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Sonaba

>> 200910

[翻译][NCIS] Two Masters Part One (Gibbs/DiNozzo) by Xanthe

Title: Two Masters
Author: Xanthe
Fandom: NCIS
Pairing: Gibbs/DiNozzo
Genre: Slash
Categories: BDSM, angst, hurt/comfort, romance.
Rating: NC17/FRAO
Status: Complete
Wordcount: 197,000
Spoilers: Judgement Day, Agent Afloat
Disclaimer: These characters belong to DPB, CBS, Paramount, et al.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Warning: Graphic scenes of loving, consensual, lifestyle BDSM sex, including spanking, bondage, sensory deprivation, orgasm denial, sex toys, dom/sub dynamic and pain play. "Lifestyle" means the dom/sub roles are lived rather than played at in sex game sessions.

Summary: Tony decides that he wants more from Gibbs than headslaps. But can Gibbs be persuaded to love again, and is Tony prepared to confront the demons from his past and learn how to trust?
Extract: "You can belong to me, or to the past - but not both. You can't serve two masters."

Dedication: This story is for Nikita, with love.
Thank you to:nikitariddick for daily comments, whip-cracking, brow-soothing, and beta.
liresius for amazingly fast beta, chat and great insights.
flyingnorth, for audiencing, chat and squee.
haggitha, for audiencing and for the care parcels.
taylorgibbs for audiencing and cheerleading.
bluespirit_star for audiencing, squee, and for providing such wonderful graphics.

You have all been wonderful - thank you so much. Any mistakes are mine.

This story is a somewhat bonkers, kinky soap opera with lots of sex and angst. It’s clearly a fantasy, and is intentionally "big" in tone, style and characterisation.

This story is NOT a "how-to" guide to BDSM. I do not enter into discussions about why people enjoy BDSM activities. If you want to know more, please visit sites like www.bondage.com.

If you don't like lifestyle BDSM stories, or you don't like the way *I* write lifestyle BDSM stories, then don’t read it. If you do like them, then slip into your leather harness and let's get started :-).

前言好长,我就偷懒不翻了……趴

如作者所言,本文的BDSM不仅仅指的是在床上,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对此内容不喜勿入,如果有兴趣的话,那就开始读吧!

授权:

Hi Jynelle!

I'm delighted you're obsessed with "Two Masters"!

I would love you to do a translation :-). All I ask is that you send me the link when it's posted so I can put it on my site :-)

Xanthe

>
Two Masters
By Xanthe
Part One

Tony盯着他手里的玻璃杯。他醉了——毫无疑问。令人愉悦的醉酒。没有醉到让他连路也无法走,也没有清醒到让他制止自己去做接下来的事。

他放下杯子,站起身,然后走出酒吧。已经很晚了,但是该死的,今天是周五,所以他能在外头晃悠一整晚而不必冒着收到Gibbs火力全开的死亡瞪视以及在第二天蹒跚着带着宿醉工作的危险。基督啊,如果在过去的几个月里Gibbs没有表现的那么混蛋,那么或许他一点也不需要做这个。

“所以这全是他的错,”Tony跟自己说,有力的点点头,并试着不去注意他实际上走到了街道的尽头,现在正站在一个又小又不起眼的,门上写着“Murray's”的小酒吧外头。

“Murray's。”Tony在门口犹豫着,“Murray……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但我进来(come in)了哦。或许这算是出柜(come out,我不太会把这两个对比翻出来)吧。”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小小的门厅墙上都是镜子,一个男人坐在桌子旁边。

“晚上好,先生,”那男人彬彬有礼的说。“我是Gary。你知道这是间仅限成员进入的酒吧,对吧?”

“知道。”Tony在他的口袋里摸索着,然后抽出一张让他心神不安了两个月的会员卡。他把卡递过去那个男的,那人仔细的看了看。

“Mr. Yates?您好久没来了,先生,”Gary让人愉快的说,盯着他的电脑屏幕。

“呃,当你死了你当然不会经常出来了,”Tony喃喃说道。

“您说什么,先生?”Gary挑起一根眉毛。

“没事……呃——听着,我有点摸不着路了?像你说的——有阵子没来了。”

“当然了,先生。沿着楼梯下到主吧区就好了。今晚是正常着装,但每周六只能穿情趣服装。如果您想预定任何私人房间,直说就好——那些房间每周六都不可预定,因为它们要被拿来做公开展示——此外任何一天都行。”

“OK。好。嗯……哪种情趣服装呢?”Tony被引起了兴趣,问道。

“这儿有张传单,先生,但大体上说怎么样都行。皮革,橡胶,戏服——每个月第一个周六我们举办主题之夜。明晚是海盗之夜。”

“海盗?”Tony盯着他,努力试着不要笑出来。“像Jack Sparrow船长那样?那种海盗?”

“没错。”Gary让人愉快的微笑着。“在旁边我们会搭起一个放九尾鞭的架子,提供给所有想试试好的、老式的、航海中的调教的人。”

Tony一脸空白的盯着他。可能他*真是*喝的非常醉了。“我知道一些和航海中的调教有关的东西。最近被罚到海上了几个月。在一个大船上。在海里,”他悲伤的补充说。

Gary露齿而笑。“那好啊——明晚过来吧,Mr. Yates。我确定会有些无固定伴侣的水手们想要一个很爽的鞭笞,而你看起来像是懂做这个的人。”他给了他一个卖弄风情的眨眼。

“呃……是吗?”Tony在身侧的镜子里看了看自己。他穿着自己上酒吧的衣服——黑色牛仔裤,深绿和黑色相间的宽松衬衫,以及一件昂贵的黑色皮夹克。他不确定他是那种看起来像能提供一个很爽的鞭笞的人。但到底那种人*究竟*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是的,先生。”Gary指着他的电脑屏幕。“您加入的时候填了一份意向调查表,Mr. Yates。”

“我的意向……?”Tony一片空白的问道。

“你是主(dominant)?”Gary扫了他一眼。“在上面的那个?这就是我们这里显示出来的。有问题么,先生?我可以改改……”

“没!呃……没问题。算了。”Tony耸耸肩。“主。对。”他想到Jeanne,赤裸的躺在他的床上,手腕上铐着一对粉色绒毛手铐,抬眼看着他,如此美妙的顺从。“是啊。主,”他喃喃的说。

