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Inception] SLEEP DEBT by mami_san(Eames/Arthur) PART 4 OF 5

SLEEP DEBTPart 4/5

Fandom: Inception

Pairing: Eventual Arthur/Eames

Rating: R+

Note: This is part of the PERFECT RECALL timeline, but you don't need to read that story to understand this one (or vice versa). Stories in chronological order: Black Jack, Perfect Recall, Sleep Debt.


真奇怪,一份活儿,怎么能在这么令人兴奋的同时,也这么索然无味。Eames无所事事地咬着钢笔笔头,看着Ariadne对他讲解着他在数周(数日)之前已经知道了的迷宫。他问了些早已知道答案的问题,指出有可能出问题的区域,听她把每件事细细道来。Delamonte坐在旁边,翻看着文书,不理睬他们。

两周来,他们一直待在Delamonte的梦境里——这一直在检测Ariadne的表演技巧,Eames的演技也用到极限了。两周来,每天都有十一个小时伪装成别人,让人精疲力尽,稍微差劲一点的伪装者早就会露馅了。Eames成功地伪装到现在,因为他是最棒的,但这不意味着他感觉不到精神上的损耗。这就是他给自己伪装成的姑娘(Makenna)加上几个紧张兮兮的小动作的原因,比如撕纸和咬笔头。这有助益排解压力,当他觉得自己快露馅时,能获得一点释放情绪的出口。

比维持伪装外表跟困难的,是他成为前哨这个角色。他一直知道身为前哨意味着什么——总之,理论上来说如此——但他从没真正切身体会过。他知道前哨需要长时间工作,知道他们得死抠细节,无所不知,但了解是一回事,做起来是另一回事。他对Cobb和Arthur为这份任务所做的感到无比感激。他们找了这活儿,Arthur没完没了地填补着细节,Eames被迫记下并重复他们朝他脑袋里塞进去的每一个细节。如果Delamonte有疑问,他必须有答案。他们承担不起让Delamonte自己查找资料的后果,他们得不动声色地掌控他,这样他才能朝他们想要的方向走。

最难的一点是保持真实感——加上正常情况下应该产生的困难和延迟时间,把和其他人的关系调整至专业而且彬彬有礼的状态,一直让Delamonte分心,一直让他忙碌。他们有个时间线,这很有帮助——他们不紧不慢地构造这份活儿,知道他们的目标人物到市里了。但每天他们和他一块在这儿,冒着随时会触发他潜意识的险。还好Delamonte身为一名盗取者,不是会因为无聊而心血来潮随便改变地貌的人。更好的一点是,用图腾鉴别梦境是Cobb想出来的,并且没多少人知道这种方法。如果Delamonte也有一个图腾的话,他们早就完蛋了。引他上钩之前,他们在他毫无知觉的时候检查过,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但只在他口袋里找到了硬币和护照。

Eames懒洋洋地想着,Cobb和Arthur会怎么样打发时间,一直等到任务有下一步的进展。Cobb一定在市里晃悠着,安静地检查着这里的弱点,熟悉Delamonte潜意识的格局。Arthur安静的躲在一边,因为严格来说他还不在市里。Eames想知道,这对他的耐心有什么影响——在做着工作,但被迫无所事事,等待着。他在花时间休息吗,不管有没有看着时间,还是他强迫性的回顾着任务细节,和他在下面所属公司的详情?

Ariadne(在这儿,叫Larissa)把她的迷宫放下,发出闷闷的一声,Eames把所有杂念推到一边去。“你都了解了?”

“小菜一碟,”Eames保证道。

“时间,”Delamonte说,Eames看他一眼。盗取者正盯着时钟。“他的飞机刚着陆。”他站起身,走过去检查Ariadne的手工制品。“万事俱备了?”

