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TSN社交网络] Never Marry for Money(aka闪婚文)Mark/Eduardo 2/8

Never Marry for Money (You Can Borrow it Cheaper)
by alexthegreat

aka闪婚文
没错我就是对这个题材完全没抵抗力

summary:Mark和Edurado去拉斯维加斯与投资者会面,还去酒吧疯了一晚上。等早上醒来发现他俩已经扯证并在Facebook上公告天下了!
第二部分


他们一回到家,Eduardo就要求Mark帮着他把食物放好。Mark,不出所料,几乎帮不上什么忙。相对于他所知道的电脑组织技能,他似乎完全不知道保鲜盒的用途。在Eduardo第三次把六只装的啤酒从保鲜盒里头拿出来之后,最终告诉Mark递给他东西就好。

Eduardo强迫Mark吃掉一个三明治,然后才让Mark回到电脑屋蛰伏起来,让他继续把大量时间沉浸在编程或者其他什么正在进行中的工作里。Eduardo拿起自己的电脑,坐在舒适到可恶的皮沙发上,准备处理自己的电邮收件箱。坐好之后,他喜爱意识到自己不知道Mark无线网——“Zuckonit_Palo Alto”的密码。

他起身,老大不情愿地走向Mark的巢穴。当然了,Mark正在一台电脑前勾着背,大力的敲打着键盘。Eduardo清清嗓子,Mark抬起一根手指。Eduardo叹口气,故意用脚打着让人恼火的拍子,借此催促Mark快点。

最终,Mark转过椅子,带着有点儿恼火的表情看着Eduardo。“什么事?”他问。

“我要你的无线网络的密码,”Eduardo说。

Mark看着他,然后说,“等等,我去输入。”他准备起身。

Eduardo朝他摆摆手。“不用,Mark,你不需要这么做。告诉我密码就好了,我自个儿去登录。”

让他惊讶的是,Mark开始看起来有点儿惊慌失措。“我来吧,没啥的。”他说着,站起身走向Eduardo。“我过去弄。”他在Eduardo能说任何话之前推开门,Eduardo猛的闭上嘴,觉得恼火不堪。

“Mark,”他喊道,跟在Mark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后。“我以为我们决定好了要相信对方。”

“这不是因为我不信任你,”Mark回喊道。“反正我也要伸展一下腿。”

“你才进去十分钟,”Eduardo反驳道。

“我的背太僵硬了!”然后有片刻的停顿,这时Eduardo正在大笑和迷惑之间摇摆着。“至少其他人是这么跟我说的!”

“谁告诉你那个?”Eduardo诘问道。他回到客厅,看到Mark正在他的电脑上打着字。他考虑过对此小题大作一番,但还是决定把这事儿放到一边,好让他们继续讨论纠结是谁告诉Mark他的背很僵硬。“Mark,是谁说你的背很僵硬?”

“怎么,你嫉妒了?”Mark心不在焉地问,眼睛抬也不抬。

Eduardo翻翻白眼。“Mark。”

“我不知道,有人跟我说过。我不记得是谁。我不记得很多事情,Wardo,你知道的。”Mark最终抬起眼来看他。“你连上网了。”

“谢谢,”Eduardo自动地说,他从Mark手上拿回电脑。

“不客气,”Mark僵硬地回复到,接着他在Eduardo身边踌躇了一阵,然后才摇摇头,到楼上去了。

*

Eduardo给他在新加坡的同事发了几封邮件——对,他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将要住在加州了,不,他不确定这件事会对应用程序的发展有什么影响——然后给他的家里人发了措辞比较随便的邮件。对,我结婚了,不好意思,没有邀请你们,诸如此类的话。给Chris的邮件里,他写上了自己在新加坡的地址,这样Chris就能找人把Eduardo的东西从那里运到加州来。

等到他把这些做完,收件箱里已经有一封来自他母亲的回信了。他叹口气,打开回信。

Eduardo,

甜心,告诉你,我们为你高兴坏了。D阿姨很苦逼,因为你晓得Gustavo还没结婚。他最终会和一位谁也不稀罕的姑娘在一起的!但你和一个富豪结婚了,所以她嫉妒的不得了。

但我们确实想要正式的见见他。我知道我们以前见过这男孩儿,但现在他是你丈夫了,我认为,我们应该来个美好的家庭晚餐。或许把他的双亲也邀请过来。还有,请考虑一下,为了家里人,再举办一个婚礼。我很乐意向Dolores展示,我们一点儿也没觉得你的婚姻见不得人。

爱你的,妈妈

他表情呆滞地盯着那邮件,看了一会,然后保存好,他迟些才能想出一个正确的回复。他站起身,伸展四肢,然后环视屋内。当然了,那儿有个电视,旁边还有一柜子的影碟。他浏览了一下,看到里头的类型都和Mark在大学里喜欢的一样——科幻和动作类,还有每一部已经上映了的Pixar电影。

这感觉几乎像他们倒退了好几年,回到他俩之间还很单纯的时候。很容易陷进Mark的节奏里,Eduardo发现自己愈来愈难记得,他本应该是讨厌Mark的。

但话说回来,Eduardo从没真正讨厌过Mark。官司与讨厌无关——那事最重要的是给Mark一个教训,但Mark不想学。或许是他不会学。

Eduardo走进厨房,开始把食物从冰箱拿出来。他很清楚,不可能指望Mark煮晚饭的——就算有现成的食物在,Mark几乎不会主动进食——而不管怎么说,Eduardo享受做饭的过程。他开始烧水,看到锅底的水冒泡之后,他用手擦了擦额头。

约莫半小时后,Mark慢悠悠地走下楼,看起来很迷惑。“我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他说道,Eduardo举起双手,一个手上抓着洋葱,另一个抓着番茄。“噢,”Mark说。

“我希望吃意粉没问题,”Eduardo说,转向切菜板。“我记不起你喜欢吃什么了。”

“基本上都可以。”他听到Mark走过来几步。“你需要帮忙吗?”

“来切洋葱?”Eduardo把洋葱递过去。“我一切就狂流眼泪。”

Mark走到他身边,拿出另外一把刀。“行。”他开始切洋葱,没抬眼看Eduardo。“我从来不会这样。”

Eduardo并不是会因此而念头多多的人,但是,他一直是个能控制住自己嘴巴的人。他开始把番茄切成片,他的胳膊肘时不时会碰上Mark的。

Eduardo在做意粉酱的时候,Mark一直很安静。他靠在流理台旁,不动声色地看着Eduardo,一言不发。Eduardo示意他去拿盘子来,Mark打开一个碗柜门,取出两个碟子。Eduardo朝两个碟子里都舀上意粉和酱汁,然后端到饭桌上。

Mark安静的吃着。Eduardo看得出来Mark正在想事情,因为他的左手正轻轻敲着桌面。

Eduardo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打破寂静,问道,“你觉得我们能撑多久?”

Mark抬眼,吓了一跳。“不好意思?”

