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TSN社交网络] Never Marry for Money(aka闪婚文)Mark/Eduardo 1/8

原文地址:
1-37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 ... thread=54918#t54918
38-end http://tsn-kinkmeme.livejournal.com/4861.html

作者放的整理版 http://alexthegreat.livejournal.com/222888.html


Never Marry for Money (You Can Borrow it Cheaper)
by alexthegreat

aka闪婚文
没错我就是对这个题材完全没抵抗力

summary:Mark和Edurado去拉斯维加斯与投资者会面,还去酒吧疯了一晚上。等早上醒来发现他俩已经扯证并在Facebook上公告天下了!

授权:
Re: Could I translate your wonderful fic Never Marry for Money?
from alexthegreat
Here's the thing: that fic isn't actually finished yet and when I do finish it, I will be cleaning it up and reposting it, so there is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fic could change a bit. If you want to translate it anyway, that's fine, but I think it might be better if you waited until I was finished. :)

If you do decide to translate it now, please just send me a link so I can provide it to anyone who's interested!

作者语:Dustin的手滑是故意的!

第一部分


Edurado的手机在屋内某处响着,他在这声音里醒了过来。他的脑袋感觉像被塞满了有味道的破布,他能尝到自己嘴巴里的异味——很难闻。他翻身去拿手机,然后碰到了一个人。

他眨眨眼,然后瞪大了眼睛。在他身边,Mark微微抽抽鼻,然后转过身来,把脸挨在Edurado的肩膀上。

“搞毛啊?”Edurado大声地说。他正躺在那儿,因为震惊而全身僵硬,Mark用一只手臂搂过Edurado的腰。Mark很暖和,而且在睡着的时候他看起来有种古怪的平静感。

Edurado的手机又开始响起来。这声音像把刀子插进Edurado的耳朵里。Edurado小心翼翼的把自己从Mark手中挪开,尽管他记得从大学时代起,Mark(睡着的时候)就会睡得特别死。Mark,他看到,没有穿衬衫。Edurado也没穿衬衫。

Edurado从床上下来,接着意识到他们一定在Mark的屋子里。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房间——Mark一定是要了酒店里最好的套房。他们的衣服满地都是,像是一堆堆非常昂贵的垃圾。Edurado找到了他昨晚穿的夹克(挂在一个扶手椅的椅背上)然后伸进口袋摸索着电话。他取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有123条未读消息。


“搞毛啊?”他又说了次,眼下真的是摸不清状况。他打开短信,翻到最下面,光是Dustin发来的消息大概就有十五条。

Wardo你回去酒店鸟对吧

额滴神,Sean刚刚做鸟个傻事

Ward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请表杀了Mark

他系给我发钱滴银

Wardo说真的,如果乃杀了他我会森气的

我是说生气

还有几条消息,但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发过来的消息内容更加混乱。Edurado忽视这些,转去看Chris的短信。

你怎么敢把我留给Dustin

他一直在唱辣妹合唱团

如果我杀了他不会有法庭判我罪的

不过说真的,Wardo别杀了Mark

Wardo?

Edurado揉揉脸,一下子坐到扶手椅里。去酒吧是Dustin的主意——“我们可是在拉斯维加斯啊!”他指出。“必须得一醉方休!”——但他没告诉Edurado,Mark也来。(真的,Edurado本该意识到的,他们来拉斯维加斯就是为了要和新的投资者会面)事已至此。

Edurado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然后在外面和Mark吵了一会儿。但他们怎么会从那儿变成趴在Mark的床上,还是个未解之谜。

他查看了几条新的短信。都是他以前几乎毫无联系的表兄发过来的。

Edurado恭喜!!!!!!!!!!!!!!!!

妈妈也说恭喜!!!!!!!!!!!!!!

为神马我们没有被邀请?????

额滴神,你该不是私奔了吧

Edurado扔下他的手机,手指突然间变得麻木。他的胃沉了下去,他站起身,走到床边。床头柜上放着两个金色的婚戒。Edurado一屁股坐到床上,说道,“哦,操。”



*

Edurado想,这估计就是心脏病发的感觉了吧。他的手真的有点麻木,而且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拿起一枚戒指,颤抖着手,试着把戒指戴到左手的无名指上。大小刚刚好。

Edurado站起来,走到椅子边,捡起他的手机。他再一次翻看着消息提示,有五条来自他母亲的短信。他打个颤,但还是打开了第一条短信。

Edurado,Dolores阿姨说你结婚了。我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你一定会先跟我说的。

Edurado你在回避我吗。

Edurado请回复我

Edurado别让我发火

她至少是个犹太人吧

剩下的短信来自一大堆人——老朋友,各种各样的亲戚,甚至还有Christy发来的。他看也没看就删了那条短信。

他穿上裤子和衬衫,身体暴露在外让他感到很不自在。他找不到领带,尽管他很确昨晚自己是有戴领带的。一旦他感到没那么暴露了,就到床边摇醒Mark。

“Mark,”他说道。Mark动也没动。“Mark,你个混账,醒醒。

Mark睁开眼睛,含糊地说,“Wardo?

“你五年前就失去这么称呼我的权利了,Mark,但这不是现在的重点。Mark。”Edurado把左手伸到Mark面前。Mark专注的看了看,然后皱起眉头。

“你什么时候结的婚?他问道。如果Edurado不了解情况的话,他会觉得Mark的声音听起来几乎是感到被背叛了。

“显然是昨天晚上!”Edurado倾身抓起另一枚戒指。“和你结的婚!”

