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Numb3rs] Secrets (Don/Charlie) by LadyRa (未完)

TITLE: Secrets

AUTHOR: Lady Ra

RATING: NC-17
PAIRING: Don/Charlie

SUMMARY: Charlie's already in love, and Don's falling kicking and screaming. Then, a long kept family secret comes to light.

EPISODE SPOILERS: All of first season. Starts smack in the middle of the pilot, when Don is dressing in front of Charlie, and then goes on to touch most of the first season episodes in one fashion or another, although I do go AU with some of the eps. I also snitched an occasional line of dialogue. Oh, and I give Alan a love life.

NOTES/WARNINGS: Happy ending Don/Charlie story. I promise. Oh, and I'm sure none of the math symbols will translate well, but that's all right. It's all Swahili to me even if they are actual equations. Thanks to all the math and science sites I stole info away from.

DISCLAIMER: I'm making millions. Mwahahaha. The book rights, movie options, tours, adoring fans by the millions throwing money at me. Sigh. Okay, I'm lying. Not mine. Wah!!!!!!! But, all honor and praise to the creators of the show because you came up with some damn fine characters to play with.

FEEDBACK: Please. Really. No, I mean it. Seriously. Now.

THANKS: To my wonderful betas who seem so willing to either suck me into new fandoms, or follow me there willingly. For this story that includes: Joolz, Jenn, and Prentice.

译者注:

1 最近重温Num S1,无可救药的重新萌上了Don/Charlie,于是翻出了很早前看的一篇文,想要发泄过剩的幻想><
原谅我偷懒不翻上面的一大串东东,总之作者有说:Happy ending Don/Charlie story. I promise.大家放心看吧XD
另,本文由于是很早的文,时间设定为S1。

2 由于中英文语序以及表达方式不同,部分内容为了通顺我稍加改动,RP翻译请勿中英对照阅读><

3 beta无,所有错都是我的@@bug一定不少,欢迎大家一起捉虫~

4 原文很长,将近5W,相信译成中文会更长……本人有时候,好吧,是\通常/速度会很乌龟,翻译此文纯粹是因为对兄弟的爱哇,请容忍我的慢速吧(鞠躬)

刚拿到授权~俺迫不及待的po鸟~:

On Wed, Oct 22, 2008 at 8:44 PM, Lady Ra wrote:

Of course! I'm flattered. Just send me the link when you're done, will you? That way I can put it on my website for any other Chinese speakers to find.

Thanks!

-Lady Ra


Secrets

Charlie想帮Don穿好衣服。唔,实际上他更想帮Don脱掉衣服,这是那个男人独有的令人驯服的魔咒。扣好Don的衬衫,指尖不经意的爱抚衬衣下面的肌肤,调整好他的袖子。将Don的领带绕在他的颈背,将宽的一端盖在短的那端上面,然后开始如芭蕾舞一般灵巧的穿过,系好,最终你打好了一个领结。将松松的领结向上,向上,向上撸去,最终抵达Don的喉结下方,然后整理好他的衣领,抚平。

这是展示所有权的接触。这种触摸表明Don属于Charlie。所以Charlie有权利去这么触摸Don。

但Charlie没有这个权力去这么触摸。不能用那种方式。所以他只能靠着门的侧柱,看着Don自己打好领结。

性感的男人。

从Charlie能够记事起,他就认为Don很性感。他很强壮,很能干,很可靠。或许这不是所有人对于性感的定义,但是这是Charlie对于性感的定义。

他们当然有他们之间的值得回忆的瞬间。以前有段时间,他们还很小,那时Charlie会很高兴的把Don卖给Mennonites((门诺派,16世纪起源于荷兰的基督教新派,反对婴儿洗礼,服兵役等,主张生活俭朴)。但随着年岁渐长,Charlie越来越希望Don能待在他身边。

而现在,多年的分别之后,Don回到他身边了。回到LA。他们的母亲被癌症夺去了生命,这是Don回来的根本原因,但之后他留下来了。在離Charlie 很近的地方。是的。也在離Dad很近的地方,但Charlie想要成为使Don留下来的主要原因。他渴望Don需要他,如他需要Don一样多的需要他。

*****

那日之后,在Charlie第一次自动自觉的,没有被允许的情况下插手Don最近的那起连环强奸案后,不知怎么的说服了Don让他参一脚,接着出现在 Don的办公室里。让Don觉得十分好笑的是,骨子里丝毫没有害羞的因子,Charlie开始向Don,Don的部下,还有Don的上司讲授他发现了什么。

“完全正确,”Charlie对Terry的评论做出回应。“很难自觉的选择一个随机顺序。你们的目标试过了,但是,像你们一样,他在大概相同间距的地点作案。”

Don不怎么专心的听着Terry的回应,,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他的兄弟演示着数学。Don看过这一幕多少次了?几百次,几千次,或许更多。年年复年年,Charlie一直沉迷于数字意味着这个,以及数字解释了那个。数字,数字,数字。

有时Don能理解这些,支持着Charlie的热情,Charlie言语的魔力让数字在Don脑袋里活了过来。有时Charlie迅速的把Don远远抛在后面,最后结果是他被Charlie的深奥东西噎死。

在Charlie向地图示意的时候,他让视线游离在Charlie身上,他兄弟对数字的信念是不可动摇的。他让自己的思绪漫开,因为在家里已经听过一遍了,Don发现自己正看着Charlie的脸。他美丽的脸。