“我们老大希望确定我们有相等的人群——太多从寻找主或者是相反,人们会失望的,”Gary解释道。

“正是。没错。当然了。还没这么想过呢,”Tony说。想着Jeanne把他放到床上去。他向Gary点点头,停了一会儿,鼓足勇气,然后沿着铺了红地毯的楼梯走到下面的酒吧。

他并不确定自己对此会有什么预想,但在刚刚那场关于鞭笞的谈话之后,他踏进这间温暖的、令人愉快的屋子不知怎么的看起来有点格格不入。屋内一角有一个大壁炉,里面火焰熊熊,还有结实的深色橡木家具以及其他装置。但身为一个调查者,Tony看到了屋内许多处横梁内牢牢固定的钩子——而且在墙边陈列交叉的鞭子也让人难以忽视。

有几个男人和个别女人在这里零散的站着,着装打扮很正常。里头并不是很嘈杂,但现在已经很晚了。Tony想知道如何开始。是直接找个人开门见山的问,还是按兵不动,守株待兔?这像普通的酒吧么,还是有些他不知道的奇怪的规定和礼节?或许他应该做更多研究。在各种各样的束缚网站上泡了几个月,也没能让他对目前有所准备。

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好,所以他走到吧台,坐下,然后点了一杯威士忌。酒保是个瘦而结实的有点年纪的家伙,深色憔悴。当Tony钱包从皮夹克里掏出来,付酒钱的时候,他探寻似的看着Tony。

“不觉得我记得你,”那酒保说道。“你之前来过我们这儿么?”

“嗯……有。我是Bran Yates,”Tony回答,在那人眼前晃了晃会员卡。

酒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为Tony倒上酒。然后他走到后头,不见了。Tony一口喝完他的酒,然后环视着周围。旁边桌的其中一个小伙子对着他微笑。他惊惶的别过脸。或许这并不是个好主意。他该死的在这里干嘛?他能走出自己的舒适区这么远很罕见。Gibbs如果现在看到他会嘲笑死他的。想到Gibbs只让他更加恼火。酒保再度出现,于是Tony又点了杯威士忌。如果不做别的,至少他能喝的比现在更加烂醉。

他悲惨的边啜饮着威士忌,边再度环视周围。或许他该明晚再来,但是……海盗?他该死的要去哪儿弄一套海盗装,而且打扮成Jack Sparrow船长这个主意是多么的傻缺!Tony无法想象自己的头发弄成那种一条一条的小辫子。还有那个鞭笞的玩意儿。刚刚门口那里的家伙是不是提到了九尾鞭?这东西长什么样?腰部以上被脱得精光,然后被绑在鞭子架上,让人把自己的肩膀和背抽打的火辣辣的?只是用脑子想了想这个画面,Tony觉得自己下半身对此立刻有了反应,他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想压下这反应。他究竟哪根筋搭错了?

那小伙子又对他微笑了。Tony又要了一杯威士忌,然后拿着它蹒跚的走到屋子一角的小单间里,这样他就能坐在阴影里,谁都不会看他。或许他还没准备好。或许他全搞错了。

他心情不稳的盯着他的酒,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都自我挣扎着。他不想要这个。他不该想要这个的。基督啊,他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他有个模糊的、半形成了的想法和主意,但实际上……?谁他妈知道?

在一个阴影投在他桌子上之前,他又喝了好几杯威士忌。他抬头,看到一对深棕色的眼睛。

“这儿有人坐么?”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

Tony用力的吞咽了一下。站在他面前的男的大约和他同高,但更壮实,他昂贵的羊毛套衫上柔软的褶皱藏不住结实的肩膀。他宽阔的胸膛往下,是平坦的腹部,紧窄的臀部。他的腿很长,包裹在一条简单的黑色卡其裤里。他光滑的头顶以及他戴着的眼镜像是个官老爷,但他有种权威的气质不足以证明这个。他拥有的自信让Tony想到……

“你是个海军陆战队员?”他问,酒精让他变傻了。

那男的挑起一根眉毛。“有意思的问题。”

“能给个有意思的回答么?”Tony露齿而笑。

男人恼怒的哼哼。“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在部队了,但是没错,我是个海军陆战队员。”

“如我所料,”Tony点点头。“总能感觉到。当你和一个海军陆战队的工作的够久时……”他点点自己的鼻子。“而我们也一直会见到挂掉的陆战队员。所以我对海军陆战队员一清二楚。”

海军陆战队员先生摇摇头,在他对面坐下。

“没说你能坐这儿呢,”Tony说。那男的危险的看了他一眼,是那种Tony在跟了Gibbs八年之后所熟悉的眼神。“也没说你不能坐这,”Tony喃喃说道。他喝完威士忌然后喊着酒保再来一杯。

“你喝得够多了,”他的不速之客说道。

“是啊。我真的喝了不少,”Tony咧嘴笑笑。“有人跟你说过你看起来有点像电影‘Annie’里头的Daddy Warbucks?”

“只有那些活得不耐烦的,”海军陆战队员先生回答,面无表情。

Tony还是笑。“好吧。那我不会喊你‘Daddy’了。”

“识时务。在这种场所你这话会产生误解的。”

Tony大笑起来。“你是谁?”

“我是店主的一个朋友。他叫我——要求我过来跟你聊聊。”

“为什么?”Tony扫了一眼吧台,看到酒保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他又干掉几杯。

“那么,首先——因为你带着刀,”海军陆战队员先生亲切的说。

“他该死的怎么……?”Tony往下看,迷糊了。他的刀藏得很好,但很明显那酒保的观察力非比寻常。“听着——我带这个什么企图都没有——我没在找麻烦!”Tony抗议说。“这只是——这是个规定,你瞧。第九条规定:到哪儿也要带把刀。”

“你喜欢依靠一套规定生活么?”海军陆战队员先生问道。

Tony笑起来。“没得选。”那双棕色的眼睛继续看着他,眼睛深处是评估的神色。“对啊,”他喃喃的说。“我喜欢。他的规矩。我喜欢他的规矩。”

“那位什么你在这里呢,先生贵姓?”

Tony努力回想着正确的名字。“Yates!”他最终胜利的说道。

“不——说你的真名。”海军陆战队员先生在宽阔的胸前环抱双臂,突然看起来非常危险。“你看,在几个月之前,Brad Yates是这儿的一个常客。”

“真的么?”Tony想着自己够不够清醒,跟这个男人打一架有没有胜算。妈的。现在打电话给Gibbs叫救兵会是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时间。在哪儿都好过在*这里*。或者接受一顿他认为无法避免的拳打脚踢比把Gibbs叫过来这儿并向他解释自己在这里做什么要好得多。

“对。Brad是个好人——海军的司令,多次因为英勇受到嘉奖——但他已经五十多岁了——而你不是。你不是Brad Yates。所以——问题是……”

“我是谁?”