Mark拿过戒指,打量着。“我们结婚了?”Mark把戒指带上,举起来端详,Edurado难以置信的盯着他。“或许我们只是因为开玩笑而买的戒指。”

“昨晚有一百多个人发短信给我,他们看起来似乎都认为我们步入了神圣的婚姻殿堂。这是另外一码事!”Edurado双手叉着腰。“你认为他们是怎么发现的?”

Mark的眼睛扫视着屋子,看到了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说。

Edurado把事情联系起来,后退一步,好让自己不去打Mark。Mark的手机在片刻之后响了起来。

Mark打开扬声器,说,“你好?”

“Mark,我是Jamie,”电话那头一个女性声音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网站快崩溃了。”

Mark一下子坐起来,说,“什么?为啥?”Edurado嗤之以鼻,在胸前抱起双臂。

“你真的问了这问题,Mark?在今早美联社报道你的闪婚之后,所有能上网的人都在试着打开你的个人资料。”

“他们什么?”Edurado责问道,忘了之前的态度。

“是太太在说话吗?Saverin先生,今天你或许不想出门,”Jamie说道。Edurado决定他讨厌她。

“这个,”Mark说。“让事情复杂化了。”

*

Edurado在电脑面前坐下来,把它从休眠状态中激活。Mark的Facebook页面打开着,他有一千多条消息提示。

“天杀的,”Edurado说。他把页面往下滚动一点,看见“Mark Zuckerberg与Edurado Saverin结婚了”。“天杀的,”他重复说道。

“怎么?”

“你有超过一千条消息提示,因为我们昨晚把自己的资料改为‘已婚’。”Edurado揉揉脸,试着不要恐慌。“我父亲会暴怒的。”

“为什么?你可是和美国最富的人之一结的婚啊,”Mark说。

Edurado看着他。Mark盯回去。他还是没穿衬衫。这很让人分心。

“你能穿上一件衣服么?”Edurado问道。“我们得谈谈这个,你不穿的话我没法谈。”

“好吧,”Mark说。他下床,捡起皱巴巴的白衬衫。他穿上衣服,问道,“高兴了?”

“高兴得不得了。”Edurado登入邮箱,给她的助理发了一条讯息,告诉她不要对任何人发表任何意见。“我们需要去废除婚姻或者离婚什么的。”

“你觉得这是最好的主意?”Mark问道。

Edurado的脑袋猛地抬起来,他非常不解地盯着Mark。“不好意思?”

“你真的想要事情看起来像那样吗?”Mark翻找着他的行李箱,然后拽出一件千篇一律的帽衫。“我们有投资人,Edurado。”

“于是?”

Mark发出挫败的声音。“Wardo,这件事可能不太会对我的名声产生很坏的影响——确实,大家似乎都把我看做是一个机器人般、没有灵魂的技术怪才,这件事只会对我有好处——而你的名声则是有责任感,各方兼顾。”

“那么,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Edurado诘问。

“我认为应该给Chris打电话,”Mark说。



Chris抵达的时候,看起来因为宿醉而一团糟。“嗨,”他对Mark说,然后看到了Edurado。“唔?”

“嗯,”Edurado说。“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谈。”

Chris揉揉脸,说,“OK。棒极了。Dustin要不要到场?他需要知道什么吗?”

“不要,”Edurado在Mark开口之前说。

“神啊,Edurado,如果我不是了解情况的话,我会说你认为我见不得人,”Mark说。

Chris举起双手。“OK,显然你昨晚没有杀了Mark,这本来是我们的对于已发生的事情的最初的猜想。怎么,你们俩打架了?都没看出来有瘀伤啊。”

“我们结婚了,”Mark直截了当的说道。

Chris后退一步,看起来目瞪口呆。“我觉得我得坐下来听,”他说。

*

Chris蹒跚地走到沙发边,然后瘫在上面。他用膝盖支撑着胳膊肘,用手掌托着脑袋。Edurado翻找着,想找到他衬衫上最后一粒纽扣。他极度想喝咖啡。

Mark拿起电脑,把它放在Chris面前。“我不知道昨晚我们是真的那么做了,还是决定来个复杂的恶作剧,但重点是破坏已经造成了。”

Chris抬起眼,似乎有些不情愿,接着看向屏幕。然后他呻吟起来,说,“Mark,有多少人知道?”

“根据Jamie所说,美联社今早报道了相关新闻,”Mark说。Chris平时亲切友善的脸变得恼火,他握起拳头。

“该死,Mark!”他喊起来。“还有你!”他责备地指向Edurado。“你应该是个有责任感的人!你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就他所言,”Mark说,“他当时醉得非常、非常厉害。”

Edurado恶狠狠地看了Mark一眼。“谢谢你,Mark,”他干巴巴地说。“你也没好到哪去。”

“好吧。”Chris说。“我们得按常理来理清楚这事。我们得找出昨晚你们两个天才,究竟,做了些什么。我们需要弄明白这是不是个玩笑。如果是结婚是假的,我们会宣称我们被黑了。如果是真的,我们要发布声明,好让这事情看起来和小甜甜布兰妮的闪婚不同。”

Edurado张开嘴想帮布兰妮说话,但Chris用力地瞪着他,Edurado放弃了。

然后,”Chris说,眼睛闪着不怀好意的光,“你们俩要去上一连串的节目。Ellen秀,Leno秀,任何愿意让你们做来宾的节目。我们会捏造出一个故事,你们俩要统一口径。”

“我想离婚是不在选择之内了,”Mark说。Edurado感到一阵暴躁。如果有人急不可耐的想要他妈的摆脱这个‘关系’,那应该是Edurado。Mark有毛好抱怨的?Edurado才他妈是被占便宜的人!