他带着些困惑甩开那个想法,尽管他的眼睛依然看着他的兄弟。好像是眼罩被取下一般,Don突然看到他的兄弟已经长大了。他与众不同并笨拙的小兄弟已经长成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Charlie开始跟Don的boss顶嘴,Don看向Terry,然后笑起来。这个笑有一部分是因为Don知道,除了在唱歌以及跳舞这两方面他兄弟不太可能赢,在有一组数字吸引他的时候,Charlie会偶尔买买彩票。

这并不是说Charlie走运过。这指的是,在中彩票这方面。Don知道Charlie有过性生活。他的胃为这个随意的想法奇怪的紧了紧。他没有因为Charlie有性生活,有人干过他的屁股,而疯了。

Don皱起眉。老天,他今天的念头彻底的脱缰了。就Don所知,Charlie只和女性上过床。这不会因为Don没有想到这个而怎么样。他把注意力转回身边的谈话上。

然后,一位探员闯了进屋,宣布他们找到了一直在搜寻的车,Don站起身,出门。

*****

“那可真是个妙等式,”当案子结束后,他们一起站在犯罪现场时,Don微笑着说。这话多么的轻描淡写。Charlie用一个写在白板上的公式所能做的事情让Don大感震惊。他兄弟也许是个数学家,但在Don心里,他是个魔术师。

Charlie回以微笑。“是你把它们凑到一块的,” 他郑重的对Don说。

“没有你也做不到,” Don回复。“而且如果我们再晚一点的话,她会死的,”他补充说,指向正坐在救护车车尾的受害者,她披着一张毯子,喝着热饮,Terry在旁边照料着。

“我们合作的很好,”Charlie带着一些满足说。

“没错,的确如此,”Don赞同。

*****

晚些时候,Don坐在他的公寓里头,喝着啤酒,想着Charlie。一个神奇的等式。 他还没从震惊里缓过来。尤其是对Don来说,他好像从来没想到过向Charlie寻求帮助。在一百万年内没有。

Charlie。

Don把头靠在沙发背上。他依旧记得前几天突然意识到的大发现。Charlie长大了。Don一直以来对Charlie的认知就是他的小兄弟。Don并没有意识到在他心里面,他一直把Charlie当作十四岁左右。

从很多方面看,自从那时候起Charlie的生活就没什么变化了。他依旧是一个数学天才,他依旧和爸爸一起住,他依旧对于处理日常琐事,以及他的待人技巧是否有用而有困难。什么都没变。

除了,突然间,Charlie长成一个快三十岁,并且有能力把数学变成让Don屏住呼吸的工具的人。

他依旧没忘记他大发现的另一部分;Charlie是一个漂亮的男人。漂亮的眼睛,漂亮的脸庞,还有漂亮的灵魂——当他对于Don来说不再是个讨厌鬼的时候。

轻笑一声,Don把啤酒一饮而尽,挣扎着要不要再来一瓶。最终决定他只是需要上床睡一觉,他站起身然后把瓶子丢进厨房。在刷牙和脱衣服的时候,他真的希望能再一次的和他兄弟一起工作。

*****

两周后,Don想掐死他兄弟。那个见鬼的无论叫什么的P vs P破烂玩意儿。去他的。他需要他兄弟的帮助,但Charlie所做的一切,只有躲在车库里计算着当他们母亲快离世时,他窝在那花了几个月时间去做的那个该死的数学难题。对,Don知道Charlie被Don差点就身亡的事情吓到了,但他需要他弟弟的帮助,而不是这个该死的退缩。

Charlie在前两个案子里是如此的让人惊异的有用, 这事让Don忘了Charlie的这一面。这一面当他无法应付的时候,这一面的Charlie会在事情变糟的时候,躲进他的数字里。

Don想给他一拳,他的愤怒,对于在妈妈得癌症时他弟弟给家里的帮助只有喃喃自语着无用的事情,充斥全身。他退了一步,知道就算对Charlie动粗,无论这念头多么有吸引力,也帮不了他什么。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落到这种需要你的帮助来做我的工作的处境,”Don对着Charlie喊,大步的走向屋子,“但我……我他妈的一定要你的帮助,还有我希望你能跳出你的……你珍贵的泡泡,就一次!”

去他的P vs NP。现在是Don vs Charlie和他见鬼的数学。

*****
安全的回到车库,Charlie盯着黑板,一股绝望攫住了他的胆量。他以为自己可能抛开了,那天早些时候的记忆一直缠着他。

空气里满满的是烟还有火药的气味。

L(M) = {wε∑*|M accepts w}

上百颗弹壳嵌在了地上。

Tm (n) = max{tM (w)|wε∑n}

一大滩的血。

LR = {w≠y|R(w,y)}

那儿有一个运尸袋。并且没有Don在的迹象。噢,上帝啊。Charlie在他摔倒之前坐下,他的胃翻腾这。他本来确定的认为Don会是在那个黑色袋子里面的。确定到他会认为走近卡车,然后会发现他们拉上拉链,遮住Don的脸。Charlie捂住嘴,抽搐的吞咽着。

wεLnЗy(|y|≤|wR and R(w,y))

Don被枪击中了。射伤的伤口可能只是一处刮伤。一颗子弹和Don有了接触。只是几英寸的距离,或者是另一个混蛋在错误的方向开了枪,然后就是Don在那个运尸袋里了。

Charlie打了电话给Terry。Terry告诉过他如果需要任何东西的话就打给她,所以他照办了。他需要知道那有多近。Terry开先并不想告诉他,但终究还是说了。三颗子弹。那个男人在离Don几英尺远的地方向他开了三枪。头两枚子弹打中了Don的防弹衣,最后一枚擦伤了他的手臂。三颗子弹。