“万事俱备了,”Ariadne同意道。

“我们来测试一下吧,”Delamonte说,用手指傲慢地召唤。

Eames最后看一眼迷宫,好像觉得这么做能巩固印象似的。Delamonte和Ariadne在太师椅上坐好,Eames安放好PD。在把第三根针头扎进手上之前,他把仪器固定好。Delamonte一声令下,他摁下按钮,他们滑入Ariadne设计的城市里。

没有目标人物,城市很空旷,这让Ariadne有机会带领Delamonte将主要地区走一圈。他们的目标任务,Claude Lefèvre,只会在市里待两天。他假借考察一个运营不佳的分店为名,实际目的是清空一个保险箱,销毁内容物。那保险箱属于一位名叫James Mathy的人,现已去世,保险箱内的文件很重要,有公司财务方面的资料。Edison先生非常想要那些文件,因为没多久,他就得把自己的公司卖给Mathys的继任者了。他想知道这笔交易是否值得,还是他给自己的公司签下了死亡判决书。

Delamonte用批判的目光,研究着这座城市,乏味地用一句话带过,“能行。”他发觉剩下的时间太多了,于是拿起枪,举到太阳穴边,说了一句“我们完事儿了,”就开了枪,让自己从梦中醒来。

Eames打量着他倒下的尸体,一分钟后,靠上前检查他已经不存在的脉搏。满意于Delamonte已经死了,在这儿有任何不妥的举动,下一层都不会发觉,他尽情地舒展了一下身体。自从任务开始,他们第一次有了些许真正的私人时间,Ariadne拽住他的手臂,问“你感觉如何了?”

“下次我想伪装女人长达两周的时间,提醒我这是个臭主意。”Eames说。“我的背在谋杀我。”

“你知道,得换个小点的胸部,”Ariadne说。

“无趣,”Eames说,轻蔑的挥挥手。

她翻翻白眼,拿出枪。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她翻转过枪,把枪口抵在太阳穴上的时候,疲倦的叹了口气,“再熬一天,对吧?只要再熬一天,我们就能脱身了,我们要去度假。”她记起了别的事,哀鸣一声。“唉,先考试,再度假。我认为自己已经把考试内容全忘光了。”

“说得好像你这种人需要努力学习一样。”Eames拿出自己的枪,低着脑袋。“嘿,Ariadne。Cobb的记录是多少,再说一次?”

“我想,是七分钟,”她说。

“觉得我们能做到更好?”

“我确定一定行,”她自信心爆棚地说道,他只信一半。“数三声?”

Eames露齿而笑。“三声。”


+






第二天早晨,Claude(Arthur)第一件事就是到银行,Ariadne已经严阵以待,等着他到来。进入Delamonte的潜意识后,Eames第一天就给她弄了个兼职接待员的工作,一部分是因为她在这任务里要做的活儿最轻,大部分是因为他需要尽可能地留在Delamonte身边。她每天花五小时去接电话,复印文件,浇浇植物,虽然这无聊得让人抓狂,但这份工作能让她能在绝佳的位置上接近目标人物。

Eames和Delamonte在附近已经蓄势待发:Eames靠在外头的一根路灯柱子上,读着报纸,Delamonte在几英尺远的地方假装成一位下班了的的士司机。Eames看着Arthur走到路边,穿着一套深色的细条纹西装,让他看起来很聪明。从他站的地方,Eames能清楚的通过银行门前的玻璃,看到里面的情况。他注视着Arthur走近Ariadne,对她接待Arthur时脸上温和镇静的表情感到骄傲。当他说明所要办理的业务时,她打给了正确的接待人员,Arthur和潜意识人物走近后屋,不见了。

他离开了二十分钟,这时间足够让他翻阅完所要收集的文件,接下来他到Ariadne桌子旁,要取消保险柜。她给了他需要填写的表格,在他奋笔疾书的时候还给他递了杯水。Arthur知道水里有药效发作缓慢的镇定剂,但他还是喝了。等他办完取消账户的手续,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起来有些步伐不稳。Eames能看到屋对面Ariadne脸上担忧的表情,知道那不完全是在演戏。知道她给Arthur下了药,和看见药效发作是不一样的,像Ariadne这样的人会担忧自己下的剂量。

Arthur慢慢地从容不迫地走出银行。早晨的阳光对他瞳孔扩散的眼睛来说,有点太过明亮了,他举起手掌,遮住脸。

“先生?”Eames问道,折起报纸。“你还好吧?”

