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What make us 'us'?

[翻译][Inception] SLEEP DEBT by mami_san(Eames/Arthur) PART 3 OF 5

http://mami-san.livejournal.com/381133.html

-INCEPTION-
Sleep Debt (3/5)

Fandom: Inception
Pairing: Eventual Arthur/Eames
Rating: R+
Note: This is part of the PERFECT RECALL timeline, but you don't need to read that story to understand this one (or vice versa). Stories in chronological order: Black Jack, Perfect Recall, Sleep Debt.

(Random-Ass) Note
I have been dying to use "Hypnic Jerk" in conversation for like......... years. NOW I HAVE AN EXCUSE. LAAAAAME. 8DDDDD (For those who don't want to click the link and read the article... A hypnic jerk is that falling sensation you get when you're sleeping/trying to fall asleep that jolts you awake. The first time Eames said, "This, Ariadne, would be a kick" I was like "THAT IS A HYPNIC JERK WHAT" and had to be shushed.)




Eames从Ariadne在身边的垃圾桶里呕吐的声音里醒来。他重重地呻吟着,命令自己的胃要乖乖的,别造反,然后确认自己的喉咙还是完好无损的。他长长地、慢慢地吸进一口气,听着空气遇到扩张的气管的声音,空气畅通无阻地抵达到他的肺部。他抬起手掌,寻找着血迹,还有自己在抵挡刀刃时落下的伤痕。 完好无损——另一只手也一样。

他转过头寻找Arthur。年轻些的男人仍然在旁边的椅子上沉睡,但Eames不需要等太久。三十秒之后,Arthur猛地醒了过来。疼痛和震惊的表情在他脸上只是昙花一现,然后Arthur把它们都压了下去。

Ariadne猛烈地咳嗽着,开始大口喘气,试着不让自己的胃再造反第二次。Arthur用一边手肘撑起身子,探身看她。“Ariadne?”

“我很好,”她粗噶地说,这是Eames听过的最差劲的谎话。“我很好。”

Arthur没有残忍到继续追问下去,他再次看向Eames。“你呢?”

“我经历过更糟的,”Eames说,这并不算是个谎话。梦里,他以可怕的方式死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比这次感觉更糟糕。并不是因为疼痛,或者徒劳的打退一个凶恶的潜意识,是因为知道那些投射的人物是Arthur的潜意识,是/Arthur/有条不紊地把他们撕成碎片。“我本指望你的潜意识是高效快速的杀手。你知道——像你一样。”

“他们以前是那样的,”Cobb说,在最旁边的椅子里盯着天花板。“我从未见过他们这么凶恶。发生什么了,Arthur?”

“进化了?”Arthur猜测道,一边坐起来,一边轻叩着。

“他扭曲了他们,不是吗?”Eames问,盯着他的手看。

Arthur扫了他一眼,跟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然后强迫性地制止自己焦躁的举动。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在那么做,这不安的动作比任何事情都让 Eames感觉困扰。Cobb现在开始打量Eames了,等着解释什么的,而Ariadne,在漱了口之后,也看了过来。Eames继续盯着 Arthur,安静的要求前哨为自己解释,要不然他得来解释。

其他人怀疑过Arthur是否会因为上一次工作留有后遗症,但在过去的一周里,在他们身边,他一直保持着自己冷静的外表,Eames也从善如流地闭上嘴巴。现在不能再遮遮掩掩了;不能再糊弄队里另外两个人了。知道Arthur还在努力克服心理创伤,和看见心理创伤的后果大不一样。

“看起来我有些问题需要克服,”Arthur扼要的说。“抱歉。”

“不要道歉,”Eames说。“使我们坚持要来个测试竞赛的。我们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

“知道要面对什么,和切身体验过是不一样的,”Cobb说道,但他说的时候在盯着Arthur看。这话准确地击中要害;Arthur瑟缩一下,迅速瞟他一眼。Cobb倾身,盯着他。“Arthur,那不对。那不是没问题。他们不该是那样表现的,你我都清楚。”

“别,”Arthur安静地警告他。“你别试着跟我谈论失控的潜意识。”Cobb的嘴巴抿紧了,但没对这个指责进行争论。Arthur站起身,收起各人用的静脉注射管。“我们重新调整工作计划,找别的方法分散Delamonte的注意力。”

