道对这话要怎么回应。他有股冲动要纠正Edward,但他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才不会揭穿他们编出来的故事。他最后只好点点头,又喝了一口酒。

等到晚餐结束的时候,Eduardo因为喝了太多酒,加上旅途疲惫,已经有一点醉了。他上楼,朝Mark的旧卧室走去,倒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

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看到Mark坐在床边。“嘿,”Eduardo说。

“你醉了,”Mark片刻之后说道。

Eduardo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着。“就一点点儿,”他保证道。“没那么醉。”

Mark点点头,站起身把牛仔裤脱下来。Eduardo看着他,眼皮半是闭着。Mark的皮肤光滑苍白,有时候Eduardo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弄得乱一点,在Mark的身体上留下他存在过的痕迹。

“你爸妈真好,”Eduardo告诉Mark,这样就能避免自己说一些像是“我真的很想吻你”的傻话了。“我喜欢你爸爸。”

“等我妈逮到你一个人就惨了,”Mark阴沉地说,钻进被子里。“她是个心理医生。她会爱死你的。”

“你什么意思?”Eduardo问道,有点被冒犯了。

Mark朝Eduardo做了一个恼火的表情,然后朝下动动。“忘了吧,Wardo。”他靠上前慢慢的吻着Eduardo,他的舌头短短的舔了一下Eduardo下唇的曲线。Eduardo叹了口气,挨着Mark磨蹭着。

Mark的手放在Eduardo的髋部上,他的手指一路向下探去,把Eduardo的衬衫拽出来。当Mark的指尖刚刚掠过Eduardo髋部的皮肤时,Eduardo退开身子。

“我们不能做这个,”他说道,转过去。

Mark发出恼火的声音,说,“别搞笑了。”

“你爸妈就在走道那头,”Eduardo固执地说。“他们在那,我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滚床单。”

Mark试图把Eduardo拉回来,但Eduardo反抗着。“Wardo,”Mark呻吟道,啪的躺回去。“又不是说他们不知道我们会上床。”

“这真的不是重点,Mark,”Eduardo回复道。“只是——很奇怪。”

Mark起身,跨坐在Eduardo的身上。他刚好坐在Eduardo的分身上,挪动了一下,嘴角弯成一个得意的笑容。Eduardo倒吸一口气,抓住Mark的腰,让他停下这个动作。

“Wardo,”Mark说道,他的嗓音突然有点粗哑,比平时要深沉一点。“我们有辆车啊。”

Eduardo盯着他看了片刻才领会过来。然后他大力的摇着头,说“Mark,我们不是读高中那会儿了,我们不能在*租来的*车上做爱——”

Mark弯下身子再次吻上他,让Eduardo没法继续说下去。Eduardo呻吟声,挪动着下半身。他吮吸着Mark的下唇,Mark发出柔软的呜咽。

“Mark,”他们分开时,Eduardo喘不过气的说道。“我真的——我们不应该。”他思索着他办公室抽屉里的文件;他思索着Mark能要回他的生活,会有其他人占据他的注意。

“Wardo,”Mark说,翻着白眼。“要么我们在这做,要么我们开车去一个黑暗无人的地方,然后让我给你口交。你来选。”

“天啊,Mark,”Eduardo叹气道。

“那么就选车了,”Mark说着,把Eduardo拽下床。

当Mark把车停在一条黑暗的路的尽头,他就伸手把Eduardo的椅子尽可能的向后调去。Eduardo顺从的靠在座位上,等着Mark搞明白为啥这不可行。

但是Mark直接爬过变速档,在地板上跪下,蜷起身子好让自己能适应这个空间。Eduardo垂眼看向他,说,“Mark。”

“你现在真的想要跟我谈话吗?”Mark问道,同时靠上前用嘴巴覆上Eduardo下身的布料上。Mark的舌头压上他被盖住的勃起时,Eduardo呻吟起来,头向后靠去。

“你真是恶魔,”他跟Mark说道,语调高而破碎。“你真的是。”

“唔,随便啦,”Mark说道。他解开Eduardo的裤子,然后连着内裤一起把它们拽下来。Eduardo用胳膊肘撑起自己,这样他就能一直看着了。Mark的表情沉思而专注。他用指尖微微的滑下Eduardo的分身,看起来正在评估着。然后他用嘴唇含住了顶部。

