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TSN社交网络] Never Marry for Money(aka闪婚文)Mark/Eduardo 5/8

第五部分





在这周余下的时间里,Eduardo一次也没见到Mark。

情况变成这样,一部分要多亏Mark,看起来他为了避开Eduardo,每天都在很早的时候醒来,另一部分是因为他俩都工作到很晚才回家。Eduardo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比以往更加热诚,等到周五的时候,他得到了五位新客户。

助理这一职位,他收到了十二份简历,尽管他也在考虑着是否要继续把Jamie从Mark那偷过来,因为她高效,聪明,而且是个很棒的撰稿人。周五,他在回家之前把简历都打印出来,打算在周末的时候好好看看。

不过当他回家的时候,他发现Mark真的在屋子里。他坐在饭桌边,用着电脑,他用小心翼翼的表情抬眼看着Eduardo。

“嗨,”Mark说,声音听起来很紧张。Eduardo纠结一下要不要转身就走,然后还是决定不要以这么孬种的方法退缩。

“哈喽。”他抱着双臂,尽最大力不要怒视Mark。“你一直在躲着我。”

Mark抬高一点儿肩膀。“对。”

“为什么?”

“我不想争论这个,”Mark直率的说。“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从我的角度看问题。”

“因为你是错的,”Eduardo不耐烦的说道。“告诉我你没意识到自己错了。”

“我当时是不应该把你推开,”Mark同意道,站起身走近Eduardo。“但你期望太高了,Wardo。你想要我每分每秒的注意力,/我做不到/。”

“从操蛋的Sean Parker走进你的生命那一刻起,你就忘了我的/存在/。”Eduardo低吼道。“我先出现你生命里的。”

“然后你离开我了,”Mark尖锐地说。“你不需要我。你有凤凰俱乐部,你有Christy,而且/你没跟我一起走/。”他的音量慢慢提高,在这句话结尾的时候他几乎的用喊的在说,他比Eduardo以往所见过的更加愤怒。

“我有责任!”Eduardo喊道,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这么说听起来很滑稽。“我不能辜负家里对我的期望!你知道的!”

“如果你能保持联合创始人的身份,你父亲会更开心的,”Mark恶狠狠的说,Eduardo的手向上抽动一下。Mark畏缩着,但没有后退。

Eduardo花了片刻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以开口说话。“你本可以/告诉/我的,”Eduardo在自己恢复冷静之后说。“如果这对你那么重要的话——”

“我告诉过你了,”Mark快速地说道。“我告诉过你跟我一起来加州,我告诉过你我需要你。我告诉过你好多好多次,你不听我的,光顾着你的自尊了。”

“你反而来谈自尊这玩意儿。”

“对,”Mark说。“但至少我知道自己是个混蛋。你是个混蛋,但认为自己是个圣人。”

“我没法和你继续这么谈下去了,”Eduardo说,摇着头。他从Mark身边退开,举起手好像要挡开他似的。“真的没法了,Mark。”

“你是个孬种,”Mark残忍的说。

“操你的,”Eduardo说,他一把推向Mark的肩膀。Mark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用意义不明但热烈的视线盯着Eduardo。Eduardo的胃紧了紧,他朝下看去,发现Mark硬了。“说真的?”他问道。

Mark没有回答,直接吻上他,Eduardo报复性地咬上Mark的下唇。Mark的髋部向上动着,用力握紧了Eduardo的手腕。他们激烈的亲热了一分钟,Mark的指甲陷进Eduardo的皮肤里。Mark退开,把Eduardo拉上楼,脸上带着坚决的表情。Eduardo把衣服脱掉,接着把Mark的帽衫拽下来,看也不看地扔到一边。他把Mark推倒在床上,跨坐上他的身体。Mark抬眼看着他,他的嘴唇愠怒地抿着,Eduardo慢慢的呼出一口气。

“你让我好/生气/,”Eduardo低吼道,解开Mark的裤子。Mark弓着背,从Eduardo身下挪开。Mark坐起身,把Eduardo推成双手膝盖着地的姿势。

“你让感情干扰了决定。”Mark说,伸手去拿润滑剂。“这是你最大的弱点。”

“对于我们都不能成为像你这样的机器人,我很抱歉,”Eduardo生气地说,同时Mark把指尖探入Eduardo体内。“/操/。”

Mark小声笑了笑,声音低沉而忧郁。他以折磨人的速度慢慢的把手指探进去。Eduardo用葡萄牙语诅咒着,很是恼火。

“耐心,”Mark贫嘴道,他浅浅地开始抽插。Eduardo紧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被Mark的花招击败。Mardk慢慢的屈起手指,Eduardo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Mark发出一声笑声。

Eduardo紧紧用手指抓着床单,低下头,重重的喘息着。Mark又探入另一根手指,他另一只手慢慢的覆上Eduardo的腹部。Eduardo的呼吸声加快,,他没法克制住自己不发出温和、渴求的声音。

“你想要什么吗?”Mark用调笑的语调问道。

“看在他妈的份上,”Eduardo开口说道,同时Mark也勾起手指。他发出一声让人害臊的呻吟,声音大得让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Mark又笑了起来,Eduardo希望他当时能停下来,希望自己当时在厨房的时候能从Mark身边退开——但他从来都不怎么能拒绝Mark,在任何事情上都不能。Eduardo不想继续思考了。他能和Mark上床,但他不需要喜欢Mark。

Mark继续调弄着Eduardo,直到Eduardo全身颤抖着,到目前为止都不为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感到害臊了。最终,Mark用手掌裹住Eduardo的分身,只撸了一下,Eduardo就叫喊着高潮了。