“不要,”Ariadne说,让大家都惊讶了。她最后往垃圾桶里唾了一口,接着把它拿到水池边冲洗干净。“我们全都已经同意,这是我们最好的办法,那就竞赛吧。Eames和我没事的,对吧?”她回过头朝他微笑。Eames才不信她,她颤抖的嘴唇和眼睛里萦绕的恐惧都无法让人信服。但是,他不打算和她争执,所以他点点头,在椅子里舒服的坐好。“我只需给我们建一层更好的梦境。有更多的围栏,能让我们藏身,诸如此类的。”

“而且我们要继续训练你打中目标的能力,”Eames说。“那真的烂的让人印象深刻。”

她朝他做个鬼脸,接着继续清洗垃圾桶。

“Arthur,”Cobb小心翼翼地说。“如果你想谈谈的话……”

“我不想,”Arthur简略地说,Cobb不得不放弃。

早上剩下的时间,气氛很紧张,分开去吃午饭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Ariadne下午没有课,所以她花了四个小时重新构建第二层需要用的迷宫。当她认为自己把细节都想好了,她和Eames设定好二十分钟的时间,潜入梦境,探索环境。

他们走在空旷的城市里,肩并肩,确保新增的变动没有破绽,并找出逃生路径。她在每个街区里都加了窄巷。一个甩掉追踪者的简单而有效的方法。梦境里加了更多的围栏,人行道旁是一排林荫。Eames甚至注意到有些建筑上新增了防火梯。

他们最后到了公园里,Eames从垃圾桶里拿出一些罐子,把它们放在围栏上,排成一条直线,当做目标。Ariadne看着他忙活,然后从她薄外套下的枪套里取出枪。

“他不好,”她说。这不是个问题,只是一句陈述。

“他会好的,”Eames说。“只是需要时间。”

“需要多少时间?”Ariadne问道。

“这得看Arthur了,”Eames说,毫不费劲地把一个罐子打落。枪声似乎在空旷的街道上回响着。

“但是为什么呢?”Ariadne问,忽视Eames示意让她上场的动作。“有什么重大不同?我们在梦里死过——我确定他死过很多很多次。我知道他们对他的所作所为很可怕,我也不是说他/应该/没事的,”她迅速补充道,好让他不会误解她的担忧。“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这事会那么困扰他,但他还能眼也不眨地熬过今天。”

Eames安静的打量了她一分钟,因为她的话而郑重地考虑起他们应该得知的事,并想知道如何以最佳的方法解释清楚。

“重大区别是我们都是真的,”Eames最终说道。

“我不懂。”

“今天袭击我们的人是Arthur潜意识虚构出来的,是他潜意识的碎片,我们中没人能掌控过,是散乱的想法和图像,让梦更完整。对吧?我们原谅他们做的,因为我们被训练去对抗他们的敌意。这就像做了个恶梦。这不是真的;从没真正发生过。”

“反之,Reeves是真的,”Ariadne一边慢慢的讲着,一边把思路理清。

“有盗梦者卷入就不同了,Ariadne。或许那只是在一个梦里发生过,但人是真的。整个事件是有预谋的。他们选择去——想要去——尽最大可能的伤害他。”他把枪指上她的额头。让人赞扬的是,她眼睛眨也不眨,也没退缩。“想象我用枪杀了你。不打这里,这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你就会翘掉。或许打这里,你的肚子,你会缓慢的失血而亡,或许打你的膝盖骨,那会疼得撕心裂肺,然后留你在地上尖叫不已。想象我慢慢的杀死你。你最终会死去,然后醒来,你知道那并没有真正发生过,但你会记得我对你做过的,我有意选择对你做的事。你永远不会忘记,永远不会忘记。”

“但你不会这么做,”她说,这么的温和,这么的确定,Eames感觉只是暗示自己可以那么做的可能性,就让他变成了个混蛋。她抬眼看他时,眼睛里含着泪水,但没有害怕的神色,只有悲伤,她明白他的话里说的是Arthur的经历。

“我不会,”他同意道,放低枪。“但有人会。你现在明白了?”

她重重地吞咽一下,然后点点头。“Eames,你——你杀了他,对吧?”

