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TSN社交网络] Never Marry for Money(aka闪婚文)Mark/Eduardo 3/8

Never Marry for Money (You Can Borrow it Cheaper)
by alexthegreat

aka闪婚文
没错我就是对这个题材完全没抵抗力

summary:Mark和Edurado去拉斯维加斯与投资者会面,还去酒吧疯了一晚上。等早上醒来发现他俩已经扯证并在Facebook上公告天下了! 第三部分


他们成功的吃完了晚餐,而且没有出别的岔儿。Eduardo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对编程有了足够的了解,能真正的和Mark讨论他正在做的工作。

Mark在Eduardo能开口抗议之前拿过账单,提醒Eduardo道,“共有资产,”同时把他的信用卡递给侍者。

Eduardo靠回椅背上,拿起酒杯,将杯子里剩下的侍者推荐的比诺葡萄酒一饮而尽。他觉得全身暖洋洋地,很舒服,无忧无虑;他们这顿饭喝光了两瓶酒,Eduardo喝得比Mark多很多,因为Mark负责开车把他俩运回家。他又宽恕了Mark一点儿,Mark成功的在这顿饭开始之后,没有无意间说出任何让人不快话。

“这很不错,Mark,”Eduardo说道,口齿只有一点点含糊。“谢谢你。”

Mark耸耸肩,从侍者那儿拿回账单。“不客气。”他签了收据,然后站起来把椅子往后推,抓起外套。“我们走吧。”

Eduardo撑起身,一只手臂环上Mark的肩膀。“我很抱歉之前吼了,”他告诉Mark。“只是,你有时候让我/很生气/。”

“我知道,”Mark说,推开餐厅的前门,碰到了一小堆记者和摄影师。

Eduardo眨眨眼睛,被突如其来的闪光灯吓了一跳,亮光晃到了他的眼睛。Mark轻柔的把他跩向存衣处,把票根递给侍者。

“他们怎么得知我们在这儿?”Eduardo皱着眉问Mark。“为什么他们居然会感兴趣?”

“可能因为你五年前把我告上法庭吧,”Mark干巴巴地说。

“对哈,”Eduardo说。他捏捏Mark的肩膀。“但是你活该。”

Mark微微笑起来,转头看向Eduardo,“你喝醉了。”他语气毫无不满地指控到。

“可能有点儿,”Eduardo承认。他把Mark拉得更近了些,说,“记者们在等着呐。”

“我知道,”Mark说,他的声音比平时要低一些。他踮起脚,说,“我现在要吻你了,”然后印上Eduardo的唇,同时闪光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Eduardo自动的闭上眼睛,直觉地把Mark拉得更近。Mark的身体契合着他的身体,贴在Eduardo的嘴巴上的唇很柔软,并灵活地让人惊讶。

Eduardo觉得一股热浪席卷全身,他的手渴望着埋进Mark的头发里,他敏锐的感到Mark贴在他身上的每一个部分——嘴巴,胸膛,髋部,大腿。Mark小小的叹了口气,Eduardo利用机会顺势咬了咬Mark的下唇。Mark全身打了个激灵,让Eduardo猛地回过神。他放开Mark,仅仅能克制住自己不要惊恐地后退一步。Mark看起来很恍惚,还有点迷惑,他的嘴巴因为唾液而闪闪的。

“您的车在这儿,先生,”侍应生很有帮助的说道,递出钥匙。Mark转身一把抓过钥匙,然后快步走向驾驶位。Eduardo坐进副驾驶座,在大腿上交握起手掌,希望他能跟谁谈谈这事儿,因为/刚刚他妈的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



Eduardo那晚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入睡。他在屋子里平躺着,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他的脑海在残忍地重播着那一个片刻,他把Mark只是作秀的吻变成一个真正的吻。

他最后终于在三点左右沉入梦乡,但睡得很不安稳,时不时会被真正的或者想象出来的响声吵醒。八点左右他放弃睡觉的打算,拿出电脑,好让他在不出门不用碰到Mark的情况下工作。

他一打开电邮,就受到了Dustin发来的消息,让他的全身因为恐慌而僵硬。

/在网上看到你俩打啵儿啦!进展的不错啊大男孩!;)/

片刻之后,Chris也发来了一个消息。

/演得不错。/

Eduardo忧心忡忡地跳转至Google页面,输入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搜索结果是Gawker的网站,那上头有四张他和Mark在昨晚被拍到的照片。他只看了标题——“Facebook鸳鸯秀恩爱”——就退了回去,照片上显示出的亲密感让他的胃不舒服地扭动着。

接着,他的好奇心胜过了尴尬感,于是折回之前的页面看照片。第一张里,Mark心无旁骛的看着Eduardo,他的手撑在Eduardo的胸前。下一张,Mark靠上前用嘴覆上Eduardo的,再后面的两张是以非常近的距离拍他俩亲吻的照片。

“天啊,”他呼出一口气,然后啪的一声合上电脑。他拿起电话,打给Chris,在铃声响了三下之后接通了。

“如果这和那些照片有关,我没法叫他们撤下了,而且我希望照片挂在那,”Chris说道。“那几张棒极了。几乎棒过头了,说实在的。”

“所以我才打电话来,”Eduardo说道。“我——昨晚发生了点事儿。”

电话那头是一阵不详的寂静。然后Chris问道,“我需要担心你们俩没有签婚前协议的事儿吗?”

“不,不是那种事情。我们没吵架。Mark实际上——他跟我道歉了。”Eduardo叹着气,用掌根揉着前额。“然后我吻了他——或者说是,我让他吻了我,事情发展的没法控制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真不知道。”

Chris安静了一分钟,然后温和的开口说道,“发生什么了,Eduardo?我知道我有点——但你晓得我真的是希望你和Mark开心,对吧?如果你真的要脱身,我能安排。”

“我知道,”Eduardo说道。“多谢了,Chris。我只是——我需要和人谈谈,要么是你,要么是Dustin。”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Chris挖苦道。“你和Mark谈谈比较好。他今天暴躁的不得了。因为有些实习生提到了相片的事情,他几乎把他们都开除了。”

Eduardo摁着鼻梁,叹了口气。“行,好吧。我会跟他谈谈的。”

“还有,你明天要过来,”Chris提醒道。“顺便说一句,你应该为去芝加哥准备一下行李了。明晚就要走了。”

“对,”Eduardo说。“谢谢你没有——多谢。”

“没问题,”Chris说道,听起来有点不自在。“明天见。确保Mark为芝加哥之行带上一件好点的衣服。”

Mark大约四点钟回了家,看起来恼火又暴躁。他看到Eduardo坐在客厅里时,停下来盯着Eduardo看了很长一段时间,表情变得空白。

“工作如何?”不自在地顿了顿之后,Eduardo问道。

“过得去,”Mark简短的回答道。他把自己的斜挎包放到地上,走去冰箱那儿取出一瓶啤酒。“我该收拾行李了。”

“Mark,”Eduardo说道,站起身。“等等。”