他注意力涣散了一阵子,被感觉淹没了,当他恢复神智时,看到Mark正在自慰。Eduardo沉着脸把Mark的手拍开,然后低下身子用嘴巴含住Mark。

总有一天,Eduardo在事后决定,他要让Mark恳求着才能高潮。他没有太仔细地斟酌这个想法,而是去浴室洗澡了。虽然现在他已经离Mark远远的了,但他一直在脑海里重放着Mark的指责。他一直以自己能看透事情的两面性而自豪——在Mark和Winklevoss兄弟的诉讼中,Eduardo一直认为自己能明白两边的理由。

他本来以为自己明白了Mark当时为什么把他赶出去——报复。着看起来很有逻辑,很简单——Eduardo冻结了银行账户,于是Mark以最好最有效的方法惩罚他。Eduardo能理解这样,尽管他认为Mark反应过度了,而且手段过头了。

他从没想过在Facemash之后,在Eduardo被凤凰社团邀请之后,Mark也能感到他们两人之间产生的距离。Mark看起来从不会注意,也不会在意;他只是要资金而已。

Eduardo呻吟着把脑袋抵在浴室里的瓷砖墙上。他肚子上有一个小小的痕迹,是Mark指甲在他身上划出来的,Eduardo用手指摁了摁。

Eduardo的生活本来很简单。他的目标是让父母自豪;通过他的智力和技巧来获得成功。等到某一天,他遇到某人,坠入爱河,然后结婚。这本来是他要做的。

但那目标——那梦想——都已经被远远地抛在后头,而这两次都是多亏了操蛋的Mark Zuckerberg。

Eduardo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擦干身体。他换上一件衬衫和内裤,然后才走回Mark的屋子,想拿回之前扔在那的衣服。

Mark拿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床沿上,Eduardo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Mark正在等他,这种感觉在Mark抬起眼看他时加强了,Mark的脸被笔记本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线照地显得很奇怪。Mark关了电脑,用双手抱着。

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Mark用安静的,几乎是用哀伤的声音说,“上床吧。”

Eduardo犹豫了片刻才说,“好吧。”他爬上Mark的床,同时Mark把电脑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他平躺着,盯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Mark贴着他身侧,蜷起身,温柔地吻吻Eduardo的肩膀。

几分钟之后,Eduardo问Mark,“我们做的是什么啊?”

Mark没有回答。Eduardo意识到Mark已经睡着了。他叹了口气,把被单拉高些,盖住Mark的肩膀,然后才闭上眼慢慢进入梦乡。

*****


第二天早晨,Eduardo醒来的时候发现Mark正盯着他看。

Eduardo惊讶地眨眨眼。他已经忘记Mark的眼睛有多么蓝了,也忘了有时候Mark能看起来温柔并富有感情,而不是恼怒并像是机器人一般。“嗨,”他谨慎地说。“有没有什么——唔。”

“你躺在我胳膊上了,”Mark说。

“噢,”Eduardo说,他翻身让Mark的手移开。“抱歉。”

“没事,”Mark说,他起身跪坐着。“我不介意。”他伸出一条腿跨过Eduardo的髋部,在上面坐好。他用手指摩挲着Eduardo身侧,然后说,“早上好。”

“早上好,”Eduardo说,用胳膊肘撑起身体。他抬起下巴,Mark缓慢而放松地吻着他。当Mark退开,Eduardo说,“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之前吼了你。我只是——需要花点时间才能让我,让我在Sean卷进来的时候不生气。”

Mark慢慢地点头,接着向后靠去,他身体的重量压在Eduardo的分身上。Eduardo发出一声恼火的被噎到的声音,然后翻身把Mark压在床垫上。

他们成功地在十点之后下了床。Eduardo打开电视机,把申请助理职位的简历摊在咖啡桌上。他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手里拿着红笔,开始逐份细看。

大约半小时之后,Mark拖着步子走下楼,他的头发因为沐浴而湿漉漉的,他坐在Eduardo身后的沙发上。Eduardo听到Mark的电脑开机的声音,让他有一种奇怪的似曾相识感。他抬起眼,半是期望着能看到Chris正在啃着某些厚重的历史课本,还有正在玩Halo的Dustin。

“你怀念大学吗?”他问。Mark打字的声音顿了片刻,然后才继续响起。

“你指什么?”Mark问道。“是怀念在大学里读书还是大学的经历?”

“我想,两者都有吧。”

这次,Mark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几乎停下了一分钟没有打字。“我怀念一些事。我喜欢和我的朋友一起住。但我不是那么喜欢AEPi,也不太喜欢我的性生活。”

“我不认为除了Chris以外会有人对自己在读大学时的性生活感到满意,”Eduardo讽刺地说。

Mark嗤笑一声。“对,是吧。我坚决不怀念大学课程。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大学里会满是跟我一样聪明,或者比我聪明的人。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Eduardo开始大笑,笑到停不下来;这真是很典型Mark会说的。他把脸埋在手里,笑的打嗝,直到他喘不过气来才停下笑声。“当然了,”他在自己恢复镇定之后说道。“你当然会对大学有这种想法。”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Mark说,但他听起来几乎是高兴的。Eduardo尝试着查看其他几份简历,但他在脑海里重复着Mark的话,让他忍不住吃吃的笑。

“别笑了,”Mark说,戳着Eduardo的肩膀。“你让我分心。”

“没有什么能让你分心,”Eduardo反驳道。

“你能,”Mark说。他的膝盖蹭蹭Eduardo身侧。“想吃午饭吗?”

“唔,”Eduardo迟疑了一下,因为一些他没法说明白的原因,有点手足无措。“当然。我们去吃点什么吧。”


******


“好车,”看着Eduardo的奥迪,Mark用干巴巴的声音说。他打开副驾驶座那边的门。“青年危机?”