“Wallace和Reeves,都是,”他说。“就我最后所听说的,Arthur处理了其他人。”

她得知道他们不是良民,他们有时会做的违法事情,在现实中也会铤而走险,但他们从未直白地告诉过她,他们手染鲜血。在她做出反应之前,Eames不确定那会是怎样的。他小心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闪过恐惧,愤怒,宽慰。她慢慢的吸进一口气,然后忍住。当她呼出气来的时候,她也把紧张的情绪发泄出来了,然后她低语,“很好。”

他等着,看看她是否还有别的事,然后示意她给自己展示一下枪。他们从顶部开始,重温一遍基础知识。当她认为自己准备好了,她瞄准其中一个目标。Eames检查了她握枪姿势和手腕,然后看向她。

“记住,”他说。“追杀你的所有人都是Wallace和Reeves一手造成的恶果。所以一枪毙命,Ariadne——一枪毙命。”

她一个罐子都没打偏。



任务的最后一步是打电话给Delamonte。Arthur刚入行时,是做队伍间的中介人,把队伍拢到一起,按各人才能分配任务。一旦他开始自己加入盗梦工作,他不怎么当中介人了,只会时不时的这么做,其他时候跟着Cobb做全职工作。现在他当起中介人一定看起来有些奇怪,但只有Arthur能给盗梦团队带来一位盗梦者而不引起怀疑。他们不能让Delamonte自己选人。

其他三个人安静的坐着,一动不动,看着Arthur拨打Delamonte的号码。Arthur听到电话那头的铃声结束了,说,“Delamonte,我是Arthur。”他等了片刻,听他是否认出了自己。队里,只有Eames曾和Delamonte共事过,但全世界的盗梦圈子小得足以让互相有所耳闻对方的声名。Delamonte完全知道Arthur是谁。

“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个八位数的活儿,队里已经有两个人了,但我缺一位盗取者。不,我们不接受。Cobb不感兴趣,我不会和他拆伙。如果你不想要这活儿,我找别人吧。”他给了Delamonte几秒钟时间,然后说,“你得自己去问细节。我不问。笔有么?”在获得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念出一串手机号。这是Cobb为了此次任务刚买的预付电话号码。

“你的联系人称自己为Edison先生。还有问题吗?不,你迟些会知道他们的信息。在你接这活儿之前,他们不是你的队员。我猜你有来电显示吧?如果你和他签好合同,告诉我,我会把他们送到你指定的见面地点。”

他在几秒钟之后挂断电话,一句再见也没说。

“我们得加强你的礼节,”Eames说。

Arthur忽视他,看向Cobb。“现在我们等他上钩。”

Cobb确认好两部手机,保证它们都开着,有电。“他听起来感兴趣吗?”

“谁都会感兴趣,那么多钱。”

Cobb点点头,站起身。“你的电话保持关机状态。可能得花几天时间,因为Delamonte才完成上个任务。如果你想把细节再复习一遍,想来就来,但要尽可能地放松。这是个漫长的活儿。”

“今年最轻描淡写的话,”Eames说。“我出去了。市里某处会有个以我名字命名的酒吧,我打算找到它。”

“想干嘛就干嘛去,”Ariadne说,尽力舒展着,力气大到让一边肩膀发出了咔嗒的响声。“我要去睡觉。累死我了。”

他们关好门窗,然后离开了。Eames一直等到Cobb和Ariadne都走了,才返回餐厅,撬开前门的锁。他能感到Arthur盯着他后脑勺的目光,但Arthur没有问,所以Eames也没解释。他在黑暗中摸进了厨房,但需要开灯才能找到正确的柜子。他今早把自己的行李箱带来了。储藏室里头能放得下,这也能避免让其他人看到。他把行李箱拽出来,拖着走了出去。Arthur在等着他,Eames懒懒地猜想,自己什么时候会对此不感到惊讶。

“我的房间只能住五个晚上,”Eames说,锁好餐厅,确认着拉手。“他们没法延长多一天,而我忙得完全没时间去找另一个落脚处。或许你那里能有一个黑暗的角落,给我躲一晚上?”