“当然不在选择之内!”Chris喊道。Edurado觉得内疚;他们让最稳重的那个人暴走了。“就算你们俩不偷偷摸摸地闪离,事情已经很糟糕了!你们是对秘密爱人,完全不敢提及此事,这样才能令人信服。明白我的意思没?”

“明白,”Edurado说道,然后他们俩都转头看向Mark。

Mark迷惑的盯着他们,说,“明白。”

“很好,”Chris说。“现在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在某处找到一张结婚证书。”

他们三个分头到屋子里不同区域寻找。Edurado把手塞进沙发底下,希望并祈祷自己什么也找不到。他依然半是希望这是什么恶作剧(他不相信Dustin能做出这么傻这么疯的事情,尽管他不确定Dustin在昨晚有能力做出什么事。)

然后,让他无比惊恐的是,他的手指摸到了一张像是纸的玩意儿。他把拇指和食指塞进去,把那东西抽了出来。

上面印着:“结婚证书”,下面是他和Mark的签名。


*

“嘿,伙计们?”Edurado说。他对自己声音的稳定程度感到印象深刻,“我找着了。”

Chris拿过来,读道,“小白教堂的誓言隧道<注1>。”他抬起眼。“你们俩昨晚开车了?”

“这是你的关注点吗?”Edurado责问道,绝望的挥着手。“说真的?”

“我们昨晚可能叫了车过来,”Mark说。他把一张名片递给Chris。Chris看了看,努起嘴。

“我会给他们打电话,找到给你们开车的司机。穿好衣服。你们中的一个得在Dustin不小心接了电话并对记者说出什么蠢话之前,告诉他发生了什么。”Chris把手机从口袋里拽出来,走进浴室,关上门。

“我来,”Edurado立刻说。他非常想离开Mark的屋子,这里提醒着昨晚不幸发生的事情。他检查自己的口袋,找到房卡,然后丢下Mark,让他站在屋子中间,手里拿着结婚证书。

他回到自己位于楼下的房间里,把自己扔到床上。他把脸埋进枕头,一直尖叫到自己喘不过气为止。

他冲了凉,换好衣服,然后才重新出门去找Dustin。敲敲Dustin的门,没有获得任何反应,但当Edurado犹豫地朝酒店餐厅慢慢走去时,他看到Dustin正喝着咖啡,苦逼兮兮地盯着一碟鸡蛋和土司。

“嗨,”Edurado说,在他对面坐下。“不饿吗?”

“哦,我可饿了,”Dustin说。“只是一想到食物就让我有吐的冲动。”他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把碟子从面前推开。“发生什么了?”

“Dustin,我有些新消息,”Edurado说。“昨晚,我和Mark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Dustin点点头。“对,你们结婚了,”Edurado下巴掉了下来,Dustin说,“伙计,他们无间断的在CNN上播这事儿。”他朝对面墙上的等离子电视屏幕指指。“瞧,又来了。”Eedurado转身去看。

屏幕上,有行巨大而低俗的文字写着,“Facebook浪漫史”。那字消失之后,一位喜气洋洋的金发女主播出现了,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昨晚,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宣布他和前任好友Eduardo Saverin结婚,让全世界震惊了。两人通过更改社交网站上的感情状态宣布此事,并上传了一张他们拿着结婚证的照片。”

“噢,糟糕透顶,”Edurado说。

摄像头切换至男主播,他说道,“在Facebook产生之前,Eduardo Saverin是Mark Zuckerberg最好的朋友。后来,当Saverin在公司的股份被稀释之后,他就超过五十万美元的金额对Zuckerberg提起诉讼。看样子两人已经解决了过去的分歧,重新点燃对对方的爱慕之情。Facebook管理层对此事尚未发表正式声明,但有一位雇员说他们都祝Zuckerberg先生和Saverin先生新婚愉快。”

“那名雇员是你吗?”Edurado怀疑地问Dustin。

“上帝啊,才不是。”Dustin颤抖一下,说。“他们打过电话,但我宿醉太厉害了,不晓得他们在问我什么,所以就挂了电话。”他挑起眉毛。“那么。Mark在床上如何?”

Edurado盯着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假装你刚刚没问我这个,”他最后说道。“我也不会问为何你想知道这事。”他招来一位路过的服务员,说,“请拿点咖啡。或许再来把枪,好让我直接跳过这不可避免的事。”

“没问题,阁下,”那服务员愉快的说道。“您喜欢无咖啡因的还是普通的?”

<1>这是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特色教堂。主人夏洛特在1991年的时候见到一对残疾人来领证,但是下车不方便,于是她让自己的儿子专门做了一个窗户,让开车来领证的恋人可以不下车就取到结婚证。具体看这儿:http://www.alittlewhitechapel.com/tunnel_of_love.html


*

咖啡很快就来了,Edurado对此抱有无尽的感激,他几乎是一口气就喝完一杯咖啡。Dustin同情地看着他,用手掌托着脑袋。

“糟糕的宿醉,对吧?”他说。“昨晚不怎么好啊,伙计。”

“怎么,你做什么了?”Eduardo诘问。“比我做的事情更糟糕吗?”