三是一个基本数字,一个三角数字,一个斐波那契数字,一个卢卡斯数字。三角形有三边,三脚架有三条腿,三角恐龙(三角龙一种白垩纪的属的食草性恐龙,有一骨质兜生在颈上,头骨上有两支大角生在眼上,中部一只较小的角生在鼻上)有三个角。三角学是一门基于量度三角形的数学分支。字母AFHKNYZ都是由三条线组成。

三次。他会死去。而Charlie把他送去了那里。数学把Don送去了那里。

R(w,y)nwεL

然后Don来到了这里。他对Charlie大喊,摇着他,对他感到失望。

但是Don还活着。

Charlie用手指捋了捋头发,然后仰躺在地板上盯着上方的黑板。他在妈妈快去世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他现在能感到再度住进来的冲动。数字在召唤他,如同旧时的塞壬(半鸟半女人的怪物, 常用美妙的歌声引诱航海者触礁毁灭)。在这里你是安全的,它们说。在这里你会找到真相,它们说。

但Don不在这里。而Don说了他需要Charlie。

他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擦了黑板,走出车库,或许会做点汤,吃点薄饼干什么的。或许看看电视。全都听起来是如此简单。如此轻易。

或许,如果他把等式留在黑板上,这会让走出去变的更容易,因为他知道在他回来的时候它们还会在那儿。

或许,如果Don为他而来,他能走。

某处,只是一秒钟的时间,他感觉到了。他感觉到了离开的意愿。在这意愿像多风的秋日里的叶子飘离之前,他起身,跑向屋子。

********

“我和海森堡,我们会了结这个的,”Don笑着对他说。然后转身走开。昂首阔步,没错,Charlie想。Don走的时候更加的踌躇满志了。像旧时西部的一个治安官。一路走着,他的臀部微微的动着。

还有那个大腿枪套。Charlie可能被Don吓到了,因为知道他回去会对上那个差点就杀了他的男人,但Charlie的欲望可不管这个。Don全副武装,像性的化身一样。他穿的所有皮具都勾勒出他臀部的线条,像皮套裤那样。他所需的只差一匹马了。

Charlie对自己笑起来,转身,然后发现David看着他。一股惊慌穿过Charlie的身体。他知道了吗?David能从Charlie的眼睛里看出他对Don的感觉么?他会猜中么?

但是接着,David对他微笑起来,而他也在Don走开的时候目送他。或许盯着Don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许把他看成一个英雄,并且把他想成一位旧时治安官能力挽狂澜也没什么不对的,因为Charlie知道他手下的那些人也是这么看他的。

*****

晚餐过后,Alan离开了,Don和Charlie坐到了沙发上,Don打开电视,换着频道,直到他找到一个有他感兴趣的比赛的台。降低了些音量,他转向他弟弟。“我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Don对Charlie说。

Charlie的眉毛挑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你,呃,你在过去的这两天说过很多东西。”

Don碰碰Charlie的胳膊。“那个海森堡不确定原理的东西。你说过观察某些东西会改变它,对吗?”

Charlie犹豫着。“Okay。”他最后慢慢的说。Don笑起来,感激Charlie抗拒着不去用一大段冗长的解释海森堡的一切来纠正Don的冲动。

“这只是让我对那些银行抢劫犯会做什么有了不同的想法。我怎么看着他们会改变他们将要做的事情。”

“很好,我……不错。我很高兴。”

“而那不是唯一帮了我的,”Don说。

“它在其它方面怎么帮你了?”Charlie伸手拿装了水的玻璃杯。

“我知道你看着我,”Don跟Charlie说。

Charlie的眉毛再度扬起。“你认为改变了你是因为我看着你?”

“你是这么做了,”Don向他保证。“这很重要。我知道我需要做好这件事。安安全全的回家。”每次,Don都会得到他对Charlie多重要的一瞥。他不是真的懂,因为Don的心里都被他一直以来对待Charlie很差的事情填满了。一直以来他不满而且喜怒无常,让他的脾气驾驭他。

但Charlie对他差点挨枪子儿的反应,他退回车库这件事,说明了Don对Charlie有多么重要。Don不确定Charlie能否挨过另一次的车库危机。上次的时候他掉了好多斤。他眼底的阴影让他看起来比妈妈病的更重。

而知道Charlie是如此的在意,是被Don可能受伤吓得如此严重,让Don变得格外小心。

“很好,”Charlie小小的点点头说。“那么我会一直看着你。”

Don对着Charlie笑笑,然后转向电视。一阵子之后他能感到Charlie盯着他。“干嘛?”他说,眼神依然黏在电视上。

“让我看看。”

Don转过来看着Charlie。“看什么?”

“那些子弹的痕迹。”

Don皱起眉,想把Charlie应付过去。“忘了这事吧。”

“我说真的。”Charlie向Don靠的更近,拽着Don T恤的衣摆,想要拉起来。

“Charlie,”Don说,半是大笑半是怒吼,“算了啦。”

“我要看,”Charlie用他通常的固执的风格说。

Don翻翻白眼。他要么投降要么离开;Charlie不准备轻易放过这件事。“好吧。”他把T恤拽过头顶,脱了下来。

淤血相当的壮观;子弹发射的距离该死的离他太近了。Charlie说Don依旧活着是一个奇迹是没错的。以这些人聪明的程度,三次射击却没有击毙他的目标是没有理由的。这倒不是说Don对此有所抱怨。

Charlie的眉毛皱了起来,他的眼神很关切。“疼吗?”