“或许吧,”Arthur说道,他伸出手,招来下一部的士。

Eames没有问明天Arthur会不会逼他搬出去。

+

他们第二天休息,随便做自己想做的事。Eames选择观赏Arthur。他以前从未见过Arthur休息,从没看过Arthur放松的样子。他半是指望Arthur会把工作狂状态带回家,但很高兴地看到Arthur能在公事私事之间画一条明确的线,这让他有些惊讶。

他没费心去设闹铃,所以Eames在Arthur起床冲澡的时候醒了过来。Eames在Arthur穿衣服的时候进行洗漱,伪装者洗漱完毕之后,发现Arthur在书房看着晨报。Arthur穿着一条宽松的卡其裤,净白色的衬衫,还没费事穿上鞋子或者袜子。Eames用一边肩膀抵着门框,研究着他,对他现在休闲的着装感到有些摸不着北。Arthur一定注意到了他的凝视,但对此什么话也没说。或许他觉得Eames看腻了就不看了。

Eames不会,但他确实在几分钟之后转身走开。他穿过走廊,走到卧室,找到四级的行李箱,安静地把东西拿出来。Arthur的衣柜里有地方放Eames的东西,有几个衣架是空着的。Eames在衣柜后的角落里放好行李箱,把现在用的一包护照放在最上面的隔层里,接着整齐地摆好他们的鞋子。

他走回到起居室,刚好头条新闻开始重播。Arthur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咖啡?”

“咖啡,”Eames点点头说。“茶。随便什么。”

Arthur走去穿鞋,Eames站在书房里,等着Arthur看到衣柜里有Eames的东西之后的反应。Arthur什么话也没说,看到的时候没说,穿好鞋子折回来之后也没说。他把房卡塞进一个口袋里,另一个口袋里塞上钱包,然后走出房间。Eames紧随他身后。

“那么,去哪儿?”Eames问道。

“我们到的时候就知道啦,”Arthur说。

随遇而安,Arthur风格。Eames忍不住咧开嘴。Arthur注意到这笑容,对他挑起一边眉,不太明白。

“我本以为你把所有事情都计划好了,”Eames说。“我很欣慰的得知并非如此。”

“有时候我会忘记,你是多么的头脑简单。”

“你伤我心了,达令。”

Arthur忽视这话,他们出发寻找早餐地点。最终他们走进一家临河的小餐馆。食物平平无奇,服务差劲无比,但景色足以弥补这些了。之后,他们在街上闲逛了一个小时,绕开游客和语速飞快的本地人。

“我鄙视法国,”Eames在某刻说道。“我永远不懂你怎么会喜欢它。”

他不期待得到一个答案,Arthur保持了好一阵子的缄默,时间长到Eames以为Arthur忽视他的话了。最终Arthur说道,“并不是说我喜欢法国。只是……熟悉,我猜想。”他抬起头,研究着他们经过的建筑,看着窗户上清晨的阳光的折射。“我离开国土安全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Mal把我带给Miles,他照看了我几个月。”

“她很疼爱你,”Eames说,不确定除此之外该作何反应。

“至少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是如此。Cobb潜意识里的她,感觉完全不一样。”Arthur叹了口气,用手捋捋头发。“我不会变得和他一样,Eames。”

“你不会的,”Eames说。“他试着让她一直活着,是自找的。”

Arthur没再说别的,他们剩下的路途平平静静。他们进进出出,逛了几个博物馆——更像是Eames喜欢的事儿,而不是Arthur喜欢的,Eames知道这个——他们还坐上地铁,随便挑一个站下车。下午的时候,他们买了更多的咖啡,吃着面包,走回刚刚经过的一个街区里的书店。没几本书是英文的,Eames翻看着杂志,同时Arthur在寻找着要看的书。

太阳开始落山,但在中午填饱肚子之后,两人都还不饿。取而代之,他们坐下喝了几杯酒,然后在天黑之前朝酒店走回去。Eames换着频道,打发时间,Arthur把书拿进安静点的卧室。九点之后Eames觉得饿了,他走到卧室,想问问Arthur的意见。他坐在床边打电话,然后把电话扔到一边,端详着Arthur。

Arthur让他盯着看了一个半小时,接着终于合上书,问,“干嘛?”