“我不想说话,Wardo,”Mark说道,身子都懒得转过来。

“Mark,我——”Eduardo停下来,然后承认道,“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Mark说道。“我只是不想说话而已,Wardo。”他朝楼梯走去,一次跨两个台阶地上了楼。Eduardo跟着他,现在对Mark拒绝交流的行为感到有些着恼。

他看到Mark把衣服从衣柜扔到行李箱里。Eduardo叹气,盘腿坐到地板上,好让自己能更整洁地叠着Mark的衣服。Mark对着Eduardo眯起眼,然后丢出另一件衬衫,用的力气比必须的大了点。

“你该带一件上档次的直排扣衬衫,”Eduardo说道,同时叠着一条短裤。“最好穿上休闲裤。”

“我会穿牛仔裤,”Mark执拗地说道。“你能穿一套小了吧唧的套装。”

Eduardo坚决不回应他的挑衅,取而代之,他站起身,看向Mark的衣柜。他掠过一排衬衫和罩衫,然后才找到了一些直排扣衬衫。他把那些衬衫从衣架上取下来,然后整齐的叠好,再把衣服递给Mark。

“我能自己收拾行李,Waedo,”Mark说道,有点不耐烦。

“Chris叫我确保你带上好点儿的衣服,”Eduardo平静地说,转向旁边的衣柜,那里放着他自己的衣服。“我觉得我们带一个行李箱就好了,我们不会去很长时间。”

“好吧,”Mark平平的说道。

Eduardo忽视Mark声音里潜在的愤怒迹象,取出了一些衣服。他坐回到地板上,挨在行李箱旁边,开始把他自己的衣服放成一叠,Mark的则放在另一叠里。他能感觉到Mark在盯着他看,但他坚决的直到收拾完衣服才抬起头。

“你还想带其他什么吗?”Eduardo尽可能语气平平地说道。

“之前你为什么躲着我?”Mark脱口而出。“是因为昨晚吗?因为我们结婚了,已婚的人都会那么做,Eduardo。没什么好觉得羞耻的,坦白说,我不认为——”

“我没有觉得羞耻,Mark,”Eduardo打断道,皱着眉。“我以为你不想谈这件事。”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

Eduardo不敢置信地盯着他。“Mark,自从我告了你之后,五天前,我们一句话也没说过。我们就/酒后/结婚了!”

“你后悔了吗?”Mark诘问道。“你后悔吻了我?”

“是你吻了我。”Eduardo纠正道。

“你回吻了,”Mark说道。“你后悔了吗?”

“Mark,我——”

“你后悔了吗?”Mark重复道,声音大了些。

“没有!”Eduardo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他退后一步,举起手捂着眼睛。“天,我不敢相信我刚刚那么说了,”他对自己咕哝道,他的胃里满满都是焦虑。

片刻之后Mark把他的手从眼前拉了下来。“我不明白你哪里有问题,”Mark说道,下巴微微挑起,有点气势汹汹。“你为什么避着我?”

“因为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Eduardo说道,他的嘴巴很干。“Mark,我——我/曾经讨厌/你。”

“我不觉得那有什么干系,”Mark说道,他吻上Eduardo,推着他往后,直到Eduardo的背撞到了墙上。

Eduardo从没以性的角度想过Mark。Mark一直看起来有点像对性不感兴趣的人,尽管他一直想要找个女朋友。除了那次厕所事件,Eduardo从没注意过Mark在大学里的性经验如何。

但现在Mark用大腿分开Eduardo的双腿,他的手一直顺着Eduardo的衬衫向下摸着,他的手指冰凉,贴在Eduardo火热的皮肤上。每次他的手移动的时候,都会让Eduardo全身一哆嗦,Eduardo没法让自己停下抵着Mark的大腿,寻求摩擦的动作。Mark一直把Eduardo吻到气喘吁吁,呼吸不稳,然后他把Eduardo的衬衫拽了起来。

Eduardo举起双臂,帮助他俩一起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扔到地上。Eduardo心如擂鼓地靠在墙上,墙冷冰冰地贴着他的皮肤。Mark跪了下去,看起来下定了决心。

“天啊,”Mark解开Eduardo的裤子时,Eduardo不自觉的说道。Mark笑笑,隔着棉质内裤,用嘴贴上Eduardo的分身。“Mark,你不——”

“闭嘴,Wardo,”Mark说道,然后他把Eduardo的三角裤拽下去。Eduardo手足无措,最后把双手放在Mark的卷发上,很努力地试着不要拽他的头发。Mark跪了一会儿,盯着Eduardo的分身,好像要把它刻在记忆里似的,然后张口把它含了进去。

“我的上帝啊(葡语),”Eduardo诅咒道,在Mark用手裹住他分身的根部时,尽最大力控制住髋部不要向前动。Eduardo试着不要想Mark以前可能在哪得到的经验——在他驱散这个想法之前,Ian的脸闪现在他眼前——然后重重的呼了口气。

Mark正发出淫秽的不得了的声音,饥渴而湿润的声音,让Eduardo的腿发抖。Eduardo收紧他放在Mark头发里的手指,沙哑地说,“Mark,我要——”但Mark只是把Eduardo含进更多,好像他在炫耀自己的技巧似的。Eduardo高潮的时候,膝盖打着颤,几乎没能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直立。Mark带着一个柔软下流的声音退开,抬起脸对Eduardo得意地笑笑,他的嘴巴又红又闪。

Eduardo跪下去,拉过Mark吻了上去,把Mark的嘴唇舔干净。Mark发出温和的嗯嗯声,让自己贴上Eduardo,他的嘴巴很顺利地为Eduardo张开。Eduardo把手伸进Mark的短裤里,套弄着,同时Mark的潮湿的呼吸印在Eduardo的脖子旁边。Mark高潮的时候非常安静,让人一点也不意外;他只是比较厉害地哆嗦了一下,然后就软软的瘫在Eduardo的怀里。

Eduardo颤抖的站起身,拽起内裤,然后把衬衫和裤子拾起来。他对Mark伸出手,但Mark已经站起身了,看起来甚至都没注意到Eduardo的手。Mark比平时看起来更加皱巴巴的,但现在Eduardo发觉Mark凌乱地有些性感。

“Mark,为什么——为什么你,唔,”Eduardo尴尬的停下话,不自在地动了动。“我们本不应该那么做的。”

“只是性而已,Wardo,”Mark说道,听起来很恼火。“那究竟有什么不对?”

Eduardo张开嘴,然后意识到,他真的没法给出一个除了说“就是感觉不对”的回答,不知为什么。“算了,”他说道,很蹩脚。“我只是——这不是我指望的。”

Mark微微侧着脑袋。“很差劲?”