“这事。”Eduardo在他俩之间比划着。“我们不能一直结着婚。”

“不能?”Mark干巴巴地问,声音平板。

“你想一直保持这样的状况?”Eduardo诘问道,放下叉子。“我不知道你,但我一直认为自己会和姑娘结婚,然后生些娃娃。我以为那也是你想要的!”

“我不知道你想要孩子的事情,”Mark说。

“Mark!”

“我不知道你想我说什么,”Mark说,“我不知道我们会维持多久的婚姻。这真的取决于Chris。”

“对哦。”Eduardo再次拿起叉子。“所以,这是我想要知道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认为结婚是个好主意吗?”

Mark垂眼看着自己的碟子。“不知道。”他说。Eduardo皱起眉;他很确定Mark说谎了,但他不知道Mark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我俩实际上醉的一塌糊涂之外。我历来在醉酒的时候会做坏决定。”

“我知道,我记得的。”Eduardo用叉子戳着意粉。“你认为那是唯一的理由?”

“我不知道,Wardo。而且我又不是一个人在那儿,”Mark提醒他。

“这个,我什么都记不得了,”Eduardo说,这基本是实话。Eduardo记得起他们跑去爱的隧道之前,在酒吧里发生的大部分事情,他还记得和Mark吵架,尽管他真的不晓得他俩在吵什么。

“你记得我们在吵什么吗?”他问Mark。

“我们在吵架吗?”Mark问。“我不认为那是在吵架。”

“我们冲着对方大喊大叫。大家都在盯着看。”

“人们经常围观。”

“通常因为你的混蛋行径,”Eduardo同意道,“但这次是因为我们都在大吼。”

“你在大吼,我在回复,”Mark纠正道。“我没吼。”

“我希望你那么做了,”Eduardo说。

“为什么?”

“因为那样我会知道,至少你在意的程度能让你生气。”没等对方回答,Eduardo端起他现在空空的碟子,说道,“晚安。”

“Wardo——”

“Mark,我很累,距离我每天要对付你的日子已经过去两年了。我需要时间调整,而现在,如果我继续和你谈下去,我对接下来必然产生的暴力事件可不负责任。”Mark什么也没说。“晚安,”Eduardo重复道,然后把碟子放在洗碗池里,拿起电脑,朝楼上撤退。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tiz@facebook.com)
Re: 你知道今天有多少人给我发了邮件吗?

基本上我们在哈佛时认识的所有人。基本上大家都不惊讶,但他们问我知不知道你们俩约会的事儿。我一直在说,我当然知道啦,我一直知道的。

我妈也发了封邮件来,她问我为什么还没安定下来。就算Chris也有个男朋友,Eduardo,你居然敢就这么扯证了?现在我妈觉得我是有毛病或是别的什么。我正式失去所有泡妞搭档了。(尽管实话说,Chris不是个特别棒的泡妞搭档,Mark则更糟糕。)

婚后生活咋样啊?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你知道我有多么的不在意吗?

一边儿去,Dustin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等一下

你让Mark成为你的追女孩儿的搭档?你他妈在想什么啊?


“听着,”几分钟后,Dustin打电话过来说道,“我当时以为那是个好点子。”

“你觉得许多点子都很棒,”Eduardo说。

“对,对,闭嘴吧。你究竟想不想听Mark的丑事?”

“当然想了,”Eduardo说。

“婚后生活那么糟哦?”Dustin大笑起来。“行,让我告诉你,当Mark是你的泡妞搭档时会有的问题。实际上,我过去让Chris来当这个角色,如你所知,但所有的姑娘都认为我俩在一起,或者认为他好萌,然后想要他成为自己的最新好友。加上他比我好看太多了,至少我是被这么告知的。”

“说这话的人没撒谎,”Eduardo说。

“去你的,”Dustin和蔼可亲地回复。“反正,我就带Mark去了几次,但他有会随机发表冒犯的评论的趋势。这点只对你有吸引力。”

“这对我没吸引力,”Eduardo抗议道。

“嗯,随便吧,”Dustin说。“你说你的,我一句也不信。”

“你真是个混账家伙,”Eduardo告诉他。

“这个,我适应良好,对吧?”Dustin用唱着歌般的声音说道。“周一见,老板太太!”

他在Eduardo有机会反驳之前挂了电话。Eduardo怒视着电话,无能为力地生着气,几乎没忍住把手机扔向屋子那头的冲动。

*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你们应该知道的事情

1 Gawker和Perez Hilton(都是名人八卦网站)已经有你们俩一起买东西的照片了。我很高兴你们俩进入了角色。继续保持。

2 Eduardo,你的东西已经被装箱,正在从新加坡送来的路上。行李大概明天中午能到。

3 周一的时候,我们要和律师们一道,讨论你们的婚姻会对公司产生怎样的影响。我猜你们没有签署婚前协议。

4 还有,你们应该和员工们谈谈,因为他们不知为毛一直在问我发生了啥,这事如果能停止我将感激不尽。

5 还有,Sean(姓Parker那个,不是我男朋友Sean)很火大。(尽管我男朋友Sean对于我把时间都花在这些破事儿上感到很不高兴。)所以,Mark,你得搞定这事,因为他平时已经够难缠的了。

6 周五你们要飞去录奥普拉的秀。她很兴奋,准备问你们好多问题。

于是要加上……

7 周四,我们要把你们的故事顺一遍,好让人信服。Mark,我知道你不擅长和人们谈话,所以让Eduardo来当发言人。这样看起来好多了,此外,你说出傻话的概率也会小很多。

这是你们的一周安排。准备好吧,因为不会有变动的。

你们的救星值得拥有一次大大加薪
Chris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Re: 修正及后续工作

3 为什么我们得签一份婚前协议?

5 我会处理Sean的

7 我没有不擅长和人们聊天

你老板不会给你加薪的
Mark

又及,Wardo——我们得给你一个Facebook的电邮地址了。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多谢了

Chris——谢谢你的最新消息,我很感激。

Mark——我们迟些再说这个。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嘿

我听到你发号施令了。猜猜我们知道谁在这个关系里占主导地位!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闭嘴,Dustin。

闭嘴,Dustin


*

Eduardo很早就醒了,然后下楼煮咖啡。他找了三次才发现咖啡储藏的地方,但他还是拿下它了。咖啡看起来从未有人碰过,但话说回来,Mark从来没有很需要喝咖啡。

Eduardo注意到咖啡产地是巴西的圣保罗,他允许自己小小的微笑一下,然后把咖啡豆倒进咖啡壶里。他用Mark崭新的拥有最新技术的咖啡壶,给自己煮了壶咖啡,然后烤了两块吐司。

Mark走下楼的时候,Eduardo正往吐司上涂士多啤梨酱。他皱起眉说道,“我们买了果酱?”

“对。你想吃什么吗?”Eduardo把刀放在水龙头下,然后回到案桌旁边。“我煮了咖啡。”

“我不喜欢咖啡,”Mark说。他打开冰箱,盯着里面的东西看了一分钟。“我通常不吃早饭的。”

“吃点什么吧。”Eduardo叹气。“还有,如果你不喜欢咖啡,为啥会有咖啡和咖啡壶?”