“相信我,我不打算和你争,”Dustin抗议道,举起双手。“你自动赢得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晚的大奖,但我知道的全部是我醒来之后,绝对不该有闪闪发光的东西的地方有闪闪发光的东西。”

“听起来昨晚挺好的,”Edurado说。

Dustin得意的笑了笑,然后把他那盘装着食物的碟子朝Edurado推推。两人毫无食欲的吃了一丁点,直到Dustin抬眼,说,“该死。抬起头,Wardo,他们居然放出了昨晚的照片。”

“他们能这么做吗?”Edurado诘问,转身看去。当然,屏幕上放着的是他和Mark的照片。Mark拿着结婚证,微微笑着。Edurado正吻着Mark的脸颊,胳膊搂着Mark的腰。他看起来很开心。“他们怎么能被允许做这种事?”

“如果有些博客先放出这照片,我想他们能声称那是他们的消息来源,他们没有违反Facebook的规定或者其他什么,”Dustin说道。“你想离开这儿吗?群众开始围观了。”

很不幸,他是对的;在餐厅的人们开始将脑袋转向Edurado这边,大睁着眼睛。

“嗯,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带到Chris那去,”Edurado说着,站起身,朝桌子上扔了些小费。

--

当他们回到Mark的屋子时,Chris正沉着脸看着电视。“一团糟,”他跟Edurado说。“但是Mark似乎觉得无所谓。”

“人们喜欢说我是个机器人。在拉斯维加斯喝醉之后结婚的事,证明了我至少有一部分是人,”Mark说。他像个疯子一般敲打着笔记本,但他抬眼看向Edurado,微微笑了笑。“嗨。”

“嗨,”Edurado喃喃说。

“神啊,开间房吧,你们俩,”Dustin兴高采烈的说。“那么计划是啥?”

“在回到Palo Alto之前我们保持低调,回去之后我们会做一个发布会,”Chris说。“在那之后,我们要讨论究竟要制定什么计划,但就眼下来说,Wardo?你得留在美国,并且要装着和Mark结婚后很幸福。”

Edurado抱起双臂。“我需要我在新加坡的东西。”

“我们能叫人去做,”Mark说。“我们能做到。”

Edurado指着Mark。“我们分房睡。”

“没问题,”Mark说。“我的屋子有七间卧室,我只用两间。”

Edurado翻翻白眼,坐到沙发上。“我们该打电话给父母吗?”

“你还没打给他们?”Dustin问道。

“我打过了,”Mark说。他抬起眼,用诡异的被背叛的表情看着Edurado。

Dustin忽视Mark。“Wardo!你妈妈或许正在计划再办个婚礼呐,你要穿着白衣服,Mark穿着他认为是正式的服装。”

“嘿,”,Mark说道。“我有西装的。”

“是你助理给你买的,”Dustin说。“Edurado,你妈妈太想要孙子孙女了,以至于开始打给/我/,还问我是否遇过一位可爱的犹太姑娘。”

Edurado叹了口气,站起身。他告退,走进了洗手间,他取出手机,播了他妈妈的号码。铃声才响了一声半,她就接了电话,说,“Edurado,他们在新闻上说些什么呢?你和那Mark小子结婚了?我以为你们都不和对方说话了!”

“妈,”Edurado说,“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但是,对,Mark和我结婚了。”

电话那头是一阵长长的、山雨欲来的寂静。然后,“他是犹太人,对吧?”她怀疑的问。

“是的,妈,Mark是犹太人,”Edurado叹了口气。

“你最好给我收养些宝宝,因为你没给我找个需要对付的媳妇,”他妈妈说,微微的抽了抽鼻子。“我要宝宝,Edurado。”

“我知道,妈,”Edurado说。“把这消息告诉爸爸。”

“噢,他已经知道了。他可自豪了,他的儿子嫁给了一个亿万富翁,即使这富翁是个男孩儿。”Edurado几乎能听到他母亲在翻白眼。“你父亲,有时候真是蠢到家了。他没有问重要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他们结婚了?他的儿子开心吗?你幸福吗?”

Edurado眨眨眼睛,然后谎话从嘴里蹦出去。“是的,妈妈,我很幸福。”

“很好,”她说。“我讨厌当你们还在蜜月期的时候,我得杀了我家儿婿。”

“多谢了,妈,”Edurado。“再见,妈妈。”

“我很解风情的!”她说。“现在,乖点,然后告诉那男孩我想要孙子孙女!”

*

浴室的门被轻轻地敲了敲,Dustin喊道,“Wardo,一切还好吗?”

“还好。你可以进来。”Edurado坐在浴缸的边上,用手揉着脸。Dustin有些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她反应如何?”他问。

“她很高兴他是犹太人,”Edurado说。“那似乎是她唯一关心的事。”他微微侧头,眯起眼睛看Dustin。“为什么不再大惊失色了?”

Dustin耸耸肩。“我算是一直在研究‘你们俩无论怎样都可能会结婚’的假设。我是说,这是指我是离婚后被丢下的可怜兮兮的娃,但你们俩当时,像是,好到穿同一条裤子。”

“所以你在说这是不可避免的,”Edurado说,指指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在说现在是有点小惊讶,但这不是五年前了,”Dustin说。“我的意思是,我还是挺晕乎的,可能还有点儿醉,所以这和我的反应也有点关系。”

“我觉得自己还是漏了什么——在哈佛那时,你认为我们在约会吗?”