“我很好,”Arthur说,伸出手招来的士。“谢谢你。”

Eames看到Delamonte在一旁观察着,一边把三明治吃完,一边在犹豫是否拉客。当另一辆出租车开始减速,他下定决心,把车里的计费器打开。“上来吧,”他说道。“反正现在我开始当值了。”

Arthur开始转向那边,但迅速的失去了知觉,步伐虚浮。Eames扔下报纸,马上到Arthur身边,抓着Arthur的手臂,撑起他的身子。

“我扶着你了,”他保证道。

“谢谢你,”Arthur说道,他让Eames扶着他朝出租车走去。Delamonte开了门,Eames试着把Arthur运上去。这比看起来困难多了,就算Arthur也在努力帮他。对他俩来说,幸运的是,他们至少在Arthur晕过去之前将他安置在后座上了。Eames拍拍他面部表情松懈的脸,然后用手指在Arthur脖子边探着他缓慢的脉搏。

“他晕过去了,”他说,把Arthur推到更里面些,好挪出位子让自己能坐进去。一等Eames坐定,Delamonte就关上门,然后从车前走回驾驶座上。Ariadne片刻之后出现在人行道旁边,说着不好意思,因为她需要安抚一位情绪不佳的顾客,Delamonte把副驾驶座门上的锁拽开。她坐了进来,还没来得及扣上安全带,就转过身朝后座看去。 She asked "Did it work?" but Eames heard Is he okay?她问道“管用了?”但Eames听到的是/他没事吧?/

“晕倒的速度和光速一样,”Eames说。

Delamonte在用钥匙点火之前,给Edison先生打了个电话。“我们搞定目标了。我希望你的前已经准备好了。半小时后见,我们到时会得到你所需的信息。”他给Edison一分钟的时间同意,然后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到仪表板上。

他们把Arthur带回了他的酒店,是Ariadne为此特别设计的。酒店大堂在另一栋独立建筑里,所以每间屋子都有一个朝外面的门。Arthur的屋子在一楼。Delamonte尽可能地将车停得近些,使唤去Ariadne盯着其他客人。等到门边没人,Delamonte和Eames把Arthur从车里弄出来,把他搬到自己的屋子里。Ariadne从后备箱里拿出PASIV仪器,从Arthur的夹克口袋里掏出房卡,让他们都进屋。她等大家进门之后闩上门,把窗帘密实地拉好,打开几盏台灯。

准备工作迅速而安静。屋子本是给一个人住的,所以要容纳四个人时,需要花点心机才行。只有一张床和一把椅子,而Delamonte绝对不会坐在地板上的。Ariadne毫无怨言地坐到地板上,Eames则睡在Arthur身边的床上。以他的真正身形,这是不可能的事,床太窄了,但他的Makenna外表很瘦小,所以床刚好容纳得下。

“我能问到他身上的钱味儿,”他说。“你确定我们选对了客户吗?”

Delamonte对这话嘟囔一声,卷起袖子,露出皮肤,接过Eames递来的针头,准备扎下去。“我很可能回头就将他一军。”

Eames知道,这边一完事儿,他打定主意了暗算Edison一把。如果Edison能为这些秘密提供十位数的报酬,Delamonte确定Claude的公司能支付更多。Eames心里清楚,但Makenna不清楚,于是他给Delamonte一个迷惑的表情。盗取者逼视着他,安静地宣布这话和Eames毫无关系。

Eames放过这段对话。“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Delamonte说道。

Eames朝下看看Ariadne,她正带着戒备的表情盯着天花板。

“准备好了,”她说,心里的紧张一点儿也没透露在声音里。

/好姑娘/,Eames想,接着,他按下按钮。

一秒之后,他就站在Ariadne为Arthur而建的城市中了。昨晚预演时空旷的街道,现在满是人群,人行道上更是拥挤不堪。Eames在等待人行横道的灯改变时,一直保持悠闲地站姿,但他一直在眼观四路,打量着行人们的脸。现在,没什么不对头的。Eames给这状况五分钟的时间,最多五分钟,然后事情会开始出错。

人行道的灯变了,Eames穿过马路。他的电话在口袋里震了震,他查看Ariadne的短信。没有回复,取而代之的,他朝短信中的十字路口走去。她隔着半个街区就认出他来,走上前和他碰头。

事与愿违,他们把Arthur送到了一个餐厅里。这正是Delamonte想要的。Eames在一次午餐会面时,表示自己对这事颇有异议。因为Arthur不太可能在有可能被窃听的地方仔细听Delamonte的建议的。更多的,他担忧顾客们手里拿着的尖头银器。Delamonte彻底无视他。Eames放弃,但他确保让Ariadne为Arthur在窗边安排一张桌子。因为叉子和刀刺出的伤口而死,会慢的让人痛苦不堪——他希望Arthur能逃出这栋楼。