“那是你应该有的东西,”Mark说。“我什么都不想吃。”

“我们有个装满食物的冰箱,我们昨天买的东西足够养活一个军队了。”Eduardo啜口咖啡。“吃点吐司吧。”

“我不喜欢吐司。”

“我们有花生酱和果酱,你能吃三明治。我知道你吃那个的。”Eduardo看着Mark拿出两块面包。“你睡了吗?”

“嗯,我睡过了。”Mark踮起脚上前从贮藏柜里拿出花生酱,他的运动衫跟着往上去了一点。“你还想问什么吗?”

“没什么了,”Eduardo说。他又喝了口咖啡。“这咖啡很好。”

“我也是这么被告知的。”Mark做好三明治,把刀抛进水池。“我有个女管家。”

“猜到了,”Eduardo说。“我记得你以前住处的样子。”

“这是什么意思?”Mark尖锐的问,转头看向Eduardo。

“意思是你通常来说不是爱干净的人,”Eduardo说。“而这屋子干净整洁。”

“唔。”Mark对Eduardo皱起眉,好像在试着读懂他的想法,然后摇摇脑袋。“嗯,我有个女管家。她周一周三周五来。”

“说这个的重点是?”

“重点是我有个女管家,我认为你该知道。因为你住在这儿。”Mark拿起三明治,坐在Eduardo对面。“你的东西今天送过来。”

“我也收到了同样的邮件,”Eduardo提醒他。

“对哦,”Mark赞同道。他咬了一口三明治,慢慢地嚼着,眼睛没从Eduardo身上挪开。Eduardo垂下眼看着咖啡,尽最大努力忽视Mark沉甸甸的视线。

*

Eduardo借口要在行李抵达之前整理屋子,逃到楼上。他关上门之前,听到了电视机打开的声音。他试图看一本在新加坡机场买来的书,但他没法集中注意力。他把书丢到一边,环视屋内,试着决定等等送来的东西要怎么放。

十一点左右,门铃响了。Eduardo走下楼,刚好看到Mark打开前门。Eduardo发现街对面猫着几个摄影师,当Eduardo走到Mark身后,他们都激动地跳起来,互相推搡着,寻找更好的拍摄角度。

搬运工高高壮壮的,看起来有点像Winklevoss双胞胎,忽视身后的骚动,说,“是Zuckerberg先生和Saverin先生吗?我们送来了Saverin先生的的东西。”

“对,”Eduardo说,一手搭上Mark的肩膀,把他向后拉了一点。“是我。我带你上楼。”

“您的东西是根据不同房间来打包的,”搬运工说。“您希望我们把行李分开吗?”

“我想——”Eduardo看了Mark一眼,Mark耸耸肩。“把卧室的东西拿到楼上,其他的放在客厅就好。”

“好,”搬运工说道,他向身后比比手势。Eduardo搂着Mark的肩膀,把他从门边拉走,搬运工川流不息的走了进来。

“我们得带他们去我的屋子。”Mark压低嗓音说。

“什么?”Eduardo说,对Mark皱起眉头。

“对面有狗仔队,”Mark说,“搬运工可能会给他们爆料。”

“如果他们看到我俩分房睡,”Eduardo接话,“可能会说出去。该死。”他盯着Mark。“你自个儿居然能想到这点。”

“Chris警告过我。”Mark看向Eduardo还楼着他胳膊的手。Eduardo马上放手,从Mark身边退后一步。

“我带他们上楼,”Eduardo说,他转身看向搬运工们。“跟我来。”他说。

*

十二点半过一点儿的时候,搬运工终于把东西都送进了Mark的房子里。他们离开和到来一样快速高效,Eduardo暗暗记下要询问Chris是在哪儿找到这些人的。

在最后一人离开后关上门,Eduardo转身看看房子里。“考虑到我的公寓没那么大,我东西真不少,”他笼统的评论道。

“物质上你一直比我讲究,”Mark说道,从一堆盒子后面冒出来。

Eduardo对Mark怀疑的眯起眼。“这是批评吗?”

“只是评论,”Mark用他让人恼火的平板声音说道。

“好吧。我要开始拆包装了。”Eduardo走进客厅。“你有剪刀吗?”

Mark在更多的盒子后面消失了一会儿,然后带着一把剪刀回来了。他递过剪刀,用剪刀尖头那段对着人。Eduardo叹口气,但还是接过剪刀,打开第一个盒子。

“我该帮忙吗?”Eduardo给一整箱DVD和CD分类,Mark看了一会儿之后,问道。

“呃,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整理柜子的,所以你想帮忙的话就弄那个吧,”Eduardo说,把那盒子推向Mark。

Mark拿过盒子,看起来对Eduardo的决定有些怀疑。神奇的是,他成功的吞下了任何评论,这让人不安,他走到柜子边上,开始把东西放上去。

Eduardo在屋子里埋头专心地整理着盒子,把重复了的东西放到一边,像是他非常喜欢但是已经用了很久的咖啡壶。等到他上楼的时候,他又累又乏,Mark还没把该死的DVD分好类。

Eduardo盯着Mark屋内一摞箱子,里面装的是他的衣服和书。叹了口气,他抱起第一箱书,穿过走到把它运到自己屋内。他把书都摊在床上,花了整整二十分钟思考要怎么分类,然后决定怎么放进书架上。

当他折回Mark的屋子去取另一箱书,他发现Mark正在把他的衣服挂进衣柜里。“Mark?”他犹豫地喊道。“你在做什么呢?”

“我们会有客人,”Mark看也没看Eduardo就指出。“我们至少要表现出已婚的样子。”

“他们不会进我们卧室的,Mark,”Eduardo抗议道。

“我不认为自己的观点站不住脚,”Mark说。

“你的观点很荒唐,Mark!”

“我们结婚了,”Mark说。“我这么做很荒唐?”

Eduardo张开嘴,准备一条条罗列出来,然后又闭上了嘴。他厌烦争执,而Mark的话并不是完全、彻底没道理。他朝Mark挥挥手,让他继续,然后把另一箱书放到自己屋去。

沮丧的是,Eduardo有点喜欢Mark专注在除了编程以外的其他事情上。Mark真的对Eduardo有关的事情感兴趣,Eduardo显然从未停止过对Mark的注意力和赞许的渴求,因为他本会对这个状况感到更加生气,更加不安。但他最终得到了Mark天杀的注意力。

*

Eduardo周一早上醒来,担忧的感觉蔓延全身。他花了一会儿才明白原因所在——然后他记起自己应该和Mark一起去Faceboo办公室。上次他去那个办公室的时候,Eduardo报销了一部两千美金的电脑。他几乎给了Sean一拳。(他当时真的应该给Sean一拳的。)

Eduardo洗了个澡,然后走回屋子的时候记起他的衣服在Mark的衣柜里。他转身朝Mark的屋子走去。他礼貌地敲了敲门,然后就自个儿开门进去了。

Mark还在睡,他的嘴在睡眠中柔软而放松。Eduardo盯着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很确定自己真正看到Mark睡着的次数用十个手指就能数得清,每次他都会被Mark在睡眠中看起来有多么柔软多么青涩感到惊愕。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正常的人。