有一枪直直的打向他的心脏,另一枪打向了他的肝。“有点痛。”其实很痛。但Charlie不需要知道这个。

然后Charlie的手触上了他,触碰着那些淤血,用手指勾勒着,第一枚然后另一枚子弹制造出的淤血。

轻柔的触摸弄得Don发痒,他呵呵笑着躲开。“你还要吻吻它然后让它好些么?”他取笑的说。接下来长长的停顿让Don看向Charlie。

“你希望么?”Charlie问,他的声音很柔和。


Don盯着他的兄弟, 盯着他眼里的倾慕,需要。他能感到有茧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其中一根手指危险的靠近他的凸起。在这最诡异的一刻里,他想着Charlie究竟在问他什么。还想着该死的他如果说Charlie是……Don摇摇他的头,翻翻白眼。“看够了么?”还没等到回复,他就拉回了衣服。

就这么容易,他们只是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比赛的兄弟。Don发觉忽视他的心微微跳得有些快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

*****

“你可不太擅长保守秘密。”这话一跑出Don的唇,他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一分钟前他还在取笑着他弟弟高的让人意料之外的安全认证——Don对这个一无所知,然后下一分钟他就看着Charlie的脸色沉了下去。Don完全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但是Charlie眼里的神色和他蓦然的疏离昭示着他很明显说错话了。

*****

Charlie骑着单车回CalSci,他像是发泄心中的怒火般重重的踩着脚踏板。

他哥不相信他能保密。真是笑话。

从小到大,Charlie一直都很特别。常规似乎永远与他无关。这也是为何他从未对自己爱Don的方式感到不妥。他生命里就没有什么完全是正常的,所以为什么他选择爱的人会有不同?
Charlie明白社会公众会认为这是错的。Don或许认为这是错的。他会被贴上乱伦的标签,但Charlie讨厌想起这个意味着恶心,几乎是邪恶的词汇,因为他对Don的感觉和这两个丝毫沾不上边。

所以这就是他的秘密,从他开始注意到人们和性就开始保持的秘密。保持这个秘密很不容易。有时候他想像那些漂亮的高中女生一样,滔滔不绝的讲关于Don的事情,但他从未拥有过可以倾诉的人。所以他保守了这个秘密很多年。

Charlie想,他几乎比他认识的任何人都能保密。

*****

Don很高兴Charlie看起来似乎原谅了他在医院时说错的无论什么话。和Dad一起吃晚餐气氛很愉快,之后,他和Charlie坐在门廊下。

当Charlie一个字也不告诉他关于他为NSA做的工作,Don骄傲着也恼火着。让他甩掉恼火的感觉是因为如果可以的话Charlie本会告诉他的。他会在Don制止他之前告诉他的。他猜得到他弟弟会做到被要求的任何事,就算Don不太喜欢他要做的事情。

不,他为此感到骄傲。骄傲并且惊讶着。也恼火着。“嘿,Charlie,”他说,再次用手搂了搂Charlie的肩膀。“我对那句你不能保密感到很抱歉。显而易见,我大错特错了。”

Charlie对他微笑起来,在深色的睫毛下扫了他一眼。“说真的,我对这个挺在行的。”

“我猜也是。你已经耍到我了。” Don啜了一口啤酒。

Charlie再次微笑起来。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又闭上了。
“怎么?”Don问道。
Charlie摇摇头。

“别这样,怎么了?”Don鼓励。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关于你一级保密的工作?”Don大大的笑着问道。

Charlie点点头,卷发晃动着。“我的意思是,只告诉你。”

“不了,”Don说,“我是很好奇,但是……不了。”他轻轻捶了Charlie手臂一拳。“但是,多谢了。”

“确定?”

Don对着Charlie大大咧开嘴,窃笑着。“上帝,你真的很想告诉我,是吧?”

Charlie也回以大大的笑容,咬着一边的唇。他点头,眉毛微微挑了挑。

“那你告诉了我你所有的秘密咯?”Don取笑着。

Charlie犹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是所有的。”

Don对着Charlie眯起眼睛,想知道Charlie那天才的脑袋瓜里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好吧。”他靠回去。“继续说完那个关于我们军队的事情。”他皱眉。“你确定你要告诉我?我真的不想你打破为安全级别宣的誓。”
“只是告诉你罢了,Don。你不同的。”

“不,我可不算不同,”Don纠正他。“如果我没有足够的安全认证级别,我不该知道这些东西的。”

“你是例外,”Charlie向他保证。

Don不确定Charlie有没有说实话,又或者他说的话按照Charles Eppes交战原则(Rules Of Engagement)的标准是实话,那里面写着兄弟有特别待遇。

对Charlie来说幸运的是,Don也知道如何保守秘密。“用你最劲爆的消息轰炸我吧,”Don又露齿而笑,说。“来让我惊讶吧。”当Don听着Charlie开始讲述时,他发现自己在Charlie的眼睛里,他表情丰富的脸,还有他充满激情的声音里迷失了。

*****

过了几周,在他们搞定了自杀案件后,Charlie滔滔不绝的就奥卡姆剃刀(Occam's razor,排除不必要的要素(假设)的思考方式;把论题简化的思考原则)这一话题讲了二十分钟,讲完之后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索着。Don瞥了一眼他父亲,微微皱起眉。他爸靠过来。“我认为这事是专门为你来而存在的,”他知会Don。

Don再度皱起眉,不确定自己是否赞成这话。Charlie的沉思很神奇。他可以坐上几个钟头,几天,有时候甚至坐上几个礼拜。Don记不得他之前能够成功的把Charlie从沉思里拉出来。
“相信我,”他爸说,取出钱包。