“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前好友的身边,我和他已经有五年没说过话了,原谅我想要一辆好车吧。”Eduardo想也不想地说。Mark变得面无表情,Eduardo畏缩了一下,被自己的话吓到了。“Mark——”

“好了,”Mark说。“我们出发吧。”

Eduardo叹了口气,然后坐进车里。他还是没法习惯自己经常口出恶言。他想知道这是不是Mark一直以来的感觉。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Mark,只是。”Eduardo停下来,揉着鼻梁。“我很抱歉。”

“我以为我们是要去吃午饭的?”Mark说。

“Mark——”

“Wardo。人会说蠢话,我早就知道了。我们能不能马上出发?”Mark做了个挫败的手势,Eduardo咬着唇点点头。

“好吧。行。”Eduardo发动汽车,倒出停车位。

他们最后去了In&Out,因为Eduardo真的很怀念他们家的汉堡,在国外的时候是如此,回国之后也一样。他试着忽略其他顾客暗地投来的目光,给自己点了一份汉堡和薯条。

在等食物送来的时候,Eduardo再次试着道歉,但Mark在他能发出第一个音节前就止住他的话。

“别再道歉了,Wardo,”他恼火地说。“我们没事儿。”

“你真是——太能/宽恕人/了,”Eduardo说,保持低声。“我不明白。你对Winlkevoss兄弟也是这样。你认为他们很笨,但你不/在意/。”他摇摇头。“我以为你恨我。”

“恨一个人非常累,”Mark实事求是地说。“而我永远不可能恨你,Eduardo。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Eduardo没有错过他使用的是现在时这点,但他试着不去想太多。“而你——我指,”他停下来,不想提起他们俩在前晚发生的争执,但Mark似乎理解了他要说什么。

“就算那时候我也不恨你,”Mark说。“我当时很生气,也很笨,但我不恨你。我只是——嫉妒。但不是因为你当时以为的原因。”

Eduardo把Mark的手握住,温和地捏捏。“好,”他说。“我懂了。”

他们在窗边吃着,没有说太多。Eduardo把腿和Mark的抵在一起,看见Mark微微地笑起来。Eduardo低下头藏住自己回应他的笑容。



Mark从Eduardo手中拿过工作申请,开始挨个查看候选人。“他们基本上都是大学生。”他评论道,翻看着简历。

“我不需要全职助理,”Eduardo指出。“虽然那样会很好,但现在我还没有太多本地的客户。”

“你应该扩展模型,”Mark说,抬起头。“你很聪明。很多商业人士都想聘你为顾问的,不单只是应用程序开发员。”

Eduardo开口想回答,然后皱起眉。“我很聪明?”

“别逼我收回这话,”Mark说。

“我只是——我不认为你会说这种话——从你口中,这是个很高级别的赞扬了。”Eduardo靠在沙发背上,仍然有点震惊。“谢谢你。”

“不客气,”Mark简短的说,移开视线。“我对你有很大程度的尊敬,”他补充道。“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事。”

“没,”Eduardo逐字慢慢的说。“不,你从来没说过。”

“这是我的错。”Mark把工作申请还给Eduardo。“我会建议你打电话给经济学专业那人,还有英语专业那人来进行面试。”

Eduardo翻找着文件,找到Mark指的那两份,但当他仔细看清之后,他发现Mark选的这两个人,也是Eduardo所认为的最佳候选人。“对,”他说。“多谢啦。”

Mark点点头,看起来不太自在。“我需要Jamie回来,”他唐突地说。“没了她,工作意外地很难做。”

Eduardo嗤之以鼻,Mark的嘴角不甘不愿地弯了起来。Mark转身继续在电脑上工作着,Eduardo则去打电话给两位候选人,敲定面试时间。

*****



在接下来的周末里,Eduardo感觉自己像是走在蛋壳上,尽管Mark看起来像是完全忘记了他俩之前的争吵。Eduardo一直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来补偿Mark。

最终,他决定不纠结了,接着打电话给Dustin。“我是个混蛋吗?”Dustin一接起电话,他就问道。

“啥?发生神马了?Wardo?”Dustin听起来晕乎乎的。Eduardo看了一眼时间:下午四点。

“你还在睡吗?”他难以置信地问道。

“闭嘴,”Dustin说,现在声音听起来更加清醒了。“我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好吧?我们先别谈这个。我感觉如果我提起那晚的任何事情,Chris像蜘蛛一样的第六感就会收到,然后他周一会痛扁我的。”

“反正我估计自己也不想了解,”Eduardo说。

Dustin发出赞同的声音。“那你之前说啥来着?”

“我以前在个混蛋吗?在哈佛的时候?”

“Mark这么说的?”

“你能不能回答问题就好,Dustin?”Eduardo问道,感到很恼怒。

Dustin安静了片刻。“这个——”他最终开口,把一个单词拖了五个音节那么长,“你和Chris或许是我们其中最好人的。但,你知道,有时候你真的很固执。尤其是和Mark有关的时候。”

“什么意思?”

“听着,”Dustin说,“我觉得你该跟Mark谈谈这个。我所知道的全部,是Mark不想把你推出公司,但他当时以为你对公司不再感兴趣了。或者类似的事。对于整件事情,他从来没有明确说过。”

Eduardo叹了口气,用手揉着头发。“对我来说从来都与Facebook无关,”他说。“只是和帮助Mark有关。”

“/我/知道这事,”Dustin,现在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恼火。“别跟我说,告诉/Mark/去。你就,明白吗,说的时候别用喊的。”背景里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Dustin匆匆地说。“我得挂了。迟些再跟你说,”然后通话就结束了。

Eduardo把电话扔在床上,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了一会儿。最终,他下定决心,走下楼,发现Mark正在读一本俄国历史书。

“Mark,”Eduardo说。在没收到回复之后,又说,“Mark,嘿。”

Mark抬起头,眉心皱着。“怎么了?”