对Eames和Ariadne来说很幸运,午餐时段意味着他们需要等位。他们不太可能在事情发展变坏之前能够就座。他们和其他客人一同站在入口处,离门两英尺远,离街道的距离并不太安全,同时看着Delamonte坐进Arthur桌旁的另一个位子里。他们没观察整个交谈。他们忙于观察其他客人,肌肉紧绷,随时候战。

这没花太长时间。

Arthur的潜意识开始缓慢地苏醒,但Eames看到了和其他情况一样的预警信号。在角落里的孩子们,原本正安静地给图画上色,现在开始为争蜡笔而打了起来,他们的父母用大声严厉的话语要求他们安静。在屋那头,服务员交换着恼怒的表情,然后有一位上前安抚他们,而在大堂里的客人们,开始不耐烦地动动身子。Eames冒险看了一眼Arthur和Delamonte。两个人都没注意到身边逐渐紧张起来的气氛,但Eames知道Arthur一定感觉到了。但他一直在说着话,让Delamonte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Ariadne警告性地靠在他的髋旁,Eames把注意力从Arthur身上收回,发现女主人正直直盯着他。有几个客人充满敌意地注意到他。入口处的交谈声慢慢的低下去,而Eames——梦主——变成了注意力的焦点。当经理穿过屋子朝他们走来,Eames决定是时候跑路了。他的手扶上Ariadne的下腰,无声地命令着,她顺从地开始朝门口走去。

他们走到人行道上,目不斜视,试着忽视其他行人看Eames的样子。当交通停滞下来,车辆首尾相接,静止不动时,Eames知道他们没时间了。他捉住Ariadne的手肘,半是拽着她朝最近的建筑走去。他跳起来想拉下防火梯时,她紧张的看着人群。他矮小的女性身体试了两次才够到了防火梯,接着他把防火梯拽得足够低,让Ariadne爬上去。

“上去,”他说,把她往防火梯上推去,同时有一个男人朝他们走来。她尽最大努力快速地爬上去。但还不够快。一只粗鲁的手抓住Eames的胳膊肘,把他拉向嘈杂的人群。Eames跳下梯子,尽最大力打了他一拳,知道自己眼下的身材是斗无法打倒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的。用女性的身体打斗要讲究策略。他的目标是尽可能的伤害对方,而不是要赢得这场打斗,软骨咔啦的声音说明他成功地打断了这男人的鼻子。那人嚎叫一声,松开他,流血的场景让Arthur所有潜意识人物都暴动起来。

他们像是变成了一个人似的,向前大步走来,他们野蛮的倾向更像是旧电影里的一群僵尸,不像一群暴徒。无数只手捉住Eames,撕扯着他的衣服和脸,一位女士用手提包重重地打了他的太阳穴。

Eames先看到了血,之后才听到枪响。那女士被一枪打在脸上,朝后倒去,Eames没停下来看她倒下。他挣脱着众人抓着他的手,不敢猜测Ariadne的准头究竟如何。她朝他周围的人开着枪,试着逼迫潜意识人物后退。她给他几秒时间,让他能抓住防火梯,他跌跌撞撞地爬上去,盲目地踢开人群的手,他们还在努力把他拽下去。Ariadne靠在上一层楼的扶手上面,一直没停火。她脸色惨白,神色惊恐,手上的枪不加选择地射伤或杀死着人,但她的手没有颤抖。

Eames试着在身后把梯子拽回来,但下面有太多人抓着了。他取出自己的枪,打碎了窗户,让他们能进入防火梯连着的酒店。花了几枪,他才把窗棂处参差不齐的碎片清干净,他大动作地朝Ariadne做手势。

“我们走!”Eames说,Ariadne从楼梯旁转回身子。Eames最后朝外面看了一眼,目之所及,每个潜意识人物都朝他们的酒店袭来,同时,他想知道Arthur和Delamonte是否逃出了餐厅。

他们沿着走廊一路跑着,不确定要前往哪里,只知道他们必须尽可能的让Eames远离潜意识人物。Delamonte完全不可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所以让梦境一直存在并维持稳定有点没意义,只是Eames和Ariadne想要超过Cobb的存活记录。他们玩的是一个有点反常的游戏,但这能释放两周来因为要忍受Delamonte而积攒着的压力。