“还有你从哪儿拿到他的会员卡的,”海军陆战队员同意,微微点了点头。

“好吧……我很抱歉。Brad Yates已经死了,”Tony解释道。海军陆战队员先生的表情变得阴暗。“嘿——那不是我的错!”Tony迅速说。“最后得出的结果是自然死亡,尽管起初我们并不知道——脑溢血。他躺到了我们的解剖台上,我们做了调查。他的会员卡在口袋里,而且,呃,我可能算是借了它……我承认这个。但我听过这地方,我很好奇,而他不再需要这该死的卡了,这也不算证物……这个,不是真的证据……我指的是……好吧,所以或许严格来说,但……”

海军陆战队员先生严厉的盯着他,看起来对他所听到的无动于衷,Tony畏缩一下。然后出乎他意料的,突然之间那男人开始大笑。

“我说了什么好笑的么?”Tony问道。

海军陆战队员先生摇摇头。“没——只是你让我想起了某人。”

“谁?”

“噢。是我的一个旧识——一个也让他的好奇心凌驾于所有感觉之上的家伙。一个因此老是陷入一堆麻烦的家伙。”

“我有麻烦了?”Tony充满希望的舔舔嘴。那男人符合一切条件。他是个海军陆战队员,就像Gibbs那样,而且他身周有种实在的权威感。他看起来比Gibbs更轻松,但他也有和Gibbs一样的“别惹我”的气质。他比Gibbs年级大,而天知道Tony根本不想去思考这一点多么的吸引他,因为他经历过的所有和父亲有关的狗屎事情、

“哦那可没错,”海军陆战队员先生说道。“该死的没错——但我猜到你很习惯这个了。现在,告诉我你是谁,还有你该死的在这里做什么——如果你对我撒谎,我发誓全城市的人都不会跟你玩——永不。听明白了么,小子?”

Tony喜欢他说那个词的方式。小子。Vance有时把他称为Gibbs的‘小子’,他喜欢那听起来的感觉。

“你有这个能力?不让全城的人跟我玩?”Tony惊讶的问。“我是说,除了这家酒吧之外外头还有成千上万家呢。”

“没错。我能让他们都对你下逐客令。”海军陆战队员先生坐回椅子,伸展着他的长腿。“所以开始说吧,小子。让我看看你让自己摆脱麻烦的能力是不是跟我家小子一样。”


意识到这个男人已经有主了,Tony感到一阵微微的失望。他意识到说谎对他一点用处都没,而且也看到了另一个男人眼里不妥协的神色。这就像搞砸了一件事之后面对Gibbs:你得接受事实并且承认它。Gibbs一直都知道他何时撒谎,而他一点也不怀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也有这样奇怪的天赋。

“我叫Tony DiNozzo,”他懊悔的笑着说。“我很抱歉偷了Mr. Yates的卡。如我所说,我很好奇……但我不想用自己的名字是因为……呃,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没做过类似的事情。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这里要做什么。我只是……那儿有个人……”

“对,我猜到了,”海军陆战队员先生评论道。

Tony低下头,愁眉苦脸的盯着自己的空杯子。“我搞砸了……然后作为惩罚,我被送到海上……而现在我回来了,他好像都不能忍受有我在他周围待着。他不再对那些我为了获得他注意力而做的蠢事笑了,也不再在我搞砸事情之后扇我后脑勺了。这好像他把自己彻底隔绝在我之外一样。还有,有个女孩儿……你也猜到了吧?”

陆战队员先生用脑袋示意Tony继续。

“我知道,我喝醉了并且话也说不清楚,”Tony含糊的说着。“但我真的喜欢她。或者我甚至是爱她的……我不知道。但她曾经要求我把她绑起来然后对她做这些奇怪的事儿,我看向她的时候,我该死的只觉得全然的妒忌,知道么?我只是……我想要这个。但不是从她那……是从他那——从我告诉你的那个家伙那。但他为了Jenny的死责怪我,而我真的搞砸了,还有有时候我只希望他能一直扇我后脑勺直到他自己感觉好些,因为这样也会让我感觉好些,但他没有。他不知道我在海上待了几个月,酗酒,想着他,以及我是怎么把事情弄得一团糟的。现在我回来了,他连看着我几乎都不能忍受,加上距离我上次和人上床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是说真的有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不想和除了他以外的人睡,你完全不知道这该死的对我来说是个多么大的震撼。”

他精疲力尽,可怜巴巴的盯着陆战队员先生。另一个男人予以安静的回视。

“我甚至都不能向他道歉,”Tony叹气。“他厌恶那个。称之为一种虚弱的标志。顺便问下,这是陆战队员们的共识,还是只是他的?。靠。我想我说的太多了。我非常、非常的醉。”

“噢没错。的确如此,”陆战队员先生平静的说。

“我还有麻烦么?”Tony问道。

“哦,我怀疑你一直都是个麻烦精,”陆战队员先生说,眼里闪过一丝好笑的光芒。“我猜你喜欢你就喜欢这样。”

“你的男朋友……我没看到他在这附近啊。”Tony引人联想的对着他露齿而笑。

“他在外地。他是个写手。他眼下在外头做些研究。”

“他听起来有点乏味嘛。”Tony的额头露出皱纹。

陆战队员先生大笑。“哦,他可以有多种评价,但从没人说过他很乏味。”

“你爱上他了?”Tony凄惨的问。

“是。”陆战队员先生说起缺席的男友时,全部的举止都变了;他的表情柔和起来,整个身体放松下来。“是的。我爱他。”

“在一起很久了?”