“神啊,”Eduardo说道,躺回椅子里。Mark的舌头在顶部舔着。Mark含下Eduardo,一寸又一寸的,直到他发出轻微的被噎住的声音。这是Eduardo这辈子以来遇到过最火辣的事情;Mark似乎觉得怎么也不够,Eduardo必须说“停下,停下来”才能让Mark退开。

“怎么?Mark”生气的问道。他的嘴唇闪闪的红红的,Eduardo真的要吻吻他,需要感觉到Mark结结实实真真切切的在他怀抱里。

他把Mark拽起来,吻上他,把手探进Mark裤子里。Eduardo握上Mark的时候,他喘息着扭动着。Eduardo套弄起来。贪婪的看着Mark的脸。

“Wa——”Mark高潮的时候说道,单词断开了。他在Eduardo的手中迫切地抽动了一下,然后瘫在他身上。

“我本来可不是这样打算的,”Mark最后说道。他退开身子,看着他们俩之间,Eduardo仍然硬着。“我来让你高潮吧,”他温和地说,直接看进Eduardo的眼睛里。

Eduardo颤抖着点点头,把下半身抬起来,好让Mark更方便。Mark微笑起来,露出了牙齿,然后带着专心的表情让Eduardo高潮,平时看起来这是完全不性感的。Eduardo喘息着说了些在某些场合下可能会让人错听成Mark的名字的词,然后高潮了,喷了Mark一手。

Mark朝下看去,说道,“我希望我们没把椅子弄脏,”Eduardo开始笑,一开始声音很小。但在Mark迷惑不解地看了他之后,Eduardo大笑起来,直到他把Mark拉下来,又吻了上去。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恭喜啊!!!
我要当教父!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随着每一天过去,你越来越让我迷惑不解
Dustin,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有时候你真的很会进行消极攻击
该死,Chris还没有给你们发邮件吗?忘掉我说的任何话吧,等你们收到Chris给的消息,然后联系我继续商量当教父的事儿!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请告诉我你们俩没有真的在计划领养一个孩子,因为Gawker(八卦网站)给我发了一堆照片,里头你们俩快把整个儿童玩具店都买下了,我发誓,如果你们俩再次没有事先告诉我就又做了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我会辞职的。然后把你俩都杀了。
我告诉他们,你们是在买礼物,因为他们准备发布类似于“Facebook恩爱鸟准备领养了?”的新闻。我已经很咬牙切齿了,不要再给我的生活增添压力了。
还有,我希望能获得一份保证,如果你们*真的*要领养孩子,你们绝不、永不会让Dustin当教父。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哦拜托
噢真是的!我将会是一位*赞到爆*的教父的!宝宝们爱我。加上,我知道马里奥赛车(任天堂游戏)的过关诀窍,看看,这种信息难道不是很植得传授给下一代的宝宝游戏发烧友吗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这场争论傻透了
a) 我们不打算领养,只是在给Randi的孩子买礼物。
b) Dustin,*我们不打算领养*
c) 既然我们不打算领养,就意味着*不需要*教父
d) 你把“值得”写错了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你的表情好傻
假设一下嘛!你们愿不愿意让我成为你们心肝宝贝的教父?因为,说真的,chris会成为全世界最无趣的教父的。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Dustin
Mark说你可以掴Dustin,他允许了。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Dustin
……我原谅你

*****


Randi和家属大约在十一点左右抵达。Mark似乎对此感到奇怪的不安,并因为某种原因有点儿在暴走的边缘,于是Eduardo让他自个儿一个人呆着,还给发了Hamid一封邮件,说明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有哪些工作要做。他刚刚写完邮件就听见门铃响了。

他走下楼梯,这时Karen和Edward打开了门。Randi正站在门外,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马上她就被拥住了。Randi看起来和Eduardo上次见她的时候一样,只是嘴唇边多了几道小皱纹,表情柔和了些许。

Eduardo扫视周围,发现Mark在他身后有点远的地方躲着。“Mark,”他悄声说,“来吧。”

“我弟弟呢?”Randi问道,松开她的父母。“我得看看他。”

Mark不甘不愿地在地毯上拖着步子向前走去。Randi热情的抱住他,他也不甘不愿地回抱了一下。“嗨,Randi,”Mark说,声音闷闷的。

“我听说你结婚啦!”Randi兴高采烈的说道。“那么你那出名的丈夫在哪儿?我可想见见这个勇敢的足以经受住我弟的男人了。”

Eduardo挥挥手,朝前走了几步。Randi也抱了抱他,温柔地说道,“他的朋友中,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那位。”