Don制止了他,然后拿出自己的钱包。“爸,我请客。”不给他任何时间争论,Don抓起账单走向收银台。他可以听到爸爸把Charlie拽起来,拉着走的声音。

他为自己有试着让Charlie开心起来的想法叹气,Don付了帐,然后在饭馆门口和Charlie他们会合。回家的车程很安静,并且在他们一到家后Alan就溜走了,留下Don和Charlie杵在客厅里。

Don为他的下唇担心了好一阵子。“嘿,”最后他说,拍拍Charlie的手臂,“我们看看比赛吧。”

Charlie摇摇头。“不,我,um,我不……”他放弃了,耸耸肩。

“好吧,”Don说。“那下盘国际象棋如何?”他不喜欢他弟弟眼里萦绕不去的阴霾。

“我不需要你来让我高兴起来,”Charlie愤愤的说。“我不是你要解决的一个案子。”

“我从未说你是,”Don反驳。“我关心你;你是我弟弟啊。”

这话让Charlie叹了口气。

Don坚决的抵抗翻白眼的冲动。“我有个主意。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你在被什么问题困扰着,然后我们来谈谈呢?”他充满希望的看着Charlie。“或许能给我们俩都省点时间。”

“我觉得我对Finn Montgomery(就是那个发现某集团大楼无法抵御强风后来自杀了的CalSci学生)的死负有责任,”Charlie冲口而出。

Don的眉毛挑了起来,感到一阵难过。“不,不,Charlie,你没责任。”

“Larry也这么说。你怎么知道呢?Finn来找过我。他差不多是站在我办公室门口央求我看看他的数据。”

“你正在研究的东西很重要。你无法帮助所有向你寻求建议的学生。”

Charlie摇摇头。“有一部分的我注意到他在那儿,他在说着话,但我……”Charlie做了一个模糊地手势。“我正在做着计算,而我……”他给Don以悲惨的眼神,摇着头。

“所以,”Don迟疑的开口,斟酌着用词踏进雷区,“你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他聊了聊?”Don为当初Charlie告诉他Montgomery曾去过他的办公室时,自己没有彻底的问清楚而后悔不已。

Charlie悲伤的摇头。“我甚至没有理睬他。我甚至没……”他哀恸的眼睛盯着Don身后。“我所做的只有加重他的无用感,因为我不能因为跟他谈话而中断工作。我可能也是把他推下桥的帮凶之一。”

“别这么说,”Don恼火的说,愤怒于Charlie的自我贬低。“如果你当时知道他需要帮助,你会做任何事情去帮他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Charlie激动而痛苦的看着他,问。“他需要帮助,而我把他打发走了。”

Don坐在沙发上,示意Charlie坐在他旁边。Charlie站着不动,Don拽着他的胳膊,拉着他坐下去。失去平衡,Charlie毫无形象的坐下去。他怒视着Don但是继续坐着。
问题是Don可以想得出,可以猜到Finn找Charlie但几乎被彻底的忽视了。 Charlie埋头于工作的时候需要很大精力才能把他扯出来。这种精力当然是一个愤怒的处于迷惑中的孩子所不能给予的。很多时候就算是Don出马,Charlie也是继续沉浸在数学的世界里。

Don想着如果Charlie当时注意到了Finn的出现并同意检查他的数据会是怎样。Charlie会帮着Finn找到建筑缺陷,他们两人接下来都会和Don以及FBI一起合作,把大楼的缺陷纠正过来。

或许会有不同的结果,Don诚实的对自己承认。他明白为什么Charlie对此这么的自责。

“他的母亲,”Charlie说,打断了Don的思绪,“他妈妈在我把新的弥补模型展示给她看的时候,感谢了我。她告诉我Montgomery 说过没有人能明白他。那让他觉得无比孤独。”Charlie看向远方。“我也是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之一,但她不知道这事,而她感谢我。我就这么让她感谢我。”

Don咬了咬唇。“听着,这孩子,Finn,他有抑郁症,临床已经诊断了的。他本该进行药物治疗的,而他已经停药好几个星期了。他没有正确的世界观,Charlie。完全没有。你不能开始假设如果你做了不同的事情,他会做什么。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诱因也会刺激到他,让他这么做。”

“像是什么?”Charlie问,转过脸直直的望向Don,脸上满是祈求。

Don耸耸肩。“我不知道。你的脑袋进入了运转状态可能会沉重打击他的自尊心,知道人们骗钱,都可能是诱因。即使你和他一起工作,他可能看到了前女友又有了新的约会对象,于是决定他的生命不值得继续活下去。他精神状态不稳定。”

“但我——”

“这就好像你在看一个等式的一部分,”Don灵机一动,打断说。“你看到第一个数字一就是Montgomery Finn,然后你在等号后面看到了零,于是你假设这结果的产生是因为你自己当了负一。但在数字一和零之间有一百种不同的变量。数字相加,相减,相乘,相除,而所有的那些数字都是他生命中的其他人,还有他脑袋里产生的化学反应,还有在那一刻的时候他下的决定,而这其中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Don看到了Charlie在他开始讲跟数学有关的话时,变得呆滞的表情。他坐在那儿看着他弟弟处理新信息,理清着思路。最终,Charlie的眼睛又有了焦距,他盯着Don。“所以不仅仅是因为我,”他充满希望的说。“而是有一堆变数。”

“没错。”

“而或许我是那堆变数中的一个,但不是让他做最后决定的那个。”

“对,你从来不是那个决定性因素,Charlie。你可能心不在焉了,但你是个好人。如果你真的知道这孩子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你会把他带回家,然后喂给他鸡汤面条的。”

Charlie小小的窃笑了一下,然后笑容消失了。“我依然感觉很不好。”

“是啊,我也是。有人会这么迷惘以至于要结束生命,想到这个就很难过。但你不能拯救所有人。而且如果你让你自己在工作的时候不停地被打扰,你永远做不了什么,而你在研究的东西很重要。”

“比不上一个人的命,”Charlie争执道。

“可能不,但你为我研究的东西救了好多人的命。”Don的这句话让他得到了另一个笑容,一个悲伤地笑容,但是是笑容。“你没事了吧?”