Eduardo尽可能小声地打开柜门,发现Mark把Eduardo的有领衬衫和笔挺的西服和自己揉成一团的帽衫以及休闲裤整齐地分了开来。Eduardo取出一件灰色的衬衫,还有他前任女友买给他的一条深色牛仔裤。

他给自己煮了咖啡,然后用一个印有二进制的笑话的杯子来喝咖啡。倒第二杯咖啡的时候,他的手有些颤抖,他强迫自己放下咖啡壶。他靠在厨房柜台旁,慢慢地深呼吸。

他坐在在桌子旁和第二杯咖啡,让自己慢慢镇定一点儿。现在之前,他都能假装这个婚姻只是暂时的,不是真的。但今天他要去Facebook办公室,和律师们谈谈这桩婚事对公司、对他、还有对Mark的影响。

Eduardo吧空杯子放到一边,看着左手无名指上金色的戒指。每次他看到这戒指的时候,仍会打一个激灵。他不知道这是因为惊恐还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但只是看着手指上那枚戒指,就让他觉得放错地方了。

他听到Mark下楼的声音,但没有抬起眼看。他转着手上的戒指,看着它反射出清晨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Mark停下脚步,Eduardo感到有人盯着他看时会有的奇怪的刺痛感。他转头看向正带着深不可测的表情盯着自己看的Mark。

“准备好出门了吗?”Mark在片刻沉默之后问道。

“嗯,”Eduardo说道,站起身来。

*

办公室现在变得更大了,但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新潮。他们走进主办公室里,交头接耳的声音响起,敲击键盘的声音几乎全都消失了。Eduardo停了下来,看着一屋子的程序员,试着不要对他们毫不遮掩的好奇心感到退缩。

Chris快步向他们走来,调整着条纹衬衫的翻领。他握住Mark的手臂,然后向Eduardo做做手势。“来吧,在开会之前我们得先谈谈。”

Dustin在会议室内等着他们,他穿着一件皱巴巴的格子衬衫,外面套着灰色的运动夹克。他朝他们露齿而笑,问道,“那么,同居情况如何?我发现你们俩还没杀死对方呢。”

“我觉得进行得不错,”Mark说。

“好了,不聊天了,”Chris说。“我很高兴看到你们俩都活着,也没有显著的外伤。现在来谈谈战略。知道这场婚姻的真实情况的人全在这屋子里了,除非律师们决定还需要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他看向Dustin。

“你为什么看我?”Dustin问道。“你觉得我会泄密?”

“你在保密这方面的记录不怎么好,”Chris说。

“我就告诉了你妈妈你的性取向而已——”Dustin开口,看起来挺内疚的。

“Dustin,说了多少次了,你不算真的把我的取向告诉我妈!她早就知道了,她只是跟你闹着玩而已。”Chris现在笑起来了,这是个新迹象,不知怎么的,让人心安。“好了,既然我们都解决了——我不知道律师们决定了什么,但他们说的任何话都得告知股东和媒体。我会料理那部分的事。你们俩需要和员工们谈谈。我所说的你们俩,其实指的是Mark。Eduardo,你只要不动声色地站在旁边就好。”

“有多少人五年前也在这里?”Eduardo问道,有点好奇也有点紧张。

“大概比三分之一少一点吧,”Chris说。

“22个,”Mark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

“天啊,你跟个机器人似的,”Dustin惊叹道。Eduardo不自觉地嗤笑一声,然后看看Mark。Mark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然后他低头看着地板。

“律师什么时候到?”Mark问,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大概十分钟内。在他们到之前,你们想吃点什么吗?”Chris瞥了Eduardo一眼。“你没事吧?”

“我很好,”Eduardo说。他在Mark身边坐下,在桌子上握着双手。

“我需要留在这吗?”Dustin问Chris。“因为我觉得不需要。”

Chris翻翻白眼,但做了个赶人的动作。Dustin爬起身,说着“回头见!”就离开了屋子。

*

律师在几分钟之后抵达了。一共有三个人,Eduardo一位也不认识。他很高兴Sy不在其中——他打赌Sy要克服比较大的困难才能接受这桩婚事是真的。

“Zuckerberg先生,”领头的律师说道。“很高兴再次见面。Saverin先生,我们没见过。我叫James Khour。”Eduardo起身,握握他的手,然后和其他两位也握了手。

他们都坐回椅子里,James打开一个文件袋。“我们不确定这个婚事对你们股权影响如何,”他解释道。“因为你们俩在婚前已经各自持有了股份,你们双方的股权和收益都被当做是个人资产。也就是说,你们俩不需要合并股权。”

“很好,”Chris说,把这些记录下来。“我们还需要注意其他什么事情吗?”

“我们还在研究你们俩签订的婚约,”James告诉他们。“Saverin先生,您签的保密协议依然具有全部效力。您还是不能与任何人谈论那次调节。但现在您结婚这事,并没有真正违反协议里的人和条款,所以此事不会让公司有任何改变,你们俩也不会被判做蔑视法律。”

“棒极了,”Chris说道,听起来非常高兴。“很高兴得知。”

“目前就这么多,”James说道,看看另外两位律师,他们都点了点头。“很高兴见到您,Saverin先生。以及恭喜您结婚了。祝你们俩都好。”

“谢谢你,”Eduardo自动地说道,Mark在片刻之后,也重复了这话。桌子下面,Eduardo感到Mark的腿短短的贴了一下他的腿。Eduardo手指上的婚戒,瞬间变得格外沉重。

*

“Chris,”律师前脚才离开,Eduardo就说道。“多久——你觉得我们的婚姻该维持多久?”

Chris微微偏头,说道,“至少一年。取决于这事情对我们的影响。怎么,有人在等着你?”

“没,”Eduardo说。“但是——”

“那么我没看出有不妥之处,”Chris轻快地说道。“不管怎么说,大多数已婚夫妻也是讨厌对方的,你们俩会适应良好的。而且,这不是装装样子而已,这是个真实可靠的婚姻,以及这是/你们他妈自己造成的/。”

“嗯,”Eduardo面无表情地说道。“好吧。棒极了。我就——那么,我努力适应吧。”

“你能适应得来,”Chris语气不祥地保证道。“好了,起来去对付他们吧。”他朝他们之间做了个手势,Eduardo站起身来。Mark站起来的动作显得更加不情不愿。“听着,你知道,表现腻歪点儿,”Chris在离开会议室之前补充道。

Eduardo看向脸色白了白并且显然在出冷汗的Mark。“耶稣啊,Mark,你是在紧张吗?他们只是你的员工而已。”

“闭嘴,”Mark说道,同时他抓住Eduardo的手,紧紧地握住,几乎弄痛了Eduardo。他的手掌有点黏糊糊的,他的大拇指一直在摩挲着Eduardo拇指和食指之间。“我们走吧。”