“多谢,”Eduardo说,有点儿茫然。

她松开他,示意一个抱着孩子的高个儿男士上前。“你们都记得Brent吧。Eduardo,这是我丈夫,Brent。”

Eduardo伸出手和他握了握,他和Brent迅速的分享了一个“天啊,这家子”的表情。“很高兴见到你,”Brent说。

“这个小丫头是Leah,”Randi补充道,她看到宝宝脑袋上的卷发时眼神变得温柔。

“进来吧,”Karen不耐烦的说,“坐下来,我相信有很多事儿需要聊。”

“礼物,”当Zuckerberg一大家子朝客厅走去时,Eduardo跟Mark说道,“我们该把礼物拿下来。”

Mark点点头,走上楼梯。他的手塞在口袋里,他看起来不知怎么的有点不舒服。Eduardo皱起眉,跟着他上楼。

“你没事吧?”Eduardo问道,Mark正把他们许多袋子里的其中一个塞进他的怀里。“你看起来有点坐立不安。”"I'm fine," Mark says curtly. “我很好,”Mark简洁地说。

“Mark——”

“Wardo,我很好,”Mark终于转身看向Eduardo,他的嘴唇线条很固执。“我不需要你关心。”

Eduardo张开嘴想就这点争论,然后他意识到Mark正在做什么。“你转移不了我的注意力,”Eduardo坚定的说,“你在说谎。有什么事情不对,但是——”看到Mark的表情变阴沉时,他补充道,“我不会继续问了。如果你不想告诉我,行。但你一定要保证,如果有什么事情真的出问题了,你会来找我。”

有一瞬间Mark看起来痛苦不安。最终,他僵硬地说道,“我很感激。但这事——是我不得不处理的。”

Eduardo点点头,说,“我了解。”他捧着怀里的玩具。“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拿下去让你姐姐震惊一下吧。”

**********




“我的天啊,”当他俩蹒跚着走进客厅时,Randi说道。“你们俩是不是把整个玩具店都买下来了?”

“极有可能,”Eduardo告诉她,微笑着。“完全没法让Mark停下来。”

Randi垂眼看向正坐在她大腿上的Leah,说,“Leah,宝贝,看看Mark舅舅和Eduardo舅舅给你买了啥?玩具!”

Leah拍拍她的小胖手,小声的呢喃着。她很可爱,Eduardo必须承认。她有大大的淡褐色的眼睛,还有一头卷卷的棕发;一眼就能看书她是Randi的女儿。Randi把Leah放到地上,Leah坚决地朝Mark和Eduardo爬去。Eduardo盘腿坐到地上,笑着看她爬过来。

“嗨,”Eduardo说,伸出手。她抓住他的手,接力站了起来。她好奇得看着他的脸,然后拍拍他的头,说了一些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东西。“我们有礼物,”Eduardo告诉她,把她抱在腿上。

Mark苦笑的看着Eduardo。“你当然也很擅长和孩子们一块儿,”他喃喃道。“有道理。”

Eduardo没来得及回答;Leah马上就指向其中一袋玩具。Eduardo大笑起来,示意Mark把那个袋子拿过来。

当然了,Leah最喜欢的礼物是那个傻兮兮的电脑玩具。她一直摁着按钮,小小的脸上带着惊讶入迷的表情。Randi摇摇头,朝着那一堆礼物装出很惊恐的样子,但后来她把Eduardo拉到一边,说,“谢谢你。”

“礼物基本上都是Mark选的,”Eduardo觉得有必要指出。

“我确信这点,”Randi挖苦的说。“但我也很确定是你觉得他该*带*礼物来的。”她微笑起来。“我了解我弟弟,Eduardo,我知道你是会考虑礼物这种事情的人。”

Eduardo对此不知怎么回复,但Randi似乎也没期盼他回复。她朝他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从地上把女儿抱了起来。

午餐比前一天的晚餐热闹多了。Brent是个很开朗的人,做风险投资生意,所以Eduardo最终和他聊了开来,Randi试着要喂饱Leah,但成效不怎么显著。整顿饭期间,Mark一直安静的让人怀疑,一直到Karen端着一个写了“结婚一个月快乐!”的蛋糕出来。

“不是说蛋糕对牙齿不好吗,”Mark干巴巴的说,看看他爸爸。

“这是个特殊场合,”Edward坚定的说,切下一块。“说起来,你牙齿怎么样了?”