Eduardo揉揉脸,说,“不,我不这么想。”

Mark短促地点一下脑袋。“很好。”他开始毫无顾忌地脱衣服,Eduardo立刻扭开脸。Eduardo听到Mark拖着脚步走到屋内的浴室里,然后打开了淋浴。

Eduardo叹了口气,拖着步子走出房间,顺便还从衣柜里取出了换洗的衣服。他走近之前一直在用的浴室里,把衣服丢进篮子里。他打开淋浴,调到自己能承受的最高温度,然后闭着眼睛站在花洒下面,他的嘴巴仍然因为Mark的吻而觉得生疼。

他搓着自己的皮肤,直到他觉得有生以来从没这么干净过才停下。他穿上干净的内裤和衬衫,回到他的屋子里,接着爬上床,他的手在抖着。他平躺在大床上,轻轻用指尖摩挲着唇,然后蜷起身。他久久没能入睡。


*****



第二天早上Eduardo很不情愿下楼,但如果不下去,他就得对付Chris的怒气,而他对此已经很厌倦了。他看到Mark已经在楼下,旁边还有一壶刚煮好的咖啡。Mark把一个杯子递给Eduardo,吃着看起来像是蛋白质条的东西,Eduardo小口啜着咖啡,对Mark的无动于衷感到有点困惑。

“我整理好行李了,”Mark在片刻之后说道。“我们走之前,我会把箱子拿到车上。你还有什么东西要装进来吗?”

Eduardo摇摇头。“没,我只会朝电脑包里再装点书。”他向后挨着厨房流理台,看着Mark走开。他喝着咖啡,看到Mark的衬衫领口露出的肩膀,努力忽略自己下腹的骚动。

在Eduardo收拾好他的电脑和飞机上要看的书之后,他们就前往Facebook办公室。Chris还没准备好跟他们开会——“我们吃午饭的时候谈,行么?”他一边对着电话喊话,一边心不在焉地说——所以Eduardo坐在他的桌子旁,上头还保留着之前那个迷人的铭牌,他假装工作,并时不时的偷偷瞄Mark几眼。

Eduardo可不是个修道士。他会去约会,会和人上床,自从和Christy掰了之后,他交过几个为数不多的女朋友,也交过几个为数更少的男朋友,但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经历过像昨晚和Mark那么棒的性爱了。Eduardo感觉Mark嘴唇贴着他的皮肤的触感还在,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

十一点左右,Chris走到他身边,在他桌子上放下一个马尼拉信封。他站在Eduardo和Mark的桌子中间,放低了音量,平静的说,“以备不时之需。”

Eduardo皱起眉,打开信封。里面都是法律文件,一开始他很不解,想弄清这是不是还要他们签名的例行文书,紧接着他意识到,这是离婚文件。

他抬眼看向Chris,Chris的表情镇定但有些伤感,然后说,“多谢了。”

Chris点点头,说,“你决定要用这些东西的时候,告诉我就好。”他起身,Eduardo把信封塞到最下面的抽屉里。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Mark,但是Mark看起来完全没注意到任何事,他一边打字,视线还是紧盯在电脑屏幕上。

Eduardo站起来,走去喝水,在餐厅里碰到了Jamie。她靠在柜台上,正吃着塑料饭盒里的沙拉。她看到他时,微笑并问道,“我之前一直没机会问,你选好办公室了吗?”

Eduardo翻翻白眼,说,“Mark全否决了。”

Jamie叉起一块西红柿,塞进嘴里,看起来正在思索。她咽下番茄,然后提议道,“试着找找离这儿近的办公室吧。或许他能开心点儿。”她眨眨眼,继续吃着沙拉。

Eduardo拿了一瓶水,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才问道,“你说Mark喝醉的时候提过我?”

Jamie看起来对这个问题觉得很惊讶,但她还是放下沙拉,说,“对,这样的事发生过几次。”

“他说什么了?”Eduardo尽可能随意地问道。

Jamie耸耸肩。“没说什么很丢人的。只是,你知道,说了些他想你,他希望自己当时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她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真的很关心你,Eduardo。我认为你们俩做的很棒。”

“嗯,”Eduardo表情空白地说道。他笨拙地举起手道别。“多谢啦。”

“随时效劳,宝贝,”她兴高采烈地说道。“你们俩在芝加哥好好玩儿啊。”

Eduardo回到座位上,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发着呆,一直到十多分钟之后,Chris叫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

Chris给他们点了一大堆中餐,全都摊在会议桌上。Dustin已经做在一把椅子里,他把脚搭在桌子上,拿着一个纸盒,吃着面条。

“好了,”Chris严厉的说道 。“现在是时候谈谈你俩明天要上的访谈了。”

Mark默不作声地把一个纸碟子朝Eduardo这边推来,并递给他一双筷子。Eduardo咕哝着说了谢谢,在他朝自己的碟子上盛炒饭之前,完全没注意到Dustin震惊的表情。

“你们俩太有爱了,”Dustin在片刻之后说道,脸上带着非常欠扁、超级巨大的笑容。“说真的,我觉得自己快得糖尿病了。”

“闭嘴,Dustin,”Chris说道,同时努力想解决一个蛋卷。“我们要大概商量一下,你们俩要告诉群众些什么话,但我们需要把所有事情想周全,不能说漏嘴。”

“当然行,”Mark说道。“我们说是在两年前重新碰到的。”

“说通过电子邮件来往。如果想要更加辛酸感人,就说是在Facebook上吧,”Dustin插嘴,情绪昂扬地挥舞着筷子。“让所有人都自打嘴巴。”

“重新联系的方法就用Facebook这个吧,”Chris说道。他真拿了一个记事本,并在上面快速的写着。“还有,Eduardo,一开始你很不乐意接受请求——”

“——但你很好奇,所以就选了接受,”Dustin夸张地说道,揪住自己的胸口。“然后往事就随风而去了!”

“你们俩大约在一年之前开始约会,”Chris说,怒视着Dustin。

“如果她问起诉讼的事,我们该说啥?”Mark说道。

“告诉她那是陈年往事,你们不想再提了。”Chris说道。

“噢拜托,”Dustin嘲笑道。“说得好像会有人接受这个回答似的!Eduardo为了六亿美元起诉了Marky Mark,你觉得奥普拉能接受一个‘宽恕并遗忘’的回答?你做梦吧,Christopher。”他转向Mark和Eduardo。“你们要告诉她,你俩都很后悔当时的情况造成了那场诉讼,但你们俩都很欣慰那件事情没有成为你们俩现在关系的阻碍。”

Eduardo眯起眼睛,怀疑的看着Dusin。“听起来你好像早就考虑好了嘛。”

Dustin耸耸肩。“等代码编译的过程中我很有空。”

“采访大概总共十分钟,”Chris说,完全无视Dustin,看着他的记事本。“因为临时才敲定的,他们没有任何你俩居家的有趣片段,所以他们说在准备上节目之前,会跟你们先谈谈。就是在你俩出场之前要播放的视频?”

“哦对,”Dustin说。“他们在Mark那次捐款的时候这么做了。记得不?里面有一些他家里还有办公室里的镜头。”

Chris看起来有些眼神闪烁,“哦,对啊,”然后Dustin非常夸张地瞠目结舌。

“你完全彻底没看!”他控诉道,指着Chris。“你策划了那场盛大、引人瞩目的采访,然后你/没看/!”