陆战队员先生耸耸肩。“大概有十年了——但他依旧让我惊讶。我得时刻准备着。他在身边的时候没有一刻是无聊的。”

“真好。正是我想要听到的。听着……我该走了……”

Tony站起来——然后立刻摔倒了。如果陆战队员先生没有立马抓着他的手臂,他本来会和地面有亲密接触的。Tony懒洋洋的倚着另一个人坚实的胸膛,然后他弯腰,吐了一桌子。

“靠!”陆战队员先生咆哮起来。“你现在的状态是回不了家的。”

“抱歉,”Tony惨兮兮的打了个嗝。酒保很快冲了过来,脸上是恼火的表情。“抱歉,”Tony无力的又说了一次。屋子在他周围旋转着,他为造成的狼藉诅咒着自己。

“你清理完这个没问题吧,Hammer?”陆战队员先生问道。“我会搞定这一个——把他弄回家,让他赶紧睡一觉。”

“当然了,”酒保叹了口气。“把他弄走就好了。”

“他是店主么?”Tony问,与此同时陆战队员先生抬起他的胳膊,架起他,然后领着他往楼梯处走去。“你说你认识店主。那是他么?他是Murray?不……等等……你叫他别的什么。Hammer?那是他的真名?”

陆战队员先生停了一会儿,眼里闪过哀伤。“对,Hammer是他的真名。他也是店主。Murray他的男朋友——也是他的dom(注)——。Murray 几年前去世了,”他安静的说。“心脏病。他病了有段时间了。Hammer在他走后买下了这地方,好让自己有点事情做——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Murray 是我的好朋友。我很乐意来这帮些力所能及的忙。比如说今晚。”

(注:dom:指的是SM关系中主导的那方,个人认为用英文比中文好,因此保留原文。Sub则是相反,是从属一方。)

他把Tony拽上楼梯,然后走到大街上。Tony对于接下来被塞进一辆车然后去到别的地方这一部分没什么感觉。他知道的下一件事是他坐在一间装修得很漂亮的卧室里,然后陆战队员先生在他面前跪下,解着他的鞋带。他脱下Tony的鞋子,然后是袜子。

“浴室在那边,”他的施主说,指向一间独立卫生间。“如果你想要吐的话——在那里面吐吧。如果不成的话,我会在早上来清理的。”

“好的。”Tony庄重的点头。

陆战队员先生帮他脱下皮夹克,然后解开他的衬衫扣子,接着脱下它。他的手下移到Tony的皮带上。

“你要干我么,Boss?”Tony问。

“不,Tony。我不会干你,”陆战队员先生轻笑着回应。他解开Tony的裤子。

“喔。对了。”Tony感到一阵失望。他抬抬屁股,让另一个人能脱下他的裤子。

“还有我不是你Boss。”

“对。抱歉。”Tony傻傻的盯着他。

“有人干过你吗,Tony?”

“没有。”Tony摇头。“我想如果我追逐了足够多的女性我就能假装我不想要这个。这么做没用。”他抬眼看入一对同情的棕色眼睛。“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他喃喃说着。

“我们早上会谈谈的。到时告诉你。现在我跟你说了你无论如何都是记不得的。”陆战队员先生说,翻翻白眼。

他整齐的折好Tony的衣服,然后把它们放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Tony的徽章掉到地上,他的新朋友捡了起来。

“NCIS?想也如此。我本来怀疑你是个联邦探员呢。”

“是吗?”Tony盯着他,试着专注。“为什么?”

“呃,你所说的关于Yates的事情让我知道你是个条子。而至于联邦探员嘛——咱俩彼此彼此。”

“你也是个联邦探员?”Tony希望自己没那么醉。他有种感觉这事很重要。

陆战队员先生咧嘴一笑。“FBI。”

“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我受不了你们这帮混蛋,”Tony严肃的跟他说。陆战队员先生大笑起来,然后让他躺到床上。他给他盖了床毯子。“你认识一个叫Fornell的家伙吗?”Tony问。

“嗯。事实上他是我的手下之一。”

“噢。妈的。”Tony叹气。“你会跟他说这个么?我的事?”

“不。”陆战队员先生摇摇头。“他不是那个需要知道这事的人。睡会儿吧,Tony。我们早上会谈谈的。”

“听起来很可怕。”Tony做个鬼脸。

“对。现在睡吧。”

陆战队员先生对他微微一笑,Tony回以微笑,然后闭上双眼。他迷迷糊糊的感觉陆战队员先生在屋里走着。片刻之后,他感到一个手捋着他的头发,然后听到那壮实的男人大声的叹了口气。

“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个麻烦,孩子,”他低语。“问题是——我要怎么处理你?像你这样的迷失了的小子……我想你应该被还给你的主人,是吧?”

Tony咕哝出一些毫无意义的话,然后转向他那边侧身躺着。他的眼睑动了动,他模糊的看着陆战队员先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然后翻开盖子。他看了一会儿,好像在下决心似的,然后播出一个号码。

停了一会儿。陆战队员先生扫了一眼Tony,悔恨的摇摇头,然后在电话那头接通的时候移开视线。

“嘿——我是Walter Skinner,”他柔和的说。“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但我想我有一样属于你的东西,Jethro……”

End of Part One

Part Two

[翻译][超人与蝙蝠侠同人] earth & sky by Jen in Japan 5/27

Title: January: Hero

Disclaimer: DC doesn't hurt them enough even though it owns them. I have to make up for it even though I don't.
Pairing: Clark/Bruce
Rating: PG
Summary: Clark Kent和有亿万身家的花花公子Bruce Wayne一起度过了些时日,然后觉得……不得安宁。哦,然后他被捅了一刀。

January: Hero

“要明白披风下那个能飞翔的男人——我只需要明白Clark。”
(“A Superman for All Seasons,” Jeph Loeb)



Clark Kent调整了下他有些歪了的领带——让它更歪——然后走进富丽堂皇的舞厅。周围都是大都会的上流阶级,都在谈笑风生。厅中一角有现场弹奏着的弦乐四重奏。一波又一波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他周围向他袭来,让他无法确定自己想找的那个人的位置。曾经他可以想也不想的从人群中找到那个人的心跳声。他想着,上个礼拜他想了很多次,什么时候他的力量能复原。是“什么时候”,不是“是否”。是什么时候。

最终他在一群大笑着的人中间找到了他的目标:Bruce Wayne,有亿万身家的花花公子。他穿着一袭燕尾服,手里端着一杯香槟,讲述故事的时候优雅的做着手势,让在他周围活跃的人群捧腹大笑。他的脸满不在乎,或许还有些容易受骗;时不时一个从容的微笑从他面上闪过。他看起来异常的高兴。哈哈大笑的人群中有个男人伸手,用你会这么揉一个可爱的小狗的方式,施恩似的,友善的,揉乱Bruce的头发。Bruce脸上没有一丝的忿怒,没有一毫的恼火,他给了个“啊去你的”耸肩,然后腼腆的露齿而笑。一个可以让肩膀脱臼或可以拆卸炸弹的手,懒懒的搭在一位咯咯笑着的女士肩膀上,然后他在她发际低语了什么,让她脸红起来。