“爸,我不是你的病号,”Mark说。Eduardo向后靠去,把手臂放在Mark座位后面。Mark看了他一眼,表情深不可测。

“你是我孩子,”Edward温和地说。“你永远都是我的病号。”

“庆幸是他说这话,而不是我吧,”Karen说,挥挥手指。“我很确定不想听更多的和反社会行为有关的话了。”

“绝对不想,”Mark说。

“你呢,Eduardo?”Edward说,转身看向他。“你好好照看牙齿了吗?”

“从没有过蛀牙,”Eduardo骄傲的说。

“当然了,”Mark咕哝道。Randi开始大笑起来,这让Leah也开始孩子气的咯咯笑着。家里其他人也笑起来的时候,Mark看起来有点不高兴。Eduardo把手放在Mark的脖子上,漫不经心地揉着,直到Mark的肩膀没那么紧绷才停下。

Karen给Eduardo递了一块蛋糕,亲切地笑着,然后给她自己切了一大块。“我希望你喜欢巧克力,”她朝Eduardo说。“Mark不乐意告诉我们要买哪种蛋糕。”

“我不想要蛋糕,”Mark说,用叉子戳着他那块。“只是成功的在一起一个月,这都要庆祝的话有点可笑。”

“Mark,闭嘴好好吃蛋糕,”Randi说,专横的指着。“没给我在婚礼上让你出丑的机会,现在你至少吃点蛋糕吧。”

Mark翻翻白眼,但顺从的咬了一口蛋糕。Eduardo大笑起来,开始解决他自己那块。

午餐之后,Mark和Randi一起上楼了,不见人影。Eduardo疑惑的看着Karen,她耸耸肩。

“Randi和Mark一直很亲密,”她说。“她是Mark唯一会敞开心怀聊天的人。他从不喜欢跟我聊天。”

“因为你忍不住要对他进行分析治疗,达令,”Edward说,他走过她身边时吻了吻她的头顶。“Brent,我一直想要你帮我做个事——你能跟我一起来后院吗?”

“没问题,”Brent说。他看看Eduardo,问道,“能帮我抱一会儿Leah吗?”

Eduardo伸出手,让Brent把Leah放进他怀里。Leah看起来有点儿昏昏欲睡,眼皮子在打架。“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我帮她打过嗝了,”Brent向他保证。“如果有什么状况,Karen知道怎么做。她很好带,你没问题的。”

Eduardo在沙发上坐下,盯着她小小的纯洁的脸。Leah是个甜妞儿,Eduardo觉得她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大众情人的。

“Eduardo,”Karen说,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我们一直没什么机会好好聊。”

“对,”Eduardo同意道,朝她微笑着。“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Karen。”

Karen微笑着,拿起报纸。“你一定知道,Mark是个很特别的孩子。”

“嗯,”Eduardo带着微笑说道。“我注意到了。”

“我一直觉得他和你在一起太幸运了。”Karen漫不经心的说。“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有点难过,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她摇摇头,给他一个心烦意乱的笑容。“抱歉,我在说有的没的。”

“没关系,”Eduardo说,对她本来打算要说什么感到好奇。“继续说。”

“噢,我只是想说,他似乎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有人在身边照顾他。”Karen翻过一页报纸。“他只是在后来才意识到——你明白的。”

Eduardo看着她,咬着下唇。他在诉讼之后见过Mark一两次,Mark似乎从来没注意到Eduardo也在那。Eduardo想象不出Mark会*想念*他;太不可能了、但是,Eduardo逐渐意识到自己对Mark还有很多不了解的事情。

“但是,你,”Karen放下报纸,目光犀利敏锐。“你一直渴求他的注意力。一直以来,你需要他,比他需要你多多了。我以前觉得你们俩的关系很像互相依赖。我喜欢你,但我一直不认为和Mark交朋友对你有好处。”

“现在呢?”Eduardo犹豫的问道,他的胃翻转了一点。听着Karen冷静的分析他,他突然觉得喘不过起来。

“或许和我的直觉相反,但我觉得诉讼对你来说是一件大好事,”Karen说。“Mark了解到跟你在一起是有转折点的,而你也抛去了一些天真。”

Eduardo不得不承认她对诉讼的看法是正确的。诉讼改变了他们俩——改变了所有人,真的。Eduardo知道Chris永远不会原谅他们俩让他选边站的举动,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也需要话更多的时间去信任一个人。他只有几个真正的朋友,大都数都是大学和中学同学。就他所见,Mark也逐渐擅长于和人打交道,尽管他还没丢掉那股生硬劲儿。

“那阵子是很困难,”Eduardo片刻之后承认道。“他有时候真的会让我很生气。”

“那很好,”Karen开心的说。“如果你一点也不会因为他而不安,我可会更担心。Mark需要有人时不时批评一下。”她拿起报纸。“你想看看报纸吗?”