Charlie半心半意的点点头。

“Charlie,”Don有些犹豫,然后决定硬着头皮说下去,“你也很孤独,但你没有跳下桥去。”

“我有你,”Charlie真挚的说。“还有……还有爸爸,还有Larry,还有Amita。”

“很多年我都不在你身边,”Don柔和的说,想知道他为什么允许自己曾经那么的远离他。

“恩,我知道,”Charlie说,转过头盯着窗户。

“你有过那种感觉么?”Don小心的问道,他的直觉突然间绷紧了。“像是Finn那样?”

Charlie的眼睛看起来很迷糊,然后睁大了。“不。我指的是,对,我会有孤独感,因为我太与众不同,但是,不,我从未想过要……从未。没那么想过。”

Don吐出一口宽慰的气。“好,那就好。”他对Charlie短短的笑笑。“因为我真的会在你身边,你知道的,对吧?”

他从Charlie那得到一个仔细研究的表情。“我真的有你么?”

“当然啊,”Don说,对这个问题感到小惊讶。“当然,你有我。”

没有回答,Charlie靠在Don身上,Don抬起一边胳膊搂着他弟弟,把他拉近些。他们就这样坐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然后Don突然震惊的意识到Charlie这样在他身边的感觉是多么的好。

是Charlie最终拉开两人距离的。“现在想看比赛么?”他问道。

Don细细的打量了下他。Charlie的眼睛依旧悲伤,但之前挥之不去的阴霾已经没有了。“当然了。”他倾身向前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他们安静的坐在那儿看着比赛,Don希望Charlie还能继续挨着他。

然后Don认定他刚刚犯傻了。如果他需要任何身体上的安慰,那么Charlie很可能也需要这个。或许很需要。他向他弟弟伸出手,很开心的看到Charlie自动自觉的靠过来,挨在他旁边。微笑着,Don说,“顺便说一句,时间算的真好,我说那天晚上你打的电话。你把我从老爸的约会地狱里解救了出来。”

Charlie微微转过头。“是么?约会地狱?怎么这么说?发生什么事了?”

两人双手紧握着,Don开始叙述滑雪意外以及宠物鸭的事情,并沉溺在Charlie的触碰和大笑里。

*****

“嘿,老爸,”第二天早上Don拖着脚步走进厨房时说道,试着用手指捋顺头发。

“喔,嘿,Don,”他父亲惊讶的说。“你在这过夜了?”

Don打着哈欠点点头。他打开一个柜子,取出一个杯子,倒上咖啡。“我和Charlie昨晚看篮球比赛看到很晚才睡。”

Alan微笑。“你让他开心起来啦?”

Don回以微笑。“对。没错,我想我做到了。”

“很好。”Alan继续看着报纸。

Don坐下,抽出体育版。他扫了他爸一眼。“你看起来很累。”

“我的确很累,”Alan承认。“我想,是因为睡得不太好吧。”

“有什么事么?”Don问道。

Alan摇头。“没。呃,你们俩。有你们俩当儿子可是会让做爹的夜不能寐啊。”他带着微笑柔和的打趣说。

“但是,你没事吧?”Don问,没来由的担心。

“噢,当然。当然了。”

“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你会告诉我的,对吧?”Don追问。

“嗯,当然啦。我很好。就是有点累。”他拿起咖啡杯。“一点咖啡因我就会变得精力充沛了。”

Don皱眉。“好吧。”他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嘿,Charlie,”他转过身去。
Charlie露齿而笑,清楚地展示出很高兴看到他。“早上好。”他伸手去取另一个杯子。“早上好,老爸。”

“早上好Charlie,”Alan回复,对着他们两个微笑。

或许Don要增加来过夜的次数了。和你爱的人共享早晨总会有说不完的话的。

*****

Charlie透过他办公室的窗户可以看到Don从人行道往车子走去。他可以连续几个小时看着Don走路。走向他,离开他。无论哪种,都让人兴奋。Don穿着牛仔裤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看到Larry走进办公室。Larry对他笑笑。“你看起来像个坠入爱河的男人。我猜美丽的Amita小姐刚离开?”

想也没想的,Charlie摇摇头。“不,是Don。”然后他意识到这听起来像什么,眼睛警觉的睁大了。“她刚刚在这儿的,”他快速的说。“我指的是,Amita。她离开一会儿了。”

Larry打量着他,指节轻敲着撅起的唇。

Charlie努力的不表现出坐立不安。“你来有什么事情么?”他随意的问Larry。 他的声音有些尖,Charlie想掐死自己,但他只是清了清嗓子。

“嗯。对,对,没错。我正想着你有没有看我留给你的那些等式呢。”

Charlie跳起来,抓住这个无比可爱的可以让他转移视线的话题。“事实上,我有看。” 他快速的翻着桌面上的材料。很感激Larry跟着他来到桌前,心里诅咒着他朋友的心思转的怎么这么快,希望他没有得出正确结论,Charlie抽出Larry的材料。

无论他刚刚在想什么,Larry的眼睛在看到Charlie的成果后立刻亮了起来。“啊,我喜欢,”他说,指着第二页第一个等式。“我没从这个角度想过。非常妙。”他坐下,然后,令Charlie宽慰的,把注意力集中倒数学上。