“我们能谈谈吗?”Eduardo坐下,Mark点点头。“我,呃,我希望你能知道——听着,当你带着Facebook的点子来找我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个很棒的主意。我知道的,好吗?但我不是因为这是个好点子而给你资金。你当时可以带着Harvard Connection来找我,我也会给你资金。”

Mark直起身子,把书放到一边。“Wardo——”

“等等,听我说完,”Eduardo说,举起手。“这永远和公司无关。我指,本来是,但同时也是和身为你的朋友有关。我想要让Facebook成功,因为你爱Facebook。”

Mark侧着头,好像正在处理这个信息。“好,”过了一会儿他说。“我能理解。”

“真的?”Eduardo说,感到奇怪的宽慰。他觉得好像当年20岁的自己应该会对Eduardo向Mark道歉而感到火冒三丈——但Mark说Eduardo很自私,这是对的,至少在扯到Mark的时候是如此。

“对,”Mark说。

“我还是很讨厌Sean,”Eduardo补充。

Mark嗤笑一声,说,“猜到了。这一件事情永远不会变。”他再度拿起书,Eduardo在沙发上伸展身体,他的脚抵在Mark的大腿上。片刻之后,Mark把一个手掌放在Eduardo的脚踝上,就不再挪位置了。Eduardo闭上眼睛,自顾自地笑起来。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Sandra Saverin (saverin312@aol.com)
Re: 拜访家长

亲爱的我知道你很忙,但你和Mark结婚几乎有一个月了,而你们还没来看你娘亲。此外,你父亲变得很不安,你知道他不安的时候是咋样的。把那男孩子带到迈阿密来,好让我们向Dolores姨妈证明他是个真人。

这个周末很不错,因为你父亲不需要开任何会议,而且恰巧也在你俩的结婚一个月纪念日之后。我会给你们做特别大餐哦。

爱你的,

妈妈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FW: 拜访母亲

我妈开始等不及了。如果可以的话,这个周末我们得预定机票回东岸了。

/查看引用内容/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Re: FW: 你们的行程表

已经预定好周六早上飞往Newmark,周二从Newmark飞往迈阿密国际机场的机票,头等舱。不客气。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见父母

我有点希望自己也能在那儿!我打赌那场面一定很好玩。我会带上爆米花的。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说真的?

拜托,又不是说我们以前没见过其他人的父母。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过去?Jamie告诉你了?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ti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真滴
对,Jamie是个大嘴巴。



不,其实是我在她身后偷看到的,我有瘀伤能证明。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ti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停下所有事

等等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俩和好了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你知道好奇心会让猫有怎样的下场

虽然和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但是,对的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ti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噢太棒鸟

我不认为你能体会到上周Mark是多么的混蛋。人力资源得做一些很重要的损害赔偿才能让一些实习生不辞职。

我当你是采纳了我的建议?*眨眼 眨眼 蹭蹭 蹭蹭*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ti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好吧

叫Chris帮你打我真的很没必要,Eduardo。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帮忙

多谢啦,兄弟。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帮忙

随时效劳。我是说真的。


*****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他们培养出一种默契。Mark会比Eduardo早一点儿起床,于是Eduardo就会蜷缩在Mark留下来的暖暖的位置上,听着淋浴的声音。他们几乎是一言不发的吃好早餐,然后各自去上班。

第一个助理候选人周二来进行面试。她是斯坦福大学经济学专业,看起来似乎很不错,但让人感觉有点儿疏远。他谢谢她前来面试,然后叹着气把她从名单上划去。

第二位候选人在周三中午来面试。他很高,身材健壮,穿着一件有领衬衫,紧紧地裹着他的肩膀。他稳稳地握住Eduardo的手,露出与这动作不相符的害羞的微笑。

“嗨,”他的嗓音温和而低沉。“Hamid Nafisi。”

“Eduardo Saverin,”Eduardo说,安抚人心的微笑着。“来坐下吧?”

Hamid紧张的坐在沙发边缘上,看起来像是很怕自己会打坏什么东西似的。他的手掌在裤子上擦了擦,深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Eduardo为他感到难受;从简历上,他知道这可能是Hamid第一个真正的工作面试。他翻了一下文件,然后把资料放到一边,说,“那么,你是个英语专业的。”

Hamid点点头,然后急匆匆地说,“对,对,我是。”

Eduardo咬着唇想藏著自己忍俊不禁的笑容,然后针对Hamid的简历,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Hamid明显的放松下来,Eduardo继续向他解释作为助理需要做些什么工作。Hamid明白的点着头,Eduardo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我准备给你看平时要发送的一封典型的邮件,然后我要你能自己写一份,”Eduardo说,示意Hamid朝电脑走去。“你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吗?”

“有,”Hamid说,小心翼翼地坐在Eduardo的写字椅上,“你只想我写一封邮件?”

“我只是想看你写作能力如何,”Eduardo说,接着后退一步让Hamid撰写邮件。Hamid把示例邮件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打字,速度像闪电一样快。他的速度几乎和Mark一样快了,显而易见这是Eduardo所之的打字最快的人。Eduardo忍下偷瞄屏幕的冲动,耐心的等着。

几分钟之后,Hamid说,“呃,我不知道写的怎么样,但……”

Eduardo靠上前,越过Hamid的肩膀,仔细地看着邮件。Hamid用了清晰准确的语言,他的遣词造句有种优雅的感觉,Eduardo喜欢这样的。他心不在焉地拍拍Hamid的肩膀,说,“真不错,看起来很棒。你想要这工作吗?”

“呃,我想吧?”Hamid说。“我是说,想!想的。”

Eduardo用力地咬着腮才没让自己大笑出声,然后说,“好,那你得到这份工作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来上班?”

“我明天就能开始,”Hamid说。

“如果下周你愿意来干一些活儿就太好了,”Eduaro说。“那时候我不在市里。”

Hamid看起来对此有点担忧,但还是点了点头。“当然,”他说。“我,呃,猜想你能告诉我我要做些啥?”