“我这样就很好,”Eduardo顿了顿,说。“谢谢你。”

Karen再次打开报纸,继续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注意到Eduardo纷乱的想发。Eduardo盯着对面那堵墙,思绪涌动。

大约半小时之后,Leah睡了一觉醒来。Eduardo一边哼哼着安抚她,她用大大的被吸引住的眼睛看着他。他伸出一根手指给她抓着,她拍上去的时候他微笑起来。

Randi和Mark在几分钟之后一起下了楼。Mark看起来苍白的不可思议,眼圈有点红。Eduardo皱起眉,想知道Mark是不是一切都好,但立刻被Leah突然发出的哭声转移了注意力。

“噢不,”他说,被吓坏了。他低头看看她现在通红的皱巴巴的不高兴的脸。“我发誓她刚才还好好的!”

“没事,”Randi和善的说,弯腰把孩子从他怀里抱走。“可能需要给她换尿布了。”

Mark看起来对这件事情觉得很恶心。Eduardo忍下笑声,在Randi带着Leah走出去的时候问道,“一切还好吗?”

Mark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好像没听见问题似的,然后迅速点点头。“嗯。”

接下来是片刻的安静。Karen翻着报纸,沙沙作响。Eduardo看着Mark大力的咽了咽口水。

“我要出去走走,”Mark宣布,这太不像他了,Eduardo差点就嗤之以鼻,但止住了自己。“什么?”

“没事,就——你要去散步?真的吗?”

“对,真的,”Mark尖锐的说。他把双手塞进帽衫里,重重踏着步子走向门边。Eduardo想起身,但Karen伸手把他摁回座位里。她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继续看报纸。

Brent和Eduward没多久就进了屋,然后坐下来看足球比赛。Eduardo对这项运动所知不多,靠在位子里看着另外两人无比投入的观看着比赛。上半场过了一半,Karen侧过身跟Eduardo说,“想逃去厨房吗?”

厨房里,Randi又吃了一块蛋糕,Leah则在地上拿着智能电话玩具玩耍。她歉疚的看向进屋的Karen和Eduardo。

“我真的很想再吃一块,”她语气里有点儿防备的意味。

“我跟你站一边儿,”Karen说,伸手去拿切蛋糕的刀。Eduardo好笑的看着Karen给自己切了很大一块蛋糕。

“我开始了解Mark是怎么变成甜牙齿(爱吃甜食的人)的了,”他微笑的说。

“Mark没有甜牙齿,”Randi说,皱着眉。“除非你把扭扭糖算进去。”

“还有红牛,”Karen指出。“或许他确实有个甜牙齿。”

“反正他吃的比我甜,”Eduardo说。他靠在厨房流理台上,当Leah开始爬上他的脚时,他笑了起来。“她是个很可爱的宝宝。”

“谢谢你,”Randi开心地说到。“感谢老天她长得像我而不是像她爹。”

Eduardo对Randi脸上狡猾的笑容吃吃笑着。她朝他微笑一下,然后把剩下的蛋糕装好,放进冰箱里。“那么。”她说道,有条理的拍拍手。“你和我弟弟。”

Karen的电话响了,她看了看来电显示,叹着气告诉他们,“病人。我出去一会儿,你们俩好好玩。”她跨过开始啃Eduardo裤脚的Leah,朝门口走去。

Eduardo被留下来,站在Randi对面,Randi脸上现在带着一个很奇怪的表情。她侧侧脑袋,尖锐的端详着Eduardo,过了片刻才说道,“听着,我知道我弟弟在感情上有点儿白痴,他有时候也很混蛋,但他还是我弟弟。如果你伤了他的心,我发誓我会毁了你。”

她的声音很平而且实事求是,这么直白的陈述让Eduardo颤抖了一下。他不怀疑她会把威胁变成事实;她和她弟弟一样有着天生的执着。

“我不会,”Eduardo告诉她。他不明白自己怎么才会做到这事,但他也不想说太多。她有种感觉,她不怎么接受这个回答。“或者,我会努力不去伤他心。”

Randi抱起手臂,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我想这是我所能要求的最好的了,”她最终说道。“把我女儿递给我?”

Eduardo弯下身把Leah抱起来。她开心地尖叫起来,踢了踢他的胸膛。“嗷,”他说。“能这样对待你舅舅吗?”