走廊尽头的电梯开了,三个愤怒的女仆走了出来。Eames一枪把最近的一扇房门门锁打开,侧身让Ariadne进去。一对夫妇正在床上熟睡,Eames在他们能醒来之前就杀了他们。他抓着床尾,Ariadne抓着另一头,他们把床移去门前,当成障碍物。然后,喘息着,他们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努力把呼吸平稳下来。

屋另一头的窗户是关着的,但他们能听到闷闷地警报声。天花板有些晃动,楼上的客人进入极度狂躁的状态,那三个女仆正在大力撞门,力道都要让门框垮了。Ariadne看看自己的手表。Eames翻找着迷你酒吧。

“时间?”他问道,

“六分钟,四十秒,”她说,看着门。“觉得能再坚持一两分钟吗?”

“只要你别招来坏运气。”Eames塞给她一小瓶伏特加,在她身边舒舒服服地坐下,拿着几瓶不同的酒。他们扭开盖子,碰了碰杯。

“你觉得Delamonte现在死了吗?”Ariadne问道。

“噢,几乎百分百肯定。”

“Arthur呢?”她问道,更加安静。

Eames考虑了一下。“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我确定他带武器来了。但也有可能死了。”

她又看看手表,这时有个灭火器在门上撞出一个大洞。“七分钟。”

从侧面墙袭来一阵枪声,逼着他们低下头寻找掩护,护住脑袋。保安从对面的墙那边赶过来,Eames只有一瞬间去想,为什么Arthur用全自动武器来武装自己的潜意识。他朝Ariadne吼着,在墙爆炸的声音里,她几乎听不清他的话。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绝望地向床边爬去。床离地面的高度足以让她躲进去,她尽可能地往床底钻去。她伸出手臂,瞄准墙壁,然后开枪。

他看见她脸上震惊到一片空白的表情,看到她手指迅速的扣下几次扳机,她把毫无用处的枪丢到一边。“Eames,我子弹用光了!”

Eames检查自己的枪匣,看到自己只剩一粒子弹,没忍住笑容。/猜到了/。

Ariadne暴走地看着他,他伸出一个手指回应。她示意他也钻进床底来,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用。他趴到地上,弯起手臂垫着下巴。他看着墙壁分崩离析,同时还有厚靴踢着墙壁薄弱的部分,让墙倒得更快。女仆正空着手试图把门上的洞撕得更大,对自己被碎木刺伤的手掌毫不关心。

Eames一直等到第一批守卫闯进屋子,才转头看向Ariadne。“时间?”

她朝手表看去,但他没给她看表的时间。他只需要Ariadne在自己举枪对着她,并扣下扳机时,不看着他而已。这么近的距离,他不可能打偏。

一秒之后,守卫们都涌向他。他们之前很乐意用来打碎墙壁的枪,现在被放到一边,对他拳脚相加。Eames尽全力抵抗,但这不够,当他的手被恶意扭脱臼时,他止不住痛呼。一个关节脱臼之后,他们继续拽着,他听到皮肤撕裂的声音,感到一阵恶心的热度袭来,然后——

Eames猛地惊醒,动作大得让他从床上掉了下来,半是压在Ariadne身上。Delamonte被吓得惊慌失措,但Eames耳朵里隆隆作响,呼吸不稳,一个字也说不出。Ariadne正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夹杂着一遍又一遍的“你没事了,你没事了”,最终Delamonte的跳脚声传了进来。

“那他妈的是什么鬼玩意儿?”盗取者朝着他吼道。“那不是潜意识防卫,是其他完全不一样的东西!那下面操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Eames猜想他没能逃出餐厅。他让还在身体里徘徊着的疼痛和恐惧噎住自己的声音,说,“我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Eames暴躁的回答道。

“你是前哨,你的工作就是无所不知!操!”Delamonte抓起床头柜,甩到另一边。台灯撞到地上,全碎了,话筒被甩开,电话嘀嘀作响。Delamonte继续要扔桌子,Eames趁他分心,抓紧时间检查Arthur的状况。Arthur还在睡觉,

“我们再下去一次,”Delamonte紧紧地说,转向两人。

“你不是认真的吧,”Ariadne说,“你也见到了下面是怎么样的!”