“噢,没有。我知道你们俩没在约会。”Dustin看起来若有所思。“但是,我挺确定很多人都以为你们俩在约会。”

“耶稣啊。”Edurado再次把脑袋埋进手里,拽着头发。“而现在,因为某些上帝才知道的原因,我和这混蛋结婚了。”

“还好是你不是我,”Dustin兴高采烈地说。“现在打起精神来,Chris想谈谈策略。”Dustin招呼Edurado从浴缸边起来,把他推出去。Mark已经,很神奇的,把他的电脑放到一边,热切地看着Chris。

“很好,Wardo,”Chris心烦意乱地说。他正看着自己的iPhone,迅速的翻看着。“我差不多和Oprah以及Ellen确定好访谈了——去Oprah是因为她现在喜欢Mark,Ellen则是因为她,呃,对同志友好。等一会到Palo Alto,我们就开一个发布会。我把航班改到今晚了——只是几个小时的差别而已。”

“我们要怎么做?”Mark问道。他偷偷看了Edurado一眼。Eduardo假装没有注意到。

“我们要告诉所有人,你们俩在两年前就重修旧好了,并且约会有一年了。这个闪婚,虽然不完全是意料之中,而且有点姗姗来迟,”Chris说。“你们可以应付得来吗?”

“我能应付得来,”Mark说。

“我也能,”Edurado喃喃道,靠回去。Dustin坐在沙发扶手上,看起来很热切。“我们需要做什么?”

“回程我给你们安排了连座的位子。从现在起,直到你们完成一整个媒体采访循环之后,你们俩会出现在公众场合——晚餐,看电影,约会之夜。并且要假装你们没有讨厌对方。”

“我完全没有讨厌的人,尤其是Wardo,”Mark说。他们转身盯着他看。“啥?”

“棒极了,Mark,”Chair说。“但这真的不是重点。我不在乎你们俩对对方的感觉如何,我更关心群众认为你们对对方的感觉如何。”

“你不在乎?我在乎。”Dustin拍拍Edurao的肩膀。“我是个有爱并且坦率的人,我希望你们知道,我是全力支持你们两个疯孩子的!”

“闭嘴,Dustin,”Chris和Edurado异口同声说道,Mark则说,“我很感激你的支持,Dustin。”

*

Edurado回到自己屋子收拾行李,尽可能地推迟回到Mark屋里的时间。Mark,Chris,和Dustin在地板中间搭起了一个帐篷,那玩意儿看起来像是一个有触角的怪兽,身上缠绕着几条缆绳。

“发生什么事了?”Edurado问道,把行李放在门边,在沙发上找了个位子坐下。他瞥一眼Mark的显示屏,看到了熟悉的输入指令线框和一个开着Facebook的浏览器。

“稳定网站,”Mark唐突的说。“我必须限制给我们的资料发表评论的人数。”

“而你没先问一声?Edurado问道,抱起双臂。”

Mark抬眼,迷惑了。“你想要一千人对你的情感状况发表评论?”

“我的资料已经设置成私密了,Mark,我没那么担心。耶稣啊,你还不明白为什么得先问一声吗?”Edurado的手捋捋自己的头发。“如果我们要结婚,你得真正平等的对待我。”

“于是我们现在是结婚了?不只是一个意外或者一个假事儿?”

“这是个意外,也是个假事,但我们得接受现状,Mark,加上如果我得和你一起过,你必须要改掉把所有事情憋在心里的习惯。”Edurado看到Dustin偷瞄着他们,脸上表情很担忧,于是放软了声音。“你就——先跟我说一声就行啦,Mark。”

Mark盯着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短促地点点头。“好的。我会试试看。”

“那么,”Chris大声的说道,“眼下,我正在给至少二十家新闻媒体回答问题,包括《旧金山纪事报》和《倡议者》杂志,两家都希望得知你们对同性恋权利的立场。”

“你跟他们说了些什么?”Edurado问道。

“我告诉他们,我们今晚会回答所有的问题,但我们要讨论杂志采访。我不怀疑他们想要你俩上封面。”Chris有力的敲打着,他的眉毛紧紧地皱着。

“好极了。我想我没什么能帮得上的,”Edurado说,他靠回去,合上眼睛。片刻之后,他感到一股暖意和微微的重量靠在他的腿上。他睁开眼睛,吓了一跳,然后看到Mark向后靠着,把他的小腿胫骨当做靠背了。Edurado考虑了一下要不要说些什么,然后决定还是不了。

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Mark摇着他的肩膀叫醒了他,说着,“Wardo,Wardo,我们得去赶飞机了。”

Edurado揉揉脸,挺直身体。Mark退开,把双手塞进外套口袋里,笨拙的在旁边徘徊着,直到Edurado站起身。他倒退一步,等Edurado先走。

Edurado拎起他的行李,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他能听到Mark在他后面拖步走的声音,但他不想讲话,而和Mark说话让人精疲力尽——Erica对台阶机的观点是对的。

Dustin和Chris在楼下等着他们。在大堂外面,Edurado能看到一大群记者和群众。当他们看到Mark和Edurado,就开始喊叫起来,声音大得能穿过酒店的大玻璃窗。Edurado抬起手挡住闪光灯,感觉到Mark的手搂上他的腰。

他震惊地看向Mark,Mark要笑不笑地看着他。“Chris说我们得让这事变得可信。”

*

Chris回看一眼,赞赏地微笑起来。Edurado皱起眉,但把手放回身边。Chris喊道,“准备好了吗?”然后推开旋转门。Dustin喊着一些听起来像是“杰罗尼莫!<注>”的话,然后跟上他。

<注>Geronimo! 音译作杰罗尼莫,是指人从高处跳下时发出的呐喊打气声

Mark和Edurado跟着他们走出去,Edurado被声浪淹没了。他本能地低下头,避免眼神接触,忽视叫喊声。

“Mark,你会说你是——”

“这是被迫结的婚吗?”