“她喜欢咬Mark,所以你算是幸运的了,”Randi说道,把Leah抱过去。“我真的喜欢你,Eduardo。但Mark是我的弟弟,我得照顾他。你有妹妹,对吧?”Eduardo点点头。“那你就知道这感觉是怎么样的了。”

“我明白,”Eduardo说。“至少,感谢你不拐弯抹角。”

Randi露齿微笑。“没问题,”她说。“现在去看会儿足球吧。”

Eduardo回到客厅,Brent正在对其中一个队伍大声指责者。Eduardo坐在沙发边上,向后靠去,盯着屏幕,但没有看进去。

Mark大约在十五分钟之后回来了,看起来稳定了些。他拿着六听装的啤酒来到客厅,然后把啤酒放在地板上。他垂头,脸上带着有点儿挑衅的表情看着Eduardo。Eduardo猜不出Mark究竟想说什么,所以他挪挪身子,拍拍他旁边的坐垫。

Mark坐下来,两腿伸开。他侧过脑袋看着Eduardo,悄悄问道,“谁在场上?”

“不知道,”Eduardo承认到。

“噢拜托!”Brent恼火的朝电视屏幕吼道。



晚餐他们没有在家吃,而是开车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Leah似乎光是坐在店里给的高脚凳上就很满足了。Randi喂了一勺番茄给她,她欢乐地碾碎了一些番茄,然后舔着番茄汁。

Randi告诉侍者,说他们在庆祝Mark和Eduardo的结婚纪念日,这导致侍者兴高采烈并且怎么劝也不听的送上奶油甜馅煎饼卷,让Mark和Eduardo分着吃。Eduardo厌倦的盯着煎饼卷看着,同时Randi看起来像是在用极强的意志力忍下大笑。

Mark一点也没有不安,直接开吃;他用叉子插进面皮,吃了一大口,甜陷弄得满嘴都是。Eduardo用手捂着脸,藏住自己忍俊不禁的笑容。

“干嘛?”Mark很冲的问道。Eduardo放下手,看到Mark成功的把脸擦干净了,除了嘴角的一小块。他直觉地伸出手,用拇指把那一小块擦掉。Mark全身僵住了,眼睛睁得很大。在这奇怪而紧张的时刻里,Eduardo突然意识到全桌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们身上。Eduardo迅速放下手。

“好吃吗?”他问,希望能化解刚刚的尴尬。

“还不错,”Mark含糊的朝煎饼卷示意道。“这也是给你吃的。”

Eduardo微笑着咬了一口。Mark没有挪开视线,一直看着Eduardo咀嚼,他的眼睛深沉而疏远。

他们回到家里,好让Randi和Brent能把Leah的礼物装进车里。Randi把Leah扔在Mark身上,因为她和Brent很忙,同时命令Leah不要咬人。Leah直起身,在Mark腿上站起来,拽着他的衬衫领子。Mark用一只手稳住她,他嘴唇的线条变得温柔。

“Marr,”Leah不知所云的说,她抓上Mark的卷发。Mark温和的解开她的手指,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对,”他跟她说。“Mark。显然你继承了Zuckerberg家的智商。”

Eduardo猛的对Mark产生一股奇怪的喜爱之情,他告退去给Randi和Brent帮忙,他的胃紧张的翻动着。他帮助Brent把最后一袋礼物放进车尾箱,Randi感激地朝他笑笑。

“非常感谢你,”Randi说。她温暖的抱了抱他。“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记住我之前说的话。”她用威胁的表情挑挑眉。

“我会的,”Eduardo说。他短暂的捏了捏她的手,然后转身和Brent握手。“很高兴见到你。”

“彼此彼此,”Brent微笑着说。“如果你听到有什么好的投资,请告诉我。”

在Randi和Brent跟Zuckerberg一家道别的时候,Eduardo逃到了楼上。他脱下衣服,把它们整齐的放进行李箱里,然后爬上床。他全身都在颤抖,他没法让自己停下来。

“该死,”他低声说,蜷起身子。他的心口很疼,他所能想的只有Mark真挚的对Leah露出笑脸,Eduardo想过,*他应该一直像那样微笑的。*“该死,该死,该死。”

他听到门打开的声音,Eduardo全身僵住,血液凝结了。Mark拖着步子走进来,他脱衣服的时候有一阵柔和的衣料发出的沙沙声。片刻之后,床垫微微下陷,Mark爬上另外一边的床。Eduardo扭头看去,在黑暗中眯着眼睛,看见Mark侧身躺着,背对Eduardo。