Clark发觉他自己在肆无忌惮的盯着看。如果不是知道内情的话,他永远不会想到这个漂亮的、乏味的……/公子哥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男人之一。

一个男人走上前,对Bruce低语,微微的拉了一下他的手臂。Bruce从他身边一群仰慕者中离开,然后走向讲台,拿起一个麦克风。他用眼神把观众扫了一遍,看到Clark的时候没有露出丝毫见到熟人的表情。他开始讲话然而麦克风发出了尖锐的噪音。所有人都大笑起来,Wayne家的后裔再继续讲话之前做了一个可笑的鬼脸。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之中或许已经在好奇为何一个哥谭人现在在大都会,来筹集资金。我不是很擅长发表讲话……”他微微自我感觉不适应的侧了侧头,困窘的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但Superboy做的事情要比拯救大都会多更多;他用英雄的行为拯救了我们所有人。如果没有Superboy的牺牲,整个世界将不复存在,而我们所爱的一切——所有的生命,所有的欢笑——将会在黑暗和真空里彻底湮灭。”Bruce轻快愉悦的嗓音只是微微的有点低沉,刚刚好让热泪盈眶的Clark想起蝙蝠侠的嗓音。他低下头,这样能更好的倾听他朋友的声音。“Superboy从来不是一位理想主义者,而且他也不是为了理想而献身,他没有为了像是真理或者正义之类的抽象概念而死。他为了人们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为了拯救他爱的人,还有这世界上所有的人献出了生命。我们可以从Superboy身上学到:就如理想那样作用强大,最终重要的是我们爱的人。”Bruce顿了顿,清了清喉咙,再度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变回了他面具人格所特有的轻快清楚的声调。“所以,我是说,我想,天啊,至少我能做的是试着筹集资金为他建一个纪念像,不是么?还有大家,我们今晚筹集的多余资金将捐给大都会的医院,帮助在最近冲突中受到了长期损害的孩子们,所以请不吝捐款!”

屋子里充斥着温暖的掌声,然后Bruce Wayne笑起来,鞠了一个小小的、不正经的躬,接着走了下台。在他走回到人群中之前,Clark伸出手拦住了他。“谢谢你今晚所说的话,Mr. Wayne,”与此同时他们亲切的握了握手。

Bruce愉悦的对他微笑。“这是我仅能做的事情了,先生是……?”他挑起眉毛等待Clark把句子补全,展现出正是一位友善的、但不知怎么有点枯燥的富家子弟和一位不修边幅的陌生人见面的画面。

Clark忍不住微微笑了一点点。“Kent。Clark Kent。我在星球日报社工作。”

“啊!那么,是我雇员中的一位了。”Bruce唇边只有那么一丁点像狼一样的微笑,但Clark立刻感到舒服了些。“我希望你为我工作的还算满意?”

Clark让他的声音变得有那么点揶揄。“这是我的荣幸,先生。”他稳稳的看向Bruce蓝灰色的眼睛。“说真的,谢谢你在演讲中说的话。我……我写了很多关于Superboy的报道,我觉得我很了解他。他是个……是个好孩子。”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

Bruce可以说他在很艰难的维持着自己的面具,因为他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Clark的肩膀,微微用力的把他引向一组法式大门。他的嗓音保持漫不经心并且毫无经验。“你和他有私交?哇哦,我打赌你一定有些很棒的关于他的故事。作为我今晚在这的回报,你能跟我说一点么?”Clark说不出话,只能点头,他发现自己正被带着走到一个空无一人的大理石阳台上。令他宽慰的是,人群的嘈杂在他们身后稍稍淡去一点。大都会的天际线像珠宝一样在他们眼前延伸开。他把手放在白色的凉凉的阳台扶手上,控制住自己。今天的温度对一月来说算是温暖,但风依旧冷的足以让他振奋起来,擦干眼睛。

“你怎么样?”蝙蝠侠的声音从他身边传来。他转头过去,奇妙而震惊的发现Bruce Wayne英俊的脸正看着他。他们不穿制服的时候几乎没什么联系,他几乎不知道蝙蝠侠真正是长什么样的。Bruce的眼睛在他看的更近的时候微微眯了起来,然后他突然伸出手,手指轻轻滑过Clark颧骨上一个小小的结了痂的伤口。“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刮胡子的时候弄伤自己了。我想我是疏于练习了。”

“你刮胡子的时候,弄伤自己了。”Clark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这信息对Bruce是这么重要;蝙蝠侠很清楚的知道超人在最近的这次危机里失去了力量。Bruce的手指轻轻点了下Clark下巴上的三个地方。“我明白了,你也漏了几处。你/的确是/疏于练习。”

Clark脸红了,狼狈于蝙蝠侠的嗓音从那张温文尔雅好看的脸发出感到的迷惑。更别提从蝙蝠侠/或者/Bruce Wayne那获得着装建议了。他也一定像个滑稽可笑的人;只是看着他Bruce看起来就像要吐了。当Bruce移开他的手,Clark发觉自己惊讶于那不带手套的手是多么的柔软。当然了,一个亿万的花花公子不会拥有一个战士的手;Bruce一定花了很多时间确保他的双手没有全是的老茧。看着不戴面具、不带手套、不穿盔甲的蝙蝠侠……这非常的让人迷糊。Clark不确定他喜不喜欢这个,但他突然很确定自己喜欢下颔骨上Bruce Wayne温柔得奇怪的手。但Bruce退后了几步,离Clark远远的,转身眺望大都会,他的手紧紧的扣在身后。

“轮到我来说正经的了,Kon为了救Dick而死。我欠他的永远还不清。如果Dick死了……”Bruce的声音慢慢淡去,他研究了一会儿星星,他侧面的轮廓被大都会的灯光照出。“那个演讲上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心实意的。我们爱的人们比任何理想都重要。我想我有时候会忘记这个。”他转身向Clark,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睛。“我对此很抱歉。”他说这话的时候下巴和嘴唇全然的是蝙蝠侠的神态,而Clark知道对这个男人来说这个承认是多么的难得。没有细想,他伸手覆上Bruce的肩膀。