“Edurado,Edurado——”

“你签了婚前协议吗?”

“上车,快来!”Chris喊道,打开他们租来的车的后门。他把自己的行李袋扔给司机,司机把它塞进尾箱。Edurado把自己的行李丢给四级,然后钻进后座。Chris坐上副驾驶座,结果Dustin最后被夹在Mark和Edurado中间。

“哇哦,”Dustin说着,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这可真尴尬。”

“如果你什么话也不说,本来不尴尬的。”Chris转头说道。“尽快把我们送到机场,如果你能甩掉记者,我会给你额外的好处。”

“是的,先生,”司机聪明地说道,他把车从栏杆旁边开走,几乎撞上了一个特别坚持不懈的狗仔队。

“那么,”Dustin对Edurado说。“我听说你一直住在新加坡。那儿不热吗?”

“Dustin,我以前住在佛罗里达州。在那之前,我住在巴西。我有点儿习惯热带气候了。”Edurado把脑袋靠在玻璃上。“网站一切都还好吧?”

“你真的对此感兴趣还是只是故作客气?”Mark问道,从Dustin那边倾过身子。Dustin紧紧地缩进座位里,好像在试着尽可能的不引人注目。

“我不知道,我猜我感兴趣。”

“呃,你要么感兴趣,要么不感兴趣。是哪一个?”

“哇,还没到二十四小时,你们已经像我父母那样吵架了,”Dustin说。

“我们别骗自己了,Dustin,他们这样吵了好多年了,”Chris用厌倦的语气说。

“我感兴趣!”Edurado对Mark吼道。“网站怎么样了?”

“网站很好。我们没有崩溃的危险了,尽管我认为,只是因为我俩结婚就差点让网站垮掉还挺叫人高兴的。”Mark看起来若有所思。

“对,好吧,所有人都喜爱一个好的转折事件,”Edurado喃喃说。

“我还因为宿醉而晕乎乎的,”Dustin插嘴道,“于是我要挂上禁言牌,直到我们抵达机场,然后我能安详的睡过去。大家对此意见如何?”

“我不知道,我发现这事儿太有意思了,”司机说道。

“这提醒了我,”Chris说。“我等等需要你签一份保密协议。”

*

因为某些奇迹发生,他们毫发无损的抵达机场,并且没有被任何媒体尾随。司机非常淡定地签了保密协议。当Mark下车的时候,问道,“你有Facebook吗?”

那司机看起来大约有二十五岁,看起来被这问题微微吓了一跳。“唔,有?”他说道。“怎么?”

“行,”Mark说。“我会给你发消息,我能帮你弄些权限设定,或者,我不知道,给你的个人资料弄些特殊设定。”

没来得及听完交谈,Eduardo已经下了车,但当Mark片刻之后出现时,他说,“我很确定他不会有什么问题。”

“很高兴获知,”Chris说。“做得好,Mark。”

Eduardo翻翻白眼,把行李拖进航站厅。通过安检之后,他朝头等舱休息室走去,Mark,Dustin,还有Chris跟在他身后。一到了休息室内,Dustin在位子里蜷起来,戴上耳机。

一点也不让Eduardo惊讶,Mark拽出笔记本,打起字来。Eduardo取出一本书,试着看进去,但他集中不了注意力。Mark正坐在他旁边,敲打着键盘。这太像在大学里的那几年了,那时Eduardo会在Mark编程的时候学习,Eduardo几乎能相信,在过去的五年之中,一切未变。

Mark在一分钟之后转过头来看向他,附和了他的想法,说道,“这有点儿像大学的时候。”

Eduardo张开嘴想反驳,但看到了Chris盯着他看的期盼的眼神,所以取而代之的,他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Mark朝他闪了闪小小的微笑,接着继续勾着背对着他的电脑了。Eduardo翻了几页书,直到他最后能让自己集中两分钟以上的注意力,真正能看得进一个章节。

---

让人感激不已的是飞行时间挺短暂的。当他们在SFO着陆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出头了。Eduardo的胃开始带领全身上下造反了。他很高兴自己在早饭后几乎什么都没吃,就算不用担心反胃的问题,他已经对新闻发布会紧张得要命了。

他们上车的时候,Chris说,“我们现在回总部,做个新闻发布会,希望能速战速决,然后你们就能回家睡觉了。”

“我也得去吗?”Dustin可怜兮兮地问道。

“是,”Chris简短的说道。“我才不要一个人做这个事。”

他们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后抵达Facebook的办公室,发现人山人海的记者在外头草地上等候着。他们从车里挤下来,Chris护着他们走向在玻璃门外搭好的演讲台。他们看到Mark和Eduardo的那一瞬间,摄影师疯狂的拍着照片。Chris嘘着他们,“牵起手来,笨蛋。”

Eduardo感觉到Mark一把抓起他的手,十指交握。Mark的手冰凉而干燥,手掌因为击剑运动而微微起茧。Mark用大拇指摩挲着Eduardo的指节,直到Eduardo抬眼看向他。Mark朝他点点头,温和地说,“会没事的,Wardo。”

“我希望你是对的,”Eduardo低语,这时Chris走上演讲台。

Chris举起手,让人印象深刻的,记者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消失了。他露出自己让人毫无防备之心的微笑,然后用有点儿北卡罗来纳州的鼻音说道,“我相信你们今天早上都知道了这个新闻——除非你们只是为了我漂亮的脸蛋而来的。”

记者们尽职地笑起来,但期望地看着他,显然是想听更多内容。Chris快速地吸一口气,依然微笑着。“如你们所知,我们的CEO Mark Zuckerberg终于把自己的名字从黄金单身汉名单上划去。现在,有请Mark Zuckerberg,和他的新婚丈夫Eduardo Saverin!”