Eduardo呼出一口气,又颤抖起来。他用手揉揉头发,然后转身仰躺着。他花了一阵子才能入睡;在Mark的呼吸声变得绵长之后很久,他才能逐渐沉入睡梦中。

*****



Eduardo突然无法把视线从Mark身上挪开。

这太傻了,他跟自己说。他认识Mark的时间几乎占了他生命的三分之一,而他们已经一起睡了三个礼拜了。在这个念头第一次出现的时候Eduardo没有细想。他估计自己发现Mark……很吸引人,但直到现在,他没有过多的考虑这事。

但是他现在意识到了,这真是幸运。现在他没法不看Mark,没法不看Mark打字时咬下唇的样子,也没法不看他在喝了水之后舔嘴巴的动作。他暗中带着罪恶感,把Mark每个一闪而逝的微笑归类,试着不要对自己的想法进一步深思。

周一下午的大部分时间,他都用在和Hamid交流上了,这让他能有借口不跟Mark待在一间屋子里。或许这是件好事儿,因为就连Hamid都能感受到Eduardo的苦恼。

“你没事吧,先生——我是说,Eduardo?你听起来有点——奇怪。”说最后一个词的时候,Hamid有点结巴,好像他很怕这会惹怒Eduardo似的。

“我只是——在想事情。”Eduardo说,他得坐下来一阵子,因为他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他不能说“我对Mark有说不清的感觉”,尤其不能在Hamid认为他们是一对在正常情况下结婚的恋人时这么说。

Mark也很反常的克制住自己。他几乎没跟Eduardo或是他的父母说一个词,他的表情让人无法解读。Karen最终放弃等待,把Eduardo拉到厨房里,表情担忧。

“你们俩吵架了吗?昨晚看起来还好好的,”她说。“Mark看起来不高兴。”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Eduardo老实的承认道。“我会跟他谈谈,”看到Karen表情变得更不开心时,他补充道。

晚餐后他把Mark拉到一边,说,“有什么事情不对头吗?”

“没有,”Mark说,试着走开。Eduardo举起手让他停下步子。Mark暴躁的叹了口气,怒视Eduardo。“Wardo——”

“你不高兴,”Eduardo坚定的说。“你母亲很担心。发生什么了?”

“我——”Mark住了口,他恼火的表情逐渐变成一个有点迷惘的样子。“只是Randi昨晚说的话。”

Eduardo叹气,伸手抚上Mark的颈背。他靠上前,让他俩的额头贴在一起,然后说,“Mark。”

“Wardo,”Mark说,听起来很紧绷。Eduardo没法继续听Mark声音里的痛苦,所以他温和而缓慢地吻上Mark。Mark一开始不为所动,但Eduardo温和的哄他张开嘴。Mark叹了口气,让Eduardo吻他,他的双手小力的拽着Eduardo胸前的衬衫。

“我们不该做这个,”Eduardo退开时,Mark说,但他似乎都没被自己的话说服。

“只是性而已,”Eduardo告诉他,重复着Mark早些时候跟他说的话。Mark嘴角微微的弯了弯,Eduardo也回以微笑,很高兴的看到他的幽默感回来了一点。“Mark,你会没事吗?”

Mark看Eduardo一眼。“我一直很好,”他实事求是的说。他退开,说,“我还有活儿要做,”然后就大步走开。Eduardo看着他离开,感到有些事情不太对。

周二,Karen和Edward帮着Mark和Eduardo把他们的行李放进租车里。Karen都大力拥抱了他们两人,逼着Mark承诺在以后至少每周给她一个电话。Edward先抱抱Mark,然后抱抱Eduardo,说,“有空再来。”

“我们会的,”Mark一言不发,Eduardo见状就开口说道。“再见。”

“一路平安!”Karen在他们上车之后喊道。Mark用力地摁下无线电台的按钮,他的嘴唇抿得紧紧地,然后车里被吵闹的音乐声填满了。Eduardo决定不要对此进行抗议,取而代之,在开回机场的路上,他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



自从Eduardo上次回迈阿密已经有一阵子了,但他还记得街道的布局,记得这座城市的感觉。抵达市里之后,他立马觉得更加放松了,Mark似乎也有同感。他肩膀放松,而且真的在Eduardo指出地标的时候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这是你家?”Mark问道,他们转进长长的屋前车道时,他一动不动地盯着看。“你爸是做什么的?走私吗?”