“我们有时候都会忘记。但我们也都会被提醒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就站在那儿,Clark的手留在Bruce的肩膀上,Bruce严肃的盯着他。Clark发觉自己在想Bruce的头发是不是也如他的手掌那样柔软。它看起来很柔顺,微微有点卷。他最后成功的把自己的手收回来,退后了一步;Bruce看起来感觉宽慰了些,Clark在精神上踢了自己一脚——他今晚/怎么了/?“呃,我不应该再留着你了,要不然女士们会因为我独占你而撕碎我的!”Bruce翻翻白眼,发出一声非常蝙蝠侠式的嗤笑,但转过了身走向通往舞厅的门。

他们一同穿过门,然后,理所应当的,各种类型的女人开始向哥潭市的钻石王老五压来。然而,当她们在看起来轻浮的Bruce身边聚集起来,一阵骚乱从靠近去厨房的门传来。一个邋里邋遢的男人带着失控而不稳定的眼神闯进屋子里,张牙舞爪的挥着一把餐刀。在疯狂的胡言乱语——说着一些关于Superboy是恶魔的使者之类的话——他抓住一位年长的女士然后高高举起他的刀。

Clark已经行动起来了。他后来才意识到,他之所以是第一个到那儿,是因为Bruce被仰慕者们团团包围起来了,这让他晚到了一点。扭打起来是一瞬间的事,Clark时候几乎想不起来这是怎么发生的。他怀疑其中一部分是因为自己还没习惯于失去超能力的举动。大概,他本可以不受伤就能制服一个疯狂的流浪汉。但实际上,他和持刀者扭成一团,然后他感到刀刃带着刺骨的寒意没入他的肩膀。一下,然后两下。

他看到攻击者被强行拉起,塞向两位正在赶过来的保全人员,然后Bruce跪在他身边,他的手稳稳地除去Clark的衬衫,用那衣服开始包扎伤口。人们退开,都围着他们两个,人群的私语笼罩着恐惧。Clark听到有人打911。伤口开始疼起来,比他想象中的疼多了,考虑到他最近飞过太阳的时候被全宇宙最强大的存在之一打伤了。为了让自己分神,他看着Bruce平静、贵族般的脸,在他压住流血的伤口并包扎它的时候,眼睛因为专注而微微眯了起来。如果Bruce能这么冷静,就说明事情并不是那么糟,对吧?他紧紧盯着Bruce的蓝眼睛,把这当做最重要的事情,除此之外的世界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最终Bruce转过头来,看进Clark的眼睛,带着一个似乎既不属于蝙蝠侠,也不属于花花公子的小小的微笑。他在无尾礼服上擦了擦手——Clark可以看到上面沾了血污——然后一只手抚上Clark的额头,好像一位确定孩子体温多少的母亲。“你会没事的,Clark。救护车在来的路上了。”

他们把Clark抬上担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握着Bruce的手。救护车司机们开始解释Bruce是不允许上救护车的,但Bruce打断他们。“这是我的——我的/属下/。而我该死的一定要和他一起去医院!我/绝不/留下!”Bruce的声音现在有点颤抖了,而他正让人信服的展现出一个近乎于盲目、毫无理由的恐慌的男人。即使因为疼痛和震惊而感到迷迷糊糊,Clark忍不住弯起嘴角了,对Bruce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进入角色的能力感到印象深刻。“要怎么样我才能和他一起去?嗯?你们这群以恶事为乐的人?”Bruce手脚不利索的摸出钱包,他双手颤抖着,许多张百元大钞飘落在他身旁。Clark开始想Bruce其实表演的有点太慌乱过头了,以至于不能让人相信,但很显然那些救护车司机决定可怜可怜这个亿万富翁,让他一起去了。去医院的路上,Bruce一直紧紧握着他的手,专注的看着他的脸。大都会的灯光明明暗暗的在救护车的后厢摇曳而过,有时会照出Bruce如雕刻出一样的轮廓,有时会让两人掉进漆黑中,只有他的双眼在黑暗里闪着光。Clark看着光影掠过Bruce的脸,感到有一点远离真实。

在医院里,他们给Clark打不知道什么的针让世界变得更模糊了。从很长一段距离,他听到医生告诉Bruce,如果那把刀再刺得低一点,他可能挺不过来,Bruce快速的急救很可能救了他一命。他听到Bruce有礼的、清楚的男高音解释着,天啊,医生,他几乎什么都没做,不管怎么说安保迅速的稳定了Mr. Kent。Bruce 说“天啊”的时候几乎让他笑起来了,但当他开始吃吃的笑时屋子从他视野里消失了一会儿。

他住进了一间安静的房子——一个私人医院的屋子,Bruce铁定又一次的动用了关系。鱼肚白的晨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Clark突然想到了Lois;他好笑于Bruce打了电话给她,即使她眼下在国外又不能很快的赶回来。

门很快的打开了,Bruce和医生走了进来。Bruce很坚决的让自己看起来比几个小时之前更邋遢。医生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向Clark解释说他的伤真的很严重,但由于Mr. Wayne和警卫的快速反应,这意味着他很可能会很快的康复。“你欠你老板一条命,Mr. Kent,”她郑重的说。

“我怎样表达我的感激之情都不够,Mr. Wayne。”

“拜托,叫我Bruce。”他太疲惫以至于无法彻底掩藏住眼里闪烁的嘲弄。那位医生,仔细研究着Clark的X光片,完全没注意到这个。

“你很幸运,Mr. Kent,”她说,看着她的夹板。“你身体状况非常好,康复之后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还有别以为我不赞赏你昨晚的见义勇为之举,但说真的,你应该更加小心的。你知道,你不是超人。”

Clark突然很庆幸她没有看着他。他希望Bruce也没看他。“我知道。”他闭上眼睛。“我知道。”

医生离开之后,Bruce靠近床边,低着头看着他,他的脸让人捉摸不透。Clark突然觉得非常疲倦,他的肩膀也疼得厉害。药物给了所有事物一种奇怪、过度真实的边缘,非常难处理。“开门见山的说吧,你知道你想这么说的。告诉我我得记着我不再是一个英雄了。”

Bruce伸手把Clark的头发向后撸了撸。然后他的手滑下了一点,短暂的遮住了Clark的眼睛。过了一会,Clark在想是不是止痛药让他产生了幻觉,他唇上那轻柔几乎让人无法察觉的一吻究竟是不是他想象出来的。但他知道自己听到了Bruce真真切切说的话,他的声音柔和但有力,在他离开房间前,他说。