他们走进主办公室,Mark清清喉咙。屋里逐渐的安静下来,所有员工转过头看着他们,有些是好奇,有些则明显是在担忧。

“嗨,”Mark笨拙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已经在新闻里看过这事儿了,但以防还有下班之后就不问世事的人,我和Eduardo Saverin结婚了。”他短促地朝Eduardo点了点头,Eduardo举起手,快速并无比笨拙地挥了挥。

“嗨,”Eduardo说道,Mark没有接口。“我——这不会对你们任何人产生影响,就告诉你们一声。还有,唔,”他看看Mark,“感谢你们在这个周末保证了网站的顺利运作。”

Mark大力的握着Eduardo的手,他朝员工们急促地点点头,大家似乎都把这动作当成是“继续工作”的暗示。Mark拉着Eduardo的手走过一排电脑,经过员工身边时收到了快速的“恭喜!”和“祝你们俩一切都好!”。

一位很高很瘦,有着一头很红很红的头发的女性对他们招呼道“Mark,我这大概有五百个便条给你。”然后她转向Eduardo,微笑起来。“嗨,我是Jamie。我们通过电话的。”

Eduardo握握她的手,挤出一个微笑。做出笑脸比他想象中的要容易多了。“多谢你的帮忙,Jamie。”

“天啊,他真有礼貌,”Jamie似乎是在对空气说了这话。“Mark,便条都在你桌子上了。Saverin先生——”

“叫我Eduardo吧。”

“Eduardo,好吧,我给你找张桌子好吗?你平时要做些什么?”

Eduardo盯着她,然后叹了口气。“能有张桌子就已经很好了。我需要跟我在新加坡的助理谈谈。”Jamie点点头,然后走开和一些员工交代任务去了。

“你/做/什么?”Mark问道,对着Eduardo眯起眼。他还没放开死死攥住Eduardo的手,Eduardo的手指开始有点麻木了。

“我和应用程序设计师打交道,”Eduardo说道。“你在——Mark,你快让我的血液不能循环了。”

“什么?噢。”Mark立刻松开Eduardo的手,踏开一步。“抱歉。”

“没事,”Eduardo反射性说道。然后才反应过来,盯着Mark。“你都会为这事道歉,但是——”

“Wardo,”Mark低声说道。“我们正在——别在这里说。”

Eduardo住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

Jamie片刻之后折了回来,说,“我们在Mark的桌子旁边给你弄了个位置。来吧,我带你去。”

她说“在Mark桌子旁边”时,显然是指“在Mark桌子对面”。她除了把两张桌子拼到一起之外什么都没做。Eduardo桌子上有张招贴纸,写着“Eduardo Saverin,CEO夫人”。

“这是Dustin弄的,”她看见Eduardo惊恐的表情时,说道。“我们会尽快给你弄个真的铭牌的。”

“我不会在这里工作,”Eduardo尝试解释道,但Jamie把Mark拉到一边和他谈起事情,Eduardo被留在那儿,觉得心中一沉,因为和Mark结婚显然意味着他也要和Facebook结婚。

*

Eduardo给他在新加坡合作的程序员发了电子邮件,告诉他们,他不确定接下来的发展将会如何。Eduardo知道他得和Mark谈谈这个目前正在进行中的掩护工作,但现在他有高速的互联网和艺术品似的电脑来工作。

Eduardo被肚子咕咕叫的声音提醒,是午饭的时候了。他站起身准备觅食去,然后想起来他正在Facebook办公室里,Mark才是有车钥匙的人。

Eduardo看向Mark,Mark戴着巨大的耳机正在编程,然后有一股奇怪的似曾相识感袭来。他伸手,温和的碰碰Mark颈背,想获得他的注意。

Mark猛烈地惊跳一下,把耳机拽了下来。“Wardo?”他问道,呼吸声很重。“怎么了?”

“午餐,”Eduardo说。“十二点了,该吃饭了。”

“我不——”

“要吃,”Eduardo顽固的重复道。他督促着Mark站起身。“我不知道要去哪儿吃。”

“我们可以——我想我们能去吃点啥,”Mark说道。他看起来还是有点迷迷瞪瞪,这让Eduardo想起,你在iPod同步完成之前拔掉数据线的结果。

“来吧,”Eduardo说道,他用手掌推着Mark的后背,他当年的大学习惯回来了。Mark原本全身紧绷,有点挪不动步子,因为Eduardo的触碰放松下来。Eduardo忍着收回手的冲动,用平和的语气说,“我们去吃东西吧。”

Mark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然后他带着路,走出办公室,但他没从Eduardo的掌下挪开。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他们坐进车里时Eduardo说道。

“你刚刚不就问了,”Mark说。Eduardo盯着他看,Mark微微挑起嘴角,低下头。“行,问吧。”

“你一点也不担心吗?这件事?”Eduardo在他们中间比划着。“我们可能要维持好几年的婚姻,Mark。”

Mark耸耸肩。“我没别的期望。而且比起我约会过的女孩,我更喜欢你。”

“你对此的表达方式可真滑稽啊,”Eduardo喃喃道。

Mark咬着唇,看起来他迫切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只是比平时更用力地打着方向盘。

Mark选择的餐厅是在斯坦福校园的另一边,远离Facebook办公室的那边。“我们本来是可以在Facebook的餐厅吃,”他告诉Eduardo,同时朝咪表里投着硬币。“但我想——呃,去别的地方,你应该会觉得更舒服些,对吧?”

Eduardo盯着Mark,确确实实的被Mark空前的周到震惊了。“对,”片刻之后,他慢慢地开口说道。“谢谢。”

Mark又微笑起来,表情困窘,然后笨拙地像餐厅的方向侧侧脑袋。“我们去吃东西吧。”

*

“你知道我不能真的给Facebook工作,”Eduardo在他们走进餐厅时说着。“我有别的工作。”

“我知道,”Mark说。“但你在这儿没有办公室。所以在你能租到什么之前,可以先用我们的。”

“那我该打电话给助理,叫她搬来这儿?”Eduardo问道,皱着眉。“我不这么认为。”

“她不能留在新加坡为你干活儿吗?”Mark笨拙地朝女服务员点头示意。“你又不会和以前的程序员终止工作关系。”

“噢,”Eduardo说,考虑着这事。“那——不是个坏主意,真的。我还能在这儿找到新客户。”

“对啊,”Mark同意道。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朝Mark笑笑,含着调情的意味。

“Zuckerberg先生,欢迎再度光临,”她兴高采烈的说。“老位置?”

“是的,谢谢,”Mark说道,他朝Eduardo点点头。

她带着他们走到餐厅角落里一个位置隐蔽的桌子旁,然后把菜单递给他们。她对Eduardo摆了个脸色,然后说,“服务员马上就来,”接着,她就回到了餐厅前门处。

“哇哦,”Eduardo看着她离开,说道。“大学以来,我就没见过会一个姑娘那么迅速的厌恶我了。”

“不是针对你的,”Mark说,打开菜单。“她来到加州,希望能嫁给一位有钱的科技巨头。而你和我结婚了。”

“好吧,”Eduardo打开手上的菜单,浏览着。“你有什么推荐吗?”