“那场采访不是什么大事儿,”Mark说道。

Eduardo也没看;他听说过,但他当时有点儿觉得,Mark是为了要解决越闹越大的隐私设定事件,想赚点好感。他瞅瞅Mark,看到Mark对此毫不感兴趣地吃着东西。

“会没事的,”Eduardo跟Mark说道。“只是十分钟而已。”

Mark稳稳地看向Eduardo,说,“十分钟也可能很漫长。”


*****
5.21更新
他们大约两点的时候动身前往SFO。在新加坡和美国来回飞了很多年之后,Eduardo已经变得讨厌搭飞机了,飞往芝加哥的旅途很短,他对此很感激。他们一抵达机场,Chris就完全忽略他们俩,一直跟他男朋友聊着电话。

Mark正看着一本教授汉语普通话的书,他脸上的表情很专注。Eduardo试着看自己的书,但Mark偶尔会碰上他的脚,或是小小声地说出中文词,他一直被这些事情分心。

Chris给他们订了头等舱能挨着坐的位子,Eduardo马上霸占了靠窗口的位子。他盯着窗外,逐渐沉入浅眠。

约莫晚上十点,他们的航班在O'Hare降落,Chris租了一辆车,他们开车去了酒店。Eduardo走进屋子,Mark跟在他后头,然后发现这看起来很像是蜜月套房。屋内有一瓶香槟,和一束看起来很滑稽的玫瑰花,上面还有个牌子写着“恭喜Zuckerberg先生和Saverin先生”。

“如果Dustin是幕后主使,我会杀了他,”Eduardo低声说道,带着不正常的好奇心拿起了那牌子。

“Dustin不会这么含蓄,”Mark干巴巴地说,把他俩的行李放在床脚。这个,自然让Eduardo注意到,屋里只有一张床。

“噢,”他说道,有些惊惶地盯着加大号双人床。“我想——我睡左边?”

“行,”Mark说。“我去洗个澡。”他开始脱衣服,一边走一边把帽衫和衬衫扔在地上。在Eduardo转身之前瞄到一眼他苍白的皮肤。他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整齐的叠好,放在椅子上。他对着Mark的衣服看了一会儿,最后投降,也把它们折好,放在他那叠衣服的上面。他钻进精巧柔软的被单下,侧过身子,背对着床中央。

他听着洗澡声,一直听到声音停下为止。不一会儿门打开了,然后是脚步声。床垫在Mark上床的时候往下沉了沉,还带了一股洗发水的味道,以及刚洗完澡时皮肤温暖的潮湿感。Eduardo紧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睡着了。

他听到Mark叹了口气,然后Mark关了床头灯,屋内一片漆黑。Eduardo躺在那儿,听着Mark安静的呼吸声,然后渐渐的入睡,感到一股奇怪地舒适和安全感。

他们的叫醒电话在第二天早上九点响起。Eduardo猛的起身,晕头转向地摸索着电话。

“喂?”他问道,用手掌撑着额头。

“这是叫醒电话,”Chris说道,声音听起来清醒得恼人。“叫Mark起床,准备一下。我们先吃早餐,然后去摄影棚。”

“好,”Eduardo说道。“那,几分钟之后见。”他挂了电话,侧过身拍拍Mark的肩膀。“Mark。Mark,醒醒。”

Mark转转身,慢慢的睁开眼。“啥?”

“起床,Chris要我们尽快下楼。”Eduardo翻身下床,打开行李箱,找了一套新衣服。他站起身之后,捉到Mark的目光,但Mark快速地移开了视线。

Eduardo朝浴室走去,开始淋浴。当他整理好着装,梳好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Mark正坐在桌子前,对着电脑,眉毛因为专注而微微皱着。

“Mark,”Eduardo说道,走过去轻轻碰了下Mark的肩膀。“来吧,下楼了。”

Mark抬起头,有点儿吃惊。“你,唔。你很好看,”他说道,马上移开视线,合上笔记本盖子。“Chris已经到了吗?”

“他说他会在那等着,”Eduardo说道。“走吧,Mark。”

Mark站起身,跟着Eduardo走出房间。他们和两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人一道搭电梯去三楼,那两人一直在偷偷看着他们。最终,其中一个人开口问道,“你是Mark Zuckerberg吗?”她一边说,一边吃吃的笑着。

“是,”Mark说道。

“那么你一定是Eduardo了,”那姑娘说。“抱歉,你们——我们认为你们俩为同性情侣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我是说,一个大公司的CEO,就像——”她朋友用胳膊肘捅了捅她,她说,“抱歉,呃。恭喜。”她明亮的微笑起来,微微有些困窘。

Mark看起来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Eduardo开口说道,“非常谢谢你的支持激。”门打开的时候,他握住Mark的手腕,把他拉出电梯。

“见到你们俩真是太好了!”那姑娘在门合上的时候喊道。Eduardo嗤笑一声,摇摇头。

“真像往日重现啊,”他自言自语地咕哝道。

“你指Christy和Alice,”Mark说。他想了片刻。“我猜是吧。尽管他们没邀请我俩喝酒。”

Eduardo翻翻白眼,走进餐厅。他发现了Chris有金色头发的脑袋,于是拽着Mark,朝那走去。他在Chris对面坐下,说,“我们到了。”

“我看出来了,”Chris干巴巴地说。“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下顿饭。”他朝侍者挥挥手,让Eduardo和Mark点餐。“我们来谈谈形象,”侍者离开之后,他说道。“要展现给大家你们俩相爱的样子,不容置疑。”

“他们对这桩婚事有疑问吗?”Mark问道,听起来有点被冒犯了。

“没,但重点是,我不想让他们有怀疑的理由。”Chris把他的薄饼切成整齐的三角形形状,慢慢地吃着。“你们俩做得很好,一直没让大家感觉到这是酒后失误,所以再接再厉,保持下去吧。还有Mark,尽你最大力,做到彬彬有礼。”

Mark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咕哝着“彬彬有礼,”好像这对他来说是外星语。Eduardo忍不住笑了笑,声音很低,有点苦涩。Mark直直看进他的眼里,微笑着。侍者端来他们的早餐时,Eduardo别开眼睛,看到Chris注视着他们,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满意的神情。

他们大约在十点抵达摄影棚,拿到了小小的安全通行证。他们被带到了演员休息室里,那里头有沙发,零食,以及进进出出的人。

一位神色匆匆戴着耳机的助理走到他们身边,用极快的语速说,“嗨,我们已经有这周早些时候的新闻片段,还有上次Zuckerberg先生上节目没播出的片段,但我们需要一些你俩看起来很甜蜜的片段。”

“行,”Chris说,看起来很满意。“棒极了。”