Eames开始想耸耸肩,然后止住了这动作。“躺倒,我要给你推拿一下。”

“我真的宁愿你不这么做。”

“别这么不给面子。那些课程可花了我好大一笔钱呐,我得充分利用一下。”

“你在迪拜学的就是这些?”Arthur问。

“总之,有些是,”Eames说。“我问自己,‘Arthur恢复好之后,会需要些啥?’。考虑过啤酒和上好的衣服,还有廉价的妓女之类的,突然之间我记起在你做完第一个任务之后的样子。Mal和Cobb那次,记得不?我们调查的那位法官,你拒绝和我们一起进入梦境。后来Mal对你大惊小怪了一番,因为你一直不懂得照顾自己,这算是她的治愈良药吧。”

“怎么——应该是,/为什么/你还记得那种事情?”

“留下印象了,”Eames说。“看到你真正放松之后判若两人的样子,那是我第一次完全的明白,压力能杀死人。我想,不,我很确定,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你彻底放松的样子,把你手上插着静脉输液管的时候排除掉。我想这手艺值得学习一下。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Arthur又继续盯着他看了一分钟,皱着的眉头表明他彻底懵了。他在Eames话语里和表情里寻找着不为人知的动机,虽然Eames不太相信自己一整天都会过得心情愉悦,但这反应还是有些无礼。然而,他没说其他的话了,满意的和Arthur对视,直到前哨慢慢的把书放到一边。Eames一直等到他在床上趴好,才卷起袖子,开始干活儿。

尽管这一天很悠闲,Arthur身体还是僵硬得跟凝固的水泥一样。Eames很确定他的手指会在把的硬结的肌肉揉松之前败下阵去,但这也不能阻止他换换手法,继续推拿。Eames用力揉开紧张的肌肉时,他在Arthur看不见的地方疼得皱起脸,Arthur的脸一定也埋在床单里,做着同样的表情。他忽视手指灼烧般的感觉,把在迪拜学的内容尽数使出。想要有成效,一定得做出点牺牲——

“噢,”半是低语,半是呻吟,痛苦地放松了。

“瞧?”Eames说,对自己满意极了。“我时不时的,还是会有些好主意嘛。”

“远非,啊,”Arthur倒抽一口冷气,然后再度开口说,“远非如此。”

Eames装着没听到那句话。他专注于Arthur背部的曲线,肩膀的弧度,慢慢地稳稳地把Arthur修长的身体里的紧张释放出来。他几乎快完事儿了,Arthur才开口说,他的声音比Eames在任何时候听过的都要困倦不堪。

“迪拜,唔?”

“不是我做过的投资中最便宜的一笔,也不是最贵的一笔,所以。”

“我会想知道最贵的一笔是什么吗?”

Eames懒懒地朝他微笑,无所谓Arthur其实看不到他的表情。“床上功夫。我学会了怎样以男性的身体跟男性上床。我猜在某时这会派上用场的——天杀的,你能放松点吗?达令,如果你又这么紧绷起来,就要把我的一番苦功付诸流水了,”

Arthur再次强行让自己放松,Eames继续干活儿。Arthur最后说,“如果你有那么好奇的话,我本可以免费教你的。”

“当然,”Eames轻而易举地就赞同了。“但为什么要冒这个险?你可能一开头就会用基佬的传教士体位然后——嗷!”他抽回手,检查着手指头,确定Arthur的牙齿没有咬破皮肤。他对Arthur的后脑勺挑起眉毛。“我刚刚戳到你痛处了?”

Arthur没有做出任何回应。Eames温和的笑起来,凑上去,在Arthur的耳朵上印下一个吻。前哨挪开脸,这没什么出人意料的,但他没挪太远。

“不,”Eames贴在Arthur喉咙处柔软的皮肤上说。“我让他们教我,因为希望等我们都准备好的时候,你不用给我画图示意,解释步骤。我不希望你指导我。我不希望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等了那么久才得到的机会里做错事。我只想把你压在墙上,彻底的打开你,直到你唯一知道的只有我的名字。”

Arthur重重地吞咽一下,Eames能通过嘴唇感觉到他的动作。

前厅处,门铃响了起来,Eames默默的咒骂一声——少许是因为被打扰了,更多的是因为Arthur紧绷起来的样子。就这样,努力都付诸东流了。他回头看一眼,希望送餐员能在门外走廊里自燃起来。

“我的钱包在厨房的台子上,”Arthur说,声音通过床单闷闷的传出。“还有,Eames?我知道那里面有多少前。该给他多少,你就拿多少。”

“真是毫无根据的指责!”Eames假装很生气的说道。前厅那儿,门铃又开始响,Eames跪坐下来。Arthur没有表现出任何要起身的迹象,于是Eames问道,“你来吗?”