“Edison应该把我们的一千二百万送来了,在,”Delamonte看看手表,“十七分钟内。我给他的回复要比‘抱歉,我的前哨弄砸了。’更好。我们再去一次。”他重重的坐进椅子里,抓住静脉输液管。

Eames看向Ariadne,她把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什么话都没说。最终Eames从床上起来,设置好时间。他把静脉输液管递给Ariadne,摁下几个按钮,重新设置药剂量,然后把重新针头插进血管里。Delamonte示意开工,Eames按下按钮,屋子再一次消失了。

这一次,Eames和Ariadne没有进到餐厅里。取而代之,他们走到离Arthur和Delamonte最近的窗户边。Eames在那里向行人掏了根烟,给自己和Ariadne找了个借口去走动一下。

这一次,谁都没机会,因为Arthur是个盗梦者,专门受训来记忆梦境发生的事情。他的潜意识只需要两分钟来反应,然后当一个厨师想用切肉刀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时,Delamonte放弃套Arthur的话了。他和那人在地板上扭打起来。Eames一直等到Delamonte的注意力完全被分散,然后才把他的枪抵在Ariadne的太阳穴上,扣下扳机。她的身体像是触电一般猛的震了一下。他本能的抱住她倒下的身体。

Delamonte一定听到了这些嘈杂声,但他没办法查看。枪声响起的时候,Arthur朝Eames这边瞟了一眼,那一瞬间,他和Eames的眼神牢牢锁定对方。Eames对Arthur摇摇头,示意着Ariadne毫无生气的身体。一堆司机从车里跑出来,手朝Eames的方向抓去。Eames无视那些手指抓向自己喉咙的方式。唯一重要的是他得一直抓着Ariadne,一直抓着枪。他把枪塞进嘴里,在自己被拽向地面时扣下扳机。

他们第三次潜入的时候,Delamonte终于让Ariadne把Arthur从餐厅里移出去了。这次他们在Arthur酒店后面的健身中心外会面。无重力死亡是个非常不舒适的死法。

第四次,他们在一个游泳池旁边。Eames从没试过淹死,所以至少这部分很特别。同样的,这部分也让人毛骨悚然。

“去你妈的钱,操你二大爷的,”当Delamonte开始准备潜入第五次时,他说道。“那钱完全不值得这么做。”

“别当没骨气的懦夫,”Delamonte反感的说。“死亡是工作的一部分,必然的部分。”

“对,/随机应变/也是,而你这次真是一败涂地。”

Delamonte朝他踏前一步,百分之百想要打他,但他的手机响了起来。Delamonte居高临下地越过Arthur睡着的身体,盯着Eames,无尽的一分钟之后,他才转身接起电话。“Delamonte,”他粗声粗气地打招呼道。“什么?没有,这里出了点儿问题。更像是,有点情况。不我没说活儿做不成,我只是说工作进程有些不顺,我们或许需要更多时间。”

他安静地听着Cobb的反应,从他脊椎僵硬的样子来看,Eames知道Cobb正在抨击着他身为盗取者的名气和天赋。Eames能看出被刺伤的骄傲。

“我能得到那些消息,”Delamonte咬着牙,坚持道。“我能进入任何人的潜意识,我能获得任何消息。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就好。”

Cobb又咆哮了几秒钟,然后挂了电话。Delamonte啪的一声合上电话,力道几乎把它弄坏了。“合约完蛋了,”他平板地说,怒气冲天。他猛地转过身子,指着Eames。“你是我合作过的前哨里最无用、最不称职的一位,我有我的路子,你永远不可能和任何人合作了。你的盗梦生涯到此为止。我认识人——我知道名字。当他们听到你搞砸了这么重要的工作时,绝不会和你签约的。”

Eames知道这全是闹剧,他们故意设计让Delamonte失败的,但这话还是让人耿耿于怀。

“自己找法子去机场吧,”Delamonte说。他一把抓汽车钥匙,高视阔步地走了出去。

Ariadne是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他走到门边,看着租来的的士车从停车场开走。接着她慢慢地关上门,靠着它,然后大口喘息着。