“还有,”她说,兴味盎然地看了他一眼,“嗨,欢迎。这里一团糟,真不好意思,因为是临时定下来的录影,我们希望这一期节目能在周一就播出。我叫Rachel,今天由我来负责你们的录影工作。你们化妆完毕之后,女王陛下就会跟你们见面,但镜头现在就开始拍你们了。”她示意两个男士上前,他们一个扛着摄像机,一个举着悬挂式麦克风。

“天啊,”Eduardo不由自主地说,Mark伸出手,紧紧握住Eduardo的手掌。

“如我所说,现在有点儿手忙脚乱,”Rachel说道,低头看着她的笔记板。“好了,跟我来。”她示意他俩往走廊走去。

Mark在化妆师对他的脸戳戳弄弄的时候一直面不改色。当他们往Eduardo脸上涂粉底并捣鼓着他的头发,好让它们看起来更加一丝不苟时,他试着不要畏缩。

化妆完毕之后,Rachel领着他们回到休息室,奥普拉面带微笑地等着他们。“你好,”她说,“欢迎,坐下吧。我们聊聊。”

Eduardo坐下的时候感到一点儿晕眩。他没法从她身上移开视线,不敢相信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况。Mark挨近了点,他俩的脚碰到了一起。Eduardo吸了口气,Mark的沉稳让他安定下来,并成功地给奥普拉一个微笑。

“很高兴能见到你,Eduardo,”奥普拉亲切地说。“久闻大名了。Mark,很高兴再次见面。”

Mark短促的点点头,不安的动了动。“是,”他说。一直在旁边踌躇地Chris,啪的一下捂住了额头。

奥普拉露齿而笑。“好了,我会问一些很简单的问题。别担心,问题不会特别有针对性。我们只是聊天,好吧?”她坚定的看着Eduardo,他放松了一点儿。

“谢谢你,”Eduardo真诚的说。

“那就开始吧,”奥普拉说。“旅途如何?你安顿的怎么样了,Eduardo?”

“旅途还行,很无聊,”Eduardo笑着说。“我安顿的还不错,上周末我所有的东西都从新加坡运过来了。”

“啊,新加坡,”奥普拉说道。“你对于在那居住,有什么感觉?”

他们聊了一阵子,在他身边,Mark可疑得一直保持着沉默。等到奥普拉离开之后,Eduardo已经放松下来,对于即将到来的采访,不那么紧张了。

“她人真好,”他跟Mark评论道。

“她是奥普拉,”Mark说道,语气有点儿迷惑。“你以为会是怎么样的?”

“我不知道,我不像你那样经常和名流打交道,”Eduardo说。

“你/就是/名流,Wardo,”Mark提醒他,微微弯起嘴角。

Eduardo嗤之以鼻,说道,“好吧。我大概是。”

*****

一点左右,Mark和Eduardo被护送到舞台一侧。Eduardo握住Mark的手,十指交缠,在台下等着,这时奥普拉正在介绍他们俩。

“你们已经在头条新闻里见过他们了,你们很可能都去Facebook上看过他俩的照片。他们是现代很有影响力的一对儿,我很高兴能邀请他们俩来到现场。请欢迎Mark Zuckerberg,及他的丈夫,Eduardo Saverin!”奥普拉用浑厚的嗓音说道。Mark攥紧自己握着Eduardo的手,他们一同走上舞台。观众正在用力的鼓掌,但Eduardo尽量不看他们,知道那只会让自己更加紧张。

“欢迎回来,Mark,”奥普拉温暖地说。“很高兴又请到了你。”

“谢谢你,”Mark说,点了点头。

“Eduardo,谢谢你加入我们。”她朝他大大的微笑起来。她朝沙发示意,他们俩坐在沙发上,腿贴着腿。“那么。已经过了一周了,你们感觉如何?”

“我觉得棒极了,”Mark说道,手掌放在Eduardo的膝盖上。Eduardo向后靠去,在沙发背上伸展手臂。“能让Wardo永远回到我的生活里真是棒极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真诚,这挺好的。Eduardo看着Mark,奥普拉正问他一些上次节目采访的事儿,还有Facebook的进展,然后她问道,“来谈谈你们俩吧。”

Eduardo坐直身体,观众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想了解什么?”Mark问道。

“我来问问Eduardo——你说过,你一直住在新加坡?”

“对。我一直和程序——呃,Facebook程序——开发人员一起工作。”Eduardo微笑。“那是个很漂亮的国家,但我很高兴能回国。”

“那是当然。”奥普拉顿了顿,增强戏剧化的效果,然后说。“显然,所有人心中最大的疑问,就是你们俩怎么解决分歧的。众所周知,你以前因为六亿美元将Mark告上法庭,而现在你俩却结婚了。”

“以前是发生过一些……不幸的事情,”Eduardo说道,回想着Dusin对回答这个问题的建议。“我们对于发生的事情都感到很遗憾,但过去的事没有影响到我俩的关系,我们对此感到很高兴。”

“你们俩是怎么重新联系上的?”奥普拉问道。

“通过Facebook。”Eduardo覆上Mark的手掌,微笑起来,觉得自己非常假。“Mark给我发了个好友请求。我有点不情愿,但同意了——我怎么能拒绝呢?我得知道他要说什么啊。”观众大笑起来,还有零零星星的掌声。

“真不错,”奥普拉评论道。“让你们俩决裂的网站,又让你们俩复合了。你当时说了什么,Mark,能让Eduardo原谅你?”

Mark耸耸肩。“我告诉他我很抱歉,以前是我的错。我需要说很多的抱歉。”

“非常棒啊,”奥普拉说。“你们俩是怎么开始约会的?”

“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碰到了,我们一起吃了个晚饭,”Eduardo捏造道,“我想念Mark。”

奥普拉看向Mark,Mark咬着唇,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Wardo想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他/确实/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我一直,一直很在乎他。能让他回来,我想,是我这辈子遇上的最好的事儿。”他听起来无比笨拙,但观众看起来一点儿也不介意,因为他话还没说完,观众就开始鼓掌了。

Eduardo觉得有人朝他胸骨打了一拳。Mark听起来不像是在说假话,听起来他好像早就想好了要说的话。

“太不可思议了,”奥普拉又问了几个比较常规的问题,闪婚(是一时冲动的决定,但是个好决定),在Facebook上发出公告(意外的合适),公司的情况(不会有任何改变),但大部分的对话,Eduardo都没听进去,只是在被问及的时候才会无意识的做出回答。

“非常感谢你们俩的到来,”最后奥普拉说道,他们起身,在退场前和她握了握手。Eduardo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着,他几乎没听见Chris的道贺,脑袋里一直在重复Mark说的话。

“你们想去吃点什么吗?”Chris问道,碰碰Eduardo的肩膀。从他的语气还有脸上关心的表情来看,这不是他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了。“饿不饿?”