“都挺好的,”Mark说道。他放下菜单,久久地看着Eduardo。“为什么是新加坡?”

“为什么?”Eduardo心不在焉的问道。“因为离你有半个地球那么远。”

安静得吓人,Eduardo抬眼看到Mark正盯着他,他咬着下唇。Mark用唐突不自然的方式点点头,这意味着他受伤了,然后Mark移开了视线。

“Mark,我——”Eduardo叹气。“Mark,这要花点时间,我才能想通——想通所有事情。”

“嗯,”Mark说。“看出来了。”

“听着,你想干嘛?”Eduardo愤怒的低语道。“你设计把我赶出公司,就因为一些你甚至从未告诉过我的狗屁理由,所以我不得不离开美国,好避开媒体,保持低调!你想把我离开的事情怪罪到某人头上,怪你的律师去吧。”

“我是怪他们,”Mark说道。“我在协议里没有说话的余地。”

Eduardo靠回椅背,承认道,“我也没有。”

“我们本来是不该谈这些的,”Mark提醒他。

“我们结婚了,”Eduardo反驳道。“不是有条法律规定,配偶不得做出对对方不利的证词吗?”

“我不知道,”Mark讽刺地动动嘴,说道。

这时服务员来了,把一缕黑发塞到耳朵后面。他看到Mark,立刻笑得无比灿烂。他很好看,Eduardo注意到,同时也感觉到每当他觉得一位男性很吸引人时就会有的微微刺痛。服务员笑起来有酒窝,还有湛蓝的眼睛,显然他对Mark很有吸引力。

“Mark,”他用暖洋洋并且过于熟稔的声音说道。“很高兴再见到你。”

“Ian,”Mark点点头作为回应。

“这就是那位丈夫吗?”Ian问道,迅速地扫了Eduardo一眼。“不差嘛。”

“Eduardo Saverin,”Eduardo在Mark有机会开口前说道。他微笑起来,尽管他不太想笑。“很高兴见到你。”

Ian的嘴巴嘲弄的动动。“彼此彼此,”他说道。“现在点菜吗?”

*

Eduardo点了一个三明治,然后Mark也点了一样的。Ian最后离开的时候,扭头朝Mark抛了一个笑脸,这才走开,Eduardo挨上桌子,说道,“他也喜欢你。”

“嗯,”Mark同意道。“我们一起睡过几次。”

Eduardo的眉毛挑了起来。“什么?”

Mark耸耸肩。“我觉得那是我必须拥有的经历。”

“经历——是什么时候?Chris知情吗?”

“大概一年前吧,为什么Chris要知道?”Mark对着Eduardo皱起眉。“因为Chris是弯的?”

“不,因为我们告诉大家,我们约会了一阵子了!如果Ian说了些什么,怎么办?”

“Ian什么都不会说,”Mark说。“他没对父母出柜。”

“你呢?”

“我们上周末结婚了,Eduardo,我挺确定我爹妈知道我也和男人上床。”Mark对着Eduardo挑起眉。“如果你问的是他们以前是否知道,那么,他们是知道的。”他把玩着桌子上的叉子。“你爸妈呢?”

“他们,呃,他们知道,”Eduardo说。“我——是,我从没。”他住口,整理着思绪。“我告诉他们之后,父亲半年没跟我说话。”

“噢,”Mark说。“我不知道。他对这桩婚事怎么看?”

Eduardo翻翻白眼。“显然他对自己儿子和一位亿万富翁约会接受良好。”

“是和一位亿万富翁结婚,”Mark纠正道,微笑起来。

Eduardo嗤之以鼻,然后把脸埋进手掌里。“对,好吧。”

“顺便说一句,”Mark说,“谢谢你今天对员工发表的讲话。”

“没什么。但——周五你没问题吗?”

Mark耸耸肩。“不知道。我以前上过奥普拉的秀,不太糟糕。”

“那么,”Eduardo实事求是的说。“Chris像我们保证,他会让我俩在出发之前预演一遍。你觉得那有帮助吗?”

“我在广告板发布会之前预演过,”Mark说道。

Eduardo真的没忍住,笑出声来了。他已经忘了Mark有时候是多么的/搞笑/。“好吧,我们——我们别让那种事情再次发生,行吗?”

Mark得意地笑笑,然后垂下视线。

没多久,Ian就捧着他们的食物和饮料过来了。他朝Mark眨眨眼,然后给Eduardo一个冷淡的微笑,便走开了。Eduardo看着他离开,不得不承认他能看得出其间的吸引力。

“他得停止和你调情,”Eduardo告诉Mark。“要不然你得这么告诉他。”

“他知道我结婚了,还是在跟我调情。你还想我做啥?”Mark问道。他吃了一根薯条。“我不能像绝地武士(星球大战的人物)那样给他洗脑,让他忘了我们一起睡过的事儿。”

“好吧,我们从现在开始停止谈论这个话题,”Eduardo说道,他拿起自己的三明治。Mark看起来似乎想把笑容藏起来。Eduardo眨眨眼,然后决定不去追究。

结账的时候Eduardo坚持他来付钱。他给了Ian最低的小费,然后把Mark拽出餐厅,经过女服务员的身边之后,走到了街上。他们立马遇到了一片闪光灯。

“棒极了,”Eduardo说。“一定有人爆料了。”

“Wardo,”Mark低声说道。“转过来。”

Eduardo转了过去,然后在Mark踏前一步靠近他的时候强迫自己不要后退。Mark踮起脚,把手掌轻轻放在Eduardo胸前,把嘴挨在Eduardo的脸旁。“转一下头。”Mark喃喃说道。

Eduardo照做了,Mark和他离得这么近,让他分了心,Eduardo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同时,他意识到Mark正在做的事,他伸手握住Mark的手。从他们借位的角度,摄影师会觉得他们正在接吻。

“考虑得不错,”Eduardo对Mark耳语道。

“谢谢,”Mark说。他站回去,对着Eduardo微笑。“我们能做好的。”

“没错,”Eduardo说道,他们朝车子走去,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足以让他们的手碰到一起。

*

To: Sean Parker (seanparker@foundersfund.com)
Fr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Bcc: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伙计

我觉得有个更好的问题,他为什么会和我结婚

-周日, Sean Parker (seanparker@foundersfund.com) 写道:
>Mark你和Eduardo结婚了是闹哪出? 我以为你们俩已经完蛋了。那是你在拉斯韦加斯消失的原因吗?你他妈为什么要在所有的事情发生之后和他结婚?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你知道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屋子里对吧

Mark,为什么要发一份副本给我?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Re: 但你还是回我邮件了

我想那么做。

To: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问题

关于Mark,有什么事情是我该知道的吗?今天我们碰到了,呃,我想,是他的前任。我毫不知情。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拜托

你真的觉得Mark会告诉我有价值的事情?他只会跟你真正的深谈。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他的事,应该去问Jamie。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Re: Mark

嘿Ceo夫人! (开个玩笑)Chris说你想问我关于Mark的事情?我能告诉你,他从不睡觉,快把我逼疯了,因为他在办公室待多久,我也要待多久。还有,他看起来很少会去约会,显然,他也很擅长保持秘密。因为我都没怎么听过他提你的名字(除了他喝醉的时候。)