“Ariadne,”Eames说道,甩开Makenna的外表。

“我很好,”她说,以一种‘完全不好’的语气说道。

Eames本想让她别撒谎了,但Ariadne被照料的反应,会和Cobb和Arthur一样。取而代之,他专注于把PD整理好,尽管他们不会离开这间屋子。他看看手表,判断着离Arthur的镇静剂失效还有多久,以及现实世界里他们PD设置的时间还剩多少。现在,没剩多少时间了。他们给自己十五天,知道这需要花两周时间去准备,一天时间执行任务。

“想看看能让你笑起来的东西么?”他问道。

Ariadne抵着木头,小声的嗤之以鼻,然后看向他。Eames一直等到她的视线转过来,然后把Arthur推下床去。Eames从自己所在的位置看不到Arthur醒来时毫无形象的样子,但Ariadne能看到,所以她紧张地吃吃笑了起来。Eames洋洋得意的回以笑脸,趴上床,低头看向Arthur。Arthur现在彻底的清醒了,他非常无动于衷地看着Eames。

“我们订个公约,”Eames说,在床边抱起胸。“彻底把游泳池排除在我们建的任何梦境之外,永远。”

“我没有异议,”Arthur说,坐起身。他回头看看Ariadne,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在屋那头,远离他们。“Ariadne?”

她盯着他,脸上是毫无掩饰的疼痛和恐惧,然后不稳地跑过屋子。她重重的跪坐在Arthur前面,Eames皱皱脸,忍不住为她感到疼痛。他不认为Ariadne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她忙着把胳膊绕上Arthur的脖子,摩挲着他,好像如果她松手他就会碎掉一般。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很抱歉——”她说,Arthur并不需要她的道歉,她为自己没有犯过的罪而道歉。Arthur僵硬的坐着,身上承担着她哀伤的重量,他自动伸出想要安抚她的手掌停在半路。他脸上空白的表情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让人发笑的,因为让Arthur这么失去防备实在太难得了。这次,Eames没有笑。他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看着Ariadne崩溃,靠着Arthur的脖子痛苦,Arthur终于明白过来,她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死而哭。

在那让人难受的一秒钟里,Eames确定Arthur会把她推开。他看到Arthur脸上掠过的紧闭起来的表情,Ariadne看不到。然后Arthur的手抚上Ariadne的后背,上下的摩挲着,Arthur的手指是那么的用力,他确定之后会留下淤青的。Arthur终于、终于对她敞开心扉了——对某人敞开心扉,让某人为自己所不能哭泣的事情而哭。他看到自己队友伸出的手,他选择握住那手。

当她把眼泪都哭光之后,终于松开自己死死搂着Arthur脖子的手。她坐在他两腿中间,揉着自己的眼睛,重重地抽着鼻子。

“你哭的时候看起来丑毙了,”Eames说。

她朝他做了个粗鲁的手势,她的鼻子不通气,只好用嘴巴一抽一抽地吸着气。她起身,一眼也不看另外两人,朝浴室走去,尽管现在把脸上眼泪洗掉也没什么用处。Arthur一直等到门关上,才站起身,坐在Eames身边的床沿上。

“你没事吧?”Arthur问道。

“等我们从这儿离开,把钱都花在一趟邋里邋遢的旅程上,我会感觉好些的,”Eames干巴巴地说。“你呢?”

Arthur考虑了一分钟,然后摸摸衣服上被Ariadne弄湿的那块。“我也这么想的。”

Eames的电话在他口袋里震了震,他拿出来,看到显示屏上是Cobb的电话。信息里只有一个词:成功。

他们给Arthur一个保险柜是有原因的。Delamonte是个盗取者——他知道保险柜和上锁的盒子用处何在。他不是故意填满保险柜的,但他的潜意识替他做了。当Arthur把把盒子清空,Delamonte会把自己的秘密填进去。在队伍一次又一次地深入Arthur的潜意识的时候,Cobb在银行里,申请Arthur在不到半小时前弃用的保险柜。银行给了他钥匙,Cobb毫不客气地把Delamonte存在那里面的资料尽数取走。

Eames悔恨地摇摇脑袋。“人啊,总是这么好预测。”

“并非一直如此。”

“是么?”Eames斜眼看看Arthur。“我打赌你一定知道,我们到家之后我会对你做什么。”

Arthur没有回答这话,但他瞥Eames的表情足以回答了。他们肩挨肩坐着,等Ariadne回来,之后三个人安静地待着,打发完剩下的时间。


TBC IN PART 5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05-7642351d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