*****

房子里的灯啪的一声全灭了。

Charlie对着眼下黑漆漆的屋子皱眉,试着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老爸?”他喊。没有回应,他这时才想起来,他爸晚上出门去了。

他站起身,看向窗外,邻居的灯是亮着的,所以这不是停电。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是不是有人故意把灯弄灭了。他注意听着有没有无法解释的声响、本该没人的台阶上的脚步声、门被扭开的声音。

Charlie打了好几个激灵。然后他对此不屑的哼了一声,甩开了这种感觉。一定是跳闸了。Charlie知道这事偶有发生。他从老爸手里买下这房子的同时也买下了另一些东西,像是麻烦的闹哄哄的暖气锅炉。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下楼,把闸拉回去。小菜一碟。

假定他知道哪儿能找到一个手电筒。他想了一分钟。车库。车库有一支手电。这样,问题就解决了。他靠回沙发上。这黑暗其实很适合歇息,所有的光源和电力的缺席给人静谧的感觉。Charlie感到没必要立刻去拉上闸。

当然他迟早都是要去把闸拉回去的。他们有个装着食物的冰箱,而且Charlie不想他老爸回到家发现屋子黑漆漆的。但是这可以等上几分钟。

外面是一轮满月,月光穿过室外的叶子,变得细碎,照入窗户。Charlie跟着月光走到天花板下,被印在上面树影的形状吸引住了。

“啊,”他微笑着自言自语。“无整数自相似维之美。” 不规则碎片型(注:经典几何学中没有表示的)。他的天花板上有不规则碎片型。

从一点确定x和y的坐标,把它们代入用x + y*I表示的z,i在这里是-1的平方根,开方,然后加上恒量c,a。

沙发被遗忘了,Charlie躺在地板上以便能更好的看着整个天花板。

将一对真实的和想象中算出结果的数字放回z中,再算一次公式。他的思绪跟着公式,他的眼里无限的分解着公式。

*****

Don把车开近房子,对屋子里的漆黑程度皱起眉。或许没人在家。他惊讶于自己感到多么的失望。又不是说他没有天天的、经常的见到Charlie。

他决定了只要他在这儿,他会拿点什么吃;他家里有个空无一物的冰箱嘲笑他。锁上他的车,他走向房子打开前门的锁。

Charlie躺在地板上。屋子漆黑一片,而Charlie躺在地板上。“Charlie!”Don跑向他,心脏砰砰的在胸腔里跳动。“耶稣啊,Charlie。”他跪倒在地,伸出一只手寻找着Charlie的脉搏。

Charlie转过头然后微笑,看起来很惊讶。“嘿,Don。”

Don几乎要突发心脏病了。“耶稣啊。你还好吧?”Don控制不住冲动,依然想确认一下脉搏。“你受伤了么?”

“没。我很好。”Charlie用胳膊肘撑起身子。“怎么啦?”

“怎么啦?”Don几乎是愤怒的问。“我走进黑乎乎的屋子然后发现你倒在地上而你问我怎么啦?”他环视了一下房子。“里面怎么这么黑?”

“我想是跳闸了。”他抚上Don的膝盖。“为什么你会以为出事了?”

Don换了个姿势坐下,让他的心脏安定下来;它还在砰砰直跳。“想想。想想我做的工作。我是倾向于往黑暗面去思考。”他把头埋在双手里。“耶稣啊。我以为你死了。”Don想抓住Charlie,紧紧的抱着他。

“我很抱歉。我没想着吓到你,”Charlie轻柔的说。“我发誓不会再这么做了,但这个精确的变量重复出现的几率是——”

Don打断他。“嗯,我明白了。”他的心脏快恢复回来了。“老爸呢?”

“出去赴另一个约会了,”Charlie咧着嘴笑着。

“和鸭子女士?”Don不敢置信的问。

Charlie摇摇头。“不,新的一位。他在杂货店遇到她的。她的名字是Shirley Sampson。”他窃笑。“老爸说如果我见到你了,我应该告诉你我们俩需要从他那学一招。”

“什么意思?”

“这是老爸以他的方式告诉我们两个要找对象了,我想。”

“约会,” Don嗤笑着说。“对。说得好像我有时间做这个一样。”

“如果你把在这打发的时间挪到约会上,你就有时间了,”Charlie安静的说。

“是啊,但我喜欢过来这儿,”Don很容易的说出口,听到他自己话语里的真实。这很容易。舒适。而约会恰恰相反。

Charlie对他微笑起来。

Don凝视着Charlie,月光制造的图案印在他身上。“你怎么不把闸拉回去?”他皱眉。“还有你为什么躺在地上?”

Charlie露齿而笑,抓着Don的手。“来跟我一起躺着,我来告诉你。”

允许自己被拽倒,在那个让他以为Charlie受伤或者死了的心脏停跳的片刻之后,很高兴有机会感到Charlie温暖的身体躺在他身旁,Don在他弟弟身边躺下。“OK,现在怎样?”

“看天花板。”

Don看向天花板。月光穿过树叶将阴影洒在上面。“我看到影子。你看的是什么?”

“一个不规则碎片型。”

“帮我解释一下,OK?”Don说,半是恼火。

“看到整个天花板上的图案边缘成了怎样的锯齿状么?”

“对,那些叶子弄的。”

“正是。还有如果你把这些都加起来,会有多少?一百个锯齿状边缘?”
Don窃笑。“你一直在数它们?Charlie,你需要生活。”

Charlie用胳膊捅了捅Don。“非常有趣,”他说。“关注那个角落。看到每个大的锯齿边里头有更小的锯齿?”