我觉得你的担心真贴心。:)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嘿

你没找我询问Mark的事儿,我觉得被冒犯了!我和Chris一样博文广识!实际上,比他更博,因为我对于黑进别人的电子邮箱完全不会觉得不安。所以随便问吧!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这是给你的警告

我向你保证,如果你黑进我的邮箱,后果会是惨重的。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Re: 表生气嘛

拜托啊伙计,你是想知道他那毛绒绒的小脑袋里埋藏的秘密的。

To: Dustin Moskovitz (dmoskovitz@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忘了这事吧

算了,Dustin。还有,别继续窥探其他人的邮件了。

*

To: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地产中介建议

Jamie——Mark建议我在这里设立一个办公室,因为我不太了解这块地区,所以希望你能推荐一位地产中介给我。我想找一个小型办公空间,因为办公室里估计只会有我和一个助理在,至少目前为止会是这样。还有,如果你有助理的推荐人选,我会感激不尽。

你能帮的任何忙都棒极了。

谢谢,
Eduardo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Jamie Perry (jperry@facebook.com)
CC: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嘿,Eduardo,

我把你的邮件转发给我一位做地产中介的朋友了,叫Lena Zhou。她应该很快会跟你联系。她很棒,和我一起读斯坦福的。

对于助理的问题,我能发一则招聘广告,好让你做些面试。我相信我们能先派一名实习生给你干几天活儿——和Mark商量一下吧。

Jamie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Lena Zhou (lenazhou@parealty.com)

Re: 寻找办公室

亲爱的Saverin先生,

我俩的熟人Jamie Perry把你的姓名和邮箱给了我。

她告诉我你正在Palo Alto地区寻找一间办公室。如果你不反对,我明早就能开工。

如果你需要和我联系的话,我的电话号码是650-381-2091 明早九点我可以和你在Facebook办公室碰头,我们能看看一些地方。

明天见,

Lena Zhou
Palo Alto不动产
650-381-2091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Re: 寻找办公室

我很乐意帮你找间办公室。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寻找办公室

为什么?这事情不好玩的。

To: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From: Chris Hughes (chughes@facebook.com)

Re: 一个请求

请带上Mark和你一起找办公室。看起来很好,像是你们俩,你懂的,真的喜欢对方。还有,我也想要有一个安宁的工作日。

To: Mark Zuckerberg (markisceo@facebook.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寻找办公室

好,你一起来吧。我们明早从FB办公室出发。

To: Lena Zhou (lenazhou@parealty.com)
From: Eduardo Saverin (eduardo.saverin@gmail.com)

Re: 寻找办公室

亲爱的Lena,谢谢你来帮我。我丈夫,Mark,希望明天能一道去;我提前致歉。

你真诚的,
Eduardo

*

Lena Zhou身材娇小,凹凸有致,穿着讲究,她有专业而高效的气场。Eduardo立马就喜欢上她了。她轻快地和他握握手,抚慰的微笑着,说道,“很高兴见到你,Saverin先生。我希望我们能给你找个中意的办公室。今天,我们去看几个地方,好让我对你的偏好有个大致了解。”

“谢谢你,在收到消息后能这么快就开工,”Eduardo热情的说道。他降低嗓音,说道,“再一次,我为Mark道歉。”

“我以前也和难相处的配偶一起工作过,”Lena向他保证道,带着一点儿微笑。“我相信Zuckerberg先生没那么难对付。”

“你现在是这么说,”Eduardo咕哝道。他示意Mark从他身后往前走,说,“Mark,这是Lena Zhou。”

“跟高兴见到你,”Lena礼貌地说道,伸出手。Mark没和她握手,只是简短的点点头,也没进行眼神接触。Lena挑起眉毛,Eduardo给她一个“告诉过你吧”的表情。

“嘿,Lena!”Jamie在他们身后喊道。“好好招待我家孩子!”

“我保证会把他们完整无缺地带回来,”Lena微笑着保证道。她的视线回到Eduardo和Mark身上,说,“我们走吗?”

第一间办公室是在一个日本餐馆的搂上,有很大很漂亮的窗户,采光无敌好。Lena正在陈述这儿的优点时,Mark宣布道,“我不觉得这儿能行。”

Eduardo翻翻白眼。“Mark,如果你要反对Lena的选择,得解释一下理由。”

“窗户是朝南的,这意味着你会受到过多的日晒,然后这里会过热。我注意到空调是屋子建成之后才添加的东西,所以通风绝对不会好。”Mark抱起双臂,怒视Lena。“这地方真是个笑话。”

Lena咬着唇,好像她正试着不要微笑起来,然后点点头。“好的,Zuckerberg先生,明白您的观点了。如果这儿不再考虑范围之内的话,那我建议我们继续看别的吧。”Mark一转过身,她就给Eduardo一个觉得很有意思的表情。

“我警告过你的,”Eduardo悄声说道。

“别担心,”她满不在乎的说道。“他就是——嗯,他跟我想象中一样,为人和我听说的别无二致。”

Eduardo嗤之以鼻,笑了笑。“我发现很难相信,/有人/能觉得Mark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

“这个,”Lena委婉地说道,“他/确实/比Jamie说的更加……反应剧烈些。”

“那你是怎么认识Jamie的?”Eduardo问道,他们正在往Lena的车走去。

“在斯坦福时我们住在一个宿舍里,”Lena解释道,微笑着,然后她说了个Jamie同屋的一个新生的故事,还说了些斯坦福校园内盛行的“喷泉大作战”游戏。

[注]“喷泉大作战”fountain hopping(这是我自己的译法,没找到标准的翻译)是起源于斯坦福校园内的一个活动,简而言之,就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喷泉到另一个喷泉,在里面拍几分钟的水XD

作为回报,Eduardo也说了他们大一时Dustin和山羊的故事。他发现自己有意识的停顿了一下,等着Mark插话,就像以前他们讲述哈佛的故事时他一直那么做的一样,但Mark在后座闷闷不乐的保持着安静。

第二间办公室对Mark来说太吵了,再后来的那间则太小了。Eduardo放弃表达自己的意见了,知道在这件事上,Mark的赞成或不赞成终究会比Eduardo自个儿的看法更重要。

“好了,”大约到了中午的时候,Lena说道。让人赞扬的是,她看起来完全没有不愉快,尽管她对Mark说话的时候,语句变得越来越简短了。“我觉得该去吃个午饭,然后或许可以谈谈,在Zuckerberg先生的意见,和你的选择之间,要怎么平衡一下,Saverin先生。”

“叫我Eduardo吧,”Eduardo说道。他转头看向后面。“Mark?想吃点东西吗?”

Mark漠不关心地耸耸肩,他眯起的眼睛盯着Lena的后脑勺。

“我饿了,”Eduardo首先说道,转回去对Lena微笑。“而Mark不会让自己进食,除非我逼他,所以我们最好找个地儿吃饭。”

“行,下一个办公室地点旁有一间挺不错的泰国菜馆,”Lena说道,看着她的黑莓手机。“这样可以吗?”