Chris退到一边,Mark牵着Eduardo上了演讲台。他们两个肩挨着肩站好之后,还是牵着手,摄像师再次疯狂起来,噼噼啪啪地拍着。Mark靠上前对着麦克风说,“大家好。我,我没意识到这件事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我的婚姻是私事。但我理解,基于大家对我们过去的了解,这很引人注意。”

“Eduardo 和我大概在一年半以前重新联系上了。我们俩一直很喜欢对方,尽管表面上看不出——”在这时,他的手非常轻微地握紧了Eduardo的手。“——但我们在一起有一年了。我们结婚或许是一时冲动,但是并非轻率之举。”

Mark正回身,Chris温和地低语道,“做得好。”

Eduardo 必须承认,他对此印象深刻;他知道Mark对一大群人说话的会不太自在,但他听起来放松并自信。和他平时作风不同,他也没有做出绵里藏针的侮辱。

Chris说,“我们现在开始回答问题,”然后从一堆迅速举起的手里,选了一位。“请问?”

“嗯,嗨,这桩婚姻会对Facebook的架构有任何影响吗?”

“由于Mark和Eduardo不是在加州结的婚,事情会有点复杂,”Chris苦笑道,又让大家笑起来。“我们的律师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处理这件事。尽管我怀疑不会有任何巨大的变动。”

Eduardo跳过了接下来的几个问题,哪些问题大多数无聊之极。然后,“Saverin先生,你是如何克服之前与Zuckerberg先生的问题?”

Eduardo给Chris一个紧张的表情。Chris示意他回答,Eduardo靠上前,试着不要表现出自己的恐慌感。“如Mark所说,一直以来我们……唔……都很喜欢对方。我——Mark曾是我——我最好的朋友,尽管事情变得,呃,有点儿糟糕,我们都对自己犯的错道歉了。还有。还有我们都很爱彼此。”他在自己结结巴巴地说出任何话之前退了回去。Dustin对Eduardo得意地笑了笑,Mark看向他们交握的手,脸上露出一点笑意。

Chris回答了最后几个问题,然后告退,护着他们回到车上。“伙计们,做得真棒。”他们一安全地坐好之后,他说。“对第一次来说已经不错了。但要记住,我们前面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得好好琢磨一下你俩的回答。”

“我认为我们做的挺好,”Mark说。他仍旧没有放开Eduardo的手。奇怪的是,Eduardo也没有太介意。


作者声明:下文有关加州婚姻法的内容有误,或者表述不正确,是作者有意为之。



相当让人意外的是,Mark的房子完全不是个豪宅。Eduardo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之前所说的七间卧室一定是个毫无笑点的笑话。Eduardo询问地看向他时,Mark耸耸肩,走上前去开门。

“你了解Mark的,”当Edurado看向Dustin,他说。“我曾尝试说服他买个好点儿的单身公寓,但他说自己不需要。”

“实际上这对公关有好处,”Chris插嘴。“Facebook的老板不摆阔,多么不同寻常!这形象很好。”他微微推着Eduardo的背,转过头看看身后。“我希望你们俩每次外出,举止什么都要像新婚的。你们是新上任的‘布拉吉丽娜<注>’。”

<注>“布拉吉丽娜”是外媒对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夫妇的称呼

“你刚刚真的那么说了?”Eduardo问道,Chris又推了他一把,这次手劲重了点儿。

“周一见!”Chris喊道,缺德的挥着手,他把Dustin拽进车里,车很快就开走了。Eduardo拎起行李,跟着Mark进屋。

屋子里头居然很不错。Mark铁定雇了佣人之类的,因为这和他在哈佛的房间,或者在那个不堪回首的夏天里住的放荡之屋比起来,整洁太多了。Mark示意Eduardo跟着他上楼。

“我有四个卧室,”他说。“楼上三个,楼下一个。我把其中一间变成电脑房了,希望你不介意。”

“这是你的房子,”Eduardo心不在焉地说,看着空荡荡的墙壁。他半是以为那儿会有照片或者海报——但那不是Mark的风格。

“是我们的房子了,”Mark纠正道。“基于加州法律,这是我们的房子。”

“好吧,”Eduardo说。“随便吧,这是我们的房子。”

Mark看起来没有太高兴,但话说回来,他很少高兴得起来。他打开走廊尽头的房门。“来,你能住这间。”

Eduardo走进去,把行李放在门口。他摸索着开关,然后打开灯,灯照亮了一间面积不大,但是舒适的屋子。屋内有个正常尺寸的床,一个衣柜,还有个小书橱。里面没有任何私人物品,Eduardo好奇地想着,Mark原本会把这屋子当做什么用途。

“这就很好了,”Eduardo说,转身看向仍在门槛徘徊着的Mark。

Mark点了一下头,短促而心事重重。“我带你参观一下房子的其他部分。”