“给我一分钟时间。”

Eames滑下床,走到前厅。他拿过装食物的袋子,成功地没朝送餐员摆脸色,也没要他找零。他一边说“留着吧”一边把门甩到那人脸上,然后把袋子拿进厨房。他把餐盒取出来,把盖子撕开,然后从碗柜里拿出盘子。很快小厨房里就充满了蒜头和热乎乎的意粉的味道,但Arthur还没出现。

或许他睡着了。

Eames踮手踮脚地走过走廊,站在卧室门边,想听听Arthur是不是在平稳地呼吸着。从这么远的距离,他什么也听不到,但显然Arthur能感觉到Eames看着他后脑勺的重重的视线。

“别盯着我看。”

“你还好吧?”Eames问道。

“如果你走开的话,我会好些。”

Eames完全没考虑过要遵从话语里的暗示。取而代之,他在脑袋里回想着前几分钟,想找出Arthur不合常理地犹豫的原因。只花了几秒钟,他就把事情拼起来了,他耷拉着鞋子朝床边走过去。他爬上床,忽视Arthur闷闷地警告,然后趴在Arthur身边。Arthur把脑袋转过来,足以看到Eames。他眼睛里的神色并不熟悉,半是热度,半是无可奈何的怒气,Eames喜欢他看起来这样。

“有人喜欢脑补的画面,嗯?”

Arthur坐起来。不乐意被居高临下的看着,所以Eames也坐了起来。

“别戏弄我。”Eames能从Arthur低沉的嗓音里听出愤怒。“我以前告诉过你。”

Eames给自己整整一分钟的时间看着Arthur。重新审视着比自己的面容还要熟悉的脸。他感到自己的脚趾头滑过两人之间那条看不见的线,在自己摇摇欲坠的时候,觉得胃里冰凉地抽了抽。他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着那感觉,克服恐慌,克服颤抖,因为这事一旦说出口就无法撤回,这会彻底改变他以后的人生。最终他叹了口气,再度睁开眼睛。

“什么时候我会恐高了?”

他看到Arthur不解地皱起眉头,这表情一掠而过,但他没给对方询问自己奇怪的措辞的机会。他伸出手,手指拂过Arthur的头发,扣住他的后脑勺,向前靠了几英寸。第一个吻是很纯洁的,几乎纯洁的让人受不了,因为Eames需要看看Arthur反应如何,而Arthur太过于震惊,以至于毫无回应。

“那不是玩笑,”Eames说。“而是个承诺。我每个字都是真心诚意的。我知道自己可能已经太晚了,但我仍然想——”

他可以说理由说上一整天,只是Arthur不需要这些,不想听这些。他一弄明白Eames在说什么,就行动起来。Eames只有半秒时间去吸收到Arthur的手在他脸上的感觉。Arthur吻着他,好像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这么做一样,然后Eames会离去。他的世界始于也停止与Arthur嘴的重量,他双唇的力道,和舌头的温度。

Eames知道自己应该掌控局面——他前思后想过,完全计划好这该朝哪个方向发展,而他知道自己应该压倒Arthur,告诉他自己也想要这个,这不仅仅是对Arthur投降——但Eames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将Arthur拉得更近,嘴张得更开。他的手抚过Arthur背上坚硬的线条,感觉着Arthur在他掌下颤抖。

Arthur的电话开始响了起来。

“/操/——”Arthur像是被烧着了一样,放开Eames。

“随它响去,”Eames说,把Arthur拉下来,又偷了个吻。Arthur的手抓着他的头发,非常紧,Eames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拽下来了。他几乎无所谓。“随它响吧,亲爱的,没什么重要的,今晚没有。”

很难相信Arthur只有两只手,它们无处不在,描绘着他七年来一直想要触碰的皮肤。Arthur似乎下决心要摸清Eames身体的每一寸,Eames很乐意让他这么做,无论要花多长时间。