绝不。”

* * *

后来,等到他们在哥谭会面,为Bruce和男孩子们的欧洲之旅送行时,Clark真的确定他以为他感觉到的只在幻觉里。Bruce还是那个友好但戒备的人,评论着Clark的肩膀似乎愈合的很好,问候Lois。男孩子们看起来兴高采烈,Dick似乎恢复的不错。

当他们登上船的时候,Tim热情的抱了抱Clark,然后喃喃的抱歉他压到了他的肩膀。Dick温暖的搂了搂他,并小声说,“我会照顾好他的,别担心。”他们跑向跳板的时候,Bruce伸手和Clark握了握。Clark感到非常的失望——他本来在好奇着Bruce会不会也抱一下他,Bruce的手臂搂着他,无论有多么短暂,这都可能帮他弄明白究竟有多少是他的幻想。但他温暖的微笑着,用双手握着Bruce的手。

“明年你会回美国么?”

“或许吧。如果有理由让我回来的话。”

“呃,你知道我一直很乐意见你。而我不再能飞去你在的任何地方了。”这个握手现在已经超过了男性的舒适时间,但Clark握着稍稍久了一点,然后放手。Bruce没有继续握着不发。但他也没甩开手。

“要好好的,Clark。”然后Bruce转身离开,Clark不知怎么的呼吸有些困难。Bruce,Dick,还有Tim站在栏杆旁,男孩子们挥着手,笑着,与此同时船扬帆起航。Bruce只是站着,没有微笑,没有动作,在他们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的时候,看着Clark。

Clark站在码头上,直到船消失在海平面上。冷冷的风吹向海洋,推着他,但他不再能和风共同飞翔了。

* * * * * *

Afternotes: This suddenly went sadder than I had intended at the end, sorry! Poor Clark's big heart just broke watching Bruce leave...I had to beg him not to actually start crying. Woobie...

I took some slight liberties with canon...the dock leave-taking scene takes place at the end of IC 7, but Wonder Woman's there and I've certainly ramped the angst up. I figure you'll all forgive me...

I would kind of like to write a companion piece to this, covering the same events from Bruce's point of view. But I'm concerned that it will become far too syrupy, since (and I hope this is clear from the story despite Clark's denseness) Bruce is totally freaking out here. Hmmm...


*"The latest in my series." Doesn't that sound incredibly pompous?

下一章:A Locked Door and an Open Window

[翻译][House] Legal Crap (House/Wilson)

author:SOrion
Fandom: House MD
Pairing: House/Wilson
Rating: -
Warning: -
Disclaimer: Mine? thinks The boys still haven’t made out… Therefore… Nope. Not mine.
Notes: I’ve been meaning to do this for a while… snickers
Cuddy's POV.

Legal Crap

Cuddy眼下有种很坏的预感。,House闯进她的办公室,喊着“我需要你给一些法律上的破玩意儿签个名!”

这没什么惊讶的,House需要一个法律助理;但他说这话的口气,快活而又自满,让她管理医院的负担又增加了不少。

这是说‘我是个坏孩子,而我享受做坏孩子的每一秒,并且我会继续下去,拒绝后悔’的一种方式。

“现在,你要干什么?”

“什么也不做,”小男孩回答,用大大的蓝眼睛……过了一会,眼神转为沉思。“呃,不完全是什么也不做,原本……”

Cuddy呻吟一声,感到一阵偏头痛,像是一堆人在她脑袋里跺脚。

“但我没有做坏事,妈咪,我说的是实话!”

这话——还有那该死的措辞——一点也没有让她的感觉有任何的好转……“你做了什么?”她再一次命令的语气问。

House假笑。“跟你说过了;什么事也没有。我只是需要你的签名而已。”

“签一些法律上的破玩意儿,”她引用道。

“那不就完事儿了。”他转身离开。“明天十一点,准时到那儿。”

她的眼睛睁大了。“到哪?”

House又把头探了进来。“噢,我没告诉你吗?那地方的名字里有民事法院这俩词……叫什么来着?噢,对了。民事法院。221房。”

说完,他就走了,丝毫没有给她抗议的机会。

Cuddy抬起头看向——毫无帮助的——天空,然后呻吟着。

出庭日。House。House上法庭。

该死。

这绝不是好事。

如果说她在雇佣House的这么多年里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House加上法律问题等于大灾难。甚至可能接近世界末日了。

:: :: ::

第二天早上Dr. Lisa是在严重缺乏睡眠的状态下上班的。

即便是她的助手也不敢在她喝下第一杯咖啡之前直视她的眼睛……更别说要提醒她十一点的‘会面’了。

她浏览着House近期所有的case,好找出这一次这位大爷让自己陷入了什么样的麻烦,借此打发着时间直到审判之时到来。

让人怀疑的是,他们平时雇佣的律师们对这个法律问题一无所知……尽管她打电话去询问的最后一个律师在听到房间号后发出了奇怪的被噎到的声音,然后清了清嗓子,和他的同僚们一样的宣称对此毫不知情。

她大约提早十五分钟抵达法院,或许能看看事态如何,事先做个准备。

然而,那段时间的大部分都被她用来找那该死的房间。最终,她干脆无视那些可能指向正确房间的路牌,按着房间号顺着走下去。

她得走过一条通道之类的,最终,在二楼找到了221房。她有点模糊的惊讶于House已经在那儿了(她本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迟到的离谱),对于Wilson也在场跟House说着话,她则没觉得那么惊讶,但是微微的警觉于他们两个都正装打扮了。House也是。无论什么事情严重的足以让House穿上正装,都是值得担心的。

围着他们的几个不知怎么有些熟悉的面孔,也让她觉得担忧。

她看到了House的组员,于是径直走了过去,摆出最严肃的脸色,渺茫的希望着她有足够胁迫感让他们回到一些问题。

“拜托,别告诉我你们都要去做证……?”她威胁的表情变成了绝望。

Foreman翻翻白眼,叹了口气;Cameron清清嗓子,看着她漂亮的鞋子(配着她母亲的耳环);Chaese咬着唇,忍着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不是,”年轻的澳大利亚人说。“那里只有两位目击证人。而据我们所知,你是其中一位。”

要去作证?”