“会的,”Eduardo向他保证。“你今天想开工吗?你得签一些保密协议。”

Eduardo把需要Hamid签字的文件给他,然后去给这可怜娃拿点水喝。正在他拿了一瓶水的时候,他听到电话铃响了,Hamid喊道,“呃,Saverin先生?你的电话,正在响。”

“叫我Eduardo,你可以接电话,”Eduardo说,也给自己拿了瓶水。他回到办公室之后看到Hamid把办公室电话捧在胸前。

“呃,对,呃,Zuckerberg先-先生,好的。”Hamid说。他掩住电话话筒,说,“是你丈夫吗?”

“对,”Eduardo说。他把水瓶递给Hamid,然后拿起电话。“嘿,Mark。”

“你洗衣服的时候把我的运动衫放哪儿了?”Mark问。

“你怎么不打我手机?”

“你没接。运动衫在哪?”

Eduardo露齿而笑,说,“你衣柜的左手边。”

听筒传来一阵沙沙声,然后Mark说道,“噢。”顿了顿之后,他问道,“那是你的新助理吗?”

“对,”Eduardo说,对Mark声音里怀疑的语气觉得有点好笑。“Hamid Nafisi。”

“那个英语专业的?”Mark嘲弄道。“他似乎话都说不清楚。”

“他很紧张,”Eduardo说。“还有,他是个很棒的写手。”Eduardo抬眼,看到Hamid满脸通红。“听着,Mark,回家之后我再跟你说。你想我带些什么吗?说起来,”Eduardo说,改变了主意,“我们得在走之前把剩饭吃了。”

“好,”Mark含糊地说,然后挂了电话。Eduardo忍不住笑了几声,然后把听筒放回电话架座上。

“那是……我想那是,”Hamid开口,听起来很尴尬。“我指,你是——你是/Eduardo Saverin/。”

“对,”Eduardo说,现在他担心的看着Hamid。“会有问题吗?”

“没!”Hamid几乎是喊出声的。“我是说,呃。只是,没有人会相信我要给你干活儿。”他的脸又红了,然后朝门口点点头。“我就——我得走了。”

“明天见,”Eduardo说,挥着手,Hamid弯弯手指告别,然后急匆匆地走了。Eduardo靠回椅子里,微微笑了起来。

他回家的时候心情非常好,因为他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助理,即使Hamid有点太过害羞了。他很确定随着时间流逝,这孩子会放松下来的。

他进屋之后闻到烧焦东西的味道,皱起眉,有点担心。“Mark?”他喊道。

“厨房!”Mark喊回来。Eduardo跟着声音走,发现Mark正戳着一截黑炭,Eduardo相信那原本是个鸡蛋卷。Mark抬眼看Eduardo,嘴巴弯了弯。

Eduardo的眉毛挑了起了。“天啊,发生什么事了?”

“我做饭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新点子,”Mark说,朝他的电脑示意一下。“我想在忘掉这点子之前把它弄出来。”

Eduardo大笑起来,用手掩着脸,嗤笑了一声。“/Mark/,天啊。在没有人的情况下你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不知道,”Mark承认到。“我很饿,我们只有鸡蛋和蔬菜了。”

“这样,那我来做点吃的,”Eduardo说。他指着饭桌。“去写程序什么的吧。”

Mark把锅铲放下,笑了笑然后回到电脑旁。Eduardo把锅刷干净,然后仔细的翻找了一下冰箱。Mark是对的;他们基本上只有鸡蛋和蔬菜了。Eduardo开始把一些原料取出来,挨个排开。

“你准备做什么?”Mark问。Eduardo扭过头去,发现Mark正看着他。

“西班牙玉米粉薄烙饼,”Eduardo说。“很好吃的,”看到Mark挑眉之后,他补充说。“我保证。”

“我相信你,”Mark说,然后他继续打起字来。

Eduardo把薄烙饼放在饭桌上,他拿了两个碟子,两只叉子,还有一瓶番茄酱。Mark怀疑地看着薄烙饼,说,“你记得辣的东西对我会有怎样的影响的吧。”

Eduardo翻翻白眼,说,“记得。这不辣。”

“好吧,”Mark谨慎的说道,然后把叉子插进去,用叉子边切下一块来。Eduardo看着Mark吃下第一口。Mark嚼了一下,吞下去,说,“很好吃。”

“早就说过了,”Eduardo得意地笑起来,他自己也吃了一片薄饼。

“你的助理看起来不太能胜任,”片刻之后,Mark说。“Jamie开始为我工作的时候,没那么紧张。”

“Jamie给你干活儿的时候并不是十八岁,”Eduardo回答。“而且他也不用成为我的发言人。”

“Jamie也不是我的发言人。”Mark说。

“是,对哦。”Eduardo说。

Mark微笑起来,低了低头,他玩弄着手上的叉子。“我开始打包行李了。我不确定你想带什么。”

“我会把东西挑出来的,”Eduardo说。“你给你妈妈打电话了吗?”

Mark点头。“她很激动能再次看到你了,”他干巴巴地说。“显然为了这事儿,Randi会回家。”

“噢,”Eduardo说。他从没见过Mark的姐姐,但他从Zuckerberg太太口中听说了她很多事儿。“她是不是,呃,带上家人一起?”

“我是这么想的。”Mark坐直了一点。“她几个月前才生了小孩。”

“你有礼物吗?”Eduardo心不在焉地说着,吃下最后一口薄饼。

“礼物?”Mark问道。

Eduardo抬起眼睛。“对。你不认为自己得给她一个婴儿礼物?”

“我不认为——我需要给吗?”Mark看起来很惊讶。“孩子出生之后我给过一个礼物的。”

“宝宝需要很多东西,Mark,”Eduardo提醒他。“你最好再给她一些别的礼物。”

“噢,”Mark说。“我不知道要买什么。”

“买一个套装就好了,Mark。”Eduardo说。“宝宝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Mark说,“一个套装?”