“嗯,可能吧。看不出。”Don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Charlie摸索着抓住Don的手,然后举了起来,十指紧扣,Charlie伸出食指,指给Don看。“那儿。”他的头往Don那边挪得更近了些。“看到那里了么?”
Don继续眯着眼。“嗯,好吧,我看到了。更多的边缘。”

“好吧,那你觉得那儿有多少边?”

“完全不知道,”Don干巴巴的说,“何况我都没有在数。”

“你不需要数。看着就好了。现在选一个比较小的区域,像是那儿。”再一次的,Charlie举起他们的手。“恰好在窗户旁边那。注意更小的区域。看到那里有更多的锯齿了么,在比较隐匿的地方?”

Don顺着Charlie指的方向看向天花板,他的眼睛搜寻着Charles试图展示给他的东西。“你指的是它们比更大的画面看起来更复杂?”
Charlie对他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正是如此!”

Don看着,还是眯着眼。“我不懂。”

“如果你要测量天花板从这一角到那一角的全部的叶子图案,有多长?”

“直线距离有20英尺,如果你算上不规则边的话估计有三倍。”

“那就是我们想要做的,根据叶子图案的详细情况,测量实际的面积。现在选择角落的那一块,但在你心里把它想象成有二十英尺那么大。但是因为你有了更多的细节,那么现在会有多长?”

“三倍,或者四倍吧。”
“对。现在只选择窗户旁边的那一小块,然后放大。再一次,测量你能看到的细节,会有多长?”

“更长么?”

“是的。这就是不规则碎片型了。你可以在一个图案继续的深挖下去,每次都增加尺寸,严格来说是无穷的。”带着愉快的笑容,Charlie放低手,仍然握着Don的手。“天花板上那是不规则碎片型。”

就算在黑暗之中,对于Don来说月光也足够亮的让他看到Charlie脸上仅仅是因为天花板上大自然免费的展示而开心的神色,这让Don爱他爱得要命。他躺在那儿,握着Charlie的手,相比较他俩上方闪耀着的数学惊奇,他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Charlie身上。

*****

过了一阵子,Charlie意识到他们还是手牵着手。Don没有收回手或者挪开。他意识到他们还在黑暗中躺地板上,头挨着头肩碰着肩。Charlie想知道如果他转过头去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Don会有什么反应。

这想法让他的胃翻腾起来,为了防止他可能真的这么做,他坐了起来。“我想我们最好去把灯打开。”

Don也坐了起来。“对。不想让老爸回家被我们绊倒。”他笑着说。

他们还是握着手。

Don捏了捏他的手,然后放开了。

只是因为Don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觉得失去Charlie的感觉是完全的不恰当的。他知道,但这依旧很难受。“对,”他说,清清嗓子。“我去车库拿手电。”

Don站起身,向Charlie伸出一只手。Charlie抓住,让Don把他拉起来。他牵着的时间有点长,但看起来Don似乎并不介意。时不时的,Charlie会对Don真的喜欢触碰他这个想法取笑自己。

“老爸通常会在进地下室的门里边放一个手电,”Don说着,带着路。

Don找到手电然后打开它,Charlie很乐意让他掌管这一切。Charlie可以自个儿搞定断路器,但看着Don手稳稳地修好它让Charlie感到一阵性奋。

*****

Don从桌子上拿起药瓶。“这些是什么?”

“那些啊,Mr. Nosy Pants,”他父亲说道,“是我的降压药。”

“你在吃降压药?”Don皱着眉头问道。

“对,我在吃降压药。我吃了好几年了。”

“哈,”Don说道,看着瓶子上的标签。“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

“因为这不关你的事,”Alan猛的说,从Don手里一把夺过药瓶。

“那为什么他们在桌子上?”Don问,感到他父亲有更多的事情没有说。

Alan叹了口气,然后耸耸肩。“我在超市量了下血压,知道么?”

Don点点头。“好,然后?”

“有点高。没别的了。”

Don皱眉。“有点高?”

“是呀,有点点高。”

“有点高就是有多高?”

“就是有点高嘛,”Alan从眼镜边缘上怒视他。

Don扫了一眼桌面,看到了潦草的字条。“很显然,这高的足以让你叫Burke先生了。”

“好吧。我叫了医生。满意了?”

从餐桌旁边拽出一把椅子,Don坐下。“发生什么事了?”

Alan呼出一口气然后靠回椅背。“我很确定什么事也没有。”

“别糊弄我,”Don抗议。“告诉我究竟怎么了。”他的眼睛盯着他父亲的脸。“你还是睡得不好,是吧?”

Alan摇摇头。“只是到了体检的时间才找医生罢了,”

Charlie晃了进来。“发生什么事了?”

Alan向Don使了一个警告的眼色。“没什么。”

Don对着他父亲皱起眉毛,但什么也没说。他会在Charlie不在的时候审问他老爸的。他改变了话题。“和Shirley发展的如何?”

Alan颇为自得的微笑起来。“我们周五约会去。我带她出去吃晚饭。”他轻敲桌面,严厉的看着两个儿子。“你看,这就是事情发展。你带一位女士出去约会。如果你有一个好时机的话,你再带她出去一次。迟早,约会会变成婚姻,然后婚姻会变成孙子孙女。”

“是哦,”Don挑起嘴角笑着说,“我明白了,我约会什么的都是为了你的愿望。这是我的感觉。”

“什么?”Alan老大不爽的问道。

————TBC————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1-b4944d6f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