“不饿,”Eduardo无力的说道。Mark别过脸,正在和Rachel说话。“我想回酒店。”

“卸完妆我们就走,”Chris说,温和地把Eduardo朝化妆室的方向推去。“去吧,我去拿车。”

Eduardo朝化妆室走去,洗干净脸,一直擦洗到他觉得自己皮肤褪了层皮才停下。他走出化妆室,走向出口。Mark正在那等着,脸上的妆已经卸了。不一会儿,车开了过来,Chris坐在前排。Eduardo登上车后座,双手在大腿上来来回回的摩挲着,他的皮肤因为期待而刺痛。

“做得好,你们俩,”他们回到酒店之后,Chris说道。“我们明天早上飞回家,所以观光什么的都没法去了。”他朝他们点点头,接着走上楼梯。

“来吧,”Eduardo对Mark说道,走进电梯里。他们回到房间,Mark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Eduardo稳稳地在他俩身后关上门。

“发生什么了?”Mark皱着眉问道。

“你说的那些话,你想我什么的,”Eduardo说。“是真的吗?你真是那个意思的?”

“我一直心口如一,”Mark说,从Eduardo的经验来看,这点多多少少是真的。“怎么了?”

Eduardo重重地吞咽一下,盯着Mark的脸,然后把Mark推到门上。Mark睁大眼睛,Eduardo重重的吻上他,他的手埋进Mark的头发里。Mark弓起身,发出温和的哼哼声,开始把Eduardo的衬衫从裤子里拽出来。

Eduardo一路朝下,吻着Mark的下巴,脖子,锁骨。Mark的皮肤柔软而冰凉,Eduardo忍不住在苍白的皮肤上吸出一个印子。他的手移到Mark的腰上,手指勾住Mark的腰带。

“床,”他说道,嘴紧贴着Mark的耳朵,Mark快速地点点头。

Eduardo把Mark拽到床边,然后把他推倒在床上。Mark向后倒下,看起来又开心又没头绪。Eduardo把Mark牛仔裤上的拉链解开,然后把裤子拽了下来。

“我想你干我,”Mark宣布道,Eduardo正倾身吻着Mark大腿内侧。Eduardo猛地抬起头,惊讶地看向Mark。

“你不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Eduardo说。

“为什么不行?”Mark问道。

“这不是一般人会说的话。”但是Eduardo必须得承认,这个点子很棒。他脱下外套,一个一个地解开衬衫扣子。Mark用胳膊肘撑起身体,不耐烦地沉下脸。Eduardo笑笑,速度放慢了点,悠哉悠哉的享受着有Mark的眼睛盯着他一举一动的感觉。

他爬上床,把Mark拉起来,再次吻上去,这次的吻,缓慢,彻底,而色情。Mark微微哼哼着,然后退开,脱下上衣。接着他猛推Eduardo,直到让Eduardo倒在床垫上。

“你要——”Eduardo开口,Mark脱下Eduardo的内裤。他用手环上Eduardo的分身,Eduardo倒抽一口气,抬起下身。

“等一下,”Mark说,他下了床,俯下身在行李箱里翻找着。Eduaro坐起身,一点儿也不害臊地盯着Mark的屁股。Mark直起身,拿着一个安全套和一小包润滑剂,他把这些扔在床上。

“很乐观嘛,”Eduardo莞尔说道。

“只是比较实际而已,”Mark纠正道。他脱下自己的内衣,Eduardo的视线移向他的分身。“戴上套子。”

Eduardo抓起小袋子,撕开来,用颤抖的手给自己戴上,同时Mark回到床上,把润滑剂都挤到手指上。Mark把手伸到后面,呼吸急促地开发起自己的时候,Eduardo微微目瞪口呆了一下。

“有一阵子了,”Mark在伸展开自己之后说道。“但我觉得没问题。”他用滑溜溜的手掌环上Eduardo的分身,轻轻的撸了撸。“准备好了?”

“看在他妈的份上,”Eduardo开口说,Mark得意的笑起来,骑在Eduardo身上,准备好。Mark慢慢坐下去,逐渐纳入Eduardo的分身,Eduardo诅咒道,“耶稣啊。”

“只是Mark而已,”Mark说,然后动了动他的髋部,让Eduardo倒抽一口气。他的手撑在Eduardo的胸膛上,重新坐回去。他的眼睛半闭着,嘴唇微张,弓起背。Eduardo紧紧握住床单,指关节变成白色,喘着气说道,“Mark——”

Mark把另一个手放在Eduardo的右手上,他们的手指缠绕起来。Eduardo呻吟着,下半身朝上迎去。Mark小声抽了口气,眼睛紧闭,用缓慢而熟练的动作骑着Eduardo的分身,上上下下地动着。他看起来好看的不得了,生动的不可思议,汗水在他的发际线处出现,他向后仰头时,喉咙的线条无比优美。

“Wardo,”Mark喘息道,“Wardo,我需要——需要你——”

Eduardo用左手环住Mark的分身,尽最大力套弄着,虽然眼下Eduardo手上和身上的节奏并没有完全一致。Mark颤抖地喘息着,高潮时的精液喷洒在Eduardo胸膛上,他的一只手紧紧握住Eduardo的,另一个手的指甲抓上了Eduardo的前胸。其中一个指甲掠过Eduardo的乳头,这时Eduardo高潮了,下半身猛地向上撞去。

Mark从他身上翻下,仰躺着,他呼吸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大声。Eduardo抬起一个手,摸了摸肚子上的那一团糟,微弱的说道,“我可能应该去清理一下。”

“可能吧,”Mark同意道,没有做出要帮他的动作。Eduardo躺了几分钟,然后才能聚集起足够的力气起身,朝浴室走去。他用脏衣服把自己擦干净,把安全套扔掉。他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样子,发现自己的脸很红,嘴看起来很疼,他的胸膛上有几条被Mark的指甲抓出来的痕迹正在逐渐浮现。Eduardo用指尖温和的摸了摸那些痕迹。

“该死,”他对自己小声说道。“我让自己陷进什么事儿里了?”

他往脸上拍了拍水,然后回到卧室里。Mark正用着电脑,穿着Eduardo的衬衫,快速用力的打着字。Eduardo叹了口气,穿上内裤,坐在床边。

“Mark?”他等着,但Mark没有回应。“Mark。”

Mark转过来,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Eduardo凝视着Mark空白的表情,说,“没有。没什么。继续工作吧。”

Mark怀疑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回去对着电脑,再度开始敲打键盘。Eduardo躺在那,盯着天花板,漫不经心地用手揉着自己胸膛上的痕迹。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Re: 你们的采访!

嘿伙计们,恭喜啊,我已经听到一些关于采访的好话了。他们已经剪了一个很棒的预告片;你俩该看看。
不管怎么说,我只想告诉你们一声,Lena打过来了——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好地方,她希望你们俩回来之后能去看一下。她说等你俩回到市里之后会联系你们。
Mark,附件里有很多材料,财务的Monica希望你过目。我想这事不赶时间,在你回来之前看完就行了。

Jamie

又及,你们喜欢香槟吗?那是Dustin的主意,但他让我来打点,因为他不知道你们俩住在哪个酒店。


To: Amelia Kim (akim@facebook.c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Devon Cho (dcho@facebook.c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George Kameda (gkameda@facebook.c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Lucas Schwartz (lschwarts@facebook.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查看完整名单)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tiz@facebook.com)
Re: 奥普拉观赏派对!!!