“他做很多事儿,”Eduardo说,把车停好。他看见门廊下是他母亲熟悉的身影,她在胸前抱着双臂。“我去跟我妈打声招呼。”

Mark心不在焉的挥挥手。Eduardo下车,朝门廊走去。

他母亲放下双臂,说,“Eduardo,我亲爱的(原文为葡语)。”

“嗨,妈妈(原文为葡语),”Eduardo说,他的声音有点儿破碎。他心口放松了点,感到一股奇怪的释然。他小跑着走过最后几步路,靠近他母亲。她疼爱地朝他微笑着,紧紧的温暖的抱住他。她闻起来跟她一直以来用的香波一样,这味道他闻了一辈子,Eduardo突然觉得自己又是个小孩子了,在和父亲争吵之后,跑向母亲寻求安慰。

“你看起来好瘦,Eduardo,”他母亲啧啧的说,松开他。“你都吃了什么,空气吗?”

“我有吃东西,”他叹了口气说。“你看起来很漂亮,妈。”

“噢,去去去,”她眯起眼看向他身后。“那就是你丈夫?告诉他别管行李了,我叫Javi去帮忙。Javi!”她突然喊道,转身面对房子。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出现了,她小声的跟他说话。然后他朝Mark走去,毫不费力地将行李箱全拿进房子里。Mark看起来对这个情况感到有点困窘,但还是朝门廊走来,站到Eduardo旁边。

Eduardo好笑的看着Mark在朝Sandra伸手之前,紧张兮兮地在裤子上擦了擦。

“你好,Saverin夫人,”他声音微颤的说道,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彬彬有礼。

Sandra盯着他的手掌看了片刻,然后才握了握,握手的短暂程度堪称世界少有。“Mark,”她说,声音听起来颇为冷淡。“欢迎。”

Mark迷惑的看了Eduardo一眼。Eduardo自个儿也搞不明白,他母亲似乎对于要见到Mark感到很兴奋,在诉讼之前她确实喜欢过Mark。有时候,她真的让他迷惑不解。

“来,我给你们准备了午餐,”她说,声音里带着一丝掌管一切的味道。她转身率先走进屋,Mark和Eduardo跟在她身后。

他们走过起居室的时候,Mark的手机响了。他看看来电显示,然后就接起电话,“Randi?”

Sandra大声地哧了一声,用葡语跟Eduardo说道,“他至少可以说一声不好意思再接电话。”

“妈妈,他就在这!”Eduardo羞愤的回复到。

她耸耸肩。“反正他听不懂我说的话,”她回复。“来,我想跟你私底下说说话。”

他跟着她走进厨房。Sandra抬起他的左手,审视着第四个手指上的婚戒,表情很怀疑。

“唔,”她说,用回英语说。“你的戒指需要更上档次点,Eduardo。这个太廉价了。”

“我们会处理这事儿的,”Eduardo干巴巴的说。

“你不要用讽刺的语气跟我说话,”她不赞成的说。“他是个亿万富翁,他买得起一个好戒指的。”

“妈,”Eduardo叹气道。“我以为你很期待能见到Mark。”

“我亲爱的,如果你以为我会在他对你做出那种事情之后,不会对他态度糟糕一点,那你就错得很厉害了。”Sandra直白的说。“他得知道你值得更好的。”

“妈!”Eduardo喊道。

“你别冲我吼,我是正确的,”Sandra说。“你关心他,Eduardo,所以你或许看不见我目睹到的——”

“妈,Mark变了很多,”Eduardo打断说。“他——他道歉了。”

“他当然得道歉。但他有正确的追求过你吗?”Sandra八卦的问道。“他本应该跪下来,求你再看他一眼。”

“不太像这样,”Eduardo闪烁其词,试着想象出Mark*以前*有没有表现过这么低三下四的样子。

“哼。如果他真的爱你,他应该每天都向你求爱,”Sandra说。“而且如果我逼着他要通过努力才能得到我的赞同,那么或许他会更珍惜你。”

“你真是位邪恶的女士,”Eduardo告诉她说。Sandra开心地大笑起来,亲亲他的脸颊。

“我只想为你好,”Mark在片刻之后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她抬眼看了看。“你好,Mark。想吃午餐吗?”

“想,谢谢。”Mark顺水推舟的说。Eduardo挑起眉毛,怀疑Mark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后半截。Mark朝Eduardo显示出紧张的表情,证实了Eduardo的怀疑,Eduardo允许自己微微的笑一笑。


第六部分完结

Comment

[47]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20-27db7593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