Eduardo揉着额头,说,“好,明天下班之后,我们要去给你的侄女买点什么。你得成为很酷的舅舅,Mark。”

“你听起来像Dustin,”Mark暴躁地说。“他尝试过逼着我为她买下所有东西。”

Eduardo说,“你应该听他的。”他起身收拾好碗筷。“你作为舅舅的义务就是宠坏她。”

“没人跟我说过这话,”Mark喃喃道。

像往常一样,他们俩在沙发上蜷着身子。Eduardo换着频道,Mark正在用电脑做某些事。Eduardo漫不经心地伸出手臂,摸上Mark的颈背。Mark打字速度慢下来,然后扭头看向Eduardo。

“我在试着工作,”Mark说,打算让自己听起来很恼火,但是效果差了十万八七里。Eduardo用手指摩挲着Mark脖子,Mark打了个颤。“/Wardo/。”

“什么事?”Eduardo尽可能装无辜地看着,对 Mark脸颊上的红晕很受用。Mark看起来懊恼地不寻常,Eduardo得承认自己很享受这样。

“你个混蛋,”Mark说,恼火地啪的一声关上电脑。他把电脑扔到一边,然后跨坐上Eduardo的大腿。Mark靠上前,他俩的嘴唇几乎要碰在一起了,这时才说,“我在工作呢。”

Eduardo把手臂环上Mark的腰,把他拉进。“好像你会在意似的。”

“一边去,”Mark说,但他微笑着吻上了Eduardo。

*****



第二天早上,Hamid准时抵达办公室,在胸前搂着他的电脑。他朝Eduardo点点头,说,“早上好,Saverin先生,”然后才坐在另一张桌子旁。

“叫我Eduardo,”Eduardo告诉Hamid。“别担心礼仪问题,就我们俩。”

“好的,”Hamid犹豫地说。一开始,他看起来对此有些不确定,但后来等他有疑问的时候,他用名字来称呼Eduardo。

“Eduardo,”他用迷惑的语气说。“我搞不懂你发给我的数据表。”

Eduardo起身,在Hamid身后俯下身子看了一下。“噢,”Eduardo说,然后他解释了自己是如何用这个表格记录客户及项目的。

“明白了,”Hamid说。“但我觉得这样弄更好。”他做了几处更改,眉毛因为专注而皱起。Eduardo查看结果,不得不承认这样更好。

“做得好,”他对Hamid说。“真的很有帮助。”

Hamid低下头,微笑着。Eduardo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

正午的时候Eduardo给他俩叫了午餐外卖,问了Hamid上课的情况,想温和的让这孩子卸下心理负担。Eduardo不太确定怎么会有这种外表强壮内心柔弱的人,但他发觉这种人意外地可爱。Hamid捧着碟子勾着肩膀,承认自己很喜欢写作。

“我知道并不是真的——我很惊讶你雇佣了我,”Hamid说。“因为你的广告上写了要经济和商科专业的人。”

“我能搞定这部分,”Eduardo漫不经心地说,挥挥手。“别过于担心了,Hamid。”

Hamid小小的笑起来,说,“我努力。”

紧接着,在下午的时候,他居然成功的和Eduardo争论了几次。“我认为邮件这样开头不好,”大约下午四点的时候,Hamid说道,同时Mark走了进来。“听起来太过激了。”

“嘿,”Mark说。Eduardo和Hamid都抬起头。“你准备好走了吗?”

Eduardo看了一眼时钟,惊讶于已经这么晚了。“噢,我没注意到时间。Hamid,你能回家了。”

Hamid紧绷起身体,眼睛大睁,带着新涌上来紧张。“呃,”他说,他的双手在键盘上僵住了。“我,呃。好的。”

“你不打算介绍一下吗?”Mark玩笑般地说。他在Eduardo怒视他的时候弯弯嘴角。

“好吧。Hamid,这是Mark。你昨天跟他在电话里交谈过。Mark,这是Hamid。”Eduardo关上电脑,把办公室的钥匙扔给Hamid。Hamid手忙脚乱的几乎没接到,但终究还是在最后关头用食指钩住了钥匙圈。“下周我都不在,你可以随时来办公室,Hamid。”

“谢谢,Sav先——Eduardo,”Hamid说,站起身的时候几乎绊倒了自己。“我,呃。旅途愉快。”

“多谢。”Hamid匆匆忙忙地和Mark擦肩而过,走出办公室,Eduardo生气地看着Mark。“你可以更亲切一点的。”

Mark耸耸肩,看起来毫无悔意。Eduardo翻翻白眼,决定迟些再提这事,然后补充道,“我不知道你要来。我车子在这儿。”

“我知道,”Mark说。“Dustin送我来的。我的车在家里。”

“我甚至都不知道婴儿礼品要上哪儿去买,”Eduardo指出。“你查过吗?”

“没,”Mark说。“找一个卖儿童衣服的店有多难?”

“你知道她长的多大了吗?”Eduardo问,抱起双臂。

Mark眨眨眼,“婴儿一般的大小?”他提议道。

“我们给她买些玩具,”Eduardo说。


*****



Eduardo以前从未意识到儿童玩具究竟有多少/种类/。从Mark扫视一排又一排的货架时微微睁大眼睛来判断,他和他一样震惊。

“一个小孩能需要多少东西?”Mark问道,听起来很警惕。“我们怎么能从这么多东西里找一样出来?”

Eduardo扫了一眼Mark。“你知不知道她大概会喜欢些什么?”

“她是个姑娘,”Mark含糊地说。“芭比?姑娘都喜欢芭比的对吧?”

“噢,说实话,”Eduardo呻吟道,抓起Mark的手。“我们要找一个比芭比更适合她的,好吧?她叫什么名字?”