电话又响了起来,Arthur贴着他的嘴呻吟了什么,然后推着Eames,让他躺平,手伸向床头柜。Eames朝着天花板咒骂,长长的一句挫败不已的话,用词丰富,同时Arthur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在屏幕里的电话号码上。Eames等他把电话扔到一边,然后回来继续干正事儿,但Arthur咬着牙说了声“是Cobb”,Eames知道这要再等等了。

Arthur用手摸摸嘴,努力地让呼吸平稳下来。看他挣扎着恢复自制力,几乎足以挣脱Eames的手掌。

电话几乎要响完第四次,Arthur才接起来,但他声音里还是有山雨欲来的味道,“喂。”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墙壁,拒绝看向困在他身下的男人。Eames稍稍动了动髋部,轻轻地碰着Arthur的,只是为了看他的注意力碎成一地,为了看Arthur的嘴巴张开,无声地倒吸一口气。指甲在Eames的胸膛上划出恶狠狠的线条,这是个明确的警告,Eames有点小不爽地哼了一些。Arthur紧闭着眼,把送话口从脸旁移开,让自己慢慢地深吸一口气。

等他把送话口移回来,他说道,“我很抱歉,再说一次?什么?不,我很好,只是——”他准备说一个借口,但Arthur知道说谎毫无用处,于是他只好含糊的说了实话,“我分心了。”

他听着Cobb解释了一分钟,然后说,“我们马上过去。”

Arthur话一出口就僵住了,他半张着嘴,像是能把那个复数代词收回一样。这么轻率的说话,不像是Arthur,但Eames想,就情况来看,他会这样也不奇怪。有可能Cobb会漏听这话,但极少发生。如果他常常漏听的话,就不会是个厉害的盗取者了。

他听到了——Eames从Arthur的表情里看得出,Cobb引用“我们?”来反问他。

“Eames在这里,”Arthur说,为了确保Cobb不会再问别的,继续说,“我会在路上跟他简要说明。回头见。”

他挂断电话,把它扔到一边。有一分钟的时间,两个人盯着对方。Arthur先倾下身,Eames撑起自己,吻上他。

“Delamonte打电话了,”Arthur贴着Eames的嘴,说道。“他想要和Cobb见面。”

Eames讨厌被打断,但他忍不住笑容,因为Arthur的表情是这么的挫败,在尖叫着“不公平啊”。他终于获得资金想要的,只要伸手拿就可以了,Eames很确定,就现在的状态来看,他用两分钟左右就能让Arthur高潮,但他知道最好别这么做。Arthur天生就是专业的人;工作在召唤,是时候走了。他已经翻身下床,寻找着适合工作时穿的衣服。Eames叹了口气,站起身。他的裤子紧得很不舒服,让他透不过气来。

Arthur先离开屋子,在身后关上门。Eames对着木头挑眉,接着才猜出发生了什么事,他花了一分钟让Arthur从自己的脑海和血液里离开。让自己的身体冷静下来,这是他做过的事情里最难的一件,但Eames拒绝像荷尔蒙投降。当他认为自己能够见人了,他拍拍门,Arthur让他出去。前哨看起来很镇静,好像之前的几分钟不存在一样,Eames忍下测试他平静的外表的冲动。

Arthur从他脸上看出来了。他先是伸出手,然后止住自己,把手放回身侧。

Eames确认,自控真的不是他的喜欢的事儿。他靠上前,最后偷个吻,Arthur伸出两个手指拉住Eames衬衫的领子。他的手指绕着衣料,直到让Eames的喉咙透不过气来。

“我们迟些会做完全套,”Arthur说。“如果你敢考虑改变主意,我会杀了你。”

“如果下次你不把手机关掉,/我/会杀了/你/。公平吧?”

Arthur只是叹了口气,放开他。他绕去起居室,拿上PASIV设备,然后去厨房拿上钱包和房卡,接着让Eames在他们身后锁上门。

在去餐厅的路上,Eames一直能在自己的嘴上感受到Arthur嘴唇的热度。


TBC IN PART 4

Commen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http://silvenyszmanda.blog126.fc2blog.us/tb.php/104-816605cd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