伙计们大家好!
如你们所知,我们无畏的领袖和CEO夫人去了芝加哥,上奥普拉脱口秀!现在,Christopher告诉我,采访进行得非常好,谁不想看Mark亲爱的趾高气昂地晒幸福呢?
所以,以团队建设和真爱为指导思想,我会在周一下午四点的时候,在星球大战会议室举办一个观影会。要带吃的来哟,贱人们。

你们永远敬爱的第二领主,
Dustin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观影会?

说真的,Dustin?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享受一下乐子

上次Mark上奥普拉秀的时候我们就这么做了!非常有意思,而且,你们两个混蛋没有举办一场真正的婚礼,所以这算是你俩的替代招待会。或者是,你明白,替代单身派对(尽管就我记忆中的那晚,我们应该已经开过单身派对了)。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好吧

行,你想我带什么东西过去吗?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tiz@facebook.com)
Re: 唔

你丈夫。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Sandra Saverin (saverin312@aol.com)
Re: 奥普拉

亲爱的,你没跟我说你们要上奥普拉秀!我今天看到预告了,你们看起来很甜蜜很幸福。我为你们感到高兴!那个男孩,Mark,看起来像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能和你一起是多么幸运。就我看来,也是时候了。你在大学的时候为了他那么不顾一切,他做了些啥呢?他就是不珍惜你。
请回复我有关家庭聚餐的事儿。我想和Mark说说话,你父亲也是。

爱你的,
妈妈


*****



周六早晨,他们很早就醒了,然后飞回加州,大约在十一点半左右降落在SFO。Chris的男朋友在机场等着他们,他给了Chris一个长长的法式热吻。Eduardo别开眼,感觉很尴尬,却不小心看到了Mark的视线。Mark脸上的表情奇怪而生疏,Eduardo完全分析不出含义。

Chris和他男朋友把他俩送回家,Chrsi再度开口说,“你们俩,做得好,”然后汽车绝尘而去。Eduardo扫一眼Mark,Mark正拿着行李箱,然后朝屋子走去。

“我需要一把钥匙,”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法进门时,Eduardo说道。“为什么我还没拿到钥匙?”

“我也不知道,”Mark说道。“屋子里有一把备用的,等我去拿给你,”他朝屋内走去,上了楼。

Eduardo给着他走进办公房,Mark正在里头翻找着抽屉。搜寻一分钟之后,他摸到了一把钥匙,他把钥匙递给Eduardo。Eduardo拿了过来,有一刻,他感觉像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当Eduardo将那把钥匙套进钥匙扣里,和其他(现在基本都没用了的)钥匙放在一起之后,那感觉就消失了。Mark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当Eduardo抬眼,Mark坚定地对上他的视线。

“好了?”Mark问道。

“嗯,多谢啦。”Eduardo在那儿站了会,感觉自己应该说点别的,但他想不出自己要说些啥。他简短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离开。

“Wardo,”Mark突然开口。Eduardo转身看着他。但是Mark什么话也没说,Eduardo耐心的等着,直到Mark很明显没有任何话要说。

“我去收拾行李,把衣服洗一洗,”Eduardo告诉Mark。“如果你记起来本来打算说的话,过来找我。”然后他离开了,没有回头看Mark反应如何。

洗衣服会让人有安心的感觉。它很有条理,秩序井然,很利索——而眼下Eduardo的生活需要一些秩序。他在Mark身边的时候,似乎无法思考,一直在愤怒,愉悦,迷惑,和性致勃勃之间摇摆不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Chris把离婚文件给他,Eduardo没有感到快乐或者欣慰——这个,他只感觉到了焦虑。悲伤。

Eduardo把最后一件Mark的衬衫塞进洗衣机里,扭开开关。他揉揉前额,然后在客厅坐下。他换着频道,直到找到有个台正在播寻宝奇兵的电影才停下。

他悠闲得看着,允许自己沉浸在故事里,几乎没看见Mark从楼上下来。Mark坐在他旁边,说道,“我以为你不喜欢这部。”

Eduardo皱起眉头,看了Mark一眼。“什么?”

“这电影。因为里面的爸爸。每次Dustin看这部,你都会离开。”Mark耸耸肩。“我猜想是因为里面的爸爸。”

Eduardo把视线转回到屏幕上,说,“只是开头让我不舒服而已。”

Mark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靠回沙发上,在胸前抱起双臂。他们俩在舒适的安静中看着电影,直到洗衣机滴滴作响,Eduardo起身去把里头的衣服放到烘干机里。

他在烘干机旁边靠了几分钟,电视和烘干机的声响混杂成一股舒适的嗡嗡声。他短短的闭了一下眼睛,听到一个小小的敲击声。

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Mark站在门边。“怎么了?”他问Mark。

Mark踏进洗衣室,Eduardo站直身体,移到一边,好让自己不会感到被困住。“Wardo,你记得我们怎么见面的吗?”

“是在一个AEPi派对上,”Eduardo马上说道。“怎么了?”

“你朝我走过来,”Mark说。“你朝我走过来,就直接跟我说话了。没人这么做过。”

Eduardo记得那次,记得看到Mark站在屋子的角落里,脸上带着微微厌恶的表情。他记得当时自己认为Mark看起来需要有人去跟他说说话,现在看来,这个想法真傻。“我不知道,”Eduardo撒谎道。“我只是那么做了。”

Mark怀疑的瞅着他,然后靠在洗衣机上。“你后悔了吗?在那晚跟我说了话?”

Eduardo盯了Mark一会儿,看到Mark空白的表情,然后微微侧侧头。“你为什么现在问我这个?”他问。

“因为我想知道,”Mark说,好像事情就这么简单似的。对于他,可能确实如此。“你有希望过自己那晚没跟我说话吗?”

“没有,”Eduardo说。

“为什么没?”

Eduardo叹了口气,用手揉揉头发。“因为,Mark。因为你曾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后悔认识你,尽管——尽管后来不那么尽如人意。如果我不认识你,我的生活会更简单,但也会失去一大堆乐趣的。”

“有些人可能更希望这样,”Mark说。

“我知道,”Eduardo说。“但是——我没法后悔认识你,Mark。”说这话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好像这是什么招供似的,Eduardo迅速的转变话题。“我妈想叫我们去吃饭。我们应该尽快去见你的父母。”

“我觉得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后悔认识我,”Mark说,完全忽略话题的转变。“Erica一定是这样。”

“Mark,你有听我说话吗?”Eduardo问道。

“我听到你说的了,”Mark说,他有点不爽地眯起眼睛。“我们可以迟点再讨论那事。现在我想讨论这个。”

“你后悔吗?”Eduardo还击道,对Mark的固执感到很恼火。“所以你才来问我?”