“Leah,”Mark有点心不在焉地说。他转头看向吸引他眼球的东西。“Wardo。看看这个。”

Eduardo转身,这时Mark松开Eduardo的手。他踮起脚从货架上取下一个色彩缤纷的盒子。他递给Eduardo看,嘴角弯起了一个微笑。

“一部婴儿电脑?”Eduardo盯着盒子上的标签不敢置信地问道。“这种东西居然会存在?”

“因为有人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变聪明,Wardo,”Mark有点高姿态的说道,从Eduardo手上拿回盒子。“我们买这个了。”

“这太可笑了,”Eduardo说。“这孩子有多大了?”

Mark耸耸肩。“六个月吧。”

“Mark,我们真的该——”

“我能为你们服务吗?”一个活泼的女性嗓音从他们身后传来。他们转过身,看到一位丰满的金发女性,脸上带着大大的真诚的笑容。她穿着制服衫,衣服上的铭牌写着“Pamela”。“你们已经选了婴儿电脑呀,”她补充道,朝Mark手里的盒子点点头。“如果你们喜欢这个,那我确定你们也会喜欢同类的其他产品。”

“他认为这不适合给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Mark告诉她。Eduardo翻翻白眼,但忍不住对Mark义愤填膺的语气笑了起来。

“对于这个年纪的确实有点超前,”Pamela圆滑地说。“但是小孩儿可以迟些再玩。你们是给男孩买东西,还是女孩?”

“女孩,”Eduardo和Mark异口同声地说。

“噢,真贴心,”Pamela说,带着他们走过过道。“你们的女儿真幸福!”

“我们是给他侄女买礼物,”Eduardo纠正道,感觉全身都燥热起来。Mark的表情变得有点惊恐,毫无疑问的被养孩子这件事吓坏了。

“噢!”Pamela说,眼睛大睁着回头看向他们。“我很抱歉!我只是,看到戒指,就假设——”她摇摇头,窘迫地微笑着。“真不好意思。”

她停下脚步,从架子上拿了一个东西下了。她递给Eduardo,说,“如果你想让你的侄女对科技感兴趣,或许你会想买这个。”

“你在让她变成一个女商人,”Mark说。

“你知道你自个儿就在做生意,对吧?”Eduardo问Mark。

“我没有黑莓手机,”Mark指出。

“如果你要买电脑,我就要买智能机,”Eduardo说。他们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Mark的嘴巴抿成了固执的线条,但Eduardo确定他迟早会投降的。

“我想多一个礼物也没什么坏处,”Mark最终说道。

“你是舅舅,”Pamela说。“你的责任就是惯坏她。”

“早就这么跟你说过了,”Eduardo说。

等到他们终于去结账的时候,他们已经挑好了很多东西,包括他俩一见就喜欢上的一套滑稽的玩具。Mark一看到教育类玩具就忘乎所以了。

“她的基因棒极了,”Mark防备性地告诉Eduardo。“她有成为天才的天赋。我要鼓励她的智力发展。”

Eduardo好笑的摇摇头,随便Mark选任何他看上的东西。

“我想你们挑东西很有眼光,”在结账的时候Pamela告诉他俩。“这小丫头太幸福了。”

Mark看起来对这话感到很满意。他掏出钱包,制止Eduardo打算付钱的举动。“是给我姐姐的。我来买。”

“Mark——”"I've got it," repeats Mark firmly. Eduardo gives up and instead waits while the toys are bagged up. “我来买,”Mark坚定的重复道。Eduardo放弃,在一边看着玩具被包装起来。

“得专门为这些装一个单独的行李箱,”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穿过停车场的时候,Eduardo说。“我们怎么会买这么多?”

“你可是说了我该惯坏她的,”Mark指出,听起来有点喘不过气了。

“倒也是,”Eduardo同意道,把袋子放在柏油路上,伸手去掏钥匙。“我忘记你做事永远不会只做一半。”

Mark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他不确定要对此评论作何反应。Eduardo打开后备箱,把袋子都放进去。Mark朝Eduardo靠得更近了些,把他的袋子也放进来。一等袋子放好,他就用手臂环上Eduardo的腰,回头看着身后。

Eduardo惊讶地转身,垂眼看向Mark。然后他看见了Mark身后的摄影师。“明白了。”

“对,”Mark说。他温和地拉下Eduardo,轻轻地吻上去,他的手掌平贴在Eduardo的背上。他们分开时,Mark安静地说,“我跟高兴你能陪我来。”

“这是我的荣幸,”Eduardo温柔地说,因为说不出的原因而感到有些失衡。

Mark点了一下头,抬起手关上后盖箱。Eduardo看着他绕到副驾驶座那边,皱着眉头。他的胃奇怪的扭了扭,他的嘴有点儿刺痛。他抬起手想摸摸嘴唇,但紧接着摇了摇头。

Eduardo很早就上了床,仍然觉得有点儿失去平衡。他在Mark的床上面朝床边侧躺着,听着Mark在他身边打着字。他的心脏无法控制的快速跳动着,无论Eduardo多努力想要让它慢下来都不行。他吸气,然后呼气,他的眼睛紧紧地闭上,这样他就不会想翻过身看Mark了。当Mark最终合上电脑躺回床上时,Eduardo装着已经睡熟了。他清醒的躺了很长时间,一直听着Mark的呼吸声。


*****



将近六个小时的航程中,Eduardo有一半时间都是在睡觉,而Mark则在看一本关于希腊神话的书。Eduardo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枕在Mark的肩膀上。他直起身,用手背揉着嘴唇。

“早上好,”Mark温和地说,翻过一页书。他偷偷瞄了Eduardo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睡得好吗?”