这次Eduardo没过问Mark,马上给予肯定的回复。Mark沉下脸,向窗外看去。

*

午餐奇怪得可以。Mark除了时不时发出他诡异的满是嘲讽意味的咳嗽声,或是对Lena提出比较直接的问题给予简短的“是”或“不是”的回答之外,完全不说话。

Eduardo尽自己最大力弥补Mark的敌意所造成的影响,问Lena的家庭和她在Palo Alto的生活如何。Lena看起来不像被愚弄过去了。她带着微微而且奇怪的笑容,时不时瞟Mark一眼。

Eduardo在这顿饭快结束的时候去了一下洗手间,等她回来的时候,Mark脸上带着不明显的微笑,Lena正靠在椅背上,看起来很满意。Eduardo坐回位子上,Mark的手覆上他的手腕,他的五个手指冷静的贴上Eduardo的皮肤。Eduardo倒抽一口气,突然觉得全身暖了起来,有点儿喘不过气。

Mark在下午剩下的时间里都表现的更加愉悦,听从Eduardo的意见,/然后/坚定地用自己对每个办公室的评定击碎它们。Lena不知怎么的,在直接面对Mark的讽刺挖苦,以及,呃,Mark式言辞之后,能够毫发无损,

“我会浏览一遍我们今天去过的地点,”她把他们送回Facebook办公室后,说道。“我知道你们俩周四晚上回去芝加哥,所以等你们回来之后再定吧。”

“谢谢你,Lena,”Eduardo真挚的说道。她朝Eduardo笑笑,然后向Mark短暂的点点头,Mark让人惊讶的也颔首致意了。

“如何?”他们走进去的时候Jamie问道。“你们喜欢Lena吗?”

Mark咕哝了一些Eduardo听不清的话,但Jamie咯咯地笑起来,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她向Eduardo挥挥手,然后走开去和Dustin谈话。

“进展还不错,”Eduardo乐观地对Mark说。“你本来可以表现的更加友善。”

Mark耸耸肩。“我想是吧。”

“你本来可以更友善的,”Eduardo重复道,这次语气更加坚定。“Lena非常好人,她带我们去的地方都不错。”

“没有一处是对的,”Mark说道。“而且都太远了。”

“太远了?”Eduardo皱眉问道。“离哪里太远?”

“对,”Mark说。“你没车。”

“我能买一辆,”Eduardo指出。

“但你现在没有,”Mark显而易见地犹豫起来,这很罕见,让Eduardo猛地集中注意力。“你——你想不想去吃点啥?我们可以去间比较好的餐厅。”

Eduardo盯着Mark,现在彻底地困惑了。这几乎像Mark在约他出去似的,无论怎么看这想法都太滑稽了,所以Eduardo把这个观点抛开。“好啊,”片刻之后,Eduardo说。“但如果我们要去一家比较好的餐厅,你得换一下衣服。”

Mark叹了口气,但看起来有股奇怪地胜利感。“那我们走吧,”他说道,首先朝停车处走去。Dustin对Eduardo露齿而笑,手摆成枪的形状指着他,夸张的眨着眼。Eduardo走出门前最后看到的一幕是Chris用报纸大力地抽了下Dustin的后脑勺。

*

穿上直排扣衬衫和西装外套,让Mark出乎意料的好好看,尽管他看起来挺不舒服,而且很不自在。在他们安全地坐到餐厅里之前,他一直有点儿坐立不安。餐厅里的气氛暧昧而浪漫——在这儿就餐的基本都是情侣——侍者还为他们点上蜡烛,并心领神会地眨眨眼。

“那么,怎么啦?”Eduardo问Mark,打开菜单。“你突然想来一间高级餐厅,有原因吗?”

Mark耸起肩膀。“我想来了。”

“你想带我去一间高级餐厅?”Eduardo挑起眉,问道。“有改变了嘛。”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过高级餐厅?”Mark问道。“你只会给我买啤酒。”

Eduardo不自觉地嗤笑一声,Mark微笑起来。“对啊,”Eduardo同意道,“我想这是实话。”

侍者在桌子上放了一篮子面包。Mark拿起一块,有条不紊的在碟子上把面包撕成碎片。“Wardo,你知道我——我做的事情让——你知道Dustin有半年没跟我说过话吗?”

Eduardo等着Mark继续说下去,但Mark甚至都没抬眼看着他。最终,Eduardo开口,“为什么不跟你说话?”

“我告诉他别签你签了的那个合同,”Mark低声说道。“我——我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但我知道Peter和Sean有计划。”

Eduardo全身发冷。“Mark,你想说什么?”

“我当时知道,Eduardo,但我不是想要毁了你。我当时想要你——想要你的注意力。”Mark把脸埋进双手里。“你那是在纽约,你——没跟我一道来。”

“我想要/你的/注意力,”Eduardo用低沉愤怒的声音反击道。

“那时候,你冻结了账户,Sean说服我,你想要坏我的事儿,想要毁了Facebook。现在我知道那不是真的,但当时——”Mark抬起眼睛,他的表情毫无防备,不加掩饰。这让人心烦意乱。“我很抱歉,Wardo。”

Eduardo手握成拳,克制住自己不要对Mark当场爆发。这是他一直在等着的事情,但不知怎么,这没让他觉得满意。“你还在说那不是你的错,Mark,”他低声嘶嘶说道。“为什么你就不能认错呢?”

“这不是一个人单方面的错,Wardo,”Mark说道。“我当时是听之任之,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是想出那个主意的人,但我也没去制止。我赞成了那个主意。”

“不好意思,”Eduardo猛地开口,站起身。他找到了洗手间,然后往脸上泼着水,他的双手因为怒火和挫败而颤抖着。在眼下这个阶段,相信Mark自个儿想出那个微不足道的道歉,本该有所不同的。

他靠在洗手台上,这时门开了,Mark说道,“我之前道歉了。我们结婚的那晚。但你说你不记得了。”他的声音在大理石上微微发出回响。

“我是不记得了,”Eduardo说。他在镜子里看不见Mark的样子,这比较容易能让他不用喊的方式来说话。“我无法想象我当时能对此感到满意。”

“你是没有,”Mark说道。“这就是我们争执的原因。”

Eduardo转身看向Mark。“这么说你记得了?”

Mark耸肩。“我记得那件事。”他朝Eduardo走了几步,让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尺。“你想走吗?”

“我——不。”Eduardo用手揉揉脸。“你就是——有时候,你让我精疲力尽。”

“我被这么告知过,”Mark干巴巴地说道。“像是在跟跑步机约会似的。”

“她不该那么说的,”Eduardo温和地说。“你可以是——你没那么糟。”

Mark点点头,微微抬起下巴。“我也没编那只鸡的事。”

“我从没那么想过,”Eduardo承认道。

“很好,”Mark说,“我们去吃饭吧。”


请继续阅读第三部分

Comment

[75]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08-b579a24b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2 | 2018/01 | 0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