Chase的唇再一次的,弯起来。“没什么大事。你签个名就好。”

“没什么大事?”她尽可能的低声嘶嘶的说,但依然听起来怒不可遏。

但在她能继续问之前,一只温和的手按上她的肩膀,打断了她,

“Dr. Cuddy?”

她转身看到一个面熟的奇怪的脸,即使她颇为的确定之前她从未见过这人。“什么事?”

他伸出手。“Paul Wilson,我听到,你是另一位目击者?”

Cuddy握住他的手,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我也是这样被告知。”

他看起来有些迷惑于她的认命,但没有多说什么。

“我看到你和我兄弟会面了,”另一位在场的Wilson加入他们,说。

Cuddy研究了他们首席肿瘤医师好几秒,但他看起来既不心烦也不意乱……

她正准备开口要求获知一些答案,这时通向这屋的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House医生和Wilson医生?”她微笑着问道。

Wilson深吸了一口气。“到我们了。好好照顾Cuddy医生,行么?”后一句话是对他兄弟说的。

Cuddy所能做的,是在一堆人后面一溜小跑,跟着Paul Wilson。

这时她开始注意到有些东西……不太对。

比如,举个例子,到场的Wilson家成员不仅仅有那位兄弟;甚至House的父母也到了;还有……这并不像一个法庭,更像……

Cuddy的眼睛睁大了,她转身,最后一瞥刚好看到对面墙上的牌子。

民事婚姻注册处。

她转回去面对着屋子,无法控制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看着两个部门头头微笑的站在前面,她开心的要命。(呃,Wilson在微笑,House则是邪恶的对着她得意的笑。)

哦,她得为此好好教训一下House!

或者她可以从欢迎会上悄悄溜走,然后将蜜月套房的罩垫被单铺叠紧窄(注:使人无法伸直双腿,此举是出于戏弄的目的),或者别的……


End

[翻译][超人与蝙蝠侠同人] My Own Personal Sunbeam (Clark/Bruce)

Title: My Own Personal Sunbeam
Author: Quiet Tiger
Pairing: Bruce/Clark
Rating: PG-13 for suggestive dialogue
Word Count: 400 exactly

Summary: Bruce, Clark, and a hot day: a recipe for relaxation. Sort of.

Notes: For mithen's Shufflefic Challenge A, prompt "Asleep on a Sunbeam." The 400 word limit was a killer, btw, but maybe it worked out for the best. :D


~*~

哥潭的星期六热的不合时令,但Bruce一个礼拜以来都待在室内做着文书工作,所以室外如何并不管他的事。当然,Clark有过来露个面,提醒他外面天气很好。

告诉Clark给他一些时间来做完工作需要不少意志力,但Clark明白。他了解Bruce很长一段时间了。

片刻之后Bruce找到在屋顶平台上躺着的Clark。他脱得只剩拳击内裤,皮肤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Bruce试着抵抗他的微笑,但是他失败了。Clark看起来是如此的温暖而舒适……

Bruce脱下衬衫,抱着Clark一起躺着;Bruce脸颊感到他胸膛的皮肤火热。他贴着他的整个身体真的火热无比。“你很火热,Clark。”

“我知道。你挡住我的光了。”

“来处理一下。”手指撸了撸,然后开始玩弄起他的头发。

Bruce屈从于睡眠的诱惑并没有花很长时间,晚晚都要熬夜,这漫长的一周让他在太过温暖的屋顶,紧挨着他的爱人沉沉睡去。

~*~

后来晚些时候,Bruce对着镜子怒视着给他的背涂上芦荟汁的Clark。

有告诉你要睡着么?不,我没有。”

“我以为不需要睡觉。你不总是这么说吗?”

“我很暖和并且满足而且有你陪着我。还有让我做这个。”

毫无疑问让Clark抚慰他泛着粉色的疼痛的皮肤会/更好,但是。“不再有日光浴了。除非我们两个有一个是醒着的。倒不是说我不享受有我私人阳光作为枕头,但……”

“对。有风险在里头。”

风险像Bruce背上一个大大的白色的手掌印,被晒伤了的粉色的皮肤勾勒出来。“我不能像这样去巡逻。制服会摩擦的像个……”

“所以我们会待在室内。或许出去吧。多么美丽的晚上啊。找个隐秘,舒适的地方……”

“只要不仰躺着,我们能做你想做的任何事。”Clark对他的要求没有发表任何下流评论,而Bruce对此欣然接受。

“如果我是你的阳光,那你会是我的月光么?”

“给我一点Jim Beam(酒类名),好让我把自己带到一个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状态。”

“有意思。”涂抹的举动停下了。“成交。”

“很好。”他转过身。“我们会待在室内。你的背一点事也没有……”或许可以试试让地毯弄个印子上去。这样就扯平了。

END

[翻译][HP] Lockdown(Harry/Draco) by Vorabiza Chapter 1

[HP] Lockdown(Harry/Draco) by Vorabiza

配对 HP/DM

等级 NC-17

文章风格(类型) Romance, Humor, Smut

授权:Thank you for the information about that other site.

And you are welcome to translate "Lockdown"(……)

Biza


译者的话:其实俺爬墙很久了,这篇也坑了很久很久很久了(揍!你还有意思说!)在收到一位姑娘的PM之后俺决定既然挖坑就要乖乖填,so……我回来填坑了

* * * * * *

MORE »

 | 主页 | 

me me me

Tofu

Author:Tofu
珠江咪子鱼

懒,宅,乖;
颜饭,乐痴,书迷;
甜食控,英音控,囧人控。


what's new


comments


archives


all log entries

显示所有文章


categories

未分类 (0)
碎碎唸以及REPO相关 (7)
翻译计划/WIP (2)
Fandom: JLU (30)
Fandom: 毛毛球 (6)
Fandom: Muse (6)
Fandom: Star Trek (2)
Fandom: NCIS (3)
Famdon: 2012 (1)
Fandom: Chuck (1)
Fandom: The Mentalist (1)
Fandom: House (1)
Fandom: 24 (1)
Fandom: Numb3rs (2)
Fandom: Harry Potter (2)
Fandom: CSI (2)
Fandom: Figure Skating (8)
Fandom: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1)
Fandom: The Boondock Saints (1)
Fandom: BBC Sherlock (2)
Fandom: Inception (11)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10)
Fandom: X-Men: First Class (2)
Fandom: The Avengers (2)

calendar

09 | 2009/10 | 1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FC2 counter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contact m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earch


RSS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friend me!

和此人成爲好友