Mark带着Eduardo穿过走廊,指出了电脑屋,还指出了Mark说Eduardo能用的浴室,然后是主卧,在走廊的另一头。Eduardo忍不住对他俩卧室之间的距离感到有点儿宽慰。他和Mark一起住已经够糟糕了;如果他俩的房间还是连在一起的,Eduardo就一点儿空间也/没有/了。

“我不太做饭,所以这里没什么吃的,”当他们到厨房的时候,Mark说道。Eduardo打开冰箱,看到六听装的啤酒,一个装着看起来像是烤牛肉的盒子,还有一个孤零零的中餐外卖盒。他摇摇脑袋,半是厌恶,半是同情。

“你意识到这不再是读大学那会儿了,对吧?”他问Mark。“我们得买些真正的食物。”

“行,”Mark说的很顺口。“明天。如果我俩一起去的话,Chris会高兴的。”

Eduardo尽最大力才没翻白眼。

*

Eduardo在Mark家——呃,他们家——的第一个晚上,过得异常安宁。床舒服的不可思议,还有,比他在新加坡的公寓里的床还要大,这让人沮丧不已。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了,感觉焕然一新。他冲了个澡,尽情享受着热水和控制得恰到好处的水压。Mark或许没有砸重金去买一栋巨无霸豪宅,但显然在升级自己的屋子上没省钱。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Mark恰好拖着步子从电脑房里走出。Eduardo眯起眼睛看他,认出了大学时的那些熟悉的迹象——重重的眼圈,乱乱的头发。

“你昨晚完全没睡,对吧?”Eduardo问道,双手叉腰。

Mark抬起眼,眨了眨。“你还没穿衬衫哩。”

“我才洗完澡,”Edurado说,突然醒悟过来。他抱起手臂,挑衅地抬起下巴。“你睡了吗?”

“这有什么重要的?”Mark小声嘀咕,试着从Eduardo身边挤过去。

“Mark。”Eduardo伸出手,握住Mark的肩膀。“你昨晚睡了吗?”

Mark开口承认的时候没看他,“几个小时吧。”

“我不明白,你这样要怎么管一个公司,”Eduardo喃喃道。“洗澡去,准备出门。我们要给这个不毛之地买些天杀的食物。”

“我屋子有什么问题?”Mark诘问,皱起眉毛。

“这里几乎像没人住一样,Mark。现在去准备一下。”他把Mark朝主卧推去,自己则回卧室里穿衣服去。

Mark比他迟了几分钟到楼下,穿着几乎是千篇一律的毛衫和牛仔裤。他的头发看起来有点儿湿,Eduardo把这当做是成功的标志。“我的车在前面,”Mark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车钥匙。

Eduardo小心翼翼地盯着钥匙。他从未有过和Mark同车的特权,他也不确定自己想要这个特权。“你开车?”

“对,这是我的车。”Mark带头朝车库走去。“来吧,Wardo,没那么糟。”

*

确实有那么糟。

这并不是因为Mark是个莽撞的司机;而是因为他非常的马虎大意。Eduardo盯着外面的车子、行人、甚至连鸟都在为Mark让路,因为任何见到他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才不会先让开。这像是Mark在和整个世界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他们不知怎么的居然活着到了食品店。Eduardo注意到有几辆面包车跟着他们——他很小的时候就能认出潜在危险了——当他们下车之后,他看到了摄像机镜头反射出来的阳光。他快速跟上Mark,距离近的让他俩的肩膀碰到了一起。

Mark抬眼看看,微微笑起来。Eduardo翻翻白眼,然后他们一起走进商店。

Mark在食品购买这方面完全无能。他对Eduardo建议的每一样东西都摇摆不定。在第五次耸肩之后,说“你想怎么样都行,”Eduardo就开始问也不问他的扫货了。

Mark安静地跟在他身后,只停下来拿啤酒和多滋乐软糖。Eduardo发现摄影记者在过道里徘徊着,于是小心翼翼的调整姿势,靠向Mark。Mark似乎没注意到,也不在意。

在收银台,收银员高高兴兴地对Mark微笑着。“欢迎来这儿,Mark!我看到你买的东西比平时多多了。”

“那是我的错,”Eduardo一点也不觉得愉快地微笑着。“嗨。”

“嗨,”收银员说。她的名片牌上印着“Alina”。“你还会一直在吗?因为每次Mark来这儿,他只买啤酒,拉面,偶尔还会买面包。”

“那不是事实,”Mark说道。

“他选吃的很没想象力,”Eduardo告诫道。“还有,是的,看起来我会一直在。”

她微笑着,同时录好最后一样物品。“很好。我很高兴见到Mark终于和某人一起了。”

Eduardo转头看Mark,Mark挑起眉毛,笑了笑。“真的?”他漫不经心地问。“他从没有带过其他人来?”

“上帝啊,才没有,”收银员嗤之以鼻。“我曾经试着约他出来,而他一点儿也没意识到。”

Mark愉快的表情消失,变成了皱眉。Eduardo露齿而笑,现在觉得真的很有趣了,然后用手搂上Mark的腰。“果然是Mark。”

Mark挣了一下,但没能挣脱。收银员大大的笑起来,把小票递给他们。“祝你们今天愉快,伙计们。”



请继续阅读第二部分

Comment

[3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除了这个单字难以表达我的感想啊哈哈哈哈

E就这么被绑定了,Mark Goodjob!

[39] Re: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除、除了这个单字难以表达我的感想啊哈哈哈哈
>
> E就这么被绑定了,Mark Goodjob!

后面所有人都很GJ!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07-dc22c023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