“我不相信后悔,”Mark说,但听起来像是在撒谎。Eduardo知道Mark撒谎的方式,知道Mark的嗓音会微微轻快起来。“我只是想知道而已。”他伸手拽住Eduardo衬衫的下摆,让Eduardo站近些才松开,热度在他腹部汇集起来。


“Mark,我们不应该,”Eduardo开口说道,然后Mark拉下他的头,吻上去,堵住他的抗议。

Mark把Eduardo拉近,舔进Eduardo的嘴里,手指紧紧抓住Eduardo的髋部。Eduardo把膝盖挤进Mark的大腿中间,贴在Mark身上磨蹭着,让Mark在他嘴里喘息起来。

Eduardo吻着Mark的嘴角,然后一路向下吻上Mark苍白的脖子。Mark偏过头,弓起身,在Eduardo的腿上毫不害臊地摩擦着。就算隔着几层衣服,Eduardo也能感到Mark的分身硬了起来,无法忽视。乱七八糟的环境、在狭窄的屋内亲热的不正当感,似乎都让Mark更加性奋。

Eduardo低下头,轻轻地咬上他前晚在Mark身上留下的红印。Mark呻吟起来,这是他在这几次性事期间发出的最大声响,Eduardo又咬了一下,对于Mark不自觉地动动髋部感到很受用。

Mark伸手扶起Eduardo的脸,他用力地吻上Eduardo,他的手指紧紧的拽住Eduardo的头发。Eduardo的双手从Mark的胸膛移下去,探进Mark的衬衫里。Mark的皮肤很凉,当Eduardo用手指微微抚摸一下他牛仔裤裤腰上方的皮肤时,Mark不禁颤抖了一下。

Mark又挨着Eduardo身上摩擦着,Eduardo压回去,对这举动产生的感觉,他咬着牙咽下一声喘息。Mark用手指缠着Eduardo的头发,Eduardo报复似的咬上Mark的嘴角。

Mark朝后退开,好让自己呼吸,然后他把额头贴在Eduardo的额头上。Eduardo的手朝下伸去,用掌根摁上Mark已经硬起来的分身的轮廓,Mark几乎是马上就高潮了,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接着他又拉下Eduardo的脑袋,重重地用会淤血的力道吻上他,让Eduardo毫不羞涩地在他身上磨蹭着。他吻着Eduardo,像是怎样也吻不够似的,像是他想跟自己确认,Eduardo真的在这儿。

Eduardo放缓亲吻的节奏,用手指上下抚摸着Mark的背脊,直到Mark放松下来。Mark用指甲轻轻划了划Eduardo的脖子,Eduardo可能是以最为慵懒最为放松的方式高潮了。他又懒懒地吻了Mark几秒钟,接着才退开。

“不后悔?”他问Mark。Mark嗤笑一声,没有直起身子。他看起来乱糟糟的,头发变成鸟窝,衬衫比平时皱得更厉害了。

“对,不后悔,”Mark温和的说道。“你觉得我们晚餐吃啥好?”

现在,Eduardo知道自己迫切地需要跟某人谈谈。所以,尽管有悖于他的判断,在Mark叫中餐外卖的时候,他给Dustin发了一条短信。

能跟你谈谈吗?你得保证要很谨慎。

几分钟之后,Dustin回了一条短信。我是操蛋的谨慎大师

Dustin

行行行 我保证 咋了兄弟

不用短信说,我打给你

Eduardo带着手机退回楼上,关上房间门,然后才打给Dustin。第一声铃响了一半,Dustin就接起电话,说道,“Warrrrrrrrdo!”

“嘿,伙计,”Eduardo说,坐在床沿上。“关于小心行事,我是说真的,知道吗?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这事儿。”

“你为什么不跟Chris说?”Dustin问道。“我是指,现在他算是给你擦屁股的人,不是么?”

“我正在跟你说,”Eduardo说。“听着,给我闭嘴仔细听。”

“收到,”Dustin说。“咋回事?”

Eduardo深吸一口气,说,“Mark和我上床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短暂的寂静,然后Dustin说,“这算是新闻吗?我很确定你俩在结婚的那晚也上床了。”

“不,在那之后!”Eduardo不满地朝电话说道。“专心点,Dustin。”

“噢,好吧。哇哦。”Dustin听起来不惊讶,真的,这让Eduardo朝电话皱起眉头。“什么时候?”

“呃,昨晚。刚刚。还有,前晚。”

“三天以来每天一发啊,”Dustin说。“我很高兴地听到你们俩之间的火花还在。”

“Dustin!”Eduardo恼火地说道。“拜托,你就——我觉得我有点不对头。我不应该——这不应该发生的!”

“听着,你和这家伙结婚了,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对这种事大惊小怪,Eduardo,”Dustin说。“再说了,这是性啊。你多久没有过了?”

“很久,”Eduardo承认道。“很久很久了。”

“就是,”Dustin说。“猜到了。如果你还在计划一年内搞离婚之类的,这也算是你从这桩婚姻里捞到的一点好处吧。”

“你说‘还’是什么意思?”Eduardo尖锐的问道。

“哇哇哇,我只是随口说说,”Dustin说,听起来很防备。“我不知道你俩会如何收尾,有人跟我说太久话的时候,我很容易走神儿。”

Eduardo倒在床上,叹了口气。“这对我来说很诡异,Dustin。我希望自己能记得当时一开始决定要和他结婚的原因。”

“我们实话实说,很可能是你说了什么有挑战性的话,他冲得过头了,”Dustin说。“Mark么,他一直想超越你对他的期盼。”

Eduardo怀疑地哈了一声。“对,那听起来像是Mark说的,”他挖苦道。“你都在想些什么呢?”

“你的梦想有时候对他来说太小了,这是全部,”Dustin解释道。“我认为——有时他想向你显示,你的梦想可以有多大。比如说广告那事儿——别开口,”他听到Eduardo恼火的哼了一声之后,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事情只是——你有一个点子,他全改掉了。我向他问起这事儿的时候,他说你当时是对的,你只是没有思考周全,现在你能明白自己当时该怎么想的了。”

“行,那听起来像是Mark,”Eduardo在一分钟之后说道。“那你说的是?”

“我说,你和Mark有一堆破事儿需要理清楚,”Dustin说。“性可能会让事情更容易理清,也有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但至少这段时间你们俩被捆在一起了。或许你们能真正开始像个成年人一样,我可以感到不需要选边站了。”

Eduardo躺在床上,过了会儿,才开口说,“你知道,Dustin,这句估计是你对我说过最聪明的话了。”

“嘿,伙计,”Dustin充满感情地说,“我或许表现得像是一个傻瓜,我或许真的是一个傻瓜,但我真的有用心看。给我点信心嘛。”

“我会的,”Eduardo保证道。“多谢,Dustin。周一见。”Dustin道别之后挂了电话,让Eduardo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第四部分待续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11-9b1561cd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