Eduardo伸展一下,说,“我不知道你怎么能一直保持清醒。”

Mark耸耸肩,继续看他的书。“你知道我不用睡那么多。”

“就算这样,我还是搞不明白。”Eduardo在椅子里陷下去一点,伸手去翻找前面座椅背后上的小袋子。他找到了一本杂志,一直翻到字谜那页。他从随身的行李包里掏出一支钢笔,开始填写字母。

Mark似乎对他的书失去了兴趣,靠在Eduardo的肩膀上,他的呼吸又湿又潮地喷上Eduardo的脖子。“那个是Perl,”他指着说道。Eduardo顺从地拼了出来,试着不要被Mark贴着他的手臂而分心。会有这种影响真是太傻了,他告诉自己。

他们在飞机着陆前约半个小时完成了字谜,Mark把窗户的遮光板推上去,透过微微起雾的窗格玻璃看向外面。Eduardo盯着Mark苍白的脖子,意外被这熟悉的景象惹的呆住了。

在Mark的视线从窗户转回来之前,他成功的让自己回过神,垂眼看着手上的杂志,假装自己真的对这篇关于Alec Baldwin的文章感兴趣。

Eduardo以前见过Mark父母两次。Karen曾经造访过哈佛几次,只是为了确保她唯一的儿子还活着。他喜欢他们俩;Karen有着和Mark如出一辙的让人不安的聪明才智,而Edward则有Mark偶尔会显露出的冷幽默感。他在哈佛简短的遇到过Randi;她比他们高三届,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和弟弟在一块儿。但她人很好,非常友善;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出她和Mark居然是血亲。他没见过Mark的其他姐妹,她们当时在读高中,后来也上了不同的大学,但据他所听说的,她们都更像Randi而不是Mark。

等到他们离Dobbs Ferry不远时,Eduardo发觉自己对于再次和Zuckerberg一家感到奇怪的紧张。在打官司之后他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他很确定他们已经对自己改变看法了。他在副驾驶座上沉下去一点儿,揉着脸。

“我开始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Eduardo告诉Mark。“你爸妈不会讨厌我吗?”

Mark嗤之以鼻,给Eduardo一个恼火的表情。“别傻了。我爸妈爱死你了。我妈可是想收养你,然后喂胖你。”

“但是官司——”

“Wardo。别担心那事。”Mark把车开进一条安静、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你担心的太多了。”


*****



Mark长大的房子比Eduardo家在迈阿密的房子稍微小一点儿。Eduardo把行李从车上搬下来时Mark去敲门,他走路看起来有点儿轻盈。Eduardo花了片刻才意识到Mark/很兴奋/。

门开了,Karen Zuckerberg走了出来,说着,“Mark,亲爱的,”然后抱住了Mark。Eduardo停下手上的活儿,看着他们。Mark比他母亲高几英寸,得弯下腰才能和她平齐。Mark遗传了她的外表;他有她的卷发和蓝眼睛,但她的面部表情可丰富多了。

她放开Mark之后,喊道,“来,Eduardo,别害羞。”她带着期盼的表情张开双臂。“Mark拿得动行李。”

Eduardo拖着步子走上通往前门的小径,允许自己被Karen温暖的怀抱环绕。通过敞开的门,他能闻到食物的香味,他的胃叫了一声。

Karen开心地笑起来。“饿了吧?”她放开Eduardo,抓着他的双臂。“难怪,你骨瘦如柴。你在新加坡都不吃饭的吗?”她没有等他回答,就转头喊道,“Ed!Ed,孩子们来了!”

Mark把他们的行李拉到前门,把它们放在门厅里。他来回看看Eduardo和他母亲,问道,“你们俩进来吗?”

“噢,当然了,”Karen说,摇着头。“来吧,Eduardo,你们俩睡在Mark的旧屋子里。你们都太瘦了,可以睡得下他那张床。”

对她这么随意地提起这事儿,Eduardo觉得自己脸红了,从他变得微微粉红的脸来看,Mark也一样尴尬。“谢谢你,Zuckerberg太太,”他说,走过去拿起其中一个行李箱。“你真好人。”

“叫我Karen,Eduardo,真的。你现在可是家中一员了。”Karen疼爱地拍拍Eduardo的肩膀,迅速的在Mark脸上吻了一下。“带他熟悉一下屋子,亲爱的。”

“好啦,妈,”Mark用‘长期以来一直忍受这种举动’的语调说,然后也拎起另一个行李箱,准备抬上楼。

Mark的房间在走道尽头。Karen和Edward显然试着把这间屋子变成储物间,但Mark的物品依然留着。有一个小书架,上头摆着关于神话和电脑科学的书,有几本看起来像是以外语写的。墙上有一张原版的星球大战海报,这是屋内仅有的装饰。

Mark在衣柜门边放下行李箱,说,“这就是我的房间。”

“嗯,”Eduardo赞同道。Mark细细的打量着他,好像在估量Eduardo的反应。Eduardo坐在双人床床沿上说,“挺不错的。”

Mark耸耸肩,示意Eduardo跟上他。Mark带Eduardo看了他姐姐和妹妹的屋子,他们要用的盥洗室,主卧,以及楼上的书房。“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认为我该带你在房子里转一圈。”Mark说,有点儿暴躁。“这只是栋房子啊。”

Eduardo冲动地伸手抱住Mark。Mark放松了一点,抬起脸,眼睛搜寻着Eduardo的脸。“但这是你长大的地方。”Eduardo用小心控制的语调说。“这很有意思。”

“这里了无生趣,”Mark皱着眉说。

Eduardo翻翻白眼,在Mark嘴上快速地吻了一下。“你被加州宠坏了。”

“我从没喜欢过这里,”Mark直白的说。“就算在你——加州。”

“注意点,我们是在拜访你的父母呐,”Eduardo轻轻的说,努力不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Mark的结巴里。“你得假装喜欢这儿。”

Mark给Eduardo一个恼火的表情,好像在提醒他Mark从不擅长于隐藏无聊或者蔑视的感觉。

“行,好吧,”Eduardo说。“或者不装也行。”


本章结束

Comment

[44]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17-9